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不是野人 > 第五章开天辟地第一大盗

第五章开天辟地第一大盗

  第五章开天辟地第一大盗

  云川跟在女人身后,思忖了良久,终于还是决定追随女人向山洞里搜索。

  他从石缝里找到了一条被火烤死的蜈蚣,这条蜈蚣很大,足足有半尺长,蜈蚣被烤焦了一半,另一半还栩栩如生。

  女人拿到了儿子的馈赠,欢喜的在云川干净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就掐掉蜈蚣脑袋,仰起头,将一整根蜈蚣吞食了下去,就像吞下了一根面条。

  这一夜,山洞里灯火通明,没有人睡觉,所有人都在搜索食物。

  只有吃饱的云川睡得很是香甜。

  身下的干草是新的,没有臭虫来骚扰他,没有蜈蚣,蝎子来伤害他,更没有毒蛇窥伺他美味的肉体。

  这几乎是他来到新世界之后睡得最香甜的一次。

  他醒来的很晚,如果不是过于剧烈的饥饿感让他不得不从睡梦中醒来,他必然是不肯起来的。

  醒来以后他就发现,自己不仅有**喝,还能夹杂一些高蛋白的烤肉充当辅食。

  所有人都留在了这个山洞里,而洞外,暴雨如注。

  就连最贪心的族长也没有发出寻找食物的命令。

  既然是闲着,人们就只能在山洞里继续寻找昨夜遗留的漏网之鱼,可是,不论人们如何努力,山洞里残留的虫子终究不够这么多人吃的,甚至连塞牙缝都算不上。

  云川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食物,山洞里的人似乎很平和,一个个不是躺着就是安静的靠在岩壁上休息。

  看起来应该是没有饭吃了。

  云川“嗷嗷”的跟眼前这个母亲说着外星话,希望能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或者通过这种方式学会她们的语言。

  没想到这位母亲同样用“嗷嗷”这样的外星语言想要跟云川交流……

  母亲太傻了……

  云川只好注意大人与大人之间的交流,结果,他听到了很多单字发音,语调古怪而且难以模仿。

  从炊具上,云川已经知晓,这个部族应该进入了土陶时期,并且已经学会了饲养家畜,学会了用火,学会了用植物的外皮制作衣衫,那么——文明之光应该已经显现了。

  可是呢,他们的语言却非常的贫乏,只有一些简单的单音来表达含义,如果说到一些复杂的东西的时候,他们更加喜欢通过唱歌一样的语言来表达。

  一唱歌,就要舞蹈,舞蹈不是字面意义上的舞蹈,更多的是一种肢体语言。

  这很好。

  聪慧的云川很快就从一个对母亲献媚的家伙的舞蹈中明白了一件事——他曾经杀死了一头熊。

  母亲举起饥肠辘辘的云川对着那个号称杀死了一头熊的家伙。

  那个家伙为难的想要把云川扒拉到一边,毕竟,他的目标是好生养的母亲,而不是眼前这个肉墩墩的胖孩子。

  母亲固执的把云川放在两人中间,含义很清楚,没有喂饱眼前这个孩子,就不能靠近她。

  于是,这个男人咬着牙从兽皮裙子外边挂着的一个小篓里掏出来了一条很小的熟蜈蚣。

  云川转手就递给了母亲,母亲笑着就拧头,吃肉一气呵成,然后,云川继续向男人探出了自己的胖手。

  男人又拿出来了一条,云川不吃蜈蚣,所以又便宜了母亲,云川的胖手再一次伸出来了……

  直到这个男人拿出来了两条指头粗的烤熟的虫子,云川这才吃了下去。

  虫子真的很好吃,云川再次探出手,而男人的小篓里却已经空了。

  母亲见男人的小篓里再也拿不出食物之后,就抱着云川去了人群深处。

  男人则懊恼的蹲在地上用力的磕自己的小篓,看样子,他也很想从小篓里面倒出更多的食物。

  母亲坐的地方其实很讲究,那里都是抱着小孩子的女人,那些女人见母亲回来了,马上就有女人抱着自己的孩子占据了刚才母亲获得食物的地方。

  她们的学习能力很强,有男人过来了,就把孩子放在两人中间……结果,男人给的东西很快就被那些孩子给吃了。

  孩子不知道继续索要食物!

  表示交易已经达成。

  眼看着那个饥饿的女人被男人抗走,母亲笑的很大声,把云川抱得紧紧的,生怕别人抢走。

  云川走的很稳当,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

  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脚也比前两天大了一圈!

