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艾泽拉斯游戏纪元 > 第七十六章 渴望救赎的破碎者们

第七十六章 渴望救赎的破碎者们

  德拉诺,奥金顿废墟

  因为惧怕破碎者身上的恶魔病毒传染,残存的德莱尼人禁止了他们这些昔日的同胞,靠近正常德莱尼人的居住区。之后随着兽人开始向塔纳安汇聚,生存空间被进一步压榨的德莱尼破碎者,只能龟缩到了这片改变他们一生命运的废墟中。

  “啊啊啊!!!”

  “坚持住夏尔帕!努波顿已经受到了指引,我们很快就能被治愈!你可不能在这种时候失去理智!”

  面对眼前完全失去理智,并向自己发动攻击的同伴。手持长矛的德莱尼破碎者只能连连闪避,并试图通过语言唤醒对方的理智。但他的殷切期盼,换来的只有对方毫不留情的攻击。

  越来越难以招架的他,最终在连续格挡了多次重击后,被对方击飞了手中的长矛。下一刻,名为夏尔帕的失落者,便毫不留情得向昔日的挚友发动了致命攻击。

  “呲!!”

  危机时刻,一道身影却突然出现在了失落者身后,并抢在他出手前一镰削掉了失落者的头颅。等持矛破碎者回过神时,昔日的同伴已经身首异处。而他对面站着的,则是他们这支破碎者的领袖,曾经的德莱尼贤者,阿卡玛。

  “没事吧,我的同胞。”

  “……感谢你的帮助,阿卡玛。”

  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首领,劫后余生的持矛破碎者,脸上却并没有任何喜悦。只是对着阿卡玛苦涩一下后,道:“但你这次恐怕要白费力气了!随着夏尔帕的死亡,我心中最后一点光芒也将消散。很快黑暗便会将我完全吞噬,我也会像他一样成为一名失落者。”

  “那就争取别让我白费这力气。”

  对于破碎者的消极言论,阿卡玛脸上的表情冷淡道:“你自己刚才也说了,努波顿随时都有可能回归。如果不想被我亲手摘下脑袋,就给我咬牙坚持下去。”

  “……我知道了阿卡玛,你是一个不错的领袖!不过抱歉,我现在想送我朋友最后一程。”

  虽然阿卡玛的声音充满了冷漠,但却不难听出其中的鼓励。不过对于一个失去了所有信念的破碎者而言,简单的言语已经无法激活他们枯萎的心灵。因此在收拾了心情之后,破碎者抱起了地上的尸体,蹒跚的向着废墟深处走去过去。

  看着破碎者离去的身影,阿卡玛静静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这里。身为奥金顿破碎者的首领之一,阿卡玛可没办法整天都待在失落者的聚集区。

  而当他回到破碎者们的聚集区域时,卫兵却先一步传来了信息道:“总算找到你了首领!努波顿大人已经回到了营地,目前正在你的静室等你!”

  “哦?不知道他这次是不是带回了什么好消息!”

  听到努波顿的突然回归,阿卡玛虽然感觉有些意外,但脸上还是不由浮现出了笑容,随即立刻调头向自己的静室方向赶了过去。不过当他踏入静室,看到努波顿正半跪在角落祷告时。原本还怀有抱有希望的心,也随之沉入了谷底。

  “你总算回来了努波顿。”

  不动声色的让侍卫退下后,阿卡玛来到了努波顿的身后,静默了一会儿才道:“说说你这段时间的经历吧,虽然你的样子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好消息要给我。”

  “果然什么瞒不过你啊,阿卡玛!”

  在称赞阿卡玛洞察力的同时,努波顿也终于结束了祷告,起身沮丧道:“跟着指引我去到了纳格兰,可惜那里根本没有什么救赎,呼唤我的是这个世界的元素!”

  “而他们之所以会找上我,只是想借助我们和兽人之间的仇恨,帮他们自己达成惩戒兽人得目的!因为在世界开始变化后,兽人便抛弃了对他们的供奉。”

  听完努波顿的解释后,阿卡玛顿了一下才道:“所以你并没有答应他们的条件,是吗?”

  虽然阿卡玛看似并没有表露自己的想法,听出话外之意的努波顿却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阿卡玛!但相比对力量追寻,我们现在更应该考虑的,是失落者的问题!如果不能解决恶魔病毒的影响,不久之后我们都将丧失理智变成失落者!”

  “够了!破碎者现在的状态我比你更清楚!我现在要的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不是长篇大论的废话!”

  然而努波顿的话,却彻底点燃了阿卡玛。只见他一改平日淡漠的姿态,神情暴躁道:“我们曾经那么信任你,认为你将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但你最终却让所有人都失望了,努波顿!”

  说到这里阿卡玛伸手拽起努波顿的衣襟,将他拉到自己面前冷冷道:“让人看到希望,又无法真正给予。你的所作所为比那些恶魔更让人憎恶!”

