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 > 第九十七章 墨竹:我反手就一炸弹

第九十七章 墨竹:我反手就一炸弹

  进入史莱克大厅后,宁风致最先选择了和墨竹交谈。

  其实他本打算先找唐三的,毕竟他的暗器能给七宝琉璃宗的魂师带来实质性的益处,而不像墨竹能带来的利益,无法估计。

  这个无法估计并不是无限大,而是能不能给自己带来利益,还不好说。

  但听说唐三是唐昊的儿子后,他就没了邀请的兴致,毕竟唐昊的宗门昊天宗不比七宝琉璃宗差,而且他还是昊天宗直系子孙,更加不可能加入七宝琉璃宗,所以还不如把心思打在墨竹身上。

  宁风致把众人遣散后,就留下墨竹和骨斗罗两人在这里,刚开始朱竹清也想留下来。

  墨竹算计宁风致这件事,朱竹清也知道,所以她很害怕宁风致对墨竹不利,但是墨竹却拒绝了。

  “这女孩不错,很有眼光。”宁风致凝望着朱竹清离去的背影,说道。

  墨竹谦逊的笑了一声,“照比宁宗主差了点,毕竟能生出荣荣这种女神般的女子,贵夫人定是倾国倾城。”

  骨宁风致不说话,骨斗罗却笑了,“你们两个就别磨磨唧唧了,说正事吧,大男人的谈论女人干什么?实在不行,谈论要不要当我徒弟也行啊。”

  墨竹和宁风致微微汗颜,纷纷在心里吐槽一句,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好了,咱们谈正事吧,关于昨天的事情………”宁风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墨竹,打算从这小子的表情中看到他的慌乱,但他的想法终究是落空了。

  其实,他也早就猜到了,能如此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想必已经猜到了他的目的。

  “昨天的事情的确是小子的不对,利用了两位,但这并不是说我逢场作戏,而是真的对这狗屁规则不屑。”墨竹大方的承认了。

  “你对现在的帝国制度很不满意?”宁风致问。

  “不知道宁宗主有没有调查过我?”墨竹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调查过,但你在史莱克之前的履历一片空白,我想知道是谁的手笔把你抹除了。”宁风致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仿佛已经知道了是谁。

  其实这也不难猜,除了一些大宗门的弟子是自主觉醒外,普通人的觉醒全都是武魂殿来进行的。

  而且,大多数魂师都会去武魂殿注册魂师,领武魂殿的经贴补助。

  但是墨竹这个人却没有任何的消息,就像一个凭空出现的人一样。

  能如此干脆利落的抹除一个人的记录,也只有武魂殿能做到了。

  “武魂殿!因为一些事情,我把武魂殿得罪了,所以宁宗主懂的。”

  宁风致并不相信墨竹的一面之词,真若如此,那你为何不加入我七宝琉璃宗呢?

  但话题还要继续进行下去,宁风致还是说道:“那加入我七宝琉璃宗岂不是正好。”

  墨竹摇摇头,然后手掌一翻,一张羊皮卷出现在他手中。他将羊皮卷递给宁风致,说道:“宁叔叔,看看,是不是您丢的?”

  叔叔?这小子开始攀关系了,看来真的是有事求我啊。

  宁风致一把抓过,然后仔细的查看一番后,满脸惊骇的问,“这张地图怎么在你身上!”

  “这就是我不加入贵宗的原因。”

  墨竹将自己身世,还有与邪魂师的缘由说了一遍,但在武魂殿的经历被他略过了,两人听闻后纷纷沉默不言。

  然后,墨竹将获取这份羊皮卷的经过也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宁风致和骨斗罗,并将自己的推测告知二人。

