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八十七章:真正的残酷!魔教罪该万死!【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八十七章:真正的残酷!魔教罪该万死!【新书求一切】

  巨大的危机袭来。

  不要说叶平了,所有天骄都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弃赛,弃赛,弃赛!”

  有人大吼三声弃赛,还以为在阵法当中,鬼哭狼嚎。

  但下一刻,元婴巨掌之下,当场化作一滩血泥。

  这一幕让众人不由咽了口唾沫。

  这是真的。

  众人彻底恐惧了,因为在他们心中,还觉得自己可能中了幻阵,可这个情景,哪里像幻阵啊。

  就算是幻阵,也不可能如此真实吧。

  “妖孽!”

  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如雷一般,震耳欲聋。

  刹那间,一道道恐怖的剑气杀出,剑气如长河一般,将巨手震退。

  “啊!”

  天杀星吃痛怒吼,他身躯再次涨大,魔气缠绕。

  有元婴境的强者终于出手了。

  的确,魏国当中,不缺乏强者,只是没想到魔神教会突然袭杀而来,所以导致这些强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什么。

  如今虽然是意料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尔等速速快逃,南城门有人接应你们,不要冲动,也不要枉死。”

  这尊元婴修士大声喊道,通知众人去南城门,不要在这里枉死,

  “长老保重。”

  众天骄逃离此地,他们知道这是一场真正的生死大战,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也绝对不能枉死在此处。

  众人纷纷逃离,但有部分修士已经吓破了胆,他们彻底崩溃了,呆在原地,不敢动弹。

  “围剿他们,先杀再考虑活捉。”

  魔神教的天杀星大吼,刹那间如黑云一般的魔神教弟子直接杀出,他们如同没有情感的机器一般,见人就杀。

  修士百姓四处逃亡,他们吓破了胆子,他们并不是天才,也不想当英雄,只想要活下来。

  噗噗噗。

  而魔神教弟子见到这一幕,当下没有丝毫犹豫,持器杀来,血红色的弯刀,在太阳下显得无比渗人。

  一颗颗人头落地,一具具尸体出现。

  殷红的血液,染红了着地面,并且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腥味。

  如若说当年的青州剑道大会,是人间炼狱,那这里就是十八层地狱。

  叶平带着李钰和陈鸿飞逃离,皇甫天龙在前面杀敌,为叶平杀出一条血路。

  此时此刻,在这种情况下,李钰彻底明白,魔神教的可怕,也彻底明白修为有多重要了。

  你修为强,不一定要去保护别人,但最起码不要拖了别人的后腿。

  至于陈鸿飞,他有一些道心溃散,因为他的长老,死在了这里,就因为救自己。

  “陈鸿飞,你个废物,平日里看你如此嚣张,可没想到遇到事情就吓得屁都敢放一个。”

  皇甫天龙大吼道,他在杀敌,同时怒骂陈鸿飞,不过他并不是真正的怒骂,只是想要唤醒陈鸿飞。

  毕竟叶平照顾一个李钰已经很麻烦了,陈鸿飞完全有实力杀出重围,若是这样下去,都要倒霉。

  “陈鸿飞,你长老慷慨赴死,用他的命,来换你的命,是希望你活下来,不是让你意志沉沦,你这副姿态,配得上天骄之称?”

  叶平冷冷开口。

  他没有怒骂,但声音当中,夹杂度化之力,如醍醐灌顶一般,直接让陈鸿飞恢复理智。

  “对,我要活下来,我要为我长老报仇。”

  陈鸿飞捏紧拳头,刹那间恐怖的灵气从他体内扩散而出,化作利刃,当场将数百名魔神教弟子诛杀。

  “叶兄,皇甫兄,一同杀出重围。”

  南宫星还有张忍也出现。

  南宫星手握一盏星辰古灯,绽放璀璨光芒,演化一片星辰,环绕众人周身,每颗星辰大如拳掌,但却拥有极其可怕的撞击力。

  张忍提出一张法旨,爆射出一道道金光,诛杀邪魔。

  “诸位,速速聚来,不要被分散。”

