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李牧来信。

第一百八十六章 李牧来信。

  徐茂公以李牧的名义给杨广写了一封书信,这封书信写好之后,当即就命令快马火速送完大兴城。

  这几日大兴城也热闹,大兴城发生了什么事情,唐国公李渊被抓了。据说这唐国公李渊与汉王杨谅私通,将运输粮草的路线出卖给了汉王杨谅,这才有了去年靠山王杨林的大败。

  按理说出卖军情这是死罪,兴许是看在李牧的面子上,杨广并没有殃及池鱼,而是仅仅抓了李渊一人。

  唐国公李渊被抓之后,那可是被好一阵的折腾,那是刑部审完,大理寺审。大理寺审完,刑部接着审,就这么来回的折腾。但是李渊没做过这等事情,他又如何能够承认。

  刑部和大理寺的人,在李渊的府邸并没有找到任何李渊私通汉王杨谅的证据,既然没有找到切实的证据。而且现在李渊也并不认罪。

  大隋朝这是讲究律法的地方,李渊这又是皇亲国戚。在这种情况之下,仅仅凭借着处罗可汗的证词,加上这一封关键字被污了的信件。不管是刑部,还是大理寺都定不了李渊的罪。定不了罪,也就处置不了李渊。

  这人老是在牢房里关着,处置不了这也不是个事情了,因此这个大理寺的大鸿泸苏夔只能来请杨广定夺。

  李渊虽然说既不属于保皇派,也不属于门阀派,但是这烂船还有三寸钉。李渊在朝堂之上,他也有那么几个好友,知己什么的。因此这几日没少有人给李渊求情,这也让杨广很烦躁。

  大兴城,皇宫,御书房当中。

  “陛下,上将军派人来信了。”张衡手拿一封书信,打外面走了进来。

  这信,正是李牧派人送来的这一封。徐茂公写好之后,是立刻派人骑快马从太原府往大兴城赶路,这会是刚到。

  “上将军来信了,速速拿来给朕一看。”杨广兴奋的说道,眉头中的郁闷也舒缓了几分。

  这朝中的诸位大臣中,杨广就得意李牧。为什么这么说呢,在杨广看来,别的臣子那都是净会给自己找麻烦的人,这真给自己办事的,那还得看李牧。

  张衡赶忙将手中的信给杨广递上去,杨广打开这信,那是细细的端详着这其中每一个字。

  看着看着,杨广的整个人脸色都通红起来,就连拿信的手都在不由得颤抖着。

  张衡看杨广这副模样,张衡心中偷偷的乐了。张衡心说,咱们上将军的这封信,那就给美酒琼浆一般,这是给陛下灌醉了。

  这光听说过喝酒有喝上头的,这看信能看上头的,这还真是头一回遇到。杨广今个,就是看信看上头了。

  良久之后,杨广这才止住心中的激动,将这封信放在桌案之上。

  张衡心中好奇,他朝着杨广问道:“陛下,上将军这信中写了什么?”

  杨广刚想告诉张衡,这个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个小太监。这小太监一进来,跪地上就对杨广开口禀报道:“陛下,大理寺大鸿泸苏大人在外面求见。”

  杨广这会的心思那可全被李牧的那封信给吸引住了,哪里有功夫搭理苏夔。因此杨广的这个语气当中,就有了许多的不耐烦。

  “他找朕有什么事情,告诉他,有事明日早朝在说。”

  小太监一听杨广这个语气有些不好,哪里还敢在这里多耽误,扭过身去,小碎步迈的飞快,就去打发苏夔。

  “苏大人,陛下说了,让你有什么事情,明日早朝在说。”小太监对苏夔将杨广的原话一说。

  一听杨广不见自己,苏夔心中有点犯嘀咕了。按理说这大臣求见,杨广说什么也得见见不是。你就是不见,按理说你也得问问什么事情吧。

  苏夔心说,莫非不是陛下对我有什么不好的看法?

  “小公公,陛下说话之时,是个什么态度?”苏夔一边朝着小太监打探,一边从怀中取出一锭马蹄金塞给小太监。

  这但凡是个太监他就没有不贪财的,实际上他整日在皇宫当中,也花不着这个钱。但是,这身体上有了残缺之后,他这个思维就有些扭曲,你正常人也不知道他是咋想的。

  你别看苏夔这么大的官,这种事情上他也得孝敬孝敬。你要是不让这小太监满意,人家能给你透漏消息吗?

  这就好比那些大领导的司机,别看就是个开车的,但是这巴结他的人那也是多的事。

  小太监将苏夔给的黄金塞进怀中,拿了人家的钱,那就得给人家办事啊。小太监仔细回忆了一番杨广刚刚的态度,这才对苏夔说道:“苏大人,我刚进去的时候陛下和张大人俩人有说有笑的很开心。我一说你求见,陛下这态度就变了。”

  “你最近是不是得罪陛下了?”

  小太监这么一问,苏夔心里更犯嘀咕了,我得罪陛下了,我没干什么得罪陛下的事情啊?

  你还真别说,自打杨广将樊子盖这个老东西给办了之后,苏夔这些世家门阀的大臣们,对杨广还真挺发怵,生怕杨广找个什么由头,将他们也给办了。

  “苏大人,别在这里待着了,快回去吧。”小太监对苏夔说道。

  苏夔打了一个激灵,朝着小太监一拱手说道:“多谢小公公,告辞了。”

  这回去的路上,苏夔是一边走,一边嘀咕着。心说,我得罪陛下了,我没干什么得罪陛下的事情啊。

  苏夔是左思右想,自己这衙门里最近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最大的事那就是审问李渊的这件事了。苏夔琢磨着,要是自己哪里得罪了陛下,那肯定就是这件事上了。

  “莫非,陛下并不想处理李渊,这是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苏夔在心中嘀咕。

  思来想去之后,苏夔觉得只有这一个可能。看来是审问李渊这件事情上,自己表现的忒积极了。这才让陛下,对自己不太满意了。

  苏夔和李渊虽然没多大交情。但是这俩人也没仇啊。苏夔心想,得了,我也别掺和这件事了,让宇文兄弟自个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实际上,苏夔还真就想错了。杨广之所以态度不好,不是对他不满意。是因为他心思全在李牧那封信上了,苏夔来的不是个时候。

看过《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