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八十三章:魏国一线天,对舔狗的厌恶【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八十三章:魏国一线天,对舔狗的厌恶【新书求一切】

  /

  大夏皇宫内。

  大夏太子端坐大殿当。

  审批一些公文。

  身大夏太子,监之责,文武百官奏折文章,部分送面审批。

  审批公文一件非常繁琐事情,但任何一丝抱怨,相反享受种感觉。

  仅仅因一种拿捏别人命运感觉,更,监之责,审批奏章,帮扩张自己势力。

  比如里秘境,里宝物世,让自己手处理,依靠信息差,知道赚少灵石。

  而些灵石,则收买人心东西。

  身大夏太子,比别人更缺灵石,灵石之物,就如凡俗钱财,人喜欢钱财银,修士喜欢灵石。

  拉拢人,就大大撒钱,否则话,任何利益,太子身份使。

  就,一道人影现殿内。

  “报!太子殿,等已经彻查清楚,古七王秘境,确现陈南山。”

  人影现,跪大夏太子面,显毕恭毕敬。

  “果。”

  大夏太子将手朱笔放,而由缓缓吐一口气。

  “古七王,乃古期,七位绝世强者,留传承宝藏,对本宫,极大帮助,燕九,此事务必紧盯,七王秘境,本宫势必,知道吗?”

  大夏太子开口,神色当充满坚定。

  “请殿放心。”

  “殿,开启七王秘境,需七块古令,属难搜寻,望殿恕罪。”

  燕九低,般道。

  而大夏太子却摇摇,显十分平静道。

  “七王古令事情无需搜寻,本宫已经三块,大泽皇朝块,玄宗太清宗各一块,本宫已经与商量,等些日子,一七王古迹。”

  大夏太子自信无比道。

  “殿果洪福齐,拉大泽王朝,玄宗及太清宗话,候争斗啊?”

  燕九些担心道。

  大夏太子脸自信笑容更甚。

  “争斗?大泽太子已经将古令交给本宫,争斗,毕竟大王朝即将联姻,点面子大泽太子给。”

  “至于玄宗太清宗?即便随本宫一又如何?本宫已经与约定,各行各事,本宫古籍知,七王秘境第一关,便九死一生洞。”

  “本宫请机宗强者,本宫保驾护航,千算万算算点,所,无功而返。”

  大夏太子无比自信道。

  “殿当真智谋无双,属佩服。”

  燕九立刻一拜,拍大夏太子马屁。

  而者脸笑容逐渐收敛,随开口道:“十大比就开始,此番盯点,如若什新晋才,拉拢则拉拢,若遇桀骜驯才,记黑本当。”

  大夏太子语气冷漠道。

  “。”

  燕九点点,知道黑本什意思,所谓黑本,大夏太子独东西,面记敌人,等太子登基,怕黑本人,倒霉。

  “行,处理事吧。”

  大夏太子缓缓开口。

  燕九立刻消失原。

  待燕九走,大夏太子目光便注视殿外。

  “七王秘境!”

  喃喃自语,眼神当充满渴望。

  古七王,真正绝世强者,古期,七人号称人族王者,横推一切,强势无敌,最终纷纷仙位,羽化飞升。

  传闻当,飞升之,将所宝物,全部藏一处秘境当。

  之如获半朝之力。

  正因如此,大夏太子才如此激动与渴望。

  虽身太子,面几皇子与争夺皇位,一日登基,自己便一日无法安宁。

  若七王宝藏,相信自己皇位,必定稳固。

  与此。

  魏。

  。

  十大比之,一届选择魏。

  而魏君,办此次十大比,谓花费价,将魏里里外外进行整修扩张。

  原本魏十条道,但十大比,硬生生添加八条道,每一条道宽三十米之长,连接东南西北所位置。

  额外增加八条道,其六条道,皆通往十大比现场。

  剩条道,则连接东西大市集。

  次十大比,魏带无数修士,十之,无论权贵普通修士,谁亲眼目睹十大比?

