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捡到一本茅山秘术 > 第196章这不是存心为难我吗

第196章这不是存心为难我吗

  “哥!就是胡毅那龟孙让我来的。”

  “他说白天得罪了左哥,怕你找他麻烦,所以就让我……”

  “还有,我也不是他女朋友,我只是他花钱从巴黎一号临时雇佣来的。”

  菲菲瞅了左小涵一眼,也看出了对方对她身份有所顾虑。

  连忙又补充了一句,“那龟孙还说了,只要我能让左哥高兴,完事后再给我500块钱。”

  左小涵顿时目瞪口呆。

  “租聘女友?”

  没想到前世在网上很流行的调调,居然让他提前20年遇到了。

  这个便宜占不占?

  对方话中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并不是胡毅的女朋友,而是被胡毅临时从巴黎一号请来的兼职伴侣。

  巴黎一号左小涵自然清楚。

  属于团山市的销金库,男人的天堂,一家五光十色的高档KTV。

  据说里面有很多漂亮的兼职小姐姐,或是没钱交学费,或是家里有重病的弟弟要养,亦或者老爸欠了高利贷,总之我们来至五湖四海,怀着同一个目的来到了这里,换一种方式继续为社会做添砖加瓦。

  里面的小姐姐都有一个共同点,长得漂亮,说话也好听,当然,花费自然不菲,一个包房一晚上差不多二到三千毛爷爷。

  就团山市的消费来说,顶的上普通大众2个月的工资了。

  “这个王八蛋,还真是腐败啊!”

  左小涵心中再次感叹了一句,也有了抽个时间去照顾一下巴黎一号生意的念头。

  胡毅充其量也就是一小富二代,左小涵银行卡里面好歹也有16万的巨款,这在此时的团山市算是不折不扣的富一代了。

  没理由过的还不如一个富二代腐败吧?

  当然,左小涵很快收了这个念头。

  他怎会是这种人呢?

  只是打算抽空帮自己的某位朋友进去问问。

  话说回来,既然是巴黎一号的小姐姐,活儿应该很不错。

  左小涵目光转了转,落在了菲菲的一张巧嘴上。

  “左哥,其实我一开始也很愤怒,不管怎样我好歹算是他名义上的女朋友吧?后来弄明白后,是让我陪左哥你,其实我也是很愿意的……”

  菲菲这句话说的结结巴巴,不过脸上的羞涩表情不似在作假。

  左小涵也懒得去东想西想了,直接将门反锁上,往床上一趟,闭着眼睛说道:“来吧!”

  “不过我好久没听人当着我的面吹箫了,我想试试。”

  菲菲稍微错愕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

  10分钟后。

  左小涵的房门再次打开了,菲菲一手捂着嘴悄悄闪了出来。

  她朝走廊两边望了望,垫着脚悄摸摸的回到了自己房间门口。

  “谁啊!”

  王佩佩刚好洗完澡,正在吹头发。

  房门外响起了一阵低沉的敲门声。

  奇怪的是外面的人就是不吭声。

  王佩佩心中一咯噔,莫非是左小涵来了?

  她心虚的朝房间内看了看,发现提前洗完澡的菲菲不见了,心中好似松了一口气。

  若真是左小涵过来敲门,一会她要如何是好?

  拒绝呢?还是不拒绝呢?

  关键是房中还有另一个人。

  “菲菲,是你吗?”

  王佩佩拿着吹风机打开房门,果然是站在门外的是菲菲,对方也不吱声,直接低着头闪身溜了进来。

  借着门前昏暗的走廊灯,王佩佩发现菲菲一张脸红彤彤的,最主要的是腮帮子鼓鼓的,牙关紧咬在一起,全程一声不吭。

  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菲菲,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王佩佩见对方进来后,直接闯进卫生间,紧随其来的响起了马桶的抽水声,伴随着还有一阵干呕。

  若是换了其他的老司机,早就明白了菲菲的异常状况。

  可王佩佩只是一雏儿,哪里懂这么多深奥的道理?

  过了好一会,菲菲又是漱口,又是刷牙,忙完后才从洗手间回到了房间。

  王佩佩头发也吹好了,见状继续关心的问道:“菲菲,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刚才我叫你怎么不吭声?”

  菲菲白了一眼,我能吭声吗?

  嘴巴里面满满的。

  没想到左小涵居然还有这种癖好,不让她第一时间吐出来。

  不管怎样,块钱到手,好歹也不算白忙活。

  “没什么,刚才喉咙里面卡到了东西,现在呕出来了,没事了,谢谢佩佩的关心。”

  菲菲兴致不高,勉强回了一句,随后倒头钻进被窝沉入了沉思中。

  第二天。

  左小涵神清气爽的爬起床。

  一晚上不见,又损失了几十亿的财富,所以老人有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年轻人,要懂得节制。

  无奈总有人将诱惑送到他面前来考验他。

  这不是存心为难人吗?

