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嗣兄 > 5.妹妹
  周管家她很熟悉,这些年基本不见他换打扮,明明年纪也不算很大,却穿得老气横秋。而承志已换了一身衣衫。上好的云缎,衣角袖口都有着精致的竹纹,赫然是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

  果然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方才在厅堂时,他看着还只是干净清爽,温润雅致。这换了身衣服,竟莫名地多了几分贵气。

  一看见他,许长安就想起自己方才和父亲的争执,对此人自然也生不出好感来。

  须臾之间,两人已到了跟前。

  周管家率先笑着打招呼:“大小姐。”

  许长安同他关系不坏,当即颔首致意:“周管家。”

  承志也笑了,黑漆漆的眸间蕴满了笑意:“妹妹。”

  他神情温和,语气亲近,举止斯文,看着挑不出一丝错儿来。

  然而许长安只轻轻抬了抬眼皮,面无表情,声音冰冷:“别叫我妹妹,我娘只生了我一个。”

  仿佛是兜头浇了一盆清凉凉的水,气氛骤然冷了下来。

  说完也不管他作何反应,径自往前走。

  树上的蝉仍在高声叫着。

  承志脸上的温柔笑意慢慢凝滞。

  他记忆不多,但是明显的不喜还是能感觉到的。

  周管家看他神色不对,连忙说道:“少爷不要多想,兴许是天气热,大小姐心情不好。”

  少年唇线紧抿,这样的解释没能说服他。不过面对一脸和煦笑容的周管家,他还是笑了笑:“这样啊。”

  似乎接受了周管家的说辞,可他心底的失落却怎么也消散不了。

  这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明晃晃的讨厌。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许长安刚一回到院子,还没进房间,就斜刺里跳出一个人来,高声尖叫:“啊啊啊啊啊——你,你怎么真是女人啊!”

  眼看着要扑进她怀里,许长安后退一步,同时伸手将其隔开:“茵茵,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对面的小姑娘也就十四五岁年纪,身形窈窕,眉目姣美。

  虽然被格挡开了,但她的手仍然紧紧攥着许长安的衣袖,红扑扑的脸上挂着成串的泪珠。

  许长安摸出一条帕子递给她。

  陈茵茵直接挥手打开:“我不要!”

  听到动静,青黛急急忙忙赶来,轻声央告:“表姑娘,小心一些。我们小姐伤还没好呢。”

  陈茵茵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一把擦掉眼泪,见“表哥”正无奈地看着她。

  她抽抽噎噎:“表……”她知道该改口叫表姐了,可这声表姐怎么也说不出口,她只好问:“你,你的伤严重吗?”

  “好些了。”许长安领着她进了房间,“外面热,咱们进去说话。”

  不再刻意遮掩后,许长安恢复了原本的声音,不够娇媚,但也清润悦耳。

  两人离得不远,陈茵茵听着她的声音,又看看她不再束胸后微微隆起的胸膛,不得不承认“表哥”不是“表哥”,而是“表姐”这一事实。

  青黛给她们上了茶水。

  许长安招呼她用茶,又轻笑:“你也是,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你们家老夫人身体还好?”

  陈茵茵捧着茶杯,呆愣愣的:“都好。”

  说着话,她眼圈儿又红了。她母亲去世后,父亲续娶。后来继母有孕,胎像不稳。有人说是她的八字与之相冲。父亲和继母就商量着要把她送到郊外庄子去躲避。远在湘城的“表哥”听说此事,同舅舅一起,上门把她接了过来。

  这一住就是数年,期间她也只有在父亲去世时回家过。

  在她心里,“表哥”无疑是有着特殊地位的。她整日待在内宅,所认识的男子里,没有人比表哥更俊美更体贴,她怎么可能心里一点涟漪都没有?

  谁知道她只不过是回家了几个月,回来就听说“表哥”变成“表姐”了?

  这让她一时半会儿怎么接受嘛!

  陈茵茵忍不住问:“所以,外面的传言是真的?你真的跟我一样,是个姑娘?”

  人人都这么说,她自己也看到了,可她还是想听“表哥”亲口承认。

  许长安沉默了一瞬,认真回答:“是,我跟你一样,是个姑娘。”

  陈茵茵的眼圈儿再度红了,泪珠在眼眶里滚来滚去。她伤心难过之余,竟有一种名为“心疼”的情绪弥漫上心头。

  从小被迫扮成男子,又猝不及防被揭穿,“表哥”应该也挺难的吧?

