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快穿大佬又在反套路 > 第九十章 我有一座浮岛29

第九十章 我有一座浮岛29

  国民挤破头都抢不到的名额,提前被释放出来的谭一璇再一次仰仗与生俱来的气运,善用自身美貌,轻飘飘拿到手。

  在牢里呆的两三个月,谭一璇一开始每天催命一样的要求系统弄自己出去,或是让系统把她的真命天子召唤来。

  系统表示臣妾做不到。

  谭一璇表示很生气,怨怼金手指太无能,还生起一种被愚弄了的感觉。

  总之就是非常的糟糕。

  她深深的疑惑了,自己真的是世界女主?

  世界女主会这般狼狈潦倒?自打绑定了所谓的金手指系统,她根本就没有享受到一丁点作为世界女主的待遇,反而还成了阶下囚。

  太荒谬了!

  系统老神在在安抚,你以为世界女主这么好当,不经历磨难怎么见彩虹呢。

  谭一璇嗤之以鼻,需要经历万般磨难还叫世界女主,女主不应该有无数裙下之臣簇拥着,呵护着,干什么都心想事成一帆风顺吗!

  系统不与她争辩,看了看女主的气运指数,已经从满值100掉到只剩10,她的气运随着一次次挫折,和与原剧情中的拥趸者们阴差阳错失之交臂,断崖式下跌。

  尤其是阎煜对她心生恶感那一刻,当时就丁零当啷掉了50个百分点。

  这一次她再次利用自身气运拿到上岛名额,如果翻不了身,气运会掉至负数,系统的任务就圆满完成。

  系统稳操胜券,到了大魔主的地盘,翻身?想屁吃吧!

  “一璇,你不能丢下我......”排队上岛之际,邵炎彬趴在床沿,拉着谭一璇的手苦苦哀求。

  谭一璇绝情地掰开他的手,表面很为难的样子,咬着唇说:“对不起,炎彬哥,白大哥尽了全力,只帮我和爸爸弄到了名额,你安心在地下城等着,我一想到办法就回来接你好不好。”

  地下城总共划分了几十个区域,说穿了,白景曜只是其中一片区域的主管,他的能量没那么大,就是谭睿杰的名额,也是他谎报了谭睿杰的身份,帮他打造了一份假资料,才通过的审核。

  得知名额没有自己,邵炎彬就闹腾开了,谭睿杰狠狠揍了他一顿,把他绑在床上才消停,不然他担心邵炎彬揭露他的假身份。

  谭一璇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璇,答应我,别嫁他好不好。”邵炎彬声嘶力竭喊道,痛苦的泪水顺着眼角泛滥,无比的伤心绝望。

  谭一璇凄然一笑,不嫁?要用什么身份上岛?系统说了,她的真命天子在岛上,她必须要去,哪怕嫁给一个她不爱的人,相信自己的真命天子一定会理解她的。

  “姐、爸!”谭一凡追着谭睿杰和谭一璇跑,脸上泪水涟涟。

  “一凡别追了,他们不会回来的。”谭睿杰的妻子拉着儿子,木然地往回走,喃喃道:“以后就我们母子相依为命,他们都是冷心绝情的人,指望不上。”

  上岛事宜轰轰烈烈展开。

  最先上岛的是一群群动物,羚羊、犀牛、猴子、马、麂子、大熊猫、大象.....

  攻击性强,凶猛的兽类暂时保留,待浮岛发展到一定规模,地盘宽阔起来,再运上岛。

  之前虽然秦衍收集了不少动物种类,但相对而言,物种还是比较单一。

  等一个个笼子运上岛,动物放归大自然,排在出口的人缓缓向外移动,川流不息的人群两边,是端着武器维持秩序的士兵。

  队伍里,谭慧珍垫起脚尖,脑袋前后左右晃动,搜索弟弟儿子的身影,葛志全拉了她一把,斥道:“乱动什么,站好了,别给我惹麻烦,你就偷着乐知足吧,你要不是跟了我,有那个好命上岛?”

  谭慧珍面色难堪,葛志全可不像她前夫那般纵容她,凡事都由着她,让着她。

  那天葛志全把话挑明了,一想到弟弟儿子可能要面临牢狱之灾,她就没法坐视不理,只好认命!

  队伍缓慢移动,出口的工作人员不厌其烦叮咛:“注意,由于长期没有接触日光,会出现不适应强烈光线的照射反应,出来不要直视阳光,都找东西挡一挡,让眼睛慢慢适应。”

  每个人出来或用布条稍微遮住眼帘,或用手挡着光线,张开嘴猛呼吸几口新鲜空气。

  历时七八个月呆在逼仄的地下城,拥挤不堪,空气混浊,住所转个身人撞人。

  外面的空气太香了!

  身体仿佛像卷巴枯萎的树叶缓缓伸展开。

  蓝天白云,泥土的气息,青草的芬芳,鸟儿的啼鸣,清新的空气...每一样都让人无比着迷。

  要不是有一群士兵看管着,他们恨不得趴在地上亲吻大地。

  另一拨人,一上岛,得到秦衍首肯,几名科学家和生物学家们带着助手们迫不及待上了山,探索浮岛奥秘。

  人流上岸,邵明远领着几名已经能挑起大梁的手下过来交接,人逐步分批领走,邵明远看见董骏,挤过去问:“董副官,我家欣然呢?”

  董骏笑眯眯回道:“她在物资管理局,处理物资的事,物资清单需要她签字确认,可能要晚一些时间。”

  “哦。”邵明远点头:“那你忙,我先回了,事也多。”

  他转身迅速,没看见孤伶伶等在岸边的前妻。

  一上岸,谭慧珍死活不走,非要等人全部出来,葛志全没那个耐烦心陪她等,一个人先走了。

  “睿杰,一璇,我总算等到你们了!”终于等来了熟悉的身影,谭慧珍激动的跑过去,左右一看,没瞧见儿子,摇晃着弟弟的手慌张地问:“小杰,我家炎彬呢?你们怎么不在一起?”

  夺命连环问,破坏了好心情,谭睿杰表情一阴:“你都再嫁了,就不能放过我吗?炎彬炎彬,你以为名额是那么好来的,就我和一璇的名额都是景曜费劲心思才弄到的。”

  谭慧珍身体轻轻颤抖,似秋风中瑟瑟发抖的枯叶:“你怎么能把炎彬一个人留下,没人照顾,他一个人该怎么活呀!”

  “什么一个人,一凡和他妈都在,再说他二十几岁了,还要人专门照顾他不成。”谭睿杰眼神不忿埋怨:“整天跟个大少爷一样,都是你惯的。”

  我惯的?谭慧珍脑子发晕发懵,儿子和弟弟基本一个待遇,她都宠,所以她宠儿子,宠弟弟,错了?

  :。:

看过《快穿大佬又在反套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