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八十六章:魔神教突袭?大家不要怕,这是幻阵!【万字更新】

第一百八十六章:魔神教突袭?大家不要怕,这是幻阵!【万字更新】

  天心幻境?

  这一刻,十国学子的声音不由纷纷响起。

  不远处,巨大的演武台上,一座阵法浮现,环绕各种光芒,五颜六色,一道道阵纹蔓延至众人脚下。

  “这是天心幻境?”

  “怎么搞的?十国大比,出了个文举考试也就算了,幻境考核居然是天心幻境?”

  “这简直就是离谱,别的我都能忍,这天心幻境我真忍不了。”

  一道道声音响起。

  各大学府的学子们皱眉,这次十国大比,参赛的学子,是三百多国学府的学子参赛。

  一眼看去,至少有两三千人。

  但大多数都是小国学府的学子,十国学府的学子反而占据数量少,能派来参加十国大比的,显然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阵法之外。

  饶是叶平在看到天心幻境后,也不由皱起眉头。

  即便是作为一名不入流的阵法修士,也知道天心幻阵是什么。

  号称十国第一幻阵。

  这座幻阵能够在无形之中让你进入幻境,但真正恐怖的地方,不是这个。

  而是天心幻阵,可直至内心,直接掌握你心中最恐怖的东西,挖出你内心深处的恐惧。

  并且还有一点的就是,天心幻阵拥有灵智。

  没错,天心幻阵拥有灵智,可以根据每个人布置出不同的幻阵,这才是天心幻阵的可怕之处。

  正常的幻境考核,可以通过强大的意志力,以及元神之力破解。

  然而天心幻阵则可以不断让你深入迷阵,甚至会出现阵中阵的情况。

  所以天心幻阵被誉为十国第一幻阵。

  据说曾有渡劫强者,不愿化凡,选择以天心幻阵来代替化凡,而后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看不清真实与虚幻,最终导致道心崩塌。

  这种事情,在晋国藏经阁内一本书籍中记载,叶平恰好记得。

  故此,当天心幻阵出现后,各国学府的学子,这才哀嚎连连。

  “果然是天心幻阵吗?还好我之前就猜中了,唉,我怎么这么优秀啊。”

  也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几道人影出现? 为首的人? 正是陈鸿飞。

  他也来了,而且身旁站着几个陈国的天骄? 他们注视着演武台的阵法? 尤其是陈鸿飞,仿佛早就知道是天心幻阵一般? 缓缓开口,显得智珠在握。

  陈鸿飞出现? 皇甫天龙的脸色陡然变得有些不好看? 尤其是陈鸿飞还特意站在皇甫天龙一旁。

  “能不吹吗?十国大比的考题,是由十国不同强者商议,每一个考题都是分工制,而且在制定考题时? 这些强者都被十国学府监督? 根本传不出去任何消息出去,你能猜中?”

  皇甫天龙开口,语气平静道,可这番言语充满着讥讽。

  “呵,井底之蛙? 你猜不中不代表别人猜不中。”

  陈鸿飞立刻反击,他心眼不大? 对昨天的事情还耿耿于怀,如今见到皇甫天龙? 自然要上来讽刺几句。

  “皇甫师弟,莫要争吵? 想想如何过关。”

  叶平开口? 让皇甫天龙不要争吵。

  天心幻阵乃是十国第一幻阵?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与其抽出时间去做无谓的争吵,倒不如好好想想如何应付。

  “恩。”

  皇甫天龙点了点头,他也明白跟陈鸿飞争吵,没有任何意义。

  而陈鸿飞在听到叶平这话后,也只是冷哼一声,显然他也不蠢,知道天心幻阵的强大,不愿意浪费时间。

  也就在这时,一道道人影出现在这此地,这是来自十国的天骄强者。

  几乎所有人来到此地后,都不由蹙眉,觉得十国学府也太狠了,直接布置出天心幻阵有些过分。

  只是很快,随着几道人影的出现,一时之间,引来一阵议论。

  “快看,那不是南宫星吗?”

