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捡到一本茅山秘术 > 第205章不装了,我摊牌了!(还有一章,今天要日万)

第205章不装了,我摊牌了!(还有一章,今天要日万)

  不过有一点让众人难以理解。

  若是从动物园或者杂戏团跑出来的猛兽,也不至于只咬死牲口而放着肉不吃啊?

  祈会长突然抿了一口茶,张嘴吐出了一句话,“法医验尸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是人干的。”

  这一下,桌子上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齐齐望了过来,显然被惊到了。

  祈会长突然摸出一根烟,慢悠悠的给自己点上。

  吸了两口后,补充道:“这些都是内幕消息,不管是小动物还是小区居民自己养的家禽,皆是全身血液被吸干而死,根据伤口处的牙齿印记分析,就是人咬的。”

  “暂时还未发生伤人事件,不过小区的居民会已经提前动员做居民的思想工作了,目前小区居民搬出去了一半,剩下的大多在本地没有亲戚,去酒店开房又舍不得,每天提心吊胆的,上面已经重视起来,不排除后续会出现吸人血的情况,所以当地巡捕房安排了几组人24小时不间断巡逻。”

  “这个事情已经持续了近半个月了,满是瞒不住了,附近的几个小区大多人心惶惶,传言是妖怪作乱。”

  “据说那个小区房子价格直接砍半,租都租不出去,物业公司更是声誉扫地,开了10万的花红,请人除妖,我这次来团山,也是请你们帮我介绍介绍,看看有没有特殊人才,我好带回去交差。”

  桌上的几人显然对10万的花红有些眼红,就算是在中江市郊区,也能全款买一栋80平方米的房子了。

  老周舔了舔嘴唇,有些意动,试探的问道:“这事儿你们中江市风水协会不管?”

  祈会长瞥了老周一眼,吐了一口烟雾,“你们不也是风水协会的?自己不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吗?这可不是那些搞房地产的外行土大户,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中江市风水协会这几年也没发现什么年轻人才,里面都是一些老家伙,谈起理论知识来门门精通,可实际动起手来八成是拉稀摆带,我可不敢让这些老家伙去冒这个险。”

  “巡捕有枪,都拿那东西没办法,我们这些老家伙就不要去凑热闹了。”

  老周果然死了心,不甘的反顶了一句,“你们中江市风水协会都不敢出手,感情来我们团山市找替死鬼交任务?太不厚道了吧?”

  祈会长淡定的弹了弹烟灰,瞥了众人一眼,“对于一些想出头的年轻人来说,这也是一次扬名立万的机会。”

  众人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

  且不谈物业公司的10万花红,便是这种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机会,对年轻人来说也很有吸引力。

  当然,前提是手上有真本事。

  否则名利双收的美梦可能要落空,搞不好还会送掉自己性命。

  不值得。

  老家伙都有家有口,且有了不菲的家底,也没了拼命出头的动力。

  众人一时间有些唏嘘,没想到一直不吭声的左小涵突然开口说道:“祈叔,你看我怎样?”

  众人不解的望向左小涵。

  被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糊涂了。

  倒是祈会长率先反应过来,他好奇的盯着左小涵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手上的香烟抖了抖,吃惊的问道:“后生?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这事儿可不能乱说。”

  老周紧跟着也反应过来,着急的劝道:“小涵,你想拿这10万的花红?听周叔一句话,这事儿你不行,还是老老实实在殡仪馆上班吧!”

  “我为什么不行?”

  左小涵摊了摊手,一脸的年轻者无畏。

  “唉!”

  众人见左小涵坚持要出这个名,齐齐忍不住叹了口气。

  之前就考虑过有年轻后生会受不住这份诱惑,没想到担心很快就成了真。

  单老三和祈会长不由自主的看向老周,眼神中的含义很明显。

  这年轻人不是你的私生子吗?

  赶紧管一管,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会出人命的!

  “小涵,听我一句……”

  老周今天带左小涵过来参加这个聚会,就是打算让他开开眼界,还一下前几天对方给他批假的人情。

  怎么说左小涵现在也是停尸房的小组长来着。

  和对方处好关系对他没坏处。

  可没想让他去送死啊!

  “周叔,别说了,我自有分寸。”

  左小涵故作镇定的掏出一包红塔山,给席间的众人各自散了一根,心中实则快憋出了内伤。

  不管你是吸血鬼还是什么妖怪,在左小涵眼中统统代表着一扎毛爷爷。

  不捡白不捡。

  他憋不住了,打算直接向众人摊牌。

  “实不相瞒,几个月前,揭开陈家村活埋真相,帮助巡捕房抓了一个逃犯的外地年轻人,正是我。”

  左小涵吸了一口烟,悠悠的吐了出来。

  几个正在点烟的手突然颤了颤,几个老家伙一瞬间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单老三更是张大了嘴盯着左小涵,连他一直在意的中分发型乱了都顾不上,仿佛要重新将左小涵打量一遍。

  “你知道陈家村?这么说,那个20岁左右的年轻人真是你?”

  单老三仍有些不敢相信。

  “呼!”

  左小涵淡淡的呼出一口烟,伸手在空中弹了弹烟灰,“其实我女朋友就是陈家村的,刚好陪她回去探亲,遇到了这事儿。”

  “作为一个社会主义的接班人,我能袖手旁观吗?”

  “不能!”

  左小涵这般一解释,众人马上释然。

  倒没有人怀疑他话语的真实性。

  只是没有必要。

  众人谁也不是愣头青,也不是啥大美女,左小涵骗他们能有什么好处?

