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鹿鼎记开始行走诸天 > 第256章 沟通世界本源,天地变化(求全订)

第256章 沟通世界本源,天地变化(求全订)

  ps:尽力保证最后一次吧!!!抱歉!!!

  ………………

  结束了早朝,唐宇就返回了自己的宫殿。

  半个月后就要进行噬源炼界秘法,在这之前,他定然要好好参悟,掌握透彻,以免到时候出什么问题。

  老实说,越研究,他越能看出这部秘法的不凡,绝对是一部极为顶尖的秘法。

  在他看来一亿两绝对不符合这部秘法的价格。

  不过他倒也不会多做考虑,毕竟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一天下来,噬源炼界秘法已经被他掌握了七七八八,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

  唐宇放下了秘法,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吩咐内侍传御膳房准备了膳食,然后把苏荃、曾柔、沐剑屏三女都叫了过来。

  吃吃说说,过了大半个时辰,倒也很是快乐。

  “曾柔、剑屏,你们两人就先回去吧,荃姐就在这里,帮我处理政务。”

  唐宇开口,自有一番威严。

  “是。”曾柔、沐剑屏点了点头。

  苏荃无奈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就会使唤我。”

  唐宇面色自若,一本正经道:“这不是没有你不行吗?”

  “谁让荃姐你是我的贤内助呢!”

  “这还差不多。”苏荃白了唐宇一眼,眼波流转,勾人心魄。

  虽然明知道这是唐宇哄她的话,但却也是极为受用。

  唐宇手掌抓着苏荃冰凉滑腻的秀手,在手里摩擦着,道:“为表诚意,我在这里陪着你,任凭吩咐。”

  苏荃声音撩人的笑道:“那一会你就给我捏捏肩。”

  “好。”唐宇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道。

  然而,没有多久,苏荃就后悔了。

  …………………

  结束了早朝,唐宇就返回了自己的宫殿。

  半个月后就要进行噬源炼界秘法,在这之前,他定然要好好参悟,掌握透彻,以免到时候出什么问题。

  老实说,越研究,他越能看出这部秘法的不凡,绝对是一部极为顶尖的秘法。

  在他看来一亿两绝对不符合这部秘法的价格。

  不过他倒也不会多做考虑,毕竟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一天下来,噬源炼界秘法已经被他掌握了七七八八,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

  唐宇放下了秘法,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吩咐内侍传御膳房准备了膳食,然后把苏荃、曾柔、沐剑屏三女都叫了过来。

  吃吃说说,过了大半个时辰,倒也很是快乐。

  “曾柔、剑屏,你们两人就先回去吧,荃姐就在这里,帮我处理政务。”

  唐宇开口,自有一番威严。

  “是。”曾柔、沐剑屏点了点头。

  苏荃无奈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就会使唤我。”

  唐宇面色自若,一本正经道:“这不是没有你不行吗?”

  “谁让荃姐你是我的贤内助呢!”

  “这还差不多。”苏荃白了唐宇一眼,眼波流转,勾人心魄。

  虽然明知道这是唐宇哄她的话,但却也是极为受用。

  唐宇手掌抓着苏荃冰凉滑腻的秀手,在手里摩擦着,道:“为表诚意,我在这里陪着你,任凭吩咐。”

  苏荃声音撩人的笑道:“那一会你就给我捏捏肩。”

  “好。”唐宇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道。

  然而,没有多久,苏荃就后悔了。

  …………………

  结束了早朝,唐宇就返回了自己的宫殿。

  半个月后就要进行噬源炼界秘法,在这之前,他定然要好好参悟,掌握透彻,以免到时候出什么问题。

  老实说,越研究,他越能看出这部秘法的不凡,绝对是一部极为顶尖的秘法。

  在他看来一亿两绝对不符合这部秘法的价格。

  不过他倒也不会多做考虑,毕竟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一天下来,噬源炼界秘法已经被他掌握了七七八八,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

  唐宇放下了秘法,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吩咐内侍传御膳房准备了膳食,然后把苏荃、曾柔、沐剑屏三女都叫了过来。

  吃吃说说,过了大半个时辰,倒也很是快乐。

  “曾柔、剑屏,你们两人就先回去吧,荃姐就在这里,帮我处理政务。”

  唐宇开口,自有一番威严。

  “是。”曾柔、沐剑屏点了点头。

  苏荃无奈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就会使唤我。”

  唐宇面色自若,一本正经道:“这不是没有你不行吗?”