  “对,是南宫星。”

  “南宫星,庆国天骄啊。”

  “张忍也来了,这可是静国最有名的天骄。”

  议论声响起。

  叶平不由将目光看去。

  主道上。

  两名男子走来,一左一右,左边的男子,穿着星辰长袍,神采飞扬,周围环绕一缕缕淡淡的星光。

  右边的男子,看起来有些普通,穿着一袭素袍,目光平静无比。

  这是静国与庆国的天骄,两人并肩而行,引来许多人注视。

  “叶师兄,这两个人是静国和庆国的天骄,这个南宫星还好,修练周天星辰术,实力很强,但也强不到哪里去,不过那个张忍很可怕,别看他普普通通,但蛰伏在静国十五年,突然之间便一跃成为静国学府第一天骄。”

  “我之前挑战十国学府,最想挑战的就是他。”

  皇甫天龙传音道,他没有直接开口,毕竟在场的都是天骄,声音再小也会被听见。

  “哦?”

  听到皇甫天龙所说,叶平有些惊讶了。

  他对十国的天骄没有任何研究,毕竟大多数都是以讹传讹,到底强不强,打过才知道,不然说再多都没用。

  南宫星与张忍并肩走来,似乎关系很好。

  “南宫兄,张兄。”

  陈鸿飞见到二人,立刻热情招呼,两人看到是陈鸿飞,当下不由一笑,朝着陈鸿飞走去。

  “这个陈鸿飞看样子有点身份啊。”

  叶平传音,与皇甫天龙交流。

  而皇甫天龙却嗤之以鼻道。

  “说来说去,还不是仗着他哥哥,况且这种人脉关系有什么作用?”

  皇甫天龙这般说道,对所谓的人际关系完全看不上。

  “他哥哥?”

  叶平有些好奇。

  “恩,陈鸿飞的哥哥,是陈国第一天才,否则就这种货色,谁会搭理?而他哥哥,也是我此次想挑战的高手之一,但可惜的是,他哥哥十年前就已经是金丹大圆满,不过我的龙象古术突破到第七层,有一战之力。”

  皇甫天龙如此说道。

  只是就在这时,南宫星与张忍在同一时间,看到了皇甫天龙。

  “阁下是皇甫天龙吧?久仰大名啊。”

  南宫星走来,他一眼便认出皇甫天龙。

  “呃?哪里哪里,虚名而已,不足挂齿,南宫兄才是久仰大名啊。”

  听到南宫星的声音,皇甫天龙顿时一愣,紧接着一张脸露出无法遮掩的笑容。

  一旁的叶平微微一愣,随后不由一笑,看来皇甫天龙不是真憨。

  “这位是?叶平吗?叶道友吗?”

  只是南宫星一旁的张忍,忽然看向叶平,神色充满好奇道。

  “恩恩,这是叶平叶师兄。”

  皇甫天龙立刻点了点头,替叶平回答。

  “久仰大名。”

  张忍开口,他神色平静,但却朝着叶平作揖。

  “客气了。”

  叶平回以一礼,面上挂着温和笑容。

  这一幕,让一旁的陈鸿飞有些不开心了,但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众人简单交流了几句,随后南宫星二人还是走向陈鸿飞,毕竟与陈鸿飞算是熟悉,再者陈鸿飞招呼他们,若是不过去打个招呼,岂不是显得有些不好?

  待两人走后。

  叶平不由看向皇甫天龙,显得有些好奇。

  “十国当中,你觉得有哪些真正的天才?”

  叶平询问道。

  他对十国天骄几乎没有任何印象,所以满是好奇。

  “天才有很多,但如果是我觉得的话,十国当中真正的天骄,数量不多,离国的王慕容,陈国的陈展鹏也就是陈鸿飞的哥哥,静国的长弓宸,以及庆国的张忍和燕国的李昌平,这五人是我最想挑战的天骄。”

  “不过他们都是二三代弟子,相差甚远,虽然我想挑战他们,不过他们也不会给我机会。”

  皇甫天龙一口气说出五个名字,代表着五国的绝世天骄。

  “王慕容?离国的天骄,是个女人吗?”