  这一刻,叶平开口,混战当中最怕的就是被分散,一旦被分割,那就麻烦了。

  果然,此话一说,无论是天才还是修士,全部朝着叶平这里聚集。

  人多力量大,在这一刻发挥出效果,原本战场有些混乱,但随着这些天才们聚集,一时之间,化作无敌的矛,刺穿一切。

  魏国国都极大,从这里到南城门需要一段时间,再加上魔神教的阻碍,至少需要一炷香的时间才能抵达南城门。

  若仅仅只是魔神教的弟子,那还好说,可问题是身后有一尊天杀星,一旦魏国强者镇压不住天杀星的话,那大家都麻烦了。

  “李钰,你好生照顾自己。”

  此时,叶平开口,让李钰在人群中照顾好自己,随后叶平直接拔剑,他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尽快赶往南城门。

  锵锵锵!

  度化天河剑法在这一刻施展出,叶平手中飞剑,荡漾出数以万计的金色剑气,每一道剑气都加了一重度化金光。

  度化金光剑之下,除了金丹境的魔教弟子以外,其余皆死。

  “度化金光?”

  “叶兄果然强。”

  “居然是度化金光?”

  当叶平出手,众天才不由纷纷惊愕,在他们眼中,度化金光乃是得道高人才能凝聚而出。

  一般这种得道高人,都是不显山不显水的存在,亦或者年龄极大,可没想到叶平年纪轻轻,便凝聚的出度化金光。

  “诸位,不要分心,先杀敌再说。”

  叶平出声,提醒众人不要分神,先去杀敌。

  “好。”

  “把这群杂碎杀光。”

  “魔神教,当真是罪该万死。”

  众人回过神来,也没多想,各种道法神通,神拳古掌杀出。

  魔神教弟子如同蝼蚁一般,成片成片的死去。

  “散!不要与他们争锋,这些天骄,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快散,去杀别人,冥王他们正在炼制万魔鬼幡,只要杀的人够多,万魔鬼幡将会越早激活,到时这里便是我们的天下了。”

  “是的,万魔鬼幡一旦炼制成功,莫说姜国国都,即便是十国国都,都要葬身于此。”

  “让这些天骄先嚣张一会,等待会看看他们还能不能蹦跶。”

  杂乱声响起,魔神教弟子并非是杀戮机器,他们有思维,知道无法对抗叶平等人,所以选择分散,去做其他事情。

  刹那间,大量魔神教弟子消失,他们去其他地方,朝着四面八方散去,去猎杀那些走散的修士或者普通百姓。

  魔神教弟子一走,叶平并没有任何如释重负,相反他还有些莫名担忧。

  从这群魔神教弟子的议论声中,不难猜到,魔神教还有其他手段。

  就如同在青州剑道大会一般,以五怨古毒杀人。

  “他们走了,我们快逃去南城门。”

  “是的,逃去南城门,只要逃到南城门,就没事了。”

  “魔神教这些弟子不强,只要不来七十二地煞,三十六天罡这种存在,我等都无惧。”

  看到魔神教弟子逃离,所有天才修士都不由松了口气。

  人还是自私的,只要自己没有危险,就莫名感到庆幸。

  “不,我知道魔神教的部分底细,你们不要觉得魔神教只有所谓的七十二地煞,三十六天罡很强,魔神教当中,有一支精锐修士。”

  “他们实力很强,皆是天才,虽算不上天骄,可从小学的便是杀戮,他们戾气很重,人数也极多,这群魔神教弟子,是最底层的。”

  南宫星开口,他似乎对魔神教有些了解,说出这则辛秘。

  “恩,这个我也听闻过,魔神教的体系划分极其森严,教主,副教主,四大冥王,十二金刚,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

  “这些是魔神教的高层强者,但真正的中流砥柱,分别是杀天,弑地,魔神。”