  随着话音落下,努波顿也被阿卡玛狠狠的推了出去。但重撞在墙上的努波顿,却并没有怪罪阿卡玛的无礼,反而强忍着疼痛道:“你要干什么阿卡玛?不要冲动!我的失败并不能代表什么!我们身上的问题一定会有方法可以解决!”

  “解决?怎么解决?”

  可惜努波顿的失败,让他在阿卡玛心中的分量大打折扣。对于他的开导,阿卡玛讥讽的笑了笑道:“要是恶魔病毒这么容易解除,我们也不至于变成今天这副模样!省省你的口水吧努波顿!如果我们注定无法摆脱死亡的命运,那么至少我还可以带着我的追随者们,像个德莱尼人一样战死!”

  “不,阿卡玛!事情还没有道绝望的地步!”

  见阿卡玛已经明显放弃了救赎的希望,努波顿挣扎了一阵后,还是解释道:“在回来的路上,我曾感觉到影月谷方向,爆发过一股庞大的暗影之力。原本我并不清楚这股力量的来源,但那股力量在持续喷薄了一段时间后,竟忽然被转化成为澎湃的圣光!”

  “圣光?”

  听到努波顿此时释出的信息,阿卡玛也意识到了什么,不由道:“你的意思是……维伦他们可能逆转了一位纳鲁!”

  “没错!”

  知道阿卡玛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努波顿也不再卖关子,道:“能逆转那样庞大的暗影之力,除了纳鲁之外我想不到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

  “是了!当初卡拉在降落前夕转化为了熵魔,维伦不得已将它抛出了飞船,这数百年来它一直漂在德拉诺的天外。如果影月谷爆发的暗影之力,是为了吸引卡拉降临。那现在的卡拉波神殿内,确实有很大可能多出了一位纳鲁!”

  不过在得出这些结论同时,阿卡玛也不禁皱眉道:“但维伦如果有逆转卡拉的能力,那他为什么之前不动手?如果当初能获得一位纳鲁的帮助,奥金顿和沙塔斯也不至于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这个问题或许只有维伦才能告诉我们答案。但想弄清这一切,摆在我们面前的还有另外一个问题!”

  说到这里努波顿忽然话锋一转道:“随着我们的感染,神殿那边已经将我们视作了洪水猛兽。即便如今有纳鲁回归,我们想寻求帮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竟……圣光已经抛弃了我们!”

  “那也比待在这里等死强!”

  得知纳鲁再次回归后,阿卡玛心中也再次生出希望。不过经历了最初的激动后,冷静下来的阿卡玛,也不得不正视努波顿所提出的问题。在失去圣光的眷顾后,很多族人已经不再将他们视为同族。

  不过一想到刚才经历的一切,阿卡玛又摇了摇头坚定道:“况且只要不是邪恶种族,纳鲁连初次见面的陌生人都能给予帮助,没理由对我们这些虔诚的受难者袖手旁观!只要能治愈这该死的侵蚀,族人们的些许刁难又算得了什么!”

  “但阿卡玛……你有没有想过……”

  然而努波顿还没将话说出口,阿卡玛便目光怪异的看向他道:“你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想法?那可是纳鲁!圣光的化身!只要能得到它们的认可,我们便等于再次得到了圣光的认可!”

  “好吧!看来阿卡玛你已经做出了决定。”

  见阿卡玛心意已决,努波顿也不再多说什么,道:“既然如此,那我便陪你走上这一趟吧。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带上一些情况不怎么乐观的同胞一起上路?”

  “不,努波顿!这次我们所有人会一起行动!”

  然而对于努波顿的提议,阿卡玛却予以了否决,并随即召唤了自己的护卫道:“传令下去,召集所有人到中央广场集合,我有重要事情宣布!记得!包括哪些快要迷失的同胞。”

  “是,首领!”

  随着侍卫的快速离开,很快奥金顿废墟的中央广场处,便聚满了收到命令的破碎者。站在临时搭建的高台上,看着下方一双双茫然无措的眼睛,阿卡玛手臂一扬高声道:“欢呼吧,同胞们!今天,我们英勇的先行者,终于我们带来了福音!”

  “虽然此行,努波顿并没能找到,那个冥冥中指引他前行的声音。但他却为我们带回了一个更好的消息!在先知和卡拉波同胞们的努力下,我们终于迎回了纳鲁卡拉!只要能得到它的赐福,漫长的苦难就会结束,圣光也将再次眷顾我们!”

  “啊,圣光在上!纳鲁终于再次庇佑我们了吗?”“圣光还没有抛弃我们!它没有抛弃我们!”“赞美圣光!赞美先知!赞美努波顿!赞美阿卡玛!”

  看着下方激动的人群,阿卡玛脸上虽然维持着笑容,但下意识眺望远方的目光中却蒙上了一层阴影。

  ‘为什么我的内心深处,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难道卡拉波那边……希望只是我想多了吧!’

看过《艾泽拉斯游戏纪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