  叶平有些惊讶了。

  “恩,是个女子,慕容仙子,被誉为十国第一仙子,实力强,长得漂亮,与日月古宗第一天骄有关系。”

  皇甫天龙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不过,这只是已知,有些小国也不能忽视,毕竟若是举国之力,的确能培养出一位无敌天才。”

  皇甫天龙继续说道。

  叶平点了点头,但也没有继续说什么了。

  也就在这时。

  突兀之间,一道钟声忽然响起。

  铛!

  悠悠的钟声响起,这一刻所有人都不由将目光看向演武台上。

  此时此刻,天心幻阵之上,出现三道身影。

  三人齐穿白袍,立在虚空当中,显得道骨仙风,注视着众人。

  “阵天宗的长老。”

  “这是阵天宗的长老?”

  “十国大比第一关的考师,居然是由阵天宗的长老主持。”

  人们惊讶,无论是参赛的学子,还是围观的修士,皆然惊讶了。

  阵天宗,乃是十国阵法第一宗,世人没有想到,十国学府为了这场大比,居然亲自请来阵天宗的长老督查。

  看样子是玩真的了。

  “肃静。”

  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让众修士安静下来了。

  这一刻,场面十分安静。

  很快,虚空当中的三位老者之一,不禁缓缓开口。

  “此番,十国大比第一关,为阵法考核,经十国学府长老商议,以天心幻阵为考题。”

  “不过考虑到天心幻阵的强大,此番幻阵不设阵中阵,也不设阵灵,但难度依旧极大,尔等考生注意。”

  “为防有人沉迷阵法之中,不得自拔,入阵之后,若是迷失自我,只需大喊三声弃赛,即可从阵中醒来。”

  “同时,天心幻阵乃为十国第一幻阵,无论削减多少,对尔等来说都极其困难,所以第一关可以选择直接弃赛。”

  “若直接弃赛,则第二关及第三关必须进百强,才有资格进入十国学府,否则即便是达到常规成绩,也无法入选十国学府,尔等学子,明悟吗?”

  阵天宗长老的声音响起,他警告着所有参赛学子。

  天心幻阵是考题,不过进行了削减,可即便是削减了威力,依旧很强,要是对自己没自信,大可选择弃赛,不影响整体成绩。

  只需要在剩下两场考核中,占据鳌头即可。

  “我等明悟。”

  这一刻,所有声音响起,众人开口,皆然明悟。

  “好,参赛学子入阵即可。”

  突兀之间,长老的声音响起。

  一瞬间,众人纷纷走进阵法当中。

  但也有学子却犹豫了。

  幻阵不是迷阵,不是走迷宫,走不出去就算了。

  幻阵极其逼真,有时候人会迷失在当中,分不清现实与幻境,从而导致道心崩溃,最终天才变废柴。

  所以有学子犹豫,他们过来只是想要混一混,看看有没有机会入选十国学府。

  不是真的来拼命,若真有危险,不如弃赛。

  毕竟身为天才,即便是没有入选十国学府,回到自己国家,也能享受天才的待遇,努努力未来也能突破到元婴境。

  一尊元婴强者,在小国当中,基本上等于一字并肩王,可以与国君平起平坐,坐享荣华富贵。

  可若是在这里折损的话,就有些亏了。

  想到这里,有人沉默,有人犹豫。

  但突兀之间,陈鸿飞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懂了。”

  他开口,一时之间,顿时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你懂什么了?”

  “陈兄,你懂什么了?”

  “是啊,陈兄,这也能懂?”

  声音响起,不少人好奇了,不明白陈鸿飞懂了什么。

  “这是在考核!”

  陈鸿飞目光无比笃定地看着不远处演武台上的阵法,神色当中,更是充满着自信。

  “考核?什么考核?”

  “陈兄,你这是何意啊?”