  宁风致不是傻子,有自己的想法,对于墨竹的话也不会全信,但墨竹的话不能不让他重视。

  “你如何确定你说的是真的?”宁风致严肃的问,此事已经关乎很大了,决不可轻易的下定论。

  “雪星亲王就和邪魂师有接触。当时在拍卖会,雪星亲王就在场。可是在拍卖会之前,我受到了两位邪魂师的追杀,这两人就是雪星派来的。要不是我实力强一些,两位应该见不到我了。那时候,我就想借助两位的势震慑一下雪星亲王,让他不敢对我出手而已。”墨竹苦着脸说道。

  “其实我也想加入的,但一想到贵宗里面也可能有邪魂师的奸细,所以,我怕……”

  这绝对是震惊的消息,天斗皇室中人竟然和邪魂师有接触,那传出去,岂不是会被天下人嗤笑。

  而且,武魂殿就能借助这个理由,趁机参与天斗皇家的内政,没准天斗皇家因此还会被武魂殿替代。

  不,邪魂师在七宝琉璃宗也有,这件事暴露出去,武魂殿对任何宗门出兵都算是师出有名,更加放肆。

  难不成邪魂师是武魂殿安排的?

  不,应该不可能!

  武魂殿对邪魂师的抵触人尽皆知,只要看见绝对不会放过,如今的大部分邪魂师都被驱赶到杀戮之都,没有人敢在大陆上出现。

  宁风致揉了揉眉间,本以为今天是来拉拢墨竹的,但墨竹转手给他炸弹,炸的他措手不及。

  同时,他也颇有感慨,没想到在他打理七宝琉璃宗这些年,一直提防着武魂殿,但却被邪魂师乘虚而入。

  失策了。

  “墨竹,这件事还有谁知道?”宁风致主动发问,此时他显得已经弱了墨竹一头。

  “雪清河知道,并且我把我的消息分享给了他,他正在调查这件事,想必不久后就会有消息了。”

  墨竹想了想,说道:“朱竹清也知道………我在外面也有一个朋友,知道!”

  完了,被这小子摆了一道!

  宁风致微微叹了口气,终日打雁,终被雁啄。

  “那就行。”

  宁风致说道:“我们可以保护你,你想必也明白你有让我们保护的价值,但你得回馈给我们你的价值。别的事情先不说,就邪魂师这件事,我希望咱们能处于共同战线,一起对抗,不能让武魂殿知道。”

  “绝对没问题。”

  墨竹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也不枉费他胡诌出一个朋友。

  这个朋友的出现,就是让宁风致知道有一个他无法掌握的人,知道了他的命脉,让他不敢对墨竹轻举妄动。

  墨竹可不相信宁风致这个宗主没有心狠手辣之心,为了七宝琉璃宗的根基,他甚至会灭口。

  虽然牵制住宁风致,但不是长久之计,必须短期内获得宁风致的信任才是主要的。

  “其他的问题,我会让清河和你交流的,如果你有消息,也可以和清河说,他是我的弟子,我相信他。”

  你相信他?但他就是武魂殿派来的啊…………墨竹心里微微吐槽,但还是一口答应,“没问题,我也相信清河。”

  当然,我相信的清河也是千仞雪。

  “对了,宁叔叔,这张地图到底有什么秘密啊?”墨竹好奇的问了一句。

  “这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在极北之地埋藏着一份大秘宝。传说,当年我的祖先等人前往极北之地猎杀魂兽,但无意间误入一片雪山中,在雪山中透过洁白的冰层,能看见一艘全金属制造的船。”

  宁风致没有任何避讳的说了出来。

  “但因为条件不允许,或者说没有开采的能力,就将地点记录下来,以便以后有能力时去开采。但那时候是战乱年代,这件事很快就被遗忘,而且地图也四分五裂。现如今虽然能确定大致方位,但准备的位置即便是封号斗罗也确定不到。”

  怪不得直接说出来了,原来是找也找不到啊。

  “墨竹,今天的谈话除了咱们三人外,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清河那边我会………”

  宁风致还未说完,朱竹清敲敲门走进来,冲着宁宗主鞠了一躬,以表歉意,然后对墨竹冰冷冷的说:“雪清河找你。”

看过《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