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嗣兄 > 7.颤栗
  张大夫向上拱了拱手,神情严肃:“祖师爷在上,咱们制药不同于别的行当,须得内行人才行吧?少东家自小学医,踏实肯干,这几年带着咱们,把金药堂的生意越做越大。湘城百姓提起来,没有一个不称赞的。”

  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承志,只指了一下:“至于这位少爷,咱们不熟悉,敢问他可也是学医之人?”

  承志摇头,如实回答:“不,在下不曾学过医术。”

  许敬业皱眉:“没学过医怎么了?没学过医就不能经营药房了吗?”

  ——他自己就是半路学医,这么多年也只能勉强算是粗通药理。他隐约觉得,张大夫这话,是在贬低承志,也是在暗讽他。

  “不是不能,只是还请东家看在制药涉及人命,念在在金药堂走到今天实属不易的份上,慎重考虑。说句不好听的话,少东家的位置,还真不是谁想顶替就能顶替的。”张大夫并不退让。

  许敬业脸色难看极了。

  张大夫还要说话,却被孙掌柜轻轻拉了一下衣袖。

  孙掌柜笑道:“东家,张大夫没别的意思。只是东家久不管事,兴许是忘了,金药堂很多事都由少东家负责。东家想让这位少爷接手,只怕还得少东家过来亲自交接才行。”

  许敬业面子受损,当即挥一挥手,吩咐随行的小厮:“那就回家里去把大小姐请过来。”

  “是。”小厮领命而去。

  许敬业扫了一眼张大夫,凉凉说道:“虽然说这两年我不怎么管事了,但有她老子在,这金药堂还轮不到她许长安当家。”

  他何尝不知道,在这几个人心里,只怕女儿说话比他更有分量一些。

  张大夫只当没听见,也不说话。

  孙掌柜则在一旁打圆场:“东家,消消气。张大夫也不是这个意思,他在金药堂几十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清楚吗?他把金药堂看比自己家还重。”

  负责制药事宜的姜师傅也跟着帮腔:“是啊,咱们金药堂这些年发展挺好。您突然带了一个不懂医术的人接替少东家,不大妥当吧?再怎么着,也得先看看有没有这个能力啊。”

  他心说,虽是您祖上的产业,可也不能使劲儿的作践啊。

  这也是金药堂的老人了,说话有些不客气。

  许敬业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冲口而出:“谁说承志没能力了?他以前是没学过,可不代表他以后也学不会!”他说着转向义子:“承志,你说呢?”

  承志一直安安静静站着,此时问到他头上,他才开口:“义父说的是,我确实可以学。”

  “这东西也看天赋,不是轻飘飘的一句可以学就行的。”张大夫依然没有好脸色,又小声嘀咕,“当年东家也说可以学。”

  许敬业假装没听到后半句,不停地对自己说,这是金药堂的老人了,功劳不小。没有他们,只怕金药堂十年前就撑不下去了,要多忍耐。

  承志则笑了一笑,冲张大夫施了一礼,认真而恭敬地询问:“那,敢问张大夫,如何判断有没有天赋?”

  张大夫嘿然一笑:“金药堂以制药售药为主,作为未来的当家人,不说精通医术,至少能认药、制药吧?”

  孙掌柜、姜师傅等人齐齐点头,低声附和。

  许敬业心中想说他们无理取闹,但他记得清楚,自己刚接管金药堂时,确实连基本药材都不懂,闹了不少笑话。所以他连反驳都没有足够的底气。

  张大夫继续说道:“给你一刻钟,只要能记下三十种药材,就算你在学习制药方面有些天赋,怎样?”

  “你这不是为难人吗?”许敬业当即反对,“一刻钟的时间太短了。”

  “不短了,少东家八岁就能做到,这位少爷难道还比不过一个八岁的小姑娘吗?”