  导致,魏人口爆满情况,整魏如今谓人山人海,一眼望,密密麻麻人。

  ,魏高层,第一间限流,至于太于拥挤。

  但由此见,十大比隆重。

  而明日,则十大比考核之日。

  西北处,进行幻境考核。

  已经少修士赶现场,提抢占位置,生怕晚就机。

  此此刻。

  外。

  一条条如长龙一般队伍排,知少修士等待,晚,其少修士,千里迢迢赶,却被拒之城外。

  ,作参赛人员,特殊通道,就如青州剑道大一般,排队人再,影响参赛者。

  “位仙,沿条通道,一路行,君已将一线设住处,大概行半辰,就一线,通道旁皆魏军,如若任何需求,直接向开口。”

  城外统领,再检查完叶平古令,当显恭敬无比。

  “谢阁。”

  叶平开口,接古令,随与李钰朝通道走。

  而一刻,周围排队修士,却由投羡慕之色。

  十大比参赛通道,唯独参赛子,才行走条通道,话,就算魏太子,逾越规矩。

  李钰参赛子,但乃晋太子,属于贵宾一类,再者就参赛者皆带一人行,所李钰算蹭叶平福利。

  十大比,极其隆重,面向乃十修士,魏如履薄冰,做精益求精,愣敢一点怠慢,传,辱十之名。

  道。

  叶平一袭白袍,白袍任何花纹,任何刺绣,显十分朴素。

  但叶平气质与容貌,却半点平凡普通。

  丰神俊朗,且玉树临风,浑身散发儒雅气质,更引人夺目。

  至于李钰,身晋太子,自长相差,站叶平身旁,或或少显些一般般。

  人行走道。

  周围旁魏将士镇守,但少行人忍住投目光。

  断打量二人。

  尤其女子,更一传惊呼之声。

  “快,此人俊美啊。”

  “快,俊哥。”

  “公子怎生如此俊俏啊。”

  “哪子啊?长俊俏啊,真给生孩。”

  叶平相貌,确众,美男子一点足。

  尤其独厚气质,更一瞬间,吸引少女子目光。

  感受众人目光,叶平反倒显平静。

  倒李钰,眼神当无法遮掩笑意。

  人步伐较快,半辰,便‘一线’。

  “师父,一线魏最名酒楼,魏君居如此大方,将参赛子安排方,换作爹,估计舍。”

  一线,李钰由开口,连连称赞。

  叶平回答李钰,而将目光向所谓一线。

  一眼,与其酒楼,倒如一座小型宫殿,琼楼玉阁,斗拱勾角,即便一块瓦片,琉璃彩色,奢华却显庸俗。

  而且酒楼之,更传淡淡抚琴之声,让人莫名感宁神。

  “见位仙。”

  就,名靓丽女子缓缓走,叶平与李钰面,盈盈作礼。

  叶平与李钰回微笑。

  “位仙,一路风尘仆仆,已累吧,紫霜仙子正抚琴,位仙瞧瞧,歇歇吗?”

  一名侍女开口,语气平静道,目光落叶平身。

  “紫霜仙子里面?”

  听紫霜仙子,李钰顿些惊讶。

  一瞬间,叶平由向李钰,眼神些奇。

  感受叶平目光,李钰连忙开口道。

  “师父,紫霜仙子,拜师魏古琴宗,琴法名,但琴声高超,而且长相倾倾城,被誉魏四大仙子之首,乃人间绝色啊。”

  李钰十分激动道。

  叶平点点,大概猜一些。

  “,劳烦位带路。”

  等叶平开口,李钰连忙声,让名侍女带路。

  者,淡一笑,而带叶平与李钰走进一线内。

  一线,环境极其优美,处散发一种异香,而且少门道,东走西走,绕绕,最终叶平与李钰,一处庭院当。

  庭院内,一座小湖,湖亭,一名身穿紫衣女子,正抚琴。

  女子旁站名侍女。

  琴声优美,让人心旷神怡,而湖岸边,则摆放一张张古木茶桌,一眼,数百人里听琴声。

  众人聚精神,每人凡,叶平刚刚现,便感应一些强大气息。

  就,突兀之间,一道声音响,打破种安宁。

  “叶师兄!怎?”

