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嗣兄 > 3.兄长
  进入五月之后,天越发热了,院中的花木也更加的葱茏茂盛。

  许长安经过调养,伤势渐渐好转,开始下床走动。嫌房中憋闷,她干脆到院子里散步。

  青黛担心她的伤势,紧随其后。

  午后静悄悄的,蝉在树上高声叫着。那只三个月大的狸花猫团着身子卧在树下,白乎乎的肚皮向外翻着,发出阵阵鼾声。

  待她们走近,狸花猫懒洋洋地抬头瞧了一眼,继续呼呼大睡。

  许长安觉得有趣,便停下脚步细看。

  她自受伤以来,鲜少有这样轻松闲适的时刻。听着细小的呼噜声,整个人仿佛都放松下来,透着别样的轻快。

  青黛见小姐感兴趣,正要凑趣儿介绍。忽听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与之相伴的,还有说话的声音。

  “王嫂子,你好大的胆子啊。连给大少爷的东西,都敢以次充好。你不怕老爷责怪?”

  许家在湘城,虽不算十分富裕,可也是殷实人家,有几个店铺,在城外也有数十亩良田,家中蓄养了一二十个下人。

  一二十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青黛一听就知道这是王嫂子和秦婶。她待要出声询问所谓的“以次充好”到底是怎么回事,却被小姐用眼神制止了。

  许长安轻轻摆手,示意她莫出声。

  青黛听话,暗暗点一点头。

  主仆二人都没有立刻现身,而是继续站在树后,任由郁郁葱葱的花木将身形遮挡的严严实实。

  “还大少爷呢!她算哪门子的大少爷啊?你真以为老爷会替她做主?”王嫂子显然没想到花木后面有人,“你一点儿都没听说吗?”

  “听说什么?”秦婶不解。

  王嫂子撇了撇嘴:“她不是大少爷,是个女的。”

  “啊,你说这个啊,这谁不知道?”秦婶停顿了一下,“外面都传开了。说大小姐生下来身子骨不好,算命的说须得当成是男子来教养才能养大成人。所以才一直隐瞒身份……”

  青黛暗自琢磨,心想,外面人这么传也行,用算命的做借口,听起来也算合情合理。

  然而下一瞬,她就听到王嫂子笑了一声,异常笃定:“这你也信?都是骗人的。你也不想想,要真是因为算命先生的话,老爷会这么生气?”

  秦婶不太相信:“骗人的?这话怎么说?”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先头太太善妒,不想让老爷纳妾,明明生了个女儿,偏说是儿子,连老爷都被瞒得死死的。你说,你要是老爷,被骗了十几年,连个儿子都没有,你气不气?没打她都算宽宏大量了,还会让她继续在家里摆少爷的谱儿……”

  听王嫂子越说越不像话,青黛心内焦急,打算出言喝止。她下意识看向身旁的小姐,只见其定定站着,白净的脸庞上一丁点表情都没有。

  外面的对话还在继续。

  秦婶压低声音:“王嫂子不要乱说。”

  “这可不是乱说,我家那口子整天跟着老爷,他听得真真的。要不是她还在养伤,老爷早就一副嫁妆把她打发出去了。你以为老爷为什么急急忙忙出门,连端午都不在家里过?还不是因为不想看见她?但凡有一丁点在意,为人父母的,谁会撇下快死了的孩子,自己出门散心?”

  这话戳中了许长安心里的痛处,她眸光轻闪,眼神晦暗不明。

  青黛飞快地瞧了一眼小姐,甚是懊悔。她该早些站出来打断的,再听下去,不知对方还要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她不再迟疑,快步从花木后闪出来,低喝一声:“住口!胡说八道什么?谁允许你们乱嚼舌根的!”

  她突然出声,正交谈的两人吓了一跳。在认出是“大少爷”房里的青黛后,王嫂子脸上的慌乱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明晃晃的轻视:“我当是谁,原来是大少爷房里的红人。”

  “大少爷”三个字念得极重,讽刺意味不言而喻。

  青黛胀红了脸,她跟这个王嫂子有些不对付。昔日小姐还是“大少爷”时,王嫂子曾想把女儿送到少爷房里,特意来找她说情。她想到小姐身份特殊,用不着太多人。因此,也没回禀小姐,她直接寻了个理由就给拒绝了。

  那时王嫂子除了遗憾,也没说什么,见了她依旧亲热客气。近来小姐身份一变,对方俨然换了一副嘴脸,一见她就阴阳怪气,今日竟然还在背后编排起小姐了。

  秦婶看着不对,忙使眼色做手势,用伸手拉了拉王嫂子的衣袖:“别说了。”

  王嫂子挣开她的手:“你怕她干什么?还当她是副小姐呢?别说是她,就算是她主子站在我面前……”

