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捡到一本茅山秘术 > 第206章黄金瞳(还债第二更,日万完成)

第206章黄金瞳(还债第二更,日万完成)

  祈会长突然问了一句,“小涵,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啥?”

  左小涵懵逼了。

  啥意思?

  对方又说道:“这样,我今晚连夜回去安排,你明天直接去中江市找我,到了打我电话,我帮你安排个特别的助手,你不是本地人,工作开展起来也不方便。”

  祈会长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左小涵肩膀。

  态度比之前亲昵了不少。

  引得在座的几人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都是一群成了精的老狐狸,谁还不明白?

  这祈会长摆明了是惜才,抱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思,已经有收拢他的小心思在里面了。

  左小涵就算是后知后觉神经反应慢半拍,从几人的笑意中也明白了什么。

  只是这事儿代表着对方的一番好意,他也不方便直接拒绝,只得含糊不清的回道:“那就谢谢祈会长了,我明天就去中江市。”

  “你是老周的晚辈,叫啥祈会长啊?你以后就叫我祈叔叔吧!”

  祈会长前后态度的大变让左小涵受宠若惊。

  有本事的人,在哪里都会受到尊重。

  几人继续寒暄了几句,也没了之前的心情,因为祈会长连夜要赶回中江市,聚会很快就散了。

  期间左小涵偷空去前台把账单结了,让他在众人心中的印象再次+5分。

  “小涵啊!你周叔今天真没白带你过来,你明天放心去,我帮你替班,正好我的假期也结束了。”

  老周对左小涵今天的表现赞不绝口。

  原以为是一次还人情的顺手之举,没想到反而因为左小涵,让自己增添了不少面子。

  尤其以王八程和老周最为高兴。

  左小涵虽说不是他们的子侄,但好歹是团山市的人,早晚要被他们拉进团山市风水协会去,以后就算是半个自己人了。

  又团结了一个志同道合的小同志,为组织培养了一个后起之秀,与有荣焉啊!

  聚会结束后,左小涵忽有所感,打车直接赶回去。

  外面的天色早黑了。

  家中客厅的灯光还是亮着的,晚饭好好地摆在餐桌上,旁边留了一个纸条。

  “小涵,我家里还乱糟糟的,地板也脏兮兮的,我回家收拾去了,你要是没吃饱就赶紧吃点,若是饭菜冷了可以热一热,衣服帮你都收进来了,晾在衣柜里面。”

  ——陈娇

  左小涵看了看留言,心中微微升起一股暖意。

  就算为了给这么好的姑娘一个好的未来生活,自己也要努力了。

  他很快回到卧室,在电脑桌上面的一本书中翻了翻,将之前偷偷藏在里面的茅山秘术小册子拿了出来。

  等他翻到最新一页时,果然在上面的栏目中看到了一则新变化。

  在镇尸——驱邪——尚武令——含冤之后,又出现了2个大字——除妖。

  而且这次还多了一幅画面。

  图画中是一个略显破败的小院落。

  院落中有一棵老树,树下有一个棋盘,棋盘旁边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人正背对着左小涵,看不清楚他的正面。

  但是坐在棋盘另一头的一人,直接让左小涵的眼角跳了跳,浑身上下升起了一股凉意。

  居然是一个人身狗头的怪物。

  “难道这次的新任务,暗指的就是中江市的吸血鬼事件?”

  左小涵摸了摸下巴,意有所指。

  否则不会如此巧合。

  但是之前祈会长透露出来的信息,好像是一个吸血的怪物,而且留下的印记是人类的,和这图画中的信息对不上。

  这就有些奇怪了。

  就在这时,书页上的空白处突然出现了几行小字。

  【凶宅除妖】

  【任务提示:请宿主于三日内赶到指定地点,铲除盘踞在凶宅中的邪魅】

  【任务奖励:黄金瞳】

  【黄金瞳:一种能辨别风水凶吉的瞳术,但使用时会持续消耗精神力】

  小册子上的信息很简洁,不过意思一目了然。

  凶宅,顾名思义,指不吉利的或发生凶杀,意外死亡以及闹鬼等的房舍。

  其中的不吉利并不是特指鬼魂,也包含了邪魅等不干净的东西。

  左小涵点了点头,虽然信息上略微有些出入,但这次中江市之行是志在必行了,不仅有钱拿,还能收获一项新技能。

  黄金瞳的介绍很短,但看得出来是一门很实用的辅助技能。

  至于具体的用途和功效,只能等完成任务拿到奖励后在去慢慢摸索了。

  目前左小涵经历的几处世界,奖励都很实用。

  上一次任务完成后的黄金钥匙此刻还躺在系统中,如何使用左小涵暂时还没想出太好的办法,反正没有时间限制,可以等等看。

  至于第二枚尚武令(兵器),左小涵也没打算激发。

  等需要的时候再说。

  想到这里,左小涵马上掏出手机给陈娇打了个电话,将明天去中江市的计划说了说,特意点出了这是风水公司新接的一个业务。

  等他从中江市回来,就带陈娇去门面房里面上班。

  随后在屋内收拾了一下,将一些随身物品塞进单肩包中,除了之前定制的一根钢管外,还打算将神奇的百合花也带上。

  他在副本世界中时虽然能通过系统直接将其召唤出来,但这里是现实世界,有些时候不太方便。

  此番说不定有危险,多个兵器多条助力,总比赤手空拳一个人单干安全一些。

  第二日,左小涵直接来到团山市的长途客运站,买了一张去省会中江市的票。

  当天中午就在中江市的长途客运站下了车。

  下车前半小时,左小涵已经电话通知了祈会长。

  果然,刚出了客运站,就见门口停着一辆白色的雅阁,还有人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左小涵名字。