  陈茵茵吸了一下鼻子:“那,舅舅没有责怪你吧?”

  许长安眸光微凝:“嗯?”

  “我自己猜的啊,舅舅知道你是个姑娘肯定不高兴。可我听说,你是为他挡刀,才被发现不是男人的。所以,他就算生气,也不会怪你,是不是?”陈茵茵忖度着问,大眼睛眨巴眨巴。

  许长安笑笑,心里又酸又暖。其实她最初也这么想的。不想让表妹担心,她含糊说一句:“也还好。”低头喝一口茶后,她转了话题:“你这次回来,小五没跟你一起吗?怎么不见他?”

  小五是许长安的小厮。陈茵茵回家,路途遥远,许长安不放心,就让小五一路护送。

  “一起的啊,他指挥着人帮我搬行李去了。”陈茵茵努了努嘴,“他倒是想跟你回话,只是你现在是大小姐,男女有别,他不敢贸然求见。”

  许长安一听这话就皱了眉:“我没那么多规矩。”

  她定了定神:“茵茵,你一路奔波,想来也辛苦了,先回去沐浴歇息吧。”说着又吩咐青黛:“你去看看小五忙完了没有,让他过来一趟,我有事找他。”

  陈茵茵想和“表哥”多待一会儿,但见其神情严肃,当下也不敢造次,只得乖巧应下来:“好,那我先回去。”

  青黛也领命离去。

  过了约莫一刻钟,小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小五求见。”

  “进来!”许长安站起身。

  然而她只听到重重的脚步声,却不见小五的身影。

  许长安抬头,隔着帘子看见小五就在门口,一步一挪,脚步极重。她心下纳罕:“你在门口跺脚干什么?还不进来?”

  “诶,来了!”小五应着掀开帘子。

  夏天酷热,青黛在地上洒了些水,降温除尘。

  水还没完全干,地面有些滑。小五僵着身体,脚下一歪,差点滑倒,还好扶住了门框才站定。

  他冲许长安笑笑:“少爷。”

  话一出口,他就想打自己嘴巴,来之前都想好了要叫“小姐”的,怎么又喊的是旧日称呼?

  他连忙改口:“小……小姐!”

  悄悄打量着“小姐”,虽然知道了对方是个姑娘,可直到此刻,他内心深处仍很难真正将其看作是表姑娘那样的娇小姐。

  许长安今日穿的是窄袖长袍,头上半点珠翠也无,只有一根素白玉簪绾发,脸上更是不施脂粉。

  看了一会儿后,小五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失礼了。他也学过一点规矩,知道作为下人,是不能直视夫人小姐的。

  可他之前还强行拉过小姐的手,哭求着抱过她小腿……

  小五不敢回想,一张脸皱成了一团,抬头看天,低头看地,就是不直视许长安。

  见他这么一副姿态,许长安蹙眉:“你这是什么意思?知道我不是少爷,连见我都不屑么?”

  “不不不……”小五连忙摆手,“小五怎么敢有这样的心思?少爷对我有救命之恩,是我的再生父母。我这条命就是少爷给的。我只是……”

  他也说不出个“只是”来,干脆斩钉截铁:“反正不管少爷是男是女,我都永远听少爷的。上刀山、下油锅,都在所不辞。”

  小五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家,家里兄弟姐妹共有八个,他排在第五。四年前他生了一场病,家中无钱可医,干脆放弃,任他等死。

  其实也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只是家里孩子多,每个人都要张嘴吃饭,凑不出银钱来给他治病。

  他知道,也理解,但知道自己被放弃,还是忍不住难过。不过他没死成,金药堂的少东家救了他。

  从那以后,他决定跟着少东家。为了使其同意,他死乞白赖,甚至不惜下跪,抱着人家小腿哀求,最终成功留在其身边。

  想到那些旧事,小五不免脸红耳热。

  许长安摆手:“行了行了,我不用你上刀山下油锅,只要你还跟以前一样忠心于我就行了。”

  小五想也不想:“这是自然。我还是那句话,小五这辈子,永远追随少爷。”

  点一点头,许长安缓缓问道:“我爹带回来一个人,你见过没有?”

  “没见过,不过有听说。”小五一向消息灵通,“老爷准备收他为嗣子,让大家都叫他少爷呢。”

  许长安眼眸微眯,唇角轻扬:“是啊,不过收嗣子嘛,可不是一句话就能成的……”

  爹不是想让那个人做嗣子么?她偏要让他做不成。

  :。:

看过《嗣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