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捡到一本茅山秘术 > 第182章摸到一个手镯

第182章摸到一个手镯

  两人在火堆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在工房内睡觉的留守工人歪着脖子吊儿郎当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他瞧见被左小涵扔在旁边的万宝路香烟后,自来熟的拿过去抽出一根含上,又望了那边的水潭一眼,眼珠子转了转,突然落在左小涵身上。

  “你那手镯一定很值钱吧?光凭一个抽水泵太慢了,也不知要抽到几时,我有一个办法,保证让你在3个小时内抽干水潭。”

  左小涵瞅了这工人一眼,见对方满脸的贪婪,哪里不明白他的意图?

  明显是之前的1000块港币到手太容易,又将主意打到左小涵身上。

  莫非捞外快捞出了经验?

  左小涵的钱包中早就空空如也,这货不知道啊。

  既然对方打算算计他,左小涵也不是省油的灯。

  来啊,互相伤害啊!

  老实人左小涵故意装出一副涉世未深‘我很嫩很好坑’的样子追问道:“真的吗?你有什么办法?”

  “这还不简单!”

  工人一手捏着烟,十分有经验的向水潭上方的小溪指了指,“我用挖土机将上面的溪流截断,让它临时改道,没了活水的持续注入,这水潭岂不是很快就被抽干了?”

  “不过,我这么做可是冒了很大的风险,酬劳方面……”

  工人好心帮忙出主意后,露出了自己的目的。

  左小涵空口白牙直接许诺道:“我在给你一千港币,不过要等我将手镯捞起来后。”

  “我要2千,毕竟挖土机可是很费油的。”

  “可以!”

  两人讨价还价完毕。

  临走前,工人又狠狠从烟盒中顺了两根烟,分别夹在自己耳朵上。

  碰上了两个雏鸟,这外快来的真容易。

  没想到留守工地还有这种好处。

  抽水泵是公司的,挖土机也是公司的,烧不烧油和他几把毛关系,3000元港币真香,快顶他一个月的薪水了。

  不一会,挖土机嘟嘟嘟的轰鸣声传了过来。

  将上方的溪流临时截断致使其改道后,水潭中的水位下降得更快了。

  很快就见了底。

  左小涵掏出手机看了看,此时正好是晚上8点左右。

  李强还没回来。

  不过他不打算等了,直接叫起在一边瞌睡的里昂,二人准备开工。

  留守工人见状提着两把铁锹又跑了过来,“喂!我看这水潭中淤泥不少,你们就2个人,这要捞到何年何月去?”

  “这样,帮人帮到底,你可以在花1000块港币雇佣我帮你挖淤泥,我这人可是很勤快的,怎样?”

  “可以,不过要等我将手镯找回来后在一起给你钱。”

  这货捞外快的胃口越来越大,左小涵则继续开空头支票。

  正好他们人力也不够。

  谈好价钱后,这货直接将水潭边的挖土机发动起来,利用挖土机上面的灯光照明,随后三人两把铁锹直接钻进了水塘下面。

  临下去时,左小涵突然将里昂叫住,偷偷塞给他一张镇尸符,“你最好贴在额头上。”

  里昂也清楚左小涵抓鬼的手段,毕竟左小涵能将大厦中的两只恶鬼制服,还是有些手段的。

  顿时不疑有他。

  二人不约而同的都没有提前前面的留守工人。

  水潭只有不到100平方米大,水位早就见了底,除了水底褐色的石头和四周杂乱的水草外,不少地方露出了成团的漆黑淤泥。

  只是站在一边,一股扑鼻的恶臭就传了过来。

  “妈个蛋,早知道这水塘里面这么臭,我就多找你要500港币了。”

  “不过你也别担心,老子一向是说话算数的人,说收你1000港币就收1000港币,断然不会临时加价。”

  “出来混,也要讲诚信。”

  留守工人为了显示自己没白拿左小涵1000港币,抢先将裤腿提到膝盖处,脱了鞋拿着铁锹下了水塘。

  也不知这水潭多少年没干枯过,那淤泥足有半米厚,且浓成一团,十分粘稠,还有不少胳膊粗的鲤鱼在里面蹦来蹦去。

  “哈哈!没想到还有鱼。”

  “这鱼儿你们可别和我抢,正好用来打牙祭。”

  留守工人刚下水潭,就见面前的淤泥中蹦出一条鲤鱼来,他也没多想,提着铁锹欢快的向前扑去。

  哪知那鱼儿在淤泥中十分灵活,直接钻到水塘中间。

  留守工人一击不成,随口叫骂了两声,再接再厉继续向前摸去。

  这哪里是帮忙捞手镯,分明是下来摸鱼来着。

  他向前迈了两步,冷不丁脚下碰到了一块硬硬的东西,随后不动声色的弯腰向淤泥中摸去,一面摸一面问道:“你那手镯有多大,什么形状的?”