  许敬业皱眉,声音极低:“这怎么能比?长安八岁时,都学医好几年了。”

  然而承志毫无惧意,他微一凝神,拱手行礼,神情动作落落大方:“好,在下愿意一试。”

  许敬业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这几日天气好,院子里的地面上摆放着需要晾晒的草药,屋檐下也有需要阴干的药材。

  张大夫低声吩咐了伙计一通,伙计点一点头,自去准备。而张大夫则就地取材,指着地面的药材开始介绍:“苎麻叶,味甘、微苦,性凉,有止血解毒之功效……”

  他语速不快不慢,讲得甚是清晰,时间把握得极好。三十种药材,不多不少,堪堪用了一刻钟。

  许敬业暗暗着急,寻思着这根本就没给人熟记的时间,分明是故意为难人。

  而承志却不慌不忙,走到第一味药材前:“苎麻叶……”

  他刚说得三个字,张大夫便板着脸孔出言打断:“像少爷这般,是背药材,而不是认药材……”

  挥一挥手,当下就有几个伙计,捧着没有标志的药匣快步上前。

  张大夫笑笑,冲承志做了个“请”的手势:“少爷,请吧。还是那三十味药材,劳烦少爷一一分辨。”

  与刚才相比,难度无疑升级了。

  许敬业忍不住低斥:“张大夫,你这分明是有意刁难!”

  张大夫只是微笑着摇头:“不敢不敢。”

  承志对许敬业露出一个安抚性的笑意:“义父别急,我愿意一试。”

  这些对他来说,还真不算难事。

  他走到药匣前,看、闻、仔细辨认。方才的记忆在脑海里格外的清晰。他十分笃定,气定神闲,语速不快不慢:“肉桂,味辛、甘,性大热,有补火助阳,引火归元,散寒止痛,温通经脉之功效……”

  张大夫瞧了一眼,心下微惊,轻“噫”了一声,心想,说的倒是分毫不差,且往后看。

  第二个药匣是紫珠叶。

  “紫珠叶……”

  第三个是川芎。

  第四个是牡丹皮。

  ……

  三十个药匣,三十种药材,顺序被打乱,形态也与晾晒时不大一样,只学了一遍,就全都认了出来。而且各种药材的药性功能,与张大夫所说一字不差。

  起初张大夫还能保持淡然神色,到得后面,他脸上笑意越来越重,甚至内心深处担忧承志一时记错。

  待第三十种药材说出来,张大夫神情严肃:“你以前,真没学过医术?也不认得药材?”

  “我没有之前的记忆。”承志坦诚回答,“这里面的大多数药材,对我而言,是第一次听说,也是第一次见到。”

  张大夫与孙掌柜对视一眼,惊叹道:“若真如此,何止是有天赋这么简单啊。虽说以前没学过,可只要勤奋好学,假以时日,必成一代名医……”

  孙掌柜也点头,口中却道:“少东家也能。”

  姜师傅不以为然:“唉,少东家毕竟是女子,这个其实就不错了……”

  几人低头合计一番。

  许敬业得意极了,没想到承志还有这本事。他哈哈一笑:“怎么样?我这个儿子找得还不错吧?”

  张大夫叹一口气:“确实不错,东家好福气啊。”

  他这么一说,余下孙掌柜、姜师傅以及各个围观的小伙计们齐齐道贺:“东家好福气。”

  许敬业甚是自得,哈哈大笑。

  承志心情也不错,他视线微微扫过,不经意间,看见院子门口,他的那个“妹妹”正面无表情站在那里,不知已站了多久。

  此时还不到巳正,日头就已经有些晒了。阳光照在小姑娘容光绝艳的脸上,她的肌肤白得仿若透明一般。

  这院子里的人们都在笑,而她的脸上毫无笑意。

  她的衣饰比较奇怪,像男装又像是女装,宽大飘逸,越发显得她身形纤瘦,仿佛风一吹就能乘云而去。

  承志看见了她的眼睛。黑漆漆的眸底弥漫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两人目光相对,她竟唇角微勾,露出一个奇怪的笑。

  承志愣住了。他没有记忆,但对情绪的感知却异常灵敏。他猛然意识到,这绝不是欢喜,这是自嘲,或者是讥讽。

  方才生出的满腔喜悦骤然被打断,心口似乎被刺了一下,一种陌生的、难以描述的感觉倏地缠上了他的心脏,微微颤栗。

  :。:

看过《嗣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