  “陈兄,这难道不是在考核吗?”

  有人好奇,实在不明白陈鸿飞想要表达什么。

  “不,我说的不是阵法考核,而是道心考核,十国大比,虽然极其严格,但也绝对不可能在第一关,布置天心幻阵,这种阵法,即便是渡劫强者都有可能迷失自我。”

  “用来迷惑敌人没有任何问题,但用来考核我等学子,这根本就是不合常理,十国大比有几千学子,都是各国的天骄。”

  “虽然历届大比出现过伤亡之事,可都在一个控制范围之内。”

  “若真以天心幻阵为考核题目,说句不好听的话,有一半弟子会迷失自我,一旦真出了这个问题,十国学府也不好交差。”

  “所以我断定,这根本就不是天心幻阵,这只是一个考验,看看我们敢不敢入阵,若是连入阵的勇气都没有,那还谈什么修仙大道?”

  “至于长老特意说,第一关弃赛并不影响,这更是在迷惑我等,如果可以弃赛,那过三关的意义在何处?十国学府的人,就是想要让我们主动退出。”

  “好算计,好算计啊。”

  陈鸿飞开口,可谓是字字珠玑,说的天花乱坠,而且这番话一说。

  嘿,您还别说,还真挺有道理的啊。

  “是啊,是啊,这么一说好像真的很有道理。”

  “对啊,我也觉得很有道理。”

  “哦,我懂了,怪不得敢拿天心幻阵出来,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对对对,天心幻阵乃是十国第一幻阵,说句不好听的话,咱们这些人,虽然是各国的天骄,但大多数还是没有成长起来的天骄,用这种幻阵,简直是杀鸡用牛刀,我懂了,陈兄说的很对。”

  “好险,好险,差一点我就上当了,多谢陈兄提点啊。”

  这一刻,许多还在犹豫的学子,在听到这话之后,不由纷纷恍然大悟。

  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甚至就连皇甫天龙也不由暗自点头。

  因为陈鸿飞这番话的确很有道理。

  天心幻阵,是十国第一幻阵,渡劫强者都可能挡不住,他们这群修士,弱一点的筑基,强一点的也不过是金丹修士。

  再者幻阵考验的不是境界,主要是意志力和元神,用天心幻阵等同于用牛刀杀鸡,十分不合理。

  “叶师兄,您怎么看?”

  皇甫天龙看向叶平,传音问道。

  “不清楚,但有一定道理,先入阵吧。”

  叶平开口,他觉得陈鸿飞说的的确有些道理,但不知为何,叶平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毕竟能让陈鸿飞这种人想到的答案,肯定不是正确答案。

  不过叶平也想不到更好的理由,还是先入阵看看吧。

  而随着陈鸿飞这番话说完后,许多天骄都入阵了,也不犹豫了,脸上都带着笑容。

  很快,众人入阵,走进了演武场中,紧接着随便找了处地方静坐下来,等待着阵法激活。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

  待彻底无人入阵后。

  长老的声音响起了。

  “十国大比,第一场幻境试炼,正式开始。”

  长老的声音响起。

  阵法当中,有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有人神色充满着紧张,也有人镇若泰山。

  众人不知道陈鸿飞说的是真是假,但如今入了阵,就不能离开了。

  轰!

  阵法启动的声音响起,一股股灵气从四面八方涌入阵法当中。

  下一刻,阵法绽放出无量光芒,七色的光芒缠绕演武台,众人保持沉默,等待着阵法彻底开启。

  就如此,数百道光芒不断交织,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但就在这时。

  轰!

  一道恐怖的冲击波从演武台扩散出去,演武台上,阵法之光消失,而后虚空当中的三位长老纷纷吐了口鲜血。

  他们脸色有些难看。

  而围观的修士,也纷纷倒退了数十步,有一些修士更是被这道冲击波震伤,口吐鲜血。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

  “开始了吗?开始了吗?”

  “没有开始,阵法溃散了,布阵失败。”

  “哈?怎么会布阵失败?”

