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界第一卧底 > 第四百五十八章 谁敢抢我的马?

第四百五十八章 谁敢抢我的马?

  当今天下的格局已经变了,随着玉璇的离世,中原的势力彻底失控,神霄宗这家特别强,却没强到无可匹敌,何况,就算林玉拥有非常强大的战斗力,却也不可能肆意杀死其他人。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哪怕当初是玉璇掌控太清道场的时候,也不可能完全指挥其他六个宗门。

  都是修行者,为了自己的利益,连天都可以逆,指望他们乖乖听话,是不太现实的。

  如今,正道除了神霄宗和太清道场,其他五个宗门汇聚一堂,商量起了对敌之策。

  最后一致得出结论,天快塌了,让高个子的先顶上。

  谁是那个高个子的呢?

  神霄宗和魔教。

  只可惜魔教有两个教主不愿意。

  东方红月:“……”

  她只是被滋了个水,被迫退场了而已,而且她觉得这种事没什么好商量的,该打就打,也不用她来拍板决定,这不还有其他人么?

  此时的东方红月还不知道在别人眼里她已经做出了决定,连带着张碧玉也做出了决定,而正道有五个宗门也因此做出了他们的选择,虽然名义上和魔教的做法不同,实际上却是一样。

  而这个时候,东方红月却在为林云送行。

  林云成长的速度非常快,可惜也招惹了太多的麻烦,如今中原确实容不下他,除非等到那天,她们彻底掌控了这个天下。

  就目前来看,这个目标已经不遥远了。

  只是想着林云要去雪女那边,东方红月心里也是酸酸的。

  “你可不许被雪女迷得神魂颠倒,就不肯回来了。”

  东方红月有些担忧地说道,林云笑眯眯地摸摸她的头。

  “不管我去了哪里,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牵挂的地方。”

  东方红月听着这般动人的话,不由有些痴了,但她一时半会,也说不出什么漂亮的话来,只好道:“我也一样。”

  林云又抱着东方红月温存了一会儿,忽然才问道:“对了,你有看到我的马没?”

  一开始林云还以为踏雪是看到东方红月被吓跑了,但踏雪那么有灵性,按理说也不会跑很远。

  东方红月摇摇头,她从一开始就没看到林云的马。

  “你的马没了?”

  林云:“……”

  不是,你这话怎么问得怪怪的?

  “马是雪女送我的,我得去找找,可别让人偷了。”

  林云精准踩雷,东方红月果然嘟起了嘴,嗔道:“难怪你这么紧张,原来是雪女送你的马,那可不得挖地三尺都要找出来?”

  林云:“……”

  大意了。

  和东方红月在一起的时候由于比较轻松,说话也就没想太多。

  这下,林云也不知道该怎么补救了,好在东方红月虽然有些小性子,却也识大体,没有和林云闹,只是道:“你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吧,我就不陪你找了,哼!”

  东方红月有些傲娇地说道,她其实是事情比较多,刚才的会议结果如何,她还得去询问张碧玉呢!

  何况,那是雪女送给林云的马,就让他自己找去吧!

  东方红月飘身而去,林云只好自己留下来找马了。

  在自己之前炼制天魔手的地方开始寻觅,林云并没有找到踏雪的痕迹,林云只好释放出神念,在附近搜索,找东西可真是个磨人的活,也得亏林云是有耐心,神念也足够强大,才在花了半个时辰之后,才在他炼器的地方的东北方向找到了一点痕迹。

  这里距离他炼器的地方已经有十多里了,林云感知到了一些奇怪的气息,神念终究不能当肉眼来使用,感觉到异常,他便朝着这里奔跑而来,没过多久就到了现场。

  在这里,林云看到了略显凌乱的马蹄印,也在地上看到了一些雪白的毛发。

  捡起来闻闻味道,还真是踏雪的。

  踏雪平时并不掉毛,速度虽快,却又踏雪无痕,所以林云才找不到任何痕迹。

  而这里既有马蹄印,又有踏雪的毛发,这说明踏雪一定是遇到了敌人,毛发是被强行打落的。

  “居然还有人强抢我的马?”

  林云表示不服。

  他出道至今,虽然不乏被人撵着跑的经历,但从头到尾,都只有他抢劫别人,包括但不限于龙蛋蛋、骨灰盒、巧变等等,总之,他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不行,咱一定要找回场子来!