  “谁让荃姐你是我的贤内助呢!”

  “这还差不多。”苏荃白了唐宇一眼,眼波流转,勾人心魄。

  虽然明知道这是唐宇哄她的话,但却也是极为受用。

  唐宇手掌抓着苏荃冰凉滑腻的秀手,在手里摩擦着,道:“为表诚意,我在这里陪着你,任凭吩咐。”

  苏荃声音撩人的笑道:“那一会你就给我捏捏肩。”

  “好。”唐宇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道。

  然而,没有多久,苏荃就后悔了。

  …………………

  结束了早朝,唐宇就返回了自己的宫殿。

  半个月后就要进行噬源炼界秘法,在这之前,他定然要好好参悟,掌握透彻,以免到时候出什么问题。

  老实说,越研究,他越能看出这部秘法的不凡,绝对是一部极为顶尖的秘法。

  在他看来一亿两绝对不符合这部秘法的价格。

  不过他倒也不会多做考虑,毕竟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一天下来,噬源炼界秘法已经被他掌握了七七八八,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

  唐宇放下了秘法,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吩咐内侍传御膳房准备了膳食,然后把苏荃、曾柔、沐剑屏三女都叫了过来。

  吃吃说说,过了大半个时辰,倒也很是快乐。

  “曾柔、剑屏,你们两人就先回去吧,荃姐就在这里,帮我处理政务。”

  唐宇开口,自有一番威严。

  “是。”曾柔、沐剑屏点了点头。

  苏荃无奈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就会使唤我。”

  唐宇面色自若,一本正经道:“这不是没有你不行吗?”

  “谁让荃姐你是我的贤内助呢!”

  “这还差不多。”苏荃白了唐宇一眼,眼波流转,勾人心魄。

  虽然明知道这是唐宇哄她的话,但却也是极为受用。

  唐宇手掌抓着苏荃冰凉滑腻的秀手,在手里摩擦着,道:“为表诚意,我在这里陪着你,任凭吩咐。”

  苏荃声音撩人的笑道:“那一会你就给我捏捏肩。”

  “好。”唐宇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道。

  然而,没有多久,苏荃就后悔了。

  …………………

  结束了早朝,唐宇就返回了自己的宫殿。

  半个月后就要进行噬源炼界秘法,在这之前,他定然要好好参悟,掌握透彻,以免到时候出什么问题。

  老实说,越研究,他越能看出这部秘法的不凡,绝对是一部极为顶尖的秘法。

  在他看来一亿两绝对不符合这部秘法的价格。

  不过他倒也不会多做考虑,毕竟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一天下来,噬源炼界秘法已经被他掌握了七七八八,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

  唐宇放下了秘法,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吩咐内侍传御膳房准备了膳食,然后把苏荃、曾柔、沐剑屏三女都叫了过来。

  吃吃说说,过了大半个时辰,倒也很是快乐。

  “曾柔、剑屏,你们两人就先回去吧,荃姐就在这里,帮我处理政务。”

  唐宇开口,自有一番威严。

  “是。”曾柔、沐剑屏点了点头。

  苏荃无奈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就会使唤我。”

  唐宇面色自若,一本正经道:“这不是没有你不行吗?”

  “谁让荃姐你是我的贤内助呢!”

  “这还差不多。”苏荃白了唐宇一眼,眼波流转,勾人心魄。

  虽然明知道这是唐宇哄她的话,但却也是极为受用。

  唐宇手掌抓着苏荃冰凉滑腻的秀手,在手里摩擦着,道:“为表诚意,我在这里陪着你,任凭吩咐。”

  苏荃声音撩人的笑道:“那一会你就给我捏捏肩。”

