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捡到一本茅山秘术 > 第184章驱邪现场

第184章驱邪现场

  里昂捏着2000元港币有些迟疑,“这点钱,会不会少了点?”

  “怎么会少?”

  左小涵跳着脚回道:“花钱也要讲究方法嘛,你现在不是才处于研究启动阶段吗?可以先易后难,2000港币不少了,你想想,一次性能买多少圆珠笔和草稿纸?”

  “够你用老长一段时间了。”

  里昂挠了挠后脑勺,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对方说的话貌似又很有道理。

  “既然你没意见,那我们快点出发吧!”

  两人沿着工地上的一条马路直接来到黄山村外,路程虽然远了点,但不用翻山越岭抄近路,总的来说时间也没浪费多少。

  至于黄山村,暂时就不去了。

  一小时后,左小涵和里昂出现在Annie(小明女友)家中。

  开门的是Annie妈妈。

  “哎呀,小涵你们总算来了,你请的法师来了吗?”

  “法师我也带来了。”

  左小涵向旁边让了让,将里昂的身形让了出来。

  现在已经接近晚上10点了,里昂穿着一身黑外套,还戴着一副墨镜,手上提着一个黑色皮箱。

  看着不像大师,倒像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神经病。

  不过系统给左小涵设定的身份是几人的朋友,从小一起玩到大,Annie母亲自然认得左小涵。

  她母亲虽然有些迟疑,但此时此刻,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几人进了屋,小明马上迎了过来。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美女,此刻正抱着双臂默不作声的打量左小涵一行人。

  此美女正是小明的姐姐Cissy(黎姿扮演),尽管面色上有些憔悴,姿态还是拿捏得很足的。

  和天底下大部分的姐姐一样,总觉得弟弟的朋友都是一群不务正业的小混混,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感。

  “小涵,快让法师去看看,Annie将自己关在里面,谁也不见,也不说话,晚饭也不吃,足足有几个小时了。”

  左小涵想起原著中将各种药丸当饭吃最后吐血而亡的Annie,顿时大声呵斥道:“你们就不会撞门而入吗?万一她跳楼了呢?”

  “那倒没有,屋子里面一直有动静,好像是在唱戏。”

  “唱戏?”

  左小涵随之将耳朵伏在门后,果然听到了一阵断断续续咿呀咿呀的粤剧声。

  看来,楚人美的分身正在控制Annie。

  否则Annie怎会唱粤曲这种高难度的东西?

  “我们将门撞开,里昂,你在外面布置保鲜膜。”

  左小涵当机立断,很快安排好了分工。

  砰!

  砰!

  小明最是着急,卖力的在门外连续撞了两下,结果房门纹丝不动。

  “你让开!”

  左小涵用手在门锁部位比划了两下,后退两步后,一个加速一脚揣在门上,咔嚓一声,房门上的锁直接断裂了。

  众人来不及吃惊,直接一窝人的涌了进去。

  随之马上大叫的退了出来。

  这一进一退之间,直接将后面的黎美女挤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到在地。

  左小涵正好在她旁边,眼疾手快的一把抱住她的腰,将她揽了起来。

  “谢谢!”

  黎美女瞅了左小涵一眼,不好意思的道了一声谢。

  此时两人的姿势十分暧昧,不过黎美女倒没有怪对方卡油。

  非但没怪,反而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

  刚才左小涵当机立断大力出奇迹的范儿也让她微微吃惊,大有一种当初的一群玩泥巴的小弟弟好像长大了的感叹。

  “你站在后面,我会保护你。”

  左小涵将黎美女护在他身后,这才有精力看向房内。

  只见小明的女友Annie此刻正光着脚踩在床上,身上披着一张床单,脑后的马尾解开了,披头散发的遮挡在面前。

  这还不算,只见她捏着手指,不断的在原地盘旋,嘴中咿呀咿呀的唱起了一段粤曲。

  大家先前在门外,听得不是很真切,此时站在她面前,一字不落的听了个全。

  “猜君呀,你又可知否我久病成痨疾……”

  “不久会为你伤心死!”

  歌词凄婉冷清,透着一股决裂味,让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左小涵前世看过山村老尸,知道这是楚人美生前最喜欢的一首粤曲,曲名《卖肉养孤儿》。

  其他人虽然听不出曲名来,但任凭谁都知道此时的Annie不正常。

  看来真的被某种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

  Annie妈妈更是扶着左小涵胳膊不断哀求,“小涵啊,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

  “小涵,快救救Annie。”

  “你们先让开!”

  左小涵将众人赶了出去,回头看了一眼,见门外的里昂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一张保鲜膜将房门几乎封死。

  这才冷冷的对床上的Annie叫骂道:“楚人美是吧?你信不信我直接让你灰飞烟灭?”