  是一个穿着西装的陌生中年男人。

  “我就是左小涵。”

  左小涵走到对方面前,打了一声招呼。

  后者以一种审视的目光瞅了左小涵两眼,随后拉开车门将他请了进去。

  雅阁在中江市兜兜转转,最后停在了一处市郊的小区门口,左小涵刚下车,就见几人等在外面。

  “小涵,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

  “来,我帮你介绍下……这位是本次行动协助你的本地向导兼助手园园,咳咳,也是我的孙女,她对风水之术略有研究。”

  祈会长说完对左小涵眨了眨眼。

  后者很快明白过来,眼前这位一头短发,穿着牛仔裤背着一个帆布包的女孩,就是上次对方在酒桌上向他提过的本地向导。

  虽然知道祈会长会夹带私活,没想到做的如此明显。

  这是打算帮他介绍对象呢?还是让自己人顺便跟着蹭一波功劳?

  “你好,我是左小涵!”

  左小涵微笑的向对方点了点头,表现得彬彬有礼。

  权当是和对方帮他运作2万块内部奖金所做的一个特殊交易。

  不就是带一个小丫头分分功劳吗?

  他不在乎这些东西。

  这里不是他的地盘,再说了,他过来是为了完成任务拿钱走人的,不想和任何人结仇。

  “爷爷,就他?这就是你说的从团山市请过来的大师?”

  “这么年轻,毛都没长齐?到底行不行?”

  对面的短发女孩显然不这样想。

  她约莫十八九岁,脸上还有一丝婴儿肥,看着略显可爱,只是一双眼睛看人的时候喜欢斜着,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

  一开口就知道不是个好惹的主,语气也是十分呛人。

  一个不知人间疾苦的二代?

  左小涵只是稍一接触,就给她贴上了一个标签。

  之前的杨乐和她何曾相识,莫不是觉得自己的20厘米青龙偃月刀不够锋利,还捅不破一个19岁的小丫头?

  呵呵!

  左小涵一言不发的白了对方一眼。

  “园园,多大的人了,怎么能这么说话?你要是如此不懂规矩,就一会跟我回去,这边的事儿和你没关系了。”

  祈会长尴尬的对左小涵笑了笑。

  也没有料到自己的孙女如此不给他面子。

  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表现得如此野蛮粗鲁,岂不是显得他们祈家欠缺家教吗?

  “别啊爷爷,好吧,不就是听一个毛头小子的吗?你放心,我可是警校的优秀毕业生,保证完成任务,我对这一代熟的很,没了我可不行。”

  园园眼珠子转了转,稍微收敛了一下脾气,马上摇着祈会长的胳膊服软。

  左小涵也明白了祈会长明知道这次行动有危险,为什么还派对方过来蹭功劳混积分的原因了。

  原来是警校毕业的。

  混完这波功劳,在去巡捕房锻炼两个月,直接原地升一级。

  这就是有关系有背景带来的便利。

  没背景的穷人羡慕不过来。

  寒暄过后,祈会长又将他领到了小区门口一个临时的门卫室中。

  门口还有一个荷枪实弹站岗的武警。

  之前去车站接左小涵的西装男也在里面。

  “齐队长,我从团山市请的高人来了。”

  祈会长热情的将左小涵领了进去,对着一个立在圆桌前的便衣中年男子打了一声招呼。

  后者抬头打量了左小涵一眼,只见后者穿着一身普通的夏装,一手提着一个单肩包,另一手抱着一个奇怪的花盆。

  模样看着虽然俊朗,但是年纪实在太年轻,也就20岁出头。

  实在让人信服不起来。

  齐队长眉头皱了皱,一时间搞不懂上面的意思,心中不免嘀咕了一声,“就这,是特意请来除妖的大师?”

  “是不是太儿戏了点?”

  他虽然心中有疑惑,但很快收住了表情,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祈会长随后拉过左小涵介绍道:“小涵,这是区巡捕房的齐队长,专门调过来负责荷花小区案子的,他是本次行动的总指挥和第一负责人,你这是行动的顾问和第二负责人。”

  “这次市里十分重视,要人给人,要政策给政策,你们争取三日内将荷花小区的问题解决掉,我会向上面帮你们递话,保证人人有赏。”

  看得出来,祈会长在中江市的地位和身份十分特别,既不是巡捕房体系中的,却能在上一级的领导中说得上话。

  “对了,齐队长,你跟我出来一下,有件事我还要向你叮嘱一声。”

  祈会长是老狐狸,尽管齐队长脸上怀疑的表情一闪而过,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他将齐队长请出来后,站在距离门卫室十多米的一颗大树下,伸手给对方递了一根烟,“我孙女园园也在里面,打算让她今后进巡捕房,这次就拜托齐队长了,只要不是太危险的局面,都可以让她冲锋在第一线,使劲用,别客气。”

  齐队长也是在体制内混了多年的老油条,怎会听不明白对方话中的潜台词。

  摆明了是想让自己的孙女蹭一波功劳,后面好帮她在巡捕房内安排一个不错的职位。

  这种举手之劳,齐队长没多大意见。

  只是,对方在左小涵刚到就将自己的孙女塞了进来,难道看不出来那个年轻人不太可靠?

  不等齐队长开口问,祈会长玩味的笑了笑,主动为对方解开了迷惑。

看过《捡到一本茅山秘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