  皇甫龙声音。

  人群当,皇甫龙叶平现一瞬间,便感应。

  体修者,自而对体修叶平所察觉,皇甫龙叶平居。

  身,顾人情绪,直接大声喊道,招呼叶平。

  咚。

  一刻,亭紫霜仙子,忽停,继续奏琴。

  琴声截而至。

  所人由睁开眼睛,优美琴声当醒。

  而一束束目光由落皇甫龙身。

  皇甫龙些憨,压根顾众人目光,朝叶平走,满脸笑容道。

  “叶师兄,就觉一定,果被猜。”

  皇甫龙大笑道。

  心结已经解开,所笑特别真诚。

  点分场合。

  走皇甫龙,众人目光,李钰莫名感尴尬。

  连叶平莫名感一丝尴尬。

  毕竟大听琴声,结果突打断,若无其事跟别人打招呼。

  咩公德心啊?小伙子。

  “叶师兄,,快入座,紫霜仙子正弹琴,咱一边听琴声,一边聊。”

  皇甫龙十分热情道。

  本身就轻,人情世故懂,再加崇尚武道至高,白就,实力强尊重,实力弱,理理。

  点神经大条感觉,根本就乎众人法与眼光,拉叶平李钰坐喝酒聊听曲。

  甚至发现琴声截止,皇甫龙更些奇亭紫霜仙子道。

  “紫霜仙子,怎继续弹?快点弹啊,师兄,快点弹一曲,助助兴。”

  皇甫龙声音响,十分直接。

  一旁李钰低,尴尬恨用脚指甲挖一条缝。

  太尬吧?

  人紫霜仙子,魏四大仙女之首。

  跑弹琴,闲情雅致,又红楼里面乐师,人当什?弹琴助助兴?

  大哥,别虎吗?

  李钰低,感觉自己脸红。

  而叶平莫名尴尬。

  作一名读书人,叶平对琴棋书画自精通,种东西雅致。

  讲究就安静。

  人弹琴,咋咋呼呼打断别人琴声就算,让别人继续弹,助助兴?

  太尬吧?

  “叶师兄,怎话啊?”

  皇甫龙些奇。

  确些激动,毕竟一直希望叶平参加十大比,叶平参加十大比,必入围十府之。

  候就经常找叶平切磋。

  如今叶平现,皇甫龙十分兴奋。

  正因太于兴奋,所些大大咧咧,顾人情绪。

  “闹够?”

  ,等叶平开口,一道冷哼声忽响。

  庭院当。

  数百人静坐,进入一线人,基本十各大府之才。

  大部分人属于正常才,所面对皇甫龙种做法,敢怒敢言。

  代表就真正才。

  声音响。

  一之间,场面瞬间安静。

  话人,穿青色长袍,戴翡翠玉冠,长相英武,器宇轩昂。

  “陈鸿飞?”

  李钰似乎百事通,瞬间便知道对方谁,而压低声音道。

  “师父,陈鸿飞,陈大儒之子,陈府佼佼者,名气大,实力极其俗。”

  李钰压低声音道,介绍陈鸿飞。

  叶平,陈鸿飞确修差,二十五六岁,便已金丹修士,体修者,但体魄强。

  皇甫龙皱眉,向陈鸿飞,再扫一眼众人目光。

  当,冷静,知道自己些失态。

  “诸位,实抱歉,一之间见师兄,些激动,失态。”

  皇甫龙开口,虽些虎,但一点人情世故懂。

  知道确自己失态,立刻道歉。

  “哼,叙旧自己回叙旧,打断紫霜仙子奏乐,当真扫兴致,扫兴致就算,紫霜仙子容易心血潮,抚琴奏乐,被般打断,一句失态就解决问题?”