  这不正常,云川却满怀期待。

  山洞外边电闪雷鸣。

  每一声雷鸣都会把山洞里的人们吓得捂住耳朵,尤其是闪电击中了山洞口的一棵松树,并且将松树劈成两半的时候,他们竟然全部跪在地上朝那株在雨中燃烧的松树顶礼膜拜。

  或许是膜拜起了作用,燃烧的松树组成的火把被大雨浇灭了,这些人却膜拜的更加起劲。

  很快,云川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些人包括母亲在内,她们在膜拜的时候极为虔诚,甚至陷入了一种奇妙的精神世界里面,对外界的感知似乎也丧失了。

  以至于连偷窃他们食物的云川都视而不见。

  云川偷到的食物装满了母亲的小篓,云川也一口气吃了七八条那种烤熟的虫子。

  他没有照着一个人的小篓下手,而是从每一个人的小篓里偷一点,最后积累了很多东西。

  膜拜结束之后,这些人显得非常疲惫,开始有人进食,不过,他们似乎对于食物变少了没有感觉。

  不仅仅这些人对食物的数量多少没有感觉,母亲对自己小篓里突然装满了食物这件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很欢喜,非常的欢喜。

  至此,云川突然发现,自己很有可能是这个族群里的第一个小偷。

  也很有可能是这个时代中的第一个小偷。

  这个世界强盗或许会有很多,小偷?应该只有他一个!

  下第一天雨的时候,云川过的很开心,第二天也不错,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当族长开始让人宰杀牲畜的时候,所有人都开始嚎哭……

  云川很不解,

  那头云川认识的小牛因为太小的缘故逃过了一劫,族长杀的也仅仅是一只羊。

  这只羊死的很惨。

  是被石头砸死的……

  人们一边流泪一边分割羊肉的场面让云川难以理解。

  这只羊被利用的极为充分,它身体上所有能食用的地方都被小心的丢进陶锅里。

  云川不想靠近煮内脏的那一锅汤,他不觉得这些人能把羊内脏尤其是羊肠子可以烹调成一锅美味。

  母亲却举着他靠近了那个锅,让他一度以为母亲要把他也丢进汤锅里,毕竟,肥肥胖胖的他看起来比那只瘦羊更加有吃头。

  母亲很骄傲,能养出云川这么一个胖儿子就是她的荣耀,族群里别的孩子一个个瘦的肚皮鼓得高高的,肋骨清晰可见,脑袋大大的,只有云川脑袋大,身体胖,浑身都是肉,这样的形体才是一个健康的动物幼崽该有的模样。

  云川其实很能理解母亲的心思,族群中强壮的男丁才是族群的希望,只有强壮的男人才能带回来更多的猎物,继而养活全族。

  族长第一次把目光落在了云川的身上,从母亲手中接过云川,一双大手把云川浑身的脂肪摸了一个遍,最后满意的看看他胯下显著地男性特征,又把云川还给了母亲。

  围坐在陶罐附近的男人们就让出来了一个位置,好让母亲抱着云川坐下。

  自从羊变成羊肉之后,大家就高兴起来了,一把把也不知有没有发霉的干菜就丢进了陶锅,直到把陶锅塞满这才罢休。

  干菜加上羊内脏的味道飘散出来对云川伤害很大,可是,围坐在陶锅周边的人明显不这么看,他们的目光都盯在陶锅上,直到族长从一个皮口袋里掏出一些灰褐色的粉末倒进陶锅,族人们的对食物似乎更加的向往了。

  族长见云川一直看着他手里的皮口袋,就从袋子里取出一点粉末涂抹在云川的嘴唇上。

  云川小心的尝试了一下,是盐。

  不过,从颜色上来看,盐里蕴含的杂质一定非常多,尤其是发灰的盐巴里面,很有可能含有一些不良元素。

  一只瘦羊,无论如何都不够全族上下三百口人吃的,分到每一个人的嘴里的只有寡淡的肉汤。

  云川把分给自己的肉给了母亲,他看的很清楚,肉汤中还漂着羊没有来得及拉出来的半成型的羊粪。

  所以,他果断的选择了先把母亲喂饱,然后再吃母亲**。

  云川下手很快,弄肉的手段比母亲,乃至族长他们都要高明,因为他会用筷子,而不像那些人还在用手在热锅里捞肉。

  即便是皮糙肉厚的人,也经不起开水烧煮。

  所以,云川总能从汤锅里找到肉,再喂给母亲,母亲吃的非常开心,自己的手被烫了几次之后,她就很开心的张大了嘴巴,等着儿子往她嘴里填东西。

  这一幕落在族长眼中,他并没有阻拦云川的抢劫行为,也阻止了别人想要跟云川抢食物的意图。

  他甚至弄了两根与云川手里一样的木棍,学着捞热锅里的食物,很笨拙,但是,经过几次尝试之后,他就愉快的用筷子捞到了一些干菜,准确的说,他是用挑的!

  族长是全族最聪明的人,也担负着全族进化的责任,他的一言一行永远都是族人效仿的对象。

  很快,族人们就不再嘻嘻哈哈的用手抓食物了,改用木棍捞取。

看过《我不是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