  阵法当中的众天骄有些好奇,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阵法已经激活了。

  “尔等肃静,阵法出现问题,尔等在此等候片刻。”

  虚空当中,阵天宗的长老开口,紧接着三道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这一刻,所有人都好奇了,无论是参赛的学子,还是围观的修士,满脸好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兄,这是怎么了?”

  阵法内,有人好奇,询问陈鸿飞,毕竟方才陈鸿飞一番理论,说的头头是道,在众人眼中莫名成了智囊。

  “应该是被我猜中了,其实这个天心幻阵根本就不存在,只是为了考验我们的道心,如今看似阵法凝聚失败,其实只是装给我们看的。”

  陈鸿飞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这个猜想,一瞬间得到众人的认可。

  觉得有这个可能。

  当下,不少天才松了口气,毕竟能够安然无事混过第一关,自然是大好事啊。

  但很快,一道道光芒划过天穹。

  “那是李平大人。”

  “嘶,那不是魏国陈侯吗?”

  “你们看,那是徐将军,东山大营将首。”

  “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魏国这些大人物都朝着城外赶去啊?”

  “快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前来围观的修士之中,有人一眼认出这天穹之上的强者,他们惊讶,也充满着好奇,甚至有不少人直接往城外赶去,想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莫名之间,一种说不清的恐惧,弥漫在所有人心中。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两刻钟后。

  一则惊天消息传来了。

  “不好了,不好了,魔神教举教杀来,数百万魔神教教徒在国都城外聚集,方才阵法溃散,是魔神教有强者,以一张阵图,震溃了国都内所有阵法。”

  一道声音响起,刹那间引来不少喧哗。

  “什么?魔神教举教杀来?”

  “这不可能,魔神教怎敢入侵魏国国都?这不是找死吗?”

  “十国有不少强者都聚集在这里,他们突袭,就不怕死吗?”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十国大比,乃是由十国学府亲自督查,魔神教就算想要搞事情,也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出现,除非他们不要命了。”

  一道道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不相信。

  毕竟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有些不真实。

  轰!轰!轰!

  但下一刻,如海啸一般的脚步声响起,紧接着一束束金光划过天际,是魏国护国军。

  十几万魏国国军出现,朝着城外杀去,这一幕极其震撼。

  铛!

  铛!

  铛!

  很快,三道钟声响起。

  “不好,这是魏国国钟,在皇宫内,除了大事发生,不然不能敲响。”

  “完了?魔神教真的杀来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

  有人立刻听出这是什么声音。

  然而,一道道身影,出现在主道之上。

  “南宫,快走,魔神教这次疯了,他们举教杀来,想要活捉你们,以此要挟大夏王朝,逼迫大夏王朝,释放魔神教几个重要人物。”

  “鸿飞,快快逃离,魔神教杀来了,魏国国力根本无法抵抗,你们快逃,不要让他们活捉,否则必死无疑啊。”

  “李鹏,快逃回燕国,不要犹豫。”

  一道道身影出现,这是各国学府的长老,他们显得惊慌失措,来到此地,言简意赅,让他们快逃。

  这一刻,众人彻底慌乱了。

  尤其是围观的修士,他们只是过来看热闹的,如果有危险,他们自然不敢逗留此地。

  一道道身影消失,驾御着飞剑,看起来密密麻麻。

  “不要慌,不要慌,这不真实啊。”

  也有人理智,呼吁大家不要慌张,可任何事情,一旦引来了慌乱,不管是真是假,只要有人带头跑,大多数人会产生从众心理。

  跟着跑路。

  反正不管是真是假,跑肯定是没错的。

  演武台上,也有不少天才逃了。

  他们不想死在这里,无论是真是假,先跑再说。

  “我懂了,我明白了,诸位不要跑,千万不要跑,我们已经中了幻阵,这些都是假的,我懂了,我彻底明白了。”

  然而阵法当中。

  陈鸿飞大声开口,他呼吁众人不要跑,认为众人已经中了幻觉,这些都是假的。

  毕竟所有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很不真实。

  有人停下脚步,眼神当中充满着犹豫。

  但还是有人先跑再说,他们不敢赌,也赌不起。

  “鸿飞,你再说什么胡话?当真是幻阵,怎么可能一起陷入幻阵?快点跑,不要耽误时机啊。”

  陈国学府的长老开口,满脸愤怒地看着陈鸿飞。

  “杀!”

