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鹿鼎记开始行走诸天 > 第十章 自己不会把小命给玩完了吧

第十章 自己不会把小命给玩完了吧

  杀鳌拜的事情不急于一时,回到宫中之后,唐宇先回到了宫中的住处住下。

  没想到,他刚到住处没多久,建宁公主就找了过来。

  “小桂子,你这几天上哪里去了?我都见不到你。”

  “这几天,你皇帝哥哥派我出宫有点事情。”唐宇脸不红心不跳道。

  他可不想让建宁公主知道自己这几天在桂府,惹什么麻烦,以建宁公主的脾气,一定会和他闹。

  况且,他好像连康熙皇帝把鳌拜府赏赐给他都没和建宁公主说。

  然而,却听建宁公主不高兴道:“好啊,小桂子,你出宫都不给我说,而且还不带上我。”

  唐宇满脸无奈道:“我出宫是为你皇帝哥哥办事,况且我怎么带你出宫?”

  建宁公主任性道:“我不管,反正下次你出去我也要一起出宫。”

  唐宇:“…………”

  花了好长一会时间,才终于把建宁公主给哄好,接下来的时间也只能陪着她了。

  当晚,唐宇被拉到了坤宁宫,他自然是要好好调/教建宁公主一番…………(此处省略两万字)………

  第二天,唐宇来到了大牢,见到了被铁链束缚,两个大铁球压制的鳌拜。

  “小桂子,是你这个狗杂种,康熙呢,叫康熙那小子来见我。”一见到唐宇,鳌拜就大声叫骂道。

  与此同时,他疯狂挣扎起来,要不是大铁球和铁链的束缚,恐怕会立刻暴起伤人。

  对于小桂子,他可是恨之入骨。

  看到鳌拜一副择人欲噬的疯狂模样,唐宇也是吓了一跳。

  他可没有忘记在金銮殿,鳌拜那一巴掌的威力,即便他现在是筑基二层圆满,也不够鳌拜几巴掌拍的。

  不过,在看到鳌拜挣脱不了铁链之后,他又放下心来。

  唐宇淡淡道:“别叫了,皇上是不会来见你的。”

  鳌拜大叫道:“难道他就不想知道他一直想知道的事情吗?”

  “他就不想知道有关先帝与太后的秘密?

  想要知道这些事情,就让他放了我。”

  唐宇笑道:“你是想说先帝其实并没有死,瑞敬皇后和荣亲王是被太后所杀,是吧?”

  “你怎么会知道?”鳌拜大吃一惊,竟然连疯狂挣扎都停了下来。

  唐宇呵呵一笑:“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你…………该死”鳌拜心中怒火滔天:“我师兄一定会来救我的,到时候,我一定会抓住你,将你碎尸万段。”

  “切。”唐宇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鳌拜疯狂的大喊大叫,直接离开了天牢。

  他暂时不打算杀死鳌拜,他对于加入天地会,拜师陈近南还存在点念头。

  先等几天吧,看看能不能碰上天地会的人。

  ……………

  养心殿。

  唐宇前来面见康熙皇帝:“参见皇上。”

  康熙皇帝挥了挥手,道:“起来吧,怎么样?你可从鳌拜那里得到什么消息?”

  康熙皇帝想让唐宇在牢中除掉鳌拜。

  但与此同时,他也想让唐宇从鳌拜口中得知一些他想要知道的消息。

  唐宇小心翼翼道:“皇上,鳌拜的确知道关于先帝的一些消息,不过他想要用放了他交换。”

  “真的吗?”闻言,康熙先是心中一喜,终于可以知道有关于父皇的一些消息了。

  但紧接着,他猛的一拍桌子,怒道:“哼,他简直是痴心妄想,还想让我放了他,朕恨不得立马斩了他。”

  “奴才也觉得他这是痴人说梦。”唐宇在一旁附和道:“立马斩了他都是便宜他,像他这种人,就应该千刀万剐。”

  “哈哈。”唐宇的话说得颇和康熙的心意,只听康熙说道:“小桂子,你无论如何也要从鳌拜口中得到先帝的消息,到时候我对你大大有赏。”

  唐宇义正言辞道:“为皇上办事,乃是奴才的本分,不敢要什么赏赐。”

  “好了。”康熙拍了拍唐宇的肩膀道:“朕知道你忠心,不会亏待你的。”

  “对了,平西王吴三桂之子吴应雄不日要来京城提亲,你有什么看法?”

  唐宇:“………”

  我能有什么看法?

  吴三桂之子上京有什么图谋来着?

  想不起来了!

  他只能随便应付道:“我觉得平西王之子吴应雄这个时候来京城提亲一定没安什么好心。”

  “是啊!”康熙叹了口气道:“吴三桂这个时候派他儿子吴应雄上京提亲,看样子一是为了拉进和皇家的关系。

  二是为了减轻我对他的忧虑,毕竟让他儿子上京,未必不是让他儿子成为质子。

  但这何尝又不是一种试探呢?”

  ………………

  转眼间三天过去了。

  唐宇这三天时不时的来牢房中,就是为了等刺杀鳌拜的天地会之人,可是却一直没什么动静。

  就在他准备放弃,要解决鳌拜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惊喜突然降临了。

  天地会的人终于来刺杀鳌拜了,不过并没有刺杀成功,唐宇趁机让他们把自己抓到了天地会总舵。

  康熙得知这件事自然是十分震怒的,立马派康亲王和索额图无论如何也要寻回。

  “你们总舵主呢?我要见你们总舵主。”

  另一边,天地会总舵,唐宇大吵大闹不停。

  唐氏鹿鼎记没有什么茅十八,也没有什么胡德帝,以致于他被抓回来之后,竟然把他关进了一间房子,不管不问。

  这还得了!

  唐宇只能大喊大叫,希望能吸引陈近南的注意。

  “我要见总舵主,我可是天地会的卧底,大家都是自己人。”

  “你们快把我给放了。”

  “…………”

  唐宇喊了好长一会,可是却没有什么动静,刚开始还有人让他闭嘴,后来连有人管他都没有了。

  完了,自己不会把小命给玩没了吧!

  唐宇开始有些慌了,他喊的反而更凶了。

  “来人呢,我要见总舵主,我可是天地会的卧底,你们抓错人了。”

  “我告诉你们,总舵主可是我师父,你们赶紧把我给放了。”

  “有没有人啊,你们抓错人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啊!”

  “……………………”

  ………………………………………

看过《从鹿鼎记开始行走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