  “入教者为魔神弟子,教中精英为弑地者,而天才则是杀天者,而且杀天者更是号称有十万之多,他们还没有真正杀来,否则的话,我等不可能如此轻松。”

  有人开口,将这种辛秘说出。

  此话一说,果然原本还松了口气的各修士,在这一刻又紧张起来了。

  “不仅仅如此,还有更可怕的事情。”

  “方才他们议论,提到了万魔鬼幡,万魔鬼幡我有一些印象,是魔神教三大仙器之一,若是激活,可直接炼化十国众生。”

  “除非仙人降世,否则的话,无人能敌。”

  又有天才开口,知道部分辛秘,提到万魔鬼幡,脸色极其惨白。

  “不,绝对不可能是万魔鬼幡,我是器炼师,了解这种东西,万魔鬼幡乃是当初魔神教第一代教主,炼化天下万魔,从而孕育而出的仙器。”

  “这件宝物,乃是一块怨天铁打造而成,吸收天地怨气,再炼化天下万魔,所以怨念滔天,魔幡一出,天下惧惊,但早在几千年前,就被五大王朝以及十大圣地,联手摧毁。”

  “当世绝对不可能出现万魔鬼幡,所以那应该是一件仿造品。”

  有器炼师出声,他对法器了解极深,知道万魔鬼幡。

  “即便是仿造品,也绝对不差,我等还是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赶紧去南城门,先跑再说吧。”

  众人议论,说出魔神教的底蕴,的确吓人。

  但无论如何,跑才是王道,不管魔神教有多强,必须要赶紧逃离此地,他们不想死在这里。

  叶平没有说话,他领着头,众修士浩浩荡荡朝着南城门赶去。

  一路上,众人无言,而没有魔神教的阻碍,众人也以极快的速度,赶到了南城门。

  只是,一路上,到处都是尸体,魏国国都内,有三万万修士与百姓,再加上这次十国大比,更是涌来大量修士,魔神教简直是如鱼得水。

  尸体遍布,大火燃烧,甚至还有襁褓当中的婴儿,以及怀胎十月的女子,这种惨状,叶平不想去看,也不想去形容。

  众人沉默,莫名有一种压抑感,一路上的情景太过于血腥与残忍了,一些心理素质差的修士,更是当场作呕。

  “这群该死魔神教弟子,为了收集怨力,为了修练邪功,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

  有人捏紧拳头,目光血红无比道。

  “比这个更残酷的还有,一些极端的魔修,手段更加残酷,他们用火炉烘烤百姓,但给予他们一丝希望,只要踩着别人,就可以往上逃出,可在关键时刻,盖上了火炉,让他们在绝望之中死去,产生大量怨念。”

  有修士开口,语气平静地述说出一些邪修之法。

  此话一说,众人皆不由攥紧了拳头。

  众人虽然自私,但那是为了争夺气运,但他们再如何,也不会做什么丧天害理的事情,这是良知。

  而此时此刻,叶平也逐渐明白为何各大王朝,亦或者宗门都痛恨魔神教了。

  这种邪修,的确罪该万死啊。

  终于,众人来到了南城门。

  这里的确是一片净土,大量的修士以及百姓逃到此地,有不少强者在这里坐镇,魔神教弟子不敢冒犯。

  “速来!”

  “快点入阵。”

  南城门布置了阵法,化作净土,阵中强者纷纷开口,让叶平等人速入阵中。

  也就在这时,恐怖的刀气扩散,当场将数千人劈成一半。

  暗中有强者,在猎杀逃亡修士。

  咻咻咻!

  所有人不敢迟疑,纷纷冲进阵中。

  阵中的强者,不能出手,因为他们必须要维持大阵运行,也必须要保护阵中修士与百姓,若是他们出手,暗中的强者,也会第一时间攻击大阵。

  这如同生死线一般,阵中是生还之地,而阵外充满着血腥与杀戮。

  无数修士,如洪流一般,冲进了阵中。

  他们得救了,没有喜悦,相反更多的是木讷。

  但也有人死在了阵外,到处都是尸体,死亡可能随时降临。

  “开!”