  也就在这时,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从国都外传来,这道声音,击垮了许多天才最后一道防线。

  大部分人都跑了,没有人敢逗留。

  只有部分真正的天才,他们留在这里,总觉得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

  “叶师兄,怎么办啊?”

  皇甫天龙皱着眉头,一时半会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询问叶平。

  演武台上。

  叶平眉头紧皱,说实话他第一反应跟陈鸿飞是一样的。

  认为这是假的,因为太不真实了,没有任何一点准备,魔神教举教杀来,没有一点前兆。

  可问题是,真真假假,真到极致便是假,假到极致便是真。

  有时候越假的东西,往往可能就是真的,因为现实就是那么狗血。

  “师父,师父,快跑啊,魔神教杀来了啊。”

  也就在这时,四处逃亡的人群当中,李钰跌跌撞撞地走来,他急的满头大汗,脸色惨白无比。

  “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李钰出现,皇甫天龙当下不由开口,询问李钰看到了什么?

  “魔神教,魔神教,外面全是魔神教的弟子,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尸体,魔神教疯了,他们居然敢在这个节骨眼出手,简直是丧心病狂啊。”

  “师父,皇甫兄,咱们快跑啊,再不跑的话,就真来不及了。”

  李钰指着后面,上气不接下气道。

  然而就在这时,叶平看着李钰,开口道。

  “李钰,为师问你,我与你相识时,你一直想让我给你写首诗,还记得吗?”

  叶平开口,直接询问道。

  当下,李钰一愣。

  随后眼神当中满是郁闷道。

  “师父,都什么时候了,你问这个作甚?”

  李钰有点郁闷。

  “快说。”

  叶平直接开口,认真询问。

  当下李钰皱着眉头,他在沉思,只是过了一会,李钰哭丧着脸道:“师父,我,我,我不记得了啊,你什么时候给我写过诗啊?有这回事吗?”

  李钰哭丧着脸,而后继续说道:“师父,赶紧跑吧,再不跑真要出事了。”

  “魏国国军在外抵抗,魔神教百万弟子突袭,而且教主什么的都来了,他们似乎有恃无恐,不出意外的话,魏国根本挡不住。”

  “一旦被他们活捉,用来要挟大夏王朝,以大夏王朝的脾气,不可能会答应魔神教的要求,到时候我们可就都得死啊。”

  李钰如此说道,他不知道叶平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但眼下当务之急,不是扯东扯西啊。

  看到李钰的反应,以及李钰的回答,一瞬间叶平相信这是真的了。

  因为他的确没有给李钰写过什么诗,但他之所以问这个问题,不是想看到李钰的回答,而是李钰的反应。

  如果李钰在第一时间内,说没有,那么这肯定是幻阵。

  但李钰在第一时间,是沉思,而后回答也是不记得,所有的神色,都符合眼下的情况。

  就是突然!

  一切太突然了,所以李钰的行为应该是焦急,这种神色以及反应,是阵法很难模拟出来的。

  当然,这只是叶平测试的手段,具体到底是真是假,叶平还不敢完全确定,只能说目前很真实。

  “我不信,我就不信,这肯定是幻阵,一定是幻阵。”

  “那里有这么巧,突然之间,魔神教就杀来?”

  “十国大比,魔神教就算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闹事,你们都是幻觉,不要想骗我了,我就待在这里,呵呵,想骗我?”

