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植灵女王升级记 > 第五十四章 狗眼

第五十四章 狗眼

  向上的楼梯铺着红色地毯,木头栏杆刷着永远鲜艳的红漆,透出一股奇怪却好闻的味道。小伙计殷勤相迎,眼神绝对让你以为自己是他们家求着你来的。

  啧,这顾客体验,五星好评。

  除了——

  哪里都能遇到倒霉鬼呢。

  上了二楼没几步,郝灵站住脚,对开着门的一间包房里道:“小伙子,我看你黑气罩顶没几天好活。”

  盐阿郎倒吸一口,你又要诓骗谁家少年郎?

  咵,一步迈到屋门口,扶着门板往里看,正好里头的人也在往外瞧,两人看了个对眼。

  一个心道,果然是个唇红齿白小白脸。

  一个心道,长得不赖偏做这行当。

  盐阿郎黑着脸,里头的人也不耐烦,走过来把门合上。

  小伙计迅速反应来:“郝姑娘,”顿了顿,这称呼怎么听怎么难受,油腻的慌:“您的房间在这边,这边走。”

  郝灵撇撇嘴,阎王挡不回寻死的鬼。

  便过了这事,拉上盐阿郎跟着伙计走。

  盐阿郎看眼她的手,嘴角咧了咧:“他真要死?”小声问完指指自己,意思是,跟自己一样?

  盐阿郎没意识到,他在慢慢相信郝灵说的一切话。

  郝灵不在意道:“他是人祸,跟你不一样。管他呢,要死死远点,跟咱们什么关系。”

  咱们。盐阿郎忍不住又咧了咧嘴角,咳了下:“那我呢?”

  你呀?

  郝灵侧头望他,眉眼深深,姐姐早给你安排好了,先喂饱你再说。

  没来由的,盐阿郎一阵皮疼。

  入了房间各自落座,精美的菜单一拿,郝大师发呆。

  海清河晏是什么?

  盛世红妆又是什么?

  还有这明珠暗投、这虎啸龙吟、这春和景明、这万籁寂静寒江独钓人间烟火都是什么和什么?

  她瞎。

  默默将菜单奉给师婆婆。

  人根本不接的,直接吩咐:“一品。”

  伙计点头哈腰更殷勤,跑着去下单了。

  四个乡巴佬眼巴巴求解惑。

  师婆婆施舍给解释:“就是一品大员的规格。”

  嘶——

  郝灵问了句:“那我要是说皇帝呢?”

  师婆婆:“断头饭吃不吃?”

  小婵紧张兮兮:“小姐,那两个字不要说。”

  郝灵撇嘴,就那种注定岗位死的职业,谁稀罕。

  “见不得人吗?”盐阿郎怪里怪气:“都说见皇帝老子得跪着不能抬头,是长得丑吧。”

  “阿盐!”栗书生重了语气:“祸从口出。”

  盐阿郎撇下嘴,神似郝灵。

  师婆婆:“好好吃饭。”都闭嘴。

  一品的待遇,果然不凡,都不用自己夹菜的,人家好看的小姑娘亲自给你夹呢。

  当然,这份待遇可不是随菜赠送的,是上菜时郝灵一句玩笑“一品的菜得有一品的服务吧”,伙计愣了愣,说了句“反正你们也不是当官”的,扭头出去。

  几人一时没反应来,等五个漂亮的小姑娘进来伺候上,才明了,这服务,当官的不敢要哇。

  傻眼的傻眼,迷魂的迷魂,只有师婆婆老神在在。

  郝灵有一丢丢的不自在,毕竟她享受这种伺候的时候用的也只是傀儡机器人而不是大活人。

  但很快,她就享受自如了。

  生活,它真是美啊。

  大爷,下次再来啊。

  郝灵依依不舍摸了把人家的小手,顺便把那上头的一丝黑气给掸掉。多好看的小姑娘啊,机灵又淳朴,可不能被糟蹋了。

  到了晚间的时候,小姑娘家里来了人:“你娘出事了,喊你回去。”

  小姑娘立即请假提前回了家。

  她娘说:“没事,就是眼前突然一黑,我心慌慌,叫人喊你回来。这会子没事了。”

  小姑娘:“我还是陪娘去医馆看一看,不给大夫看,我也不放心出门做工。明天我也请了假的。”

  她不知,当晚有个客人来,溜达一圈没寻见她,第二天早早的又来一趟,还是没寻见,过了中午,那人遗憾的登上外地的船,不知哪年再来京。

  这些郝灵不知道,也不在意。

  他们出来福庆楼,坐上马车往家回,没多久,师婆婆喊停。

  “那家老字号的桂花糕很好吃,你去买些来。”

  支使郝灵。

  郝灵才要让小婵去,听到后半句:“好好好,我去,桂花糕才几个钱,不像你的风格。”

  黑底金字的招牌,明家老铺四个字敦厚圆浑,一看就是不欺客的样子。

  屁个不欺客啊,一份桂花糕,巴掌大半寸厚的才五片,售价五两,一片就一两银,知道一两银能买多少米?这是全京城乃至全天下最贵的桂花糕了吧?

  “所有桂花糕,都给我包了!”郝大户呼喝:“不好吃我再不来第二回!”

  在场的人懵,这是嫌贵还是不嫌贵呢,这是喜欢吃还是不喜欢吃呢?

  如今的暴发户都如此捉摸不透了吗?

  里头站着的大姑娘眼尾一撩:“不好意思,我们限购,每日每人最多买两份。现在还有二十份。姑娘你——明个儿再来?”

  呵,让她明个儿来,是今儿不想卖她?

  郝灵冷笑,死丫头,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嫉妒我一身富贵的垂涎小眼神,死心吧,尖酸长相刻薄心,这辈子,你都不会有这份福气的。

  大姑娘:你想多了,就这一身肥膘,谁都不会想有的。

  但她的眼神着实不善就是了,挑着眉眼角看人,又挑剔又嫌弃,自以为遮挡得很好的冷漠疏离式营业假笑。

  郝灵拔脚就往外走,呵,小丫头,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郝大师的脾气。能用钱解决的事儿它就不叫事儿。

  门外急急进来一个人,郝灵正好走到门口,嘭——郝灵没撞着,那人自己反弹回去,后退好几步,差点儿坐倒。

  来人愣住,感觉撞着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撞到呀。

  郝灵看清他的脸,呵一声,抬头看马车,原来小老太太打的这个主意。

  灵灵灵:“逆天改命我是神系统发布任务,请宿主有错改之。”

  呸,本大师从没有错!既然不信,那便不准,救个屁哟救。

  郝大师也是有脾气的,通常不会给人第二次机会。

  那人也看见了郝灵,脸色一变,但没理她,急急绕过她走到柜前:“给我两份桂花糕。”

  柜台后的大姑娘变了一张脸,笑得狗尾巴花似的恨不得推开柜台贴上去:“好的,奴家这就给高公子——呀。”

  高公子灵魂窒息,被人勒住喉咙往后一拽。

  呕咳咳咳,谁?

  郝灵冷漠,我。

  高公子咳不停,瞪视。

  大姑娘:“呀,你这人——”

  “先来后到。我的桂花糕呢?”郝灵笑眯眯的时候谁都能和她说上一句话,可当她真的冷了脸冷了眼,可以让人灵魂都发抖。

  毕竟这是徒手撕魂的人物。

  大姑娘一个激灵,结结巴巴:“限购,两份。”

  高公子还在咳,望了眼柜台,心想,他等一等也行。

  郝灵冷冷一哼,瞥一眼高公子,高公子下意识后退再后退。

看过《植灵女王升级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