  “你——”青黛又气又委屈。

  “我站在你面前,你待如何?”许长安略显清冷的声音蓦的响起。

  青黛心里一喜,只见小姐自树后缓步走出。

  许家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她是女子,可府里并未给她准备女装。此刻的她,仍然穿着一身青衫,头发绾起,做男子装扮。

  她静静站着,身形瘦削,却笔直如松。脸色因为伤势未愈的缘故,略显苍白,但这丝毫无损于她的容貌气势,仿佛她仍是许家地位尊崇的少东家。

  骤然看到讨论了许久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秦婶本欲称呼一声“大小姐”,但不知怎么竟脱口而出:“大少爷!”

  王嫂子更是变了脸色。方才精神十足,此刻竟觉得腿软,等她反应过来时,已双膝着地:“大,大少爷……”

  许长安眼皮微动,轻笑一声,凉凉地道:“不敢,快死之人哪里担得起大少爷的称呼?”

  王嫂子听了,后背生出一层冷汗。她脑袋嗡嗡的,抬手就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小人该死,胡说八道呢,绝对没有诅咒少爷的意思……”

  她怎么能忘了,当年药铺生意不好,从掌柜到伙计各有各的小算盘。是这位年纪轻轻的“大少爷”一顿整治,让药铺扭亏为盈的?

  就算没有老爷的支持,人家也是主子,收拾她们这样的下人,还不是轻而易举?

  许长安吩咐青黛:“去把周管家请来。”

  如果在以前,知道背后有人议论,许长安大概不会在意,顶多只查查“以次充好”。但今日亲耳听见,又目睹了她们对青黛的态度。她心里明白,以她现下的处境,如果还想在许家好好生活下去,那必须弹压,否则真当她人人可欺了。

  周管家来的很快,他在路上已从青黛口中大致知道了事情始末。

  一看见许长安,他先恭恭敬敬行了个礼:“大小姐,身上的伤可好些了?”

  许长安“嗯”了一声,眼眸轻抬:“劳周管家挂念,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周管家神色如常,仿佛那只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小的这些天只顾着忙,做事不周。老爷出门前,特意叮嘱过,衣裳首饰、药材器物,大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吩咐就是。”

  他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两人,转头命令身后的小厮:“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堵了嘴拖下去?”

  小厮应下,动作极其麻利。

  待他们都退下后,周管家才上前一步,问:“这两个人,大小姐想怎么处置?”

  “你看着办就是。”许长安倒也不在意具体怎么处罚。她犹豫了一下,轻声问:“我爹临走前,真的叮嘱过你?”

  周管家笑笑:“老爷嘴上没说,但心里定然是这么想的。”

  许长安抿了抿唇,心想,那就是没有了。

  她双目微阖:“知道了,今日之事,辛苦周管家了。”

  “不敢不敢,是小的先前失职,还请大小姐不要怪罪。”周管家连忙施礼,想了想,又温声道,“大小姐不用把那些狗屁话放在心上。不管怎么说,您都是老爷唯一的骨肉。”

  许长安知道他是宽慰自己,笑了一笑,以作回应。

  经此一事后,许长安在府里的待遇似乎又好了起来。

  这日午后,青黛忽然来报:“小姐,老爷回来了,请你去厅堂叙话呢。”

  许长安心口一跳,不自觉紧张起来:“好,我这就过去。”

  她整理了衣衫,快步向厅堂而去。

  刚一走进厅堂,许长安就看见了多日不见的父亲。

  她整理了一下心情,上前行礼:“爹。”

  许敬业神色和蔼:“长安,你的伤好些了吧?”

  很普通的一句话却让许长安心里一酸,她点了点头:“嗯,好多了。”

  “这就好。”许敬业叹了口气,“我那天在气头上,说话难听了一些。后来想了想,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你……”

  许长安只觉得暖流一丝一丝的从心底渗出来,这一段时日的委屈、担忧、懊恼、不甘……仿佛在一瞬间被冲刷个干干净净。

  “对了,有个人你还没见过吧?”许敬业提高了声音,“承志,进来见你妹妹。”

  许长安有些懵,承志是谁?

  父亲话音刚落,就有脚步声响起。

  许长安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逆着光走了进来。

  这人一身竹布衣衫,高高瘦瘦,白净灵秀。

  许长安没细看其五官,只瞧了一眼,就重新看向父亲。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头忽的涌上一种不祥的预感。

  父亲含笑的声音近在耳畔:“长安,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你的兄长。”

  仿佛是一道惊雷,震得她瞪大了眼睛,疑心自己听错了。

  许家只她一个孩子,哪儿来的兄长?

  :。:

看过《嗣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