  也就在这时,陈鸿飞的声音继续响起。

  他依旧认为这是幻阵,觉得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

  太不真实了。

  他这番话,让部分天骄犹豫了,没有选择立刻逃走,而是继续待在这里。

  “鸿飞,你当真是愚蠢啊,这要是幻阵,会用这么低端的伎俩去骗你?”

  “傻子都看的出来,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这要真是考核,你觉得十国学府会这么简单?不要在这里自作聪明了,快走,快走,算我求求你行不行,走啊!!!!”

  陈国的长老急哭了。

  此话一说,一时之间,许多天骄走了,因为陈国长老说的太对了。

  这要真是幻阵的话。

  会搞的这么假?

  突然一下魔神教就杀来了?幻阵需要循序渐进,让阵中人一步一步迷失自我,那里可能这么随意?

  想到这里,更多人离开了。

  “走!”

  甚至,叶平也开口,离开了这里。

  无论是真是假,走的确没有问题,即便是考核,那考核一定得有主题对吧?

  遇到危险,暂时退避,这不是耻辱的事情。

  难不成十国学府希望弟子们,遇到百万魔神教弟子,还冲杀出去?以卵击石?

  所以跑,一定不会出错,留下来反而是愚蠢的行为。

  轰!

  可就在这时,如洪流一般的修士出现,他们之前朝着北边逃去。

  如今又回来了。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

  有人好奇,忍不住询问。

  “不要问了,快跑啊,魔神教弟子从北城门杀来了,跑啊。”

  “后面的,你跑归跑,你不要用飞剑戳我啊。”

  “完了,完了,真的是魔神教,真的是魔神教啊。”

  一道道杂乱的声音响起。

  还没过一会。

  恐怖的黑影出现,如同龙卷风一般,一道道身影手持血红色的弯刀,出现在这里。

  这是魔神教弟子,他们已经杀来了。

  噗噗噗。

  这群魔神教弟子,修为不是很高,大部分都是筑基修士,若是正常情况下,双方打起来不会出现一面倒的现象。

  但因为人群恐慌,所有人都想着跑,完全没有死战之心,导致这群魔神教弟子,如狼入羊群一般,血红色的弯刀,收割一颗颗人头。

  血花四溅,浓郁的血腥味弥漫整个魏国国都。

  一时之间,人们彻底相信这是真的了。

  “鸿飞,不要丢人现眼了,给我滚。”

  陈国长老一把抓住陈鸿飞,直接逃离此地。

  此时此刻,没有人会觉得这是幻阵了。

  如若仅仅只是为了骗大家离开阵中,就不可能会直接将人抓走。

  显然这些都是真的。

  一道道人影消失在原地,以极快的速度逃离。

  但也有人无惧。

  抽出飞剑,激射出数百道剑气。

  “诸位,不要慌了阵脚,我等乃是各国天骄,联合起来,还怕这群魔神教弟子不成?”

  有人开口,剑气纵横之下,一个照面斩了数百魔神教弟子。

  果然,有人带头跑,引来恐慌。

  但只要有人带头战,也会引来不少支援。

  这一刻,数百道身影出现在那人身旁,一瞬间杀向这群魔神教弟子。

  “叶师兄,上不上?”

  此时此刻,皇甫天龙不由开口,他询问叶平,但目光死死地盯着这群杀来的魔神教弟子。

  “杀。”

  耽误了太长时间,叶平知道跑已经没有用了,而且就算跑,魔神教既然举教杀来,那么必然做好了详细计划。

  四面八方,你能逃到哪里去?

  倒不如留下来死战,说不定可以杀出重围。

  “好。”

  得到叶平的答复,皇甫天龙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身后凝聚出龙象虚影,龙吟象吼之声响起,下一刻拳法如神,大开大合。

  一拳轰杀过去,几百个魔神教弟子当场被打爆。

  而叶平也没有犹豫,他周围环绕金色光芒,这是度化金光,他没有施展出度化金轮,毕竟魔神教举教杀来,他想保留手段,或许关键时刻能发挥奇效。

  叶平浑身沐浴金色光芒。

  太古真龙拳法杀出,拳势滔天,化作一条真龙,五六百个魔神教弟子直接被抹杀。

  化作一道道功德,没入叶平体内。

  很好,又是一笔功德。

  叶平与皇甫天龙,几乎如同两尊神灵一般。

  他们冲进人群当中,拳法通神,一拳之下,死伤无数。

  或许是因为叶平与皇甫天龙这种热血战意,一时之间,有不少天才也纷纷出手了。

  “皇甫道友,我来助你。”

  “叶兄,我来助你。”

  “我也来。”

  “这群魔神教的杂碎,杀。”

  “还跑个毛,杀。”

  “杀!”

