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回2003 > 【267】琐事与心思

【267】琐事与心思

  房长安与老爸并未在王珂家里面吃饭,又坐了会儿之后便起身告辞,婉拒了王珂爸妈的留饭邀请,父子俩一左一右坐上面包车,再次与送到路边的王友发等人道别,房禄军启动了车子,没再熄火地成功驶动离开。

  房长安通过后视镜看到王珂站在路边的身影越来越小,然后随着车子远离而消失,大概暑假这些天里面相处久了,觉得有点不舍。

  这种情况在早上与沈墨分开时并不很明显,大概是因为与沈墨分开还有王珂陪着,现在跟王珂分开了,不知道沈墨什么时候会来看望她的小堂弟……

  回到家里面,从容正在做饭,房长明和房嫣然兄妹俩看店,房长安正准备一块过去,从容在厨房叫住了他,道:“你们在那边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啊。”

  “平时都是王珂做饭吗?”

  “对啊,不是都跟您说过了吗?”

  “我就再问问,随便问问……”

  从容翻炒着锅里面的豆角,然后盖上了锅盖,“你们平时下班了都做什么?所有人一块吗?”

  “不然呢?我又不做什么偷偷摸摸的事情,也不用避着谁啊?”

  从容听出了儿子话语里面的不满和反讽,没好气地道:“怎么说话呢,我好好问问你……”

  既然儿子明白自己要问什么了,她也就不用太顾忌了,干脆挑明了说,“你到王珂家里面说什么了?”

  “我基本就没说话,都是我爸在说。”

  “你们俩呢?”

  “我们俩在听啊……”

  从容见儿子不肯正面回答,瞪了他一眼道:“我可警告你啊,你们现在年纪好小呢,王珂比你还小几天对吧?现在最重要的任务……”

  “是学习!”

  房长安接口道,“我都知道,妈你就放心好了,不要乱想,我跟王珂就是同学关系,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从容瞪他道:“同学关系?她同学多了,怎么不三天两头去别人家去?你同学也多了,你怎么不三天两头领家里来?”

  正说着,外面传来吴迪的声音:“房长安,你在家吗?”

  房长安往外面一指,笑道:“你看,来了吧?”

  “反正你给我注意一点,不要耽误了人家。”

  从容不理儿子的插科打诨,很认真地警告道,“你从小心思就多,我看王珂对你有点太实诚了,妈不管你怎么想的,你别害了人家……这么好的女孩……”

  从容对儿子的品德还是比较信任的,不过出于他如今年纪太小、人太聪明、志(ye)向(xin)很大,以及作为母亲的一些微妙直觉,总觉得儿子能遇到这样好的姑娘固然是好事,但对人家则未必就是如此了,因此摆出了母亲的威严做出警告,她是真的喜欢王珂,长得好看又懂事,看起来肯定也是能生养的……能娶回家当儿媳妇一百个乐意,却也因此更怕儿子祸祸了人家。

  “您把想成什么人了?”

  房长安翻了个白眼,“您先做饭,我出去看看。”

  吴迪过来也没啥事,估计是在家里面无聊,跑过来说说话,顺便问问房长安去杭州打暑假工的经历和感想,房长安基本如实说了。

  闲聊几句,从容做好了饭,留吴迪一块吃,吴迪也不留下,风似的溜了。房禄军吃饭比较快,吃完先出发去换儿子闺女回来吃饭,房长安吃了饭,把从王珂家里面又拿回来的一把木剑给了房长明,还有几把折扇,自己也留了一把,不过是沈墨和王珂给挑的,具体是谁就不知道了,也没敢问。

  吃完饭睡了一觉,醒来之后洗把脸,提提神,然后到大爷家里面去,因为上午堂哥堂姐已经把准备的东西带了回去,也就不必再另拿礼物了。

  房禄国与徐静依旧暑假给人补课,房长明和房嫣然都跟着补了一个月,房长安原本以为其他学生也该已经结束了,到了家里发现楼下客厅仍然有学生补课。

  徐静让他到了楼上,在小客厅里面闲说话,自然免不了又要说起暑假工的经历,徐静满脸笑容地夸赞道:“这是好事,学生时代有这种经历对以后成长很有帮助,就算是学习……也会更加明白学习的重要性,会更积极。”

  房长安自然称是,又说起嫣然姐开学的事情,房嫣然超一本线分数不多,没能考上本市的两所高校,最终被录取的是省内另一所师范大学的物理专业,也是一本,这比堂哥房长青的普通二本要好不少。

  房长青开学就要大三,大学生涯进入后半部分,已经在考虑实习的情况了,他学的专业是电子商务,是被调剂过去的,对前途很是迷茫。

  “我在杭州听人说电子商务还挺火的……就是那个淘宝,网上卖东西的……好像阿里巴巴都要搬到杭州去了,在建那个淘宝城呢……”