  左小涵和里昂此时还杵在水潭边并没有下塘,既然有人主动帮他们趟泥巴,自然乐得轻松的选择在一边旁观。

  “手镯啊,自然是圆形的,那可是我们家的传家宝,听说是从我祖上传下来的。”

  留守工人一听,顿时心花怒放,“那至少也是金得咯?”

  “没鉴定过,至少也是银的。”

  “银的也值不少钱吧?难怪你如此舍得。”

  留守工人一面聊天,一面偷偷将摸到的手镯捏在手中。

  随后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回头看了看,发现左小涵二人还在水潭边并没有下来。

  岸上的灯光只是笼统的对准了水塘方向,显得周围的光线十分暗。

  几人之间隔着足足四五米远。

  留守工人回头观察了一眼,心中有了底。

  他将手镯从淤泥中摸了出来,想也不想直接塞进屁股后面的口袋中。

  正当他大功告成,准备打完收工时,脚下突然又踩到了一处硬物,“莫非不止一只手镯?”

  “对了,手镯都是成双成对的。”

  留守工人高兴得差点乐出声来。

  即便是银手镯,两只一起也可以卖不少钱了。

  “哎呀,这水潭里面的淤泥真厚。”

  他假模假样的回头叫了一声,再次伏下身去。

  顺着脚下方向向下一摸,这次摸到的却不是圆形的,而是……像一只手骨的轮廓。

  留守工人心中一个咯噔。

  仍不死心,再次顺着手骨向下探了探,这次直接被他摸到了一截手臂骨。

  “这什么东西?”

  留守工人心中突突突的一顿乱跳,心知不妙正打算缩回来,没想到那手骨却主动的抓住他的手,把他向下一扯。

  这一下,魂儿差点被扯了出来。

  “啊!有鬼!”

  他慌不择路的一声大喊,拔腿就准备往回跑。

  没想到淤泥下的脚也被对方逮住了,没防备之下整个人一个踉跄,顿时摔倒在水潭中,“不好……救我……”

  求救的声音刚刚发出来,就被灌下一口泥浆。

  声音瞬间被泥浆淹没了,整个人则向遇到了一头捕食的巨鳄一般,瞬间被淤泥吞没下去。

  水潭边的两人早就注意到了里面的异样,左小涵当下一声怒喝,一段爆炸性的驱邪咒从嘴边发了出去。

  宛如平静的水面突然被扔下了一块石头,顿时激起了一团涟漪。

  左小涵三两步跳进水潭中,对着留守工人消失的方向拍下一张镇尸符,只见轰的一下,仿佛一个吹大的气球被人戳破了,一团黑色的浓烟从淤泥中冲了出来。

  仓促间,左小涵只来得及招呼了一声系统中的高小娟,就被黑色烟雾裹了进去,在之后,他发现整个人都变轻了,脚下的水潭不见了,自己反而出现在一片诡异的树林中。

  耳边更是响起了一阵断断续续的粤曲声。

  那粤曲声忽高忽低,轻飘飘的出现在耳边,听得却分外清晰。

  透过树林间的间隙,一道惨白色的月光投在大地上,照得树林外的草地上一片乳白。

  几十个一声不吭的黑影正排着队向草地中央走去。

  “小涵,我们已经进了对方的幻境中,不过我有能力将你们带出去,你现在要出去吗?”

  左小涵耳边突然传来高小娟的声音。

  左小涵很快镇定下来。

  自己似乎进了楚人美的幻境中。

  既然随时都能出去,他反而不急了。

  “我先看看再说,等我信号。”

  左小涵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树林,发现这几十个人影齐齐聚集在草地中央,仿佛在进行某种诡异的无声跪拜仪式。

  而跪拜的对象,则是一个穿着一身蓝色戏服,打扮异常怪异的中年妇人。

  那妇人被一头披散的头发罩住了面容,让人看不真切。

  不过仅凭这标志性的服装,左小涵已经辨认出了她的身份,正是楚美人。

  “莫非这些正在行跪拜礼的人,就是黄山村死去的几十名村民?”

  左小涵悄悄从树林中闪身出来,混入这些跪拜的村民中间。

  “若是这样的话,那么接受跪拜礼的楚人美,岂不是她的真身?”

  左小涵默默地盯着最前方的蓝色戏服鬼影,右手凌空画了几下,画出了一张新鲜的透明镇尸符。

  此时正是对方最虚弱的时候。

  左小涵悄悄混进村民中,不断向前摸近,打算找机会直接给对方来一击狠的。

  他一把挤开前方的一个村民,顿时觉得对方的身影有些熟悉。

  其他人都穿着一身复古的服装,唯独此人穿着一身现代的睡衣。

  左小涵好奇的朝他瞅了一眼,发现这位村民不是别人,正是前不久在他房间中玩过通灵游戏的大B仔。

  难道这货已经死了?

看过《捡到一本茅山秘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