  “我不信!”

  床上的Annie顿时也不唱戏了,歪着脖子诡异的直视床下的左小涵。

  那声音明显是另一个陌生的女声。

  “你们毁我尸骨,此仇不共戴天,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吧?他们喝了水潭中的水,哈哈,如今我就在他们体内,你能拿我如何?”

  左小涵也不和她废话,直接一声爆喝,左手捏了个手势放在唇下,一段急促而快速的驱邪咒蹦了出来。

  “啊!”

  床上的Annie瞬间双手抱头挣扎起来。

  “你们看,出来了。”

  这一声却是在屋外围观的众人发出的。

  原本五官青秀的Annie脸上,好似变脸一般,突然多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两人共享在一个身体里面,此刻正要挣扎着从里面跑出来。

  “着!”

  左小涵趁机停了驱邪咒,扬起左手一下拍在对方额头上。

  借机拍出一张透明的镇尸符。

  从黄山村的工地到现在,左小涵已经临时制作出2张镇尸符了,体内的精神力连续消耗之下也有些吃不消了。

  他喘着粗气连忙退到一边,靠在门边的衣柜上恢复体力。

  这一张镇尸符拍出去后,直接量变引起了质变,床上的Annie又发出一声惊呼后,一个披着蓝色戏服的女人身影慌不择路的从她体内挤了出来,径直往门外跑去。

  哪想到迎头撞在了一张透明的保鲜膜上。

  里昂早就守株待兔在门外,见状手脚利落的将保鲜膜包成了一个圆球。

  圆球中一团黑雾正无头苍蝇一般在里面乱撞。

  “这就完事了?”

  屋外的众人只觉得被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既新奇又刺激。

  这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有人现场抓鬼,而且,还真能将鬼抓住了。

  黎美女的一双美目更是时不时的停留在左小涵脸上,没想到这个平时和自己弟弟一起不务正业的小弟弟居然还有这种本事,心中不由自主的多了一股安全感。

  “快,进去看看Annie。”

  小明和Annie妈妈第一时间冲到床头。

  此时的Annie双目紧闭,不省人事的歪倒在床上。

  左小涵休息了一会,恢复了一些体力,安慰道:“她额头上的那张符箓暂时别揭下来,让她休息几天就好了。”

  “小涵,想必你也累了,来,快喝口水。”

  黎美女大姐姐一般体贴的端了一杯凉白开过来。

  左小涵大手一伸,装作不小心的样子捏住了对方的一双小手,随后不动声色的瞅了瞅对方,竟然惊喜的发现对方脸上多了一丝害羞之色。

  难道长得帅的优势在副本里面也行得通?

  说不定都不用小明在中间拉皮条,光凭他自己就能将这美女搞定。

  “Cissy姐刚才怕不怕?”

  左小涵松开对方手后,陪着黎美女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并排而坐。

  刚刚亲眼目睹了一场驱邪法事后,想必此女心中难免思绪不定,左小涵趁机安慰了两句。

  黎美女拍了拍胸脯,紧张的关心道:“我刚才听那……说,只要喝了水潭中的水,都逃不掉,她会不会来找我弟弟的麻烦啊!”

  左小涵保证道:“你放心好了,小明是你弟弟,自然也是我弟弟,既然被我遇到了,肯定不会不管,这种魂体见一只灭一只,简单的很。”

  黎美女一时间愣了愣,总觉得如今的左小涵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不但没了之前的那种嬉皮笑脸不务正业的小混混气质,整个人举手投足之间也多了一种成熟男人的担当。

  随后又想到在外面偷吃还死不承认的男友,哦不对,应该是前男友了,心中隐隐升起了一股失落感。

  洗手间此时突然传出一阵抽水马桶的声音。

  里昂一面拍着手,从洗手间中出来,“之前被我们消灭掉的果然是一具分身,这女鬼刚才还一个劲的向我求饶,被我一泡童子尿直接灭了。”

  里屋的小明见Annie无碍后,也回到了客厅。

  他一拍双手,好像想起了什么,“那日我们四人玩通灵游戏,都喝下了碗中的水,如今大B死了,Annie也被鬼附身了,不知道Biggie现在怎么样,我赶紧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喂!Biggie吗?你那边怎么样?”

  电话那边有些吵,明显是在酒吧。

  “什么?你感觉肩膀上很沉,压得你喘不过气来。”

  “我们现在正在Annie家,这就赶过去。”

  小明一脸担心的挂了电话,向左小涵请求道:“我怀疑Biggie那边也出了事,小涵,还有这位法师,我们现在一起赶过去吗?”

  “你放心,我之前许诺过你的事,一定会办到。”

看过《捡到一本茅山秘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