  这一刻,叶平没有任何犹豫,他不想坐以待毙,双手撑开,度化金轮出现,刹那间形成巨大的保护罩,硬生生将阵法扩大了数倍。

  “逃。”

  叶平大吼一声,让众人快点入阵,度化金轮消耗也极大,他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度化金轮?”

  “此人居然有度化金轮。”

  “好!好!好!长江后浪推前浪,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此人是谁,小小年纪,居然掌握度化金轮,奇才,奇才啊。”

  这一刻,阵中的强者不由纷纷惊呼,他们眼神当中的震撼与反应,极其真实。

  不过在这种时候,大部分人根本无暇关心这个,他们只在乎自己的生死存亡。

  一道道人影冲入阵中。

  叶平硬生生坚持了一炷香的时间,最终收敛度化金轮,化作一道闪电,进入了阵法之内。

  “叶师兄,你没事吧?”

  随着叶平刚刚踏入阵法当中,皇甫天龙第一时间走来,看着叶平。

  “没事!”

  叶平摇了摇头,他没什么问题,无非就是度化金轮消耗太大,需要休息一会。

  此时此刻,依旧有大量修士从四面八方来到南城门。

  但可惜的是,没有度化金轮的保驾护航,他们还没踏入阵中,就被抹杀,无情至极。

  “救我,救救我,救救我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投降,我投降。”

  “弃赛,弃赛,弃赛!”

  各种哀嚎声响起,有修士被斩掉半身,在地上攀爬,想要进入阵中,但大部分修士都知道,即便是他进来了,也必死无疑,救不活了。

  还有的修士,到现在都认为是幻境,喊着弃赛,目光当中充满着绝望,下一刻人首分离。

  阵中修士,不敢去看这一幕。

  有人落泪,有人背着身子,一些女修更是放声大哭。

  没有人愿意看到这一幕,也没有人敢去看这一幕。

  “不要无视,去看,用眼睛去看,去正视这种惨状,你们要记住这一幕。”

  这一刻,有强者开口,他不允许众人背对着身子,反而让他们去看,死死地记住这一幕幕。

  这很残酷。

  有很多修士直接崩溃,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无论男女,无论老少。

  也有修士攥紧着拳头,眼中满是血丝。

  阵外。

  又是一批修士百姓赶来,但他们身后,有大量魔神教弟子。

  有人逃到阵中。

  但许多人被活捉,亦或者死在了阵外。

  这一刻,魔神教弟子们注视着阵中之人,眼神当中充满着轻蔑与不屑。

  “这就是名门正派吗?你们的同僚,你们的道友,你们要保护的百姓,在我们手中,而你们却躲在阵中,如同缩头乌龟一般,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名门正派?朝廷命官?保护百姓?造福一方?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

  “一群窝囊废,怂包,还一个个自称天才,自命不凡,天才们,你们出来啊,来杀我们啊!”

  阵外,大量魔神教弟子出现,手中抓着修士,亦或者抓着百姓。

  他们在叫嚣,想要激怒阵中的强者,逼迫他们出手,亦或者激怒那些自命不凡的天才,让他们走出阵外,然后狙杀。

  “冷静!不要妄动,他们想要激怒你们,我等已经在布置传送阵法,保留火种,你们只要记住这份仇恨,等待成长,再为这些同僚道友,为这些百姓们,报仇!”

  洪亮的声音响起,坐镇的强者出声,提醒众人不要被激怒。

  一时之间,的确有不少修士冷静下来了,其中不缺乏天才。

  “哈哈哈哈,过真是一群缩头乌龟,既然如此,那就看看你们到底有多窝囊,杀!”

  魔神教中,有人开口。

  一声令下,数千人被当场削去脑袋。

  这一幕,血腥无比。

  :。: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