  再说了,既然左小涵能一口说出陈家村三个字来,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可光凭借这一点,并不能说服众人同意他去参合中江市的这事儿。

  还不够!

  解密真相,只能说明左小涵思维逻辑稠密,观察力出众。

  帮忙巡捕抓捕逃犯,只代表左小涵三观正,有奉献精神,同时胆大妄为,在加上运气不错。

  但是中江市的那事儿,弄不好可是要出人命的。

  万万开不得玩笑。

  左小涵又吸了一口烟,紧跟着抛出了第二个重磅消息,“其实,盛世集团工地上的闹鬼的事儿,也是我帮忙处理的。”

  这一下,轮到老周和王八程惊讶了。

  “小涵,你没开玩笑吧?是你将那女鬼解决的?”

  左小涵轻轻瞥了一眼两人,一副‘天下与我不过是囊中之物’的理所当然模样,继续淡定的弹了弹烟灰,“那女鬼叫李翠花,是附近的村民,和她男人两口子在工地上帮工,糟了毒手,被同组的一群工人酒后论剑(通假字)致死,埋在了柱子下面的地基里面,这才冤魂不散。”

  众人再次倒吸了一口冷气。

  手上的烟灰烧出老大一截,都顾不得弹了。

  其中单老三和祈会长更是拿眼神望向老周和王八程,似乎在向二人求证左小涵话中的真伪,后两人满脸的难以置信,这样的反应已经说明了很多东西。

  左小涵并没有撒谎。

  不是当事人,如何会知道死者的名字和埋尸地点?

  这已经算是案件中的机密信息了,老周和王八程也是事后问了建筑方的老板才知道的答案。

  一般人如何会知道?

  随着左小涵的话语一落,一时间包厢内静悄悄一片,几乎落针可闻。

  众人舔了舔嘴唇,只觉得眼前的一切着实太荒谬了。

  这个一直被众人当成是长辈带出来长见识的后生,还有这样的本事?

  委实将众人的眼球震掉了一地。

  解决了陈家村的事儿,代表他逻辑思维严密,观察力出众。

  解决掉工地上冤死的女鬼,这代表他真的会法术。

  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已经很难得了。

  别的不说,便是酒席上的其他4人,单凭个人能力,就搞不定这两件事。

  “小涵,你刚才说的这两件事?可是在开玩笑?”

  老周仍有些不敢相信。

  “我没有开玩笑?周叔,各位叔叔,且不说那10万的花红,就算没有报酬,这事儿我也要出头,为社会解决麻烦,为老百姓除掉祸害,也是每一个有能力公民应该承担的责任。”

  左小涵又给出了一条理由。

  这个理由很好很强大,一时间连带着众人看左小涵的目光都跟着变了。

  没想到这年轻后生,不仅有本事,思想觉悟也这般高,实在是……

  为什么不是我家的娃娃呢?

  要是我家有这么一个儿子,或者孙子,老子拼尽面子,也要好好帮扶他一把,以后全家的前程都挂靠在他身上了。

  只要不出什么大问题,至少能庇佑家族红红火火三代。

  难得的是,左小涵还这么年轻,妥妥的一个人才啊!

  众人一时间心中思绪各异,没想到刚才席间谈论的两个话题,其中的主角就在酒桌上坐着,而且全程一声不吭。

  此子有能力,有思想觉悟,敢拼,还沉得住气,而且年轻。

  日后必成大器。

  这是众人不约而同在心中对左小涵下的定义。

  就在众人都以为这事儿到此就结束了,左小涵又叹了一口气,“唉!”

  只见他以45度角望了望屋顶的天花板,突然发现吊灯上面,多了一处蜘蛛网,那蜘蛛网上正挂着两只不停挣扎的蚊虫。

  晦气!

  左小涵揉了揉眼,不动声色的转过头,继续说道:“前几天在自治区黄山古镇黄山村发生的山猫食人事件各位叔叔都知道吧?”

  “还上了报纸来着!”

  “也是我做的!”

  “什么?”

  这一次轮到祈会长吃惊了。

  在桌的其他三人都是已经退休了的老家伙,对这事儿的消息不是特别灵敏,但是祈会长目前还在职,而且大小也是一个干部,道家协会的副会长。

  有一种东西叫内参。

  很多报纸上不会刊登的东西,往往会刊登在内参上面。

  他记得前几天确实看到过这么一份消息,上面还有屠猫者的一张相片,不过当时的屠猫者正被人抬在担架上,相片并没有拍到正面,以至于祈会长并没有第一时间将左小涵和内参上的屠猫少年联系在一起。

  此时听到左小涵提起,顿时站起身重新将对方打量了一眼,越看越觉得是同一人,“确实很像,我记得那少年的名字好像叫左小涵来着?”

  “老周,你刚才喊他小涵,不会就是他吧?”

  此时的老周发现自己已经处于懵逼状态了,一个脑子已经明显不够用了。

  他机械性的附和道:“没错啊,他就是左小涵!”

  一行人中,只有祈会长最为淡定,他抓着手指上夹着的那根烟屁股吸了一口,“若是这样的话,你确实有能力解决掉中江市的这事儿,不过我也不会让你吃亏,好像巡捕房那边也有2万块的奖金,我争取帮你拿到手。”

  “还有,这事儿也有一定的危险性,我会让当地的巡捕派几个人手,听你调度。”

  “那就谢谢祈叔了。”

  左小涵荣辱不惊的淡定笑了笑。

  今天这次酒局,没白来。

  不仅装了一次大比,还收获了一个大单子。

  10万的花红+2万的奖金,又可以到账一大笔毛爷爷了。

  来的值得!

看过《捡到一本茅山秘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