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狱边缘 > 第二百二十章:狩猎

第二百二十章:狩猎

  圣皇历归无月三十日,距离圣皇教会延迟的三十一号圣皇祭只有一天时间。

  而在这一天,从赫烈士特那边悠然返回的于东水回到了平时居住的小旅店里。

  不过与出发时略有不同的是,他的手上多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萱儿,请原谅我。复活的魔法在这个世界上可能不存在,所以为了避免你再受到昨天那样的威胁,就将你暂时安置在这边吧。”

  于东水戴着黑袍走入一家殡仪店,虽说他的打扮让那里面的人都不由提高警惕,但所幸最后还是安然无事。

  “唉,都这么久了,六翼的人还没学聪明吗?”

  才刚刚走出没多远,大魔法师转世就暗自发出了这样的叹息。

  只见他身形一闪,来到躲在某个角落里的六翼成员身后:“看来是太久没清理你们这些残渣,又让你们死灰复燃了吗?”

  那名六翼成员在意识到跟踪的目标居然真的是大魔法师转世,并且一副早已发现自己的模样时,吓得大失惊色。

  “别!······别!我只是奉命前来找疑似大魔法师转世大人您的下落,并没有加害大人您的意思!”

  “也许你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吧,余的情报从来就不是从你们这些人的口中得到的。”

  于东水面无表情地将眼前的这个人强行进入睡眠状态,而后开始记忆入侵。

  回想一下最近的情况,大概无论是猎魔协会还是其他人,都只是将自己的魔法归结在几个月前还没有完全掌握的时候吧?

  不然也不会像这样派来一个又一个知道重要情报的人来供自己随意读取记忆。

  在最近的时间里,虽然还是只能使用自己的天赋魔法,但这种魔法的功能性却是多到不可思议。

  似乎只要自己有意识地去发掘,就能得到新的使用技巧和方式,运用到新的战斗模式上。

  至少在昨天与惩罚者的对战里,他已经可以通过白刃战和不使用救世圣铠的峻熙达到旗鼓相当的地步。

  虽说距离人类顶尖的战斗力还有些差距,但只要可以搭配上魔法,不说打遍天下无敌手,至少是没那么容易会被敌人杀死的了。

  “嗯,六翼的领袖已经到达罗克郡城了吗?似乎不是和我有关,而是为了调查奴隶部之前和米尔恩侯那档子事才来的?”

  “不对,为什么又要下令去寻找我?难道他还是想要对我进行报复吗?也对,这些天大魔法师转世可是接连剿灭了罗克郡城内六翼大半的据点,若是身为整个六翼保护  伞的黑势力部总部长不采取些行动,反而会让人看不起吧。”

  “那么关于官远的记忆呢?”

  于东水进一步发掘这个人脑海中关于官远的记忆,想要了解一下这么多天了,官远那家伙在六翼里的地位有没有遭受到动摇。

  但遗憾的是,眼前这个人虽然来自六翼的黑势力部,但对官远的印象并不深刻,应该是没有太多接触的机会吧。

  在得不到更多的情报后,于东水将对方与自己见面的这段记忆全部抹除,而后丢下这一人独自离去。

  之所以不像杀死其他六翼成员那样杀死对方,那是因为在对方的回忆里没有看到他作恶的记忆。事实上这个人并不是罗克郡城的成员,而是和黑势力总部长布鲁斯特一同前来罗克郡城的人员之一。

  根据于东水之前的逻辑,即使这个人以前没有杀人,在以后也一定会成为作恶的隐患。但这个人在六连诸峰的任务,与一般的六翼黑势力部成员压根就不在一个世界。说出来或许许多人都不会相信,因为此人竟是为防御六连诸峰魔物的总指挥打下手的人物。

  也就是说此人不止没有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反而还帮助六连诸峰周围的民众免受魔物的侵扰。

  连于东水都想不到原来六翼在六连诸峰还干着这样的好事,但为什么分布在各地的分会一个个都是这副德行呢?

  于东水思索片刻,就朝着官远原先所处的地点僚去:赫烈士特的事件他虽然放过了武者们,但作为幕后黑手的官远是绝对不能就这样轻易放过的。或许这次前去,就是大魔法师转世和临时郡守恩怨了解的时候。

  不过,这只是他的预想而已。但距离二人恩怨了解的时间也不远了。

  隐秘于人群之中,大魔法师转世的身份在来到罗克郡城后的一个月里都没暴露过。

  原先人们还会对身穿黑袍之人有些避讳,但结果时间的洗礼和大魔法师转世崇拜者的努力,于东水现在这副打扮上街也不会受到太过侧目。

  可唯一令于东水有些不解的是,为什么今天这条街上会有这么多人?!

  同样的疑惑时不时也从身边响起,但在嘈杂的讨论声中,于东水还是提前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就在昨天晚上,一栋办公楼内又发生了一起惨案,几乎所有人都被干脆利落地杀害,初步推测是大魔法师转世所为。

  淦!昨天余就根本不在这罗克郡城里,怎么又变成是余杀的了!?