  人一旦有了实力,也就有了底气,林云的内心大概是放荡不羁爱自由的,这会儿知道有人抢马,他下意识想到的就是去抢回来,而没有去考虑打不打得过。

  有一说一,现在再中原这个地界,他打不过的,都是自己人。

  拿着天魔手,他能从一群修士手里抢走江沉鱼,能正面和刘基碰一下而不受伤,这已经足够说明他的实力了。

  何况,就算打不过,哥还能摇人!

  在外人眼里,林云在中原混不下去了,实际上,整个中原最厉害的女人,除了张碧玉,都让他给拿下了。

  林云有着必胜的信心,自然是顺着痕迹一直追了下去。

  这里的气息有些混乱,但在林云的眼里,这些气息分明带着指向。

  顺着那道残留的气息,林云摸索到了一个村子,村口有个巨大的石头,石头有碎裂的痕迹,还残留着朱村二字,就是这个朱和村似乎有点不太对称。

  此时入夜还没多久,这村子却安静得有些诡异。

  没有人活动也就罢了,除了睡觉造娃,普通人大晚上也没什么活动,可是,谈话的声音都没有,林云甚至没有听到任何的呼吸声。

  莫非,这是个死村?

  这村子算是比较接近太清道场的,按理来说,这里远离战火,也不会有人敢到太清道场附近闹事,这个好地方,不应该出现死村才对。

  情况有点不对,林云打起了精神。

  他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能走到今天,靠的是他的帅么?

  不,靠的是他的智慧和谨慎,外加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运气。

  林云把奔雷剑拿在了手里,巧变则是化作暗器,藏在了袖中。

  林云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村,在看到第一个房屋的时候,林云过去,敲了敲门。

  “有人在家吗?老乡,开个门啊!”

  林云喊了几声,没有任何反应,仔细听,没有呼吸声,放出神念,也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这里的确是没人的。

  只是,这房屋是在里面关上的,如果里面没人,这门是怎么关上的?

  林云觉得不对劲,一脚就把门踢开了。

  如果搞错了,大不了赔门,情况不对的时候,可马虎不得。

  到了屋子里,林云也点亮了一团火。

  借着火光,林云看到这个屋子十分整洁,摸了摸桌子,也没摸到灰,很干净,说明这里有人住。

  有人住,那人哪去了?

  如果说是被人杀了,也该有血腥味才对,林云的鼻子也非常敏锐,不可能闻不到。

  不行,如果有敌人的话,这团火简直是引路灯。

  林云将火浓缩到了烛火大小,也足够照亮眼前了。

  此情此景,林云不禁吐槽这个修仙界的神念不方便,在别人家的修仙世界,神念可都是能当眼耳口鼻用的,神念一扫,什么都能知道。

  结果在这里,林云连晚上找点东西都得点个火,这个修仙世界在某些方面还真是异常科学,没有光源,就看不到东西。神念能替代耳朵鼻子和嘴巴,却唯独替代不了眼睛。

  好在林云眼睛也很好,小心翼翼的摸索着,林云总算是到了床边,目光一扫,冷不丁便发现床上躺了个人。

  “卧槽!”

  林云下意识发出了声音,他倒不是害怕,只是没想到忽然出现了一具尸体。

  应该是尸体,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也只有尸体会这个样子了。

  拿着奔雷剑排除了周围有可能存在的危险,林云才去检查尸体。

  这尸体看上去和活人还没什么两样,只是皮肤略显干瘪。

  林云没有闻到任何臭味,也没闻到血腥味,用巧变扒拉了一下尸体,林云也没找到致命伤口。

  这人是怎么死的,死了多久?

  林云觉得这尸体一定有问题。

  没有热气,看着却没有僵硬的感觉,还没有臭味,林云索性心一横,拿着巧变在这人胳膊上划了一下。

  皮肤被巧变轻松划破,却没有流出血来,皮肤之下,是一团白絮,就像是棉花一般。

  好家伙,人体棉花?

  林云下意识想到了恐怖怪谭,但咱们这也不是灵异频道啊,真要有鬼过来,你就看谁欺负谁就对了。

  林云并不敢动手去触碰那些白絮,只是用巧变划破了这具尸体更多的部分。

  这人整个都是中空的,里面都长满了白絮,还有些黏糊。

  林云终于想到了,这也不像棉花,分明是极度粘稠密集的蛛丝。

  “朱村,我就觉得那朱字不太对称,莫非,是蛛村?”

  林云还是头一次在修仙世界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好在他有一腔正气。

  他索性将这人的皮肤全部划开,在心脏处,林云终于看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那是一个茧子。

  随着林云的一番扒拉,那茧子也颤抖起来,没过多久,就破开了一个洞,此刻,林云终于感受到了生命的气息……

看过《仙界第一卧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