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鹿鼎记开始行走诸天 > 第九十五章 收杨过为徒!(求订阅)

第九十五章 收杨过为徒!(求订阅)

  “呵!”唐宇冷笑一声:“欺人太甚?

  我想应该是你们全真教欺人太甚吧!”

  “现在就让我给你们好好掰扯清楚。”

  “你们全真弟子闯入终南山之后的禁林,以致于被玉蜂蜇伤,这本来就是你们的过失,怨不得人吧!”

  唐宇开口直接把之前打伤赵志敬给省略了过去。

  “这…这都是门下弟子为了捉拿孽徒杨过,才不得已闯入了禁林之中。”郝大通道。

  “哼!”唐宇冷哼一声:“我不管究竟是何原因,我只问你们,是不是错在你们?”

  “是,这是我等门下弟子过于鲁莽。”丘处机无奈道。

  “好,你承认便好。”唐宇点了点头:“本来你们弟子到古墓入口求取解药,古墓派小龙女感念两派为邻,不愿惹下仇恨,这才让孙婆婆送出解药。

  同时还把杨过带出,想要用解药的情分,让贵今后教好好对待杨过,不要再让他受欺负。”

  “但没成想…”唐宇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郝大通打断道:“阁下,杨过身为我教弟子,我教自然会好好对待他,又怎么会欺负他呢?”

  “他没有受欺负又怎么会逃到禁林?”唐宇质问道。

  “实在是他不服管教,甚至还使妖法打伤师兄,害怕责罚才逃往禁林的。”

  这却赵志敬开口说话了。

  他不开口唐宇还真没注意到他,毕竟刚开始的时候,他处在北斗七星大阵之中,而如今全真七子又挡住了他。

  赵志敬自然也认出了半个月前打伤他的唐宇,但是现在形势比人强。

  再者说他早已告知了师门长辈,现在师门长辈都不吭声了,他能怎么办?

  “闭嘴,这笔账等会再给你算。”唐宇冷喝一声,吓得赵志敬一跳,不敢再吭声。

  这时,他又看向了郝大通道:“道士,你还是先听我把话说完再插嘴吧,不然的话,一会打脸可就不好了。”

  “你………”郝大通的脸色阴晴不定,心中憋着一股火气,很想发泄出来。

  好在,这时丘处机劝道:“师弟,你先听这位公子把话说完。”

  “哼!”郝大通冷哼一声,只能强行忍住,闭口不言。

  唐宇接着说道:“孙婆婆好心好意送出解药。

  但没想到却被你们全真弟子质疑,认为是毒药,想要加害他们。

  以致于孙婆婆一气之下让解药给杨过喝下,来证明并不是毒药。”

  “没想到堂堂全真弟子,竟然是是小人之心。”说到这里,唐宇忍不住嘲讽一句。

  “咳咳。”

  丘处机气的面色难看,牵扯了伤势,不禁咳嗽了两声。

  唐宇没有理会,自顾自说道:孙婆婆气不过,自然要带杨过返回古墓。

  而你们全真弟子呢?

  竟然想欺负一个老人家,直接堵住了古墓入口,不交出解药就不放走孙婆婆。”

  “呵呵,没想到堂堂全真弟子竟然都是这幅德行。”说到这里,唐宇再度嘲讽道。

  “而我看不下去,自然只得出手替你们这些师门长辈教训一下他们了。”

  “这是不是真的?”丘处机、郝大通面色阴沉的朝身后的甄志丙看去。

  在七位师父和师伯师叔的压力下,甄志丙的额头上不由得渗出细密的汗珠:“是。”

  “你……”

  噗!

  郝大通气急之下喷出一口鲜血,之前甄志丙所言乃是其去求取解药,结果却被一神秘人所伤。

  他这才不得不亲自出马,到活死人墓入口找小龙女求取解药,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子。

  “混账。”丘处机大骂一声,他身为甄志丙的师父,自然是最为恼火。

  “从今天起,剥夺你三代弟子首席的身份,打入后山,紧闭三年。”丘处机严词厉色道。

  “还有那天参与的弟子,一律惩罚砍柴三个月。”

  “就这。”唐宇撇撇嘴,感觉惩罚有点轻了。

  但这些人顶多算是德行有些不当,他都打上重阳宫,打伤全真七子还有这么多人了,还能怎么样?

  “如此阁下可还满意?”丘处机开口问道。

  他也不想啊!

  但谁让他们失礼呢,而且最重要的是还形势比人强。

  没看到他们现在一个个都重伤了吗!

  摇了摇头,唐宇出声道:“这件事揭过,那咱们就不得不谈谈下一件事了。”

  “什么事?”丘处机面色一沉,还有?

  “郭靖把杨过交给你们,是希望你们能够好好教他。

  可是呢?

  入门半月,赵志敬身为杨过的师父,却是对他非打即骂,更是只教了他一点口诀,就让他参加同门弟子的比试…”

  丘处机扭头看向赵志敬:“确有其事?”

  “师父,实在是他不服管教,弟子才对他严厉一些。”赵志敬慌忙说道。

  “不服管教就可以对他又打又骂,他还是个孩子。

  还有,如果不是你的授意,同门师兄又怎会经常欺负他?

  就算你没有授意,但是你没有过问,就代表着准许。”

  “这……”赵志敬冷汗津津,还欲再开口解释、狡辩一下,丘处机却突然爆喝一声:“住口,志敬,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错误?”

  赵志敬心头一颤,急忙跪下道:“师父,是弟子的错,师父但有所罚,弟子绝无二话。”

  唐宇对此冷眼相观。

  丘处机道:“罚你和甄师弟一样关禁闭三年,好好悔过。”

  “来人,把他带下去。”

  全真教可不止组成大阵的那些弟子,闻言,上来了两人把赵志敬和甄志丙带了下去。

  “呸,活该。”一旁的杨过见此高兴道。

  “阁下,如今我全真已经给你有了个交代,那杨过的事?”丘处机沉声问道。

  “既然如此,杨过我可以不带走,不过…”唐宇还没有说完,便听杨过道:“大哥哥,你不是说过要带我走吗?

  我不想留在这里。”

  唐宇道:“杨过,你跟我来。”

  他把杨过带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开口道:“杨过,你可愿拜我为师?”

  刚才不是还要把我留在这里吗?现在怎么又说拜师?

  杨过一愣,但随即他便机灵的跪到了地上:“杨过拜见师父。”

  ………………

  ps:还有

看过《从鹿鼎记开始行走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