  阿里巴巴如今总部并不在杭州,但确实有西溪园区在建,具体什么时候会搬过去房长安并不记得,但他很清楚电子商务——或者说网购的巨大潜力,加上自己有开网店的想法,因此这时候还是要给堂哥一定的信心。

  末了他又玩笑般地说道:“我爸妈前段时间正说着要不要开个网店呢,长青哥你要是毕业了干脆来帮忙管理算了,有股份的……”

  徐静明显不大乐意,因为哪怕有股份,在她的心里面这也属于跟房禄军一家打工了,这让她面子上心里面都过不去,房长青则笑道:“那敢情好,不过开网店什么的其实我也不大懂……要是弄毁了咋办……”

  “这有什么,亏了就亏了呗。”

  房长安笑了笑,“而且这事还没定呢,不过我查过网上的交易额,好像每年都在涨,以后电脑多起来了,肯定还会涨,我真觉得这个行业挺有潜力的,你在学校里面有空也可以多去了解一下……”

  房长青收起了笑容,有点认真地点了下头,道:“好,我空的时候就去了解一下……其实我好像还真听过有这样的活动,就是淘宝那边的互动,好像是教怎么开网店的,不过我没去了解过……”

  房长安的后世记忆中堂哥堂姐都已经结婚生子,孩子都上学了,对两人的性格了解也比较清楚,都属于诚朴敦厚的性格,有一点老好人,房长青尤其如此,与大伯房禄国非常像。

  这种性格优缺点都比较明显,房长安最看重的就是可靠,他知道堂哥说的“空的时候就去了解一下”大概率是真的回去了解,因此也不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免得大娘不快,觉得自己儿子在被“指教”。

  房禄国给学生补完了第一茬功课,上来打了个招呼,简单说几句话又下去了,房长安顺势问起了大伯调去市一中的事情,都两年了还没结果。

  徐静原本刚刚露出笑容的脸上表情又黯了黯,叹了口气道:“还不好说……”

  她素来是好面子的,这种语气大概率是认为没有多少希望了,说到底市一中并不缺乏优秀的教学资源,而面对一个已经在镇上蹉跎了半生的已近半百的“老”教师的时候,作为无数学生、家长与老师趋之若鹜的百年名校,市一中的姿态也是带有一定傲慢的。

  尤其是里面的一些领导,一些人可以惜才,另一些人也可以因为你提条件而不快……而后者往往是更具有话语权的。

  房长安又坐了会儿,然后回到了家里面,从容还在,房长安说起大伯调任的事情,从容压低了些声音道:“你大娘刚太贪心啦,要房子,又要把自己也一块调过去,市一中只愿意调你大爷过去……所以人家不肯答应了,应该是没多少希望了……”

  房长安道:“之前不是说只要房子就行了吗?怎么又变成非要两个人一起调过去了?”

  “你大娘不放心呗。”

  从容没有多说,房长安也没有细问,这是人的心思上的问题,外人很难去影响,不过想一想,如果大爷调过去,大娘继续在镇上任教的,两地分居确实也不方便,但两个人一块调过去也属实不大好安排。

  不过平心而论,大娘的执教水平确实达不到市一中的标准。房长安听老妈提起过,大娘的父亲是在以前缺少教师的时候当上的,后来就把几个子女能安排的都安排了进去,不提教学,本身水平上,大娘就比大爷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跟老妈闲聊几句,房长安又拎着带来的一份特产到了沈诚言家里面,刚进院子里面,就听见里面小孩子“哇哇哇”的哭,还有沈诚言的哄慰声,走到廊下就看到沈诚言抱着襁褓从楼梯上下来,看到房长安,“咦”了一声,“你怎么今天回来了?”

  “我说的就是今天回来啊。”

  房长安被说的懵了一下,沈诚言也跟着懵了一下,“今天二十七号了吗?”

  “不然呢?”

  “整天被吵的头昏脑涨的……”

  房长安抱着孩子示意房长安坐下,拎着袋子在沈坚面前晃了晃,小家伙大概被分散了注意力,哭声慢慢弱了下来,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房长安。

  房长安把东西放在茶几上,问道:“程老师呢?”

  “楼上补觉呢。”

  沈诚言抱着儿子也在沙发上坐下来,“这混小子整天半夜两点哇哇叫,昨晚你程老师哄了半夜,基本没怎么睡……你回来了,那墨墨也回来了?”

  “当然啊。”

  房长安从袋子里面找出一个彩色的手摇铃逗小家伙玩,叮铃铃、叮铃铃的响,也不必担心会吵到楼上的程梦飞,因为这跟小家伙哭起来比杀伤力根本不在一个层级上,见他注意力又被吸引了过来,笑着对沈诚言道:“墨墨挑的,让我先拿过来……还有好些别的呢,都在她哪里,估计明天或者后天她自己会拿过来,还有一个从灵隐寺求来的平安符,我要帮她带过来,她不肯,说我会贪污她的功劳。”

  沈诚言忍不住失笑,似有深意的打量了房长安一眼,但并未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

看过《重回2003》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