  刹那间,一道道人影返身,杀向这群魔神教教徒,眼神当中充满着怒火。

  不得不说,天才就是天才,基本上都是以一敌百。

  原本还不可一世的魔神教教徒,在这群天才面前,顿时如同土鸡瓦狗一般,死伤无数。

  但也不得不说,魔神教弟子太多了,几乎源源不断。

  而且这群魔神教弟子也不傻,他们自知与天才比不过,转身去追杀那些普通修士。

  一来是想要分散这些天骄,二来是能杀一个杀一个。

  “长老,你放开我,我要去找紫霜仙子,我怕她有危险。”

  陈鸿飞的声音响起,这一刻,他彻底相信这是真的了,而知道这不是幻阵之后,陈鸿飞第一反应就是去找紫霜仙子,怕紫霜仙子出事。

  可就在这时。

  一道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出现,而后直接重重地摔在地上。

  将整个演武场轰碎。

  “魏国太子!”

  李钰的声音响起,他一眼便认出这道身影是谁。

  很快,一尊足足高三米的修士出现在人群当中。

  这尊身影,足足高三米,穿着一件青色护甲,扎着一根细辫,面露凶相,周围缠绕黑气。

  “你们快跑,这是魔神教三十六天罡之一,天杀星,是元婴修士,你们打不过,速速逃到南城门去,十国学府的强者在哪里。”

  有人出声,是陈国的长老,他直接冲了出来,头上顶着一座黑色铁塔,手持一柄青锋剑,杀向这尊魔头。

  “不自量力。”

  天杀星冷冷开口,他没有出手,只是向前走了一步。

  轰隆。

  一股无形的力量弥漫,当场陈国长老头顶上的宝塔被震碎,而陈国长老也在一瞬间化作肉泥。

  就如同被两块巨石上下镇压一般,惨不忍睹。

  咻咻咻。

  一瞬间,不少人逃了,即便是一些天骄,也不敢再战,他们不过金丹境,而对方是元婴境,两者之间相差十万八千里。

  根本没有一战之力,必须要跑,否则就是找死。

  “走。”

  叶平也不敢恋战了。

  喊了一声,而后带着李钰逃离。

  “长老!”

  这一刻,陈鸿飞撕心裂肺的大吼一声,他目呲欲裂地看着天杀星,眼神中充满着无穷杀意与恨意。

  甚至抽剑,想要报仇。

  “不要鲁莽,你长老已经替你死了,活下来,才对得起你长老。”

  叶平直接抓住陈鸿飞,虽然他讨厌陈鸿飞,可陈鸿飞的长老,的的确确慷慨赴死,为了给众人争取一丝生机。

  所以叶平暂时不计前嫌,拉着陈鸿飞就走。

  “想走?痴心妄想。”

  然而这一刻,天杀星冷漠开口。

  他一巴掌拍出,遮盖千米,直接拍落下去,当场神掌之下,所有建筑毁于一旦,数以十万的修士百姓,当场化作肉泥。

  关键时刻,叶平以大自在御剑术,加快速度,躲过了这一击。

  “没有用的。”

  天杀星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刻,一股恐怖的力量,席卷万米,灵气仿佛都被抽干了一般,所有人不由产生了一种无力与绝望。

  一尊元婴强者,足可以诛杀一切。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

  也正是这一刻。

  叶平第一次感受到了危机!

  真正的危机。

  1603464439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