  陈鸿飞端酒杯。

  淡喝一口,语气显咄咄逼人。

  “怎?”

  皇甫龙一听话,由脾气。

  虽确自己扫众人雅致,但就听曲吗?什大?

  皇甫龙神色变些冷冽。

  但叶平立刻身,现皇甫龙面,而朝众人淡作揖道。

  “实属抱歉,与皇甫师弟些日子见,略感激动,一之间失态,待皇甫师弟,向诸位致歉。”

  叶平开口,显儒雅无比,礼节任何问题。

  大部分子,差点点。

  毕竟一件小事,叶平动道歉,所众人什。

  但陈鸿飞声音却由继续响。

  “跟道歉用,给紫霜仙子道歉。”

  “知道紫霜仙子抚琴难吗?紫霜仙子境界,每一次抚琴所收获,突兀打断,扰紫霜仙子雅致,知大罪吗?”

  陈鸿飞继续开口,背对叶平与皇甫龙,目光亭紫霜仙子,眼神当满爱慕之色。

  一刻,叶平微微皱眉,一瞬间明白。

  陈鸿飞倒故意找麻烦,纯粹就舔狗。

  皇甫龙话,叶平拉住,紧接向亭紫霜仙子,刚准备开口。

  一道轻柔声响。

  “区区一件小事,什大,诸位莫因此生气,既者客,待抚琴一首即。”

  紫霜仙子开口,声音甜美,且轻柔,抚平种戾气,希望众人因此而争吵。

  而,陈鸿飞声音由继续响。

  “怎行,紫霜仙子,您琴声,谓籁,人生难几闻,被打断,简直十恶赦,必须道歉。”

  陈鸿飞身道,吹捧紫霜仙子,让众人莫名鸡皮疙瘩一身。

  当真条死舔狗。

  “陈公子,一件小事而已,确用如此。”

  紫霜仙子声音继续响,觉一件小事,虽一开始确些悦,但并非心胸狭隘之人。

  就。

  叶平声音响。

  “紫霜仙子,方才确师弟鲁莽,打扰您雅致,望紫霜仙子见谅,希望诸位包涵。”

  叶平开口,纠结种话题。

  再者,无论如何皇甫龙做错。

  做错就做错,道歉并丢人。

  “无妨,阁如此大方,令小女子钦佩,望阁入座,听小女子献丑一番。”

  紫霜仙子开口,确些惊讶,毕竟种才,极面子,如此大方,确少,点就,叶平品格极高。

  ,陈鸿飞声音却再次响。

  “让入座?种懂欣赏之人,一就粗鄙之人,让入座?紫霜仙子,让里,简直辱您琴声,更辱等读书人,让离开。”

  陈鸿飞开口,依旧依饶。

  一刻。

  叶平目光冷。

  介意陈鸿飞当舔狗。

  陈鸿飞自己事情。

  一而再再而三找自己麻烦,些分吧?

  皇甫龙虽些鲁莽,打断琴声,,一件小事。

  认紫霜仙子女神,一首琴曲视珍宝,强迫别人啊?

  再者,该道歉道歉。

  依饶?

  当真觉自己脾气?

  感受叶平目光冷。

  李钰第一间身,直勾勾陈鸿飞,虽打,但气势输。

  而皇甫龙更直接。

  直接陈鸿飞面,面容冷峻,如神一般,注视陈鸿飞道。

  “挨揍吗?”

  皇甫龙目光冰冷,什暴躁之人,但性子直。

  如若陈鸿飞句,皇甫龙倒生气,大离开,理种人。

  陈鸿飞赶叶平离开,就忍。

  一生最钦佩人,一师父,另外一就叶平。

  所。

  羞辱,!

  羞辱叶平,。

  皇甫龙目光冰冷。

  而叶平神色,充满冷意,带一抹厌恶。

  对舔狗厌恶。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