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簪头凤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婆媳(一)

第一百七十五章 婆媳(一)

  /

  二皇子府。

  “殿下还没回来,”琦云笑着问道:“小姐要不要等上一等?”

  陆明玉随口道:“不必等了。他定是留在椒房殿,吃了晚饭才会回府。你去传膳吧!”

  琦云领命退下。

  陆明玉独自一人用了晚膳,在园子里转悠着消食。

  几座皇子府的构造差不多,二皇子府的花园和三皇子府的园子相差无几。奇山异石,小桥流水,树木花草。

  漫步其中,甚至恍惚有回到了前世的错觉。

  微风轻拂起发丝。

  陆明玉在树下静立了片刻,回了寝室。

  戌时正,李景回来了。

  陆明玉仔细打量几眼。

  李景哑然失笑:“你这样看我做什么?”

  陆明玉一本正经地答道:“我是在看,你脸上有没有掌印。”

  李景:“……”

  李景被气乐了,走上前搂住陆明玉,重重亲了下去。陆明玉意思意思地推了推,手上没用力气,自然推不动。

  唇舌交缠,相濡以沫。

  一股热流,顿时涌了上来。

  原本只想“惩罚”一二,此时箭在弦上,哪里还忍得住。

  李景打横抱起陆明玉,快步走到了床榻边。

  已经成亲做了夫妻,也没什么可矜持矫情的。陆明玉没有推拒,甚至主动伸手,为李景褪去衣衫。

  李景的眼睛几乎闪出光来。

  ……

  许久许久之后。

  陆明玉闭着眼,平复紊乱的呼吸。

  身侧的李景,将头靠在她的头边,呼吸同样急促。一张口,声音有些异样的低哑:“小玉,我今天表现是不是很令你满意?”

  陆明玉睁眼,和他四目相对:“嗯。”

  李景全身疲累,精神上却无比餍足和喜悦,低声笑了起来:“所以,今晚的热情,就是对我的奖励?”

  陆明玉笑着瞪他一眼,却什么也没说。

  李景知道她的脾气,并未就这个话题说下去,而是说起了进宫的情形:“……母后有些气恼,臭骂了我一顿。我厚着脸皮任母后数落,花了许多口舌力气,哄母后高兴。晚上我还特意陪母后用了晚膳,献足了殷勤。母后已经消气了。你明日进宫给母后请安,母后不会为难你的。”

  李景轻描淡写,既未诉苦,也没夸大其词。

  陆明玉只觉心弦似被轻轻拨了一下,有些莫名的酸涩。

  一个男人对你好不好,不必听他说什么,要看他肯为你做什么。譬如婆媳之间,如果丈夫肯站在自己这一边,日子便会舒心得多。

  当年,李昊不是不能这么做,而是不愿这么做。

  换而言之,只是因为还不够在乎她的感受罢了。

  “李景,”陆明玉低声道:“谢谢你。”

  李景不乐意听这些:“你嫁给我,是我妻子。我护着自己的妻子,是应该的。你谢我是何意?想和我划清界限拉远距离是不是?”

  陆明玉听得好气又好笑,伸手拧了李景一把:“胡扯八道。我们成了亲,也圆了房,是正经夫妻。谁要和你划清界限拉远距离了?以后我四处惹祸,有的是让你头疼的时候。”

  李景听了这番话,眉头舒展,笑得开怀又满足:“嗯,别怕。就是把天捅破了,还有我这个夫婿呢!”

  陆明玉看着李景笑得心满意足的模样,心里那股莫名的酸涩被驱之一空,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喜悦。

  她低声道:“李景,你待我好,我心里清楚。以后,我也会待你好的。”

  李景没有出声,只是用力地将她搂住,似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内。

  ……

  隔日。

  李景的婚假已经结束,从今天起便要上朝。

  陆明玉五更天便起身,去练武场里练了一个时辰,沐浴更衣,和李景一同用了早膳,然后一起进宫。

  李景去金銮殿上朝,陆明玉从东华门进椒房殿,给乔皇后请安。

  身为儿媳,晨昏定省是应有的规矩。在规矩严苛的人家,新过门的儿媳立规矩是常有的事。诸如捧茶倒水伺候碗筷之类。

  天家儿媳,嫁进门就是皇子妃,住在皇子府,倒是比普通人家的儿媳自在得多。

  进宫请安自然是要有的。不过,无需每日都进宫。一般而言,隔三日进宫请安一回便可。

  像大皇子妃那样,不受孟贵妃待见,十天才进宫请安一回。

  陆明玉是新过门的儿媳,自是要表现一二,每日都进宫请安。

  “儿媳给母后请安。”陆明玉微笑着上前,盈盈一礼。

  端坐在凤椅上的乔皇后,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陆明玉一眼,淡淡说道:“平身吧!”

  “儿媳谢过母后。”陆明玉落落大方地谢恩,然后起身,目光平视,正好和乔皇后的目光碰了个正着。

  乔皇后神色中没多少欢喜。

  这也难怪。

  天底下没有婆婆喜欢她这等桀骜不驯又厉害的儿媳。肯为了李景忍耐一二,已是十分有涵养了。

  乔皇后没出声,陆明玉便主动张口问安:“母后今日用过早膳了吗?胃口如何?心情可好?”

  乔皇后嗯了一声,想到儿子谄媚的笑脸,又补了一句:“本宫胃口一直不错。”

  陆明玉笑道:“殿下今日去上朝,和我说了,正午的时候来椒房殿,陪母后用膳。儿媳今日厚着脸,也在母后这儿蹭一顿午膳,母后别嫌儿媳才是。”

  乔皇后心想,你别气我就算不错了。我哪里有福气让你伺候用膳。

  不过,乔皇后端庄矜持惯了,也最要脸面,这等有失风度的话是万万说不出口的。于是便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你一片孝心,本宫岂会嫌你。本宫巴不得你天天来才好。”

  陆明玉抿唇一笑:“母后宽宏大度,一片慈爱之心。有这样的婆婆,定是儿媳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有你这样的儿媳,才是本宫的“福气”。

  乔皇后将这句话咽了回去,呵呵假笑:“本宫最喜欢聪慧能干的女子。当日一见你,本宫就觉心中欢喜。没曾想,你竟成了本宫的儿媳。可见我们有做婆媳的缘分。”

  不管心里如何做想,表面看着亲热和气,言谈甚欢。

看过《簪头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