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胜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胜

  ,

  思结部内部原本正在因为是战是降争论不休的时候,这个时候思结别部的援军到了。在此之前,实际上这降的声音已经大过了战的声音,但是这援军一到,思结部的人又觉得自己行了。

  这援军一到,这让原本就主战的人底气不由的足上了几分,那些还没有表态的中间派,也倒向了主战派。

  思结部的族长阿洛戈本来就不打算投降,但是由于考虑到族人的情绪,阿洛戈才没有下决定。如今,援军一到,阿洛戈也下了决定。

  “让我兄弟带兵从右翼给我凿穿敌军右翼。”阿洛戈咬了咬牙,恶狠狠的说道。

  这个阿洛戈还真是精通打仗的技巧,小时候打群架的时候,他妈妈就告诉他。若是别人一群人打你一个的时候,你就狠狠的抓住其中一个人打。

  这不,阿洛戈现在是想明白了。现在隋军人多,他们人少。正所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阿洛戈,这是打算抓着李牧的右翼死磕了。

  李牧的左右两翼是骑兵,右翼的骑兵正是收编的西突厥骑兵。昨日秦琼带人偷袭的思结部的时候,就是带着西突厥骑兵去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让阿洛戈记恨上了西突厥人。这个时候既然要打,那么自然是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先和西突厥人死磕,报了昨晚的仇在说。

  传令兵将阿洛戈的命令传达给了思结别部,思结别部根据阿洛戈的命令,立刻就从侧翼开始猛攻李牧的右翼。

  这个时候,阿洛戈也不在观战了,而是提起手中的长刀,便朝着西突厥杀了过去。

  战场之上,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正所谓瓦罐难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既然从军打仗了,那就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讨生活的。是生是死,那都由不得人。

  但是,昨晚西突厥人偷袭思结别部的时候,可是杀了不少的妇女和老人的。你说这思结别部的人能不恨西突厥人吗,因此这双方一打起来,那是下了狠手的。

  阿洛戈一马当先,那眼神当中可以说是满满的都是恨意。他胯下马,手中刀,朝着西突厥人杀了过去。

  这圆月弯刀横空划过,顿时就是血溅三尺多高,一刀便将眼前的西突厥人的头颅砍下。

  “杀!杀!杀!”

  “给我杀光这些西突厥人,为族人报仇。”阿洛戈舔了舔手指的圆月弯刀,高声大喝道。

  思结部族人原本因为死伤惨重的原因,士气上实际已经很是低落了。但是现在看到自家族长如此勇猛,顿时可以说是士气一阵。

  而且,杀别人他们士气低落。但是,这杀西突厥人报仇,那一个个犹如打了鸡血一般。

  思结部的十来万人从里面往外攻,思结别部的人从外面往里攻。一时间,居然给李牧的右翼来了一个反包围。思结别部的人,反过来将西突厥的人给包围住了。

  隋军,中军。

  李牧注视着整个战场,这可是四五十万人在混战。整个战场足足得有七八里地,现在天色已经黑的差不多了。战场上的形式也不怎么能够看清,完全就是根据火把下,盔甲的颜色依稀在判断。

  “上将军,西突厥的人被围住了,估计撑不了多久的。”这时,有传令兵赶来禀报道。

  李牧一听,西突厥的人反而被围住了,心中不由的一乐。对面的指挥官有点意思,这个时候非但不逃跑,反而这是要和自己拼命啊。

  不过拼命这李牧还真是一点都不怕,为什么这么说呢,他们现在咬住的这是西突厥人。西突厥这是仆从兵,说是奴隶都不为过。西突厥的人,死的在多,李牧也是一星半点的都不心疼。

  李牧看了看战场,西突厥只有五万的骑兵,而思结部和思结别部加在一起足足有十几万,接近二十万的样子。四倍的兵力夹攻,西突厥骑兵的压力还真不小。

  “给西突厥部传令,至少支撑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之内溃败,劝军上下皆要受罚。半个时辰之后溃败,本将军恕他们无罪。”李牧的命令传达下去。

  “上将军,不如让左翼骑兵先去支援。给老道我争取一点时间,老道我有一阵名为八门金锁阵,看老道我将他们锁在阵中。”徐茂公捋着山羊须说道。

  “按照军师说的办吗,命令左翼的骑兵火速支援右翼,不得有误。”李牧又是一道命令传达了下去。

  李牧命令下达之后,军师徐茂公开始指挥旗牌官传令,传令各部步兵,到指定的位置布阵。

  阵法的威力李牧可是见过的,前些日子太原城下,罗艺的那个一字长蛇阵李牧可是见过。能够破那一字长蛇阵,也可以说是运气使然。

  今日若是用自己手下这三十万兵马布下当日的一字长蛇阵,只怕东突厥便是来个百万雄兵,都未必能破。

  只是,这一字长蛇阵除了罗艺,别人可摆不出这般的效果。姜家的枪法姜松精通的很,但是这阵法姜松却没有涉猎。

  “军师,不知你这个八门金锁阵比起罗艺的一字长蛇阵如何?”李牧朝着徐茂公问道。

  一听这话,徐茂公赶紧说道:“这比不了,比不了。”

  “我这八门金锁阵粗糙的很,而且士兵又没经过训练。若是给懂行的人看,那可以说全是破绽。不过想来,困一困这些蛮夷当是问题不打。”

  “我这八门金锁阵是困阵,八门者: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如从生门、景门、开门而入则吉;从伤门、惊门、休门而入则伤;从杜门、死门而入则亡。”

  “若是这敌将精通阵法还好,他若是不精通阵法,那就只能靠蒙。蒙对了算他走运,蒙错了那也是他命该如此。”

  阵法这个东西,别说是蛮夷了。就是大隋的将军们,也多数是一知半解。用俗话说就是只见过猪跑,没吃过猪肉。

  大隋的将军当中,真正能够破这八门金锁阵的,十个人里面,能有一个都不错了。这些蛮夷的将领,大字尚且不识一箩筐,更别说是破解这个阵法了。

看过《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