  罢了,反正这样的事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不少。等不到事情彻底澄清的时候,只会有更多的罪名不由分说地就加到自己头上。

  等到官远伏法,就着手清理一下这已经扭曲变质的城市吧。

  轻轻地分开人群,于东水不断朝里面深入,等到了那个地下水道的井盖处时,魔术王敏锐地发现在场的几个人与其他路人不一样。

  先抓一个过来问问情况。

  隐隐约约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对劲的于东水决定谨慎行事,于是通过判断死角绕到一个人的身后,将其用魔法隐身悄悄带到屋顶。

  “什么?官远设立在那栋办公楼里的人全部被杀了?官远也消失不见?”

  “等等等等等等,而且昨天夜里得到通知,官远已经被贝格烈的皇帝剥夺了临时郡守的位置,并且还很有可能问罪?”

  “那么官远这是从罗克郡城逃走了吗!?”

  在了解到这里在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后,于东水神色肃然地站起来。

  原来如此,看来官远早就料到会有被皇帝革职的一天,并且听说原先支持他的米尔恩侯突然对他的态度变得冷淡,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官远就做好了随时逃走的准备了吧。

  杀死那栋办公楼里的人可能就是为了为自己逃离罗克郡城争取时间。如果他处于随时都会被剥夺职位的险境中,六翼那边一定会派人监视这个随时会落马的黑客部部长,防止他逃走。毕竟只要还是临时郡守就还有利用的价值,但若是被被贬或革职,就是对六翼来说没有任何帮助的废物。更何况这个废物之前还招惹到大魔法师转世接连剿灭多个据点,所以要抓起来折磨报复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也正是意识到这一点,官远才会抢先一步干掉办公楼里的所有人,然后再无声无息地离开罗克郡城吧。

  之所以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采取行动,应该也是想趁着那群白痴武者引走余的期间,加上黑势力部总部长还没有到罗克郡城前离开。

  但。

  你是躲不开的。

  大魔法师转世将视线移到不远处大树上的鸟巢上。

  开始狩猎。

  “唔哈哈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

  年轻人在看上去乌沉渗人的座位上捧腹大笑,与他的衣着和地位呈现出完全不符的气质。

  他身边依旧是那个恶魔雕像,而他的座位下,还是那八个穿着差不多款式黑袍的人。

  “没想到魔术王也会被这种不入流的家伙摆一道!真是笑死我了!”

  年轻人捂着脸将手上的信件放下,上面记载的是有关于东水和官远之间的一些事情和官远在昨天晚上逃走的经过。

  “大人,要不要在下去将那官远抓回来?”

  一位看上去是部下的人主动请缨,如果手持天书的无名在场的话,一定一眼就可以认出来这个人是在北米瑞斯战役中与自己交过手的,自称【灭世奴】的天引。

  “天引啊,虽然我知道上次的失败你一直耿耿于怀,但也不要每次都像这样主动啊!”

  年轻人面对这个令猎魔协会等人都不由会紧张起来的存在时,竟还是像刚刚那样随意:“放心,不久后自会有用到你的地方,不过不是现在,再耐心等等吧。”

  “可是大人难道不觉得现在将官远抓回来可以得到大魔法师转世更多的好感吗?”

  “我们需要的不是大魔法师转世对我们的好感,而是要让他加入我们不是吗?”年轻人纠正道:“那小家伙对我们的好感不重要,只要他能够按照计划那样加入我们,就可以开展我们【毁灭神教】的下一步行动了。”

  “既然不需要他的好感,也就说明战斗中应该用不到他吧?那为什么还这样执着于让他加入?”

  “一时半会儿可说不清楚,你只要知道他对我们的作用还是很大的就可以了。”

  年轻人打断这个话题,将之牵扯到了另外的事情上:“于东水的事情你们谁也不要出手,相信只是抓一个人类而已不会费太大功夫。之所以叫你们回来呢,是为了兽宗那边的事。”

  年轻人将桌子上一张已经阅读过的信件拿起来道:“这同样也是咱们亲爱的冥刺阁下传递过来的消息,上面写着的是某个脑袋虽然多但根本就没有脑子的家伙传过来的消息。”

  “鬼牙军团位于罗克郡城境内的藏身处已经被外人怀疑,而且疑似镇魔九州之一的深渊魔眼好像也正因为这件事赶来。”

  “兽宗宗主大人的实力吾辈都是知道的。如果仅仅只是一个深渊魔眼前来,恐怕很难对那位大人造成威胁。”

  “不止如此哦。”年轻人笑道:“咱们未来的同伴,此刻就像过街老鼠一样在城市里躲来躲去的小家伙似乎对那座城堡也比较感兴趣,而且还将这等情报传递给了猎魔协会。也就是说那多头怪要面对的可能是三方围剿啊。”

  “你们有空的话,就去一下。若是没空,也就算了。反正除了那应该不会被干掉的蛇脑袋外,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战力。”

看过《天狱边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