  “好。”唐宇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道。

  然而,没有多久,苏荃就后悔了。

  …………………

  结束了早朝,唐宇就返回了自己的宫殿。

  半个月后就要进行噬源炼界秘法,在这之前,他定然要好好参悟,掌握透彻,以免到时候出什么问题。

  老实说,越研究,他越能看出这部秘法的不凡,绝对是一部极为顶尖的秘法。

  在他看来一亿两绝对不符合这部秘法的价格。

  不过他倒也不会多做考虑,毕竟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一天下来,噬源炼界秘法已经被他掌握了七七八八,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

  唐宇放下了秘法,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吩咐内侍传御膳房准备了膳食,然后把苏荃、曾柔、沐剑屏三女都叫了过来。

  吃吃说说,过了大半个时辰,倒也很是快乐。

  “曾柔、剑屏,你们两人就先回去吧,荃姐就在这里,帮我处理政务。”

  唐宇开口,自有一番威严。

  “是。”曾柔、沐剑屏点了点头。

  苏荃无奈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就会使唤我。”

  唐宇面色自若,一本正经道:“这不是没有你不行吗?”

  “谁让荃姐你是我的贤内助呢!”

  “这还差不多。”苏荃白了唐宇一眼,眼波流转,勾人心魄。

  虽然明知道这是唐宇哄她的话,但却也是极为受用。

  唐宇手掌抓着苏荃冰凉滑腻的秀手,在手里摩擦着,道:“为表诚意,我在这里陪着你,任凭吩咐。”

  苏荃声音撩人的笑道:“那一会你就给我捏捏肩。”

  “好。”唐宇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道。

  然而,没有多久,苏荃就后悔了。

  …………………

  结束了早朝,唐宇就返回了自己的宫殿。

  半个月后就要进行噬源炼界秘法,在这之前,他定然要好好参悟,掌握透彻,以免到时候出什么问题。

  老实说,越研究,他越能看出这部秘法的不凡,绝对是一部极为顶尖的秘法。

  在他看来一亿两绝对不符合这部秘法的价格。

  不过他倒也不会多做考虑,毕竟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一天下来,噬源炼界秘法已经被他掌握了七七八八,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

  唐宇放下了秘法,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吩咐内侍传御膳房准备了膳食,然后把苏荃、曾柔、沐剑屏三女都叫了过来。

  吃吃说说,过了大半个时辰,倒也很是快乐。

  “曾柔、剑屏,你们两人就先回去吧,荃姐就在这里,帮我处理政务。”

  唐宇开口,自有一番威严。

  “是。”曾柔、沐剑屏点了点头。

  苏荃无奈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就会使唤我。”

  唐宇面色自若,一本正经道:“这不是没有你不行吗?”

  “谁让荃姐你是我的贤内助呢!”

  “这还差不多。”苏荃白了唐宇一眼,眼波流转,勾人心魄。

  虽然明知道这是唐宇哄她的话,但却也是极为受用。

  唐宇手掌抓着苏荃冰凉滑腻的秀手,在手里摩擦着,道:“为表诚意,我在这里陪着你,任凭吩咐。”

  苏荃声音撩人的笑道:“那一会你就给我捏捏肩。”

  “好。”唐宇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道。

  然而,没有多久,苏荃就后悔了。

  …………………

  结束了早朝,唐宇就返回了自己的宫殿。

  半个月后就要进行噬源炼界秘法,在这之前,他定然要好好参悟,掌握透彻,以免到时候出什么问题。

  老实说,越研究,他越能看出这部秘法的不凡,绝对是一部极为顶尖的秘法。

  在他看来一亿两绝对不符合这部秘法的价格。

  不过他倒也不会多做考虑,毕竟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一天下来,噬源炼界秘法已经被他掌握了七七八八,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

  唐宇放下了秘法,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吩咐内侍传御膳房准备了膳食,然后把苏荃、曾柔、沐剑屏三女都叫了过来。

  吃吃说说,过了大半个时辰,倒也很是快乐。

  “曾柔、剑屏,你们两人就先回去吧,荃姐就在这里,帮我处理政务。”

  唐宇开口,自有一番威严。

  “是。”曾柔、沐剑屏点了点头。

  苏荃无奈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就会使唤我。”

  唐宇面色自若,一本正经道:“这不是没有你不行吗?”

  “谁让荃姐你是我的贤内助呢

看过《从鹿鼎记开始行走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