  还好他聪明的将糖衣扒了下来,将炮弹打了回去。

  总之,昨晚的体验还不赖。

  只是没意料的是,这个平时眯眯眼的小姑娘还有这样的一技之长。

  左小涵拿眼神望了望人群中的菲菲,后者好似想到了什么,红着脸问道:“左哥,他们都在大厅,就等你了。”

  “那好吧,吃了早餐大家直接去车站,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至少要去黄山镇看看。”

  接下来的两天,一行人在黄山古镇玩的很开心。

  与那些江山水乡的古镇不同的是,黄山古镇地处深山峡谷之中,四周悬崖峭壁,一条小溪顺着镇中而过,解决了整个镇上人的吃水问题。

  四周还保持着原汁原味的古风建筑物。

  只是周围地势险峻,加上交通不便,宛如一粒埋在沙土中的珍珠,很少被驴友光顾。

  若在前世,只要抖音在手,床上一躺,天下美景一日看遍。

  以黄山古镇的特色,肯定是藏不住了。

  唯有杨乐有些不开心。

  3000元的公款旅游专项资金明显超支了。

  这也是众人只玩了2天就打道回府的原因。

  毕竟不管是胡毅还是杨乐,都拿出了自己的诚意,左小涵也不是一个不知进退的人。

  没想到回了团山市殡仪馆后,上班第一天就被王富贵叫到了办公室去。

  “小涵啊,啧啧,我早看出来你不是池中之物,不仅有一位当大领导的亲戚,难得的还这么低调,出去旅游一趟,居然为本地除掉了一个大害。”

  王富贵的心情十分高兴,也不打哑谜了,直接从办公桌后面拿出一道旌旗来。

  旌旗上写着两行字。

  “古有打虎英雄武松,今有除害豪杰左小涵。”

  ——自治区县公安局赠。

  左小涵心中一愣,一时间还有些搞不清状况。

  自己在黄山村祠堂杀死山猫的消息,这么快就传回来了?

  王富贵见左小涵立在原地不吭声,连忙亲热的拉着他的胳膊按在沙发上,义正词严的喝道:“小涵,你可别想否认,这个事我们团山市民政局的领导都知道了,不是你想低调就能低调的。”

  “你为自治区兄弟单位做了如此大的贡献,惹得自己受了伤,怎么不提前打电话回来通知我一声呢?我也好组织人手过去看望一下你啊!”

  “这不,还是对方将旌旗送到了市民政局,我才后知后觉的收到消息。”

  “哎呀呀,小涵啊,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低调了。”

  王富贵一连串的彩虹屁,拍的左小涵晕乎乎的,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王经理,我承认,是我低调了,我只是不想给单位添麻烦,平白让你们为我担心。”

  王富贵连忙摆了摆手,又将手中的旌旗收了起来,“这面旌旗我会直接挂在接待大厅,时刻勉励我们殡仪馆的所有工作人员,要向左小涵同志学习。”

  “另外,我正式宣布,由于左小涵同志出门休假也不忘为单位争光,必须要重重嘉奖,否则岂不是会让埋头骨干的同志们寒心,对吧?”

  左小涵总算听出对方话中的意思了。

  感情是要给自己加薪升职。

  这是好事。

  其实,他压根就没想低调来着。

  “王经理,我是不是要升值了?”

  “咳咳!”

  王富贵一本正经的咳嗽了两声,“是这样的,经过领导讨论,一致决定将你提拔为停尸房的小组长,同时给与内部嘉奖一次。”

  左小涵等了半天,没想到就等来这个。

  停尸房的小组长,不还是在停尸房干吗?

  和之前的工作有什么区别?

  这些做领导的,惯会雷声大雨点小,搞了半天,老子裤子都脱了,就这?

  左小涵顿时眼皮子翻了翻,整个人都不舒坦了。

  王富贵连忙安慰道:“小涵啊,你也别怪我们小气,我原本在会上提议帮你申请一个正式编制的,可文经理那边反对,她说你才刚转正,来殡仪馆的时间2个月不到,提拔太快传出去影响不好,所以才压了下来。”

  左小涵已经摸清了这王富贵的套路。

  感情都这会了,还不忘给他的竞争对手挖坑,岂不是想让左小涵当他手中的一把枪出去找文经理闹一闹?

  也太小看老子了。

  呵呵!

  “王经理,我就问一句,加薪不加薪?”

  左小涵也不和对方客气,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掏出一包红塔山给自己点上一根。

  特意没给对方散烟。

  这是在发泄他心中的不满情绪。

看过《捡到一本茅山秘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