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鹿鼎记开始行走诸天 > 第267章
  ps:再请一天假!!!明天恢复更新开始补!!!

  …………………

  唐宇看了一下沐剑屏炼制的丹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这些丹药很大一部分都是沐剑屏按照他给的炼丹传承中的丹方炼制的。

  但因为材料有缺,有的找到了可以替换的药材。

  有的可能用的具有相同的药效的药材或者有所删改,但具体炼制出来之后,具有什么效用,就不大清楚了。

  还有一小部分,乃是沐剑屏自己琢磨的丹药,这些丹药除了有限的两个弄清楚了效用。

  其他的丹药,除了能分得清楚是不是毒丹之外,就什么也不清楚了。

  在沐剑屏一脸期待的目光中,唐宇听她介绍完了这些成果,然后赞叹不已,让沐剑屏心里很是受用。

  她虽然在炼丹上很有天赋,但炼丹其实也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

  要不是因为唐宇,她很难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达到这般成就。

  “好了,没想到我家剑屏这么厉害。”

  唐宇揉了揉沐剑屏的脑袋,笑道:“这段时间真是辛苦我家剑屏了,我带你出宫,好好犒劳一下你好不好?”

  “真的吗?”沐剑屏一脸雀跃:“太好了,唐大哥。”

  “嗯,我叫上你曾柔姐姐,我们一起出去。”

  唐宇带着沐剑屏、曾柔两女悄悄地出了宫。

  身为大宇皇上,悄悄溜出宫,你还别说,还真有一股别样的感觉。

  出了宫的沐剑屏就像出了笼的麻雀,整个人都欢快了不少,拉着唐宇到处东奔西跑。

  平时的她一直都埋头在宫里炼丹,可是把她憋坏了。

  老实说,这京城乃是他唐某人的京城,好像一直没有好好逛逛。

  走过一个又一个摊位,这里买点东西那里买点东西。

  “我觉得这个发钗挺适合你的,来,我给你戴上,看看好不好看?”

  “真的吗?”

  “你别动,我给你戴上。”

  “……”

  “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好看吗?”曾柔动了动头上的发钗,一脸着急的看向唐宇。

  “怎么会,我只是一时看痴了而已。”

  “曾姐姐你没看到唐大哥都移不开目光了吗?”

  “当然,我们家曾柔本来就好看,自然戴什么都好看。”

  摊主也适时的插话了:“这位公子真是好眼光,这位小姐容貌倾城,戴上这个发钗更是相得益彰。”

  “来,再试试这个。”

  “剑屏,这个镯子怎么样?你喜欢吗?”

  “这个看起来也不错,试一试。”

  “……”

  终于,小半个时辰之后。

  “摊主,给我把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几样都给我包起来。”

  虽然买这么多,都不一定能够用的上,而且皇宫里都不缺这些东西。

  甚至比这些要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但最重要的是心意。

  因为这是唐宇买给她们的东西,曾柔、沐剑屏自然是极为开心。

  三人不知不觉逛了一天,终于平复下了兴奋劲悄悄的返回了皇宫。

  先送沐剑屏返回了寝宫,然后送曾柔来到了她的寝宫。

  “阿宇,陪我们两个逛了一天,一定渴了吧!”回到寝宫,曾柔就道。

  “是有那么一点。”唐宇自然而然的坐在了桌子旁。

  他岂能不懂曾柔的意思,而他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一杯茶喝完,不仅没有感到有解渴,反而感觉更渴了起来。

  “阿宇。”

  而曾柔在一旁一直静静的看着他喝茶。

  唐宇的面色却是一脸淡然,说道:“我要你喂我喝水。”

  曾柔面色有些红润,她自然而然的端过茶杯,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茶水喂进了唐宇的嘴里。

  而唐宇的眼神却没在茶水上,而是全在曾柔的身上。

  脸蛋微圆,相貌甚甜,三千青丝如瀑,看起来整个人温柔内敛,柔美可人。

  让得唐宇不由得心思大动。

  他一边喝着曾柔喂的茶水,两只手却是空闲了起来,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用着极其娴熟的手法片刻间解开了曾柔的衣衫。

  曾柔的面色不禁更加红润了起来,她的呼吸有些急/促,手中端着的水杯都有些无力了起来。

  很快,一副美好的景象展示在唐宇的面前。

  唐宇仔细欣赏着眼前这幅美好的画卷。

  至于画卷的形象却难以用语言来描述,只能靠你们自己去想象。

  发动你们的想象力,一笔一画的在你们脑海中去勾勒画卷的线条。

  那美妙的曲线,那莹白的宛若玉石一般的肌肤,那……

  美好的画卷令人向往,想要引人去探索,去触摸,感受其中的一笔一画的力度和痕迹。

  嘭!

  手中的水杯无力的掉在的地上,发出了一声轻微的闷响。

  曾柔的手臂环在唐宇背后的脖颈上,有些生涩的回应起来。

  良久。

  唐宇站了起来,抱着曾柔来到了床榻之上。

  不多时,两个人便一起感悟起了那天地之奥妙,参悟那阴阳之玄奇。

  你中有我,我到你中。

  两人体会着那与天地相合的难以言述的奥妙与快乐,直到一人再也坚持不住。

  两个时辰后。

  一切风停雨歇,唐宇怀抱着曾柔,感受着岁月静好。

  但没过多久,阴云就又开始汇聚,想要再次电闪雷鸣,下起风雨。

  (这些东西都自己体会去吧,为了这一章,修改了几次了。)

  但最终因为某些原因,这场雨终究没有下起来。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唐宇眼见得曾柔求饶,只好强压住自己的火气。

  等曾柔沉沉的睡去,这才悄悄溜出了寝宫。

  曾柔、苏荃又不是什么普通人,所以寝宫外面一般并没有什么宫女守着。

  如此的话,反而无论是修行还是什么的,都不怎么方便,宫女和侍卫都在宫苑外面守着。

  出了曾柔的宫苑,唐宇往苏荃的寝宫走去。

  这几年来,一直都是苏荃操持着皇朝的一切事务,可以说是极其辛苦。

  自己一回来就只顾着陪沐剑屏和曾柔玩乐,甚至和曾柔在享受天伦极乐。

  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嗯,决定了,一会肯定要好好补偿一下苏荃。

  直到她满意为止。

  见到唐宇回来,苏荃要说不高兴是假的,但也有着更多的幽怨。

  有怨气当然要释放出来了。

  而唐宇也终于体会到怨气的厉害。

  不过还好,他能力极强,不然还真无法化解妖怪的怨气,被妖怪整个给吞了进去。

  虽然已经之前已经花费了他不少的精力,但他降服此妖精的精力还是很足的。

  在一番连天大战下来,此妖精终于败下阵来,口中不断求饶,被他给降服。

  床榻上。

  唐宇看着这个被自己废了一番功法才降服的妖精,嘴角噙着一抹得意的弧度。

  任你这个妖精有再多的花样,还不是降服在…………

  苏荃无力的躺在唐宇的怀里,……………………………………………此处省略三百字。

  她没好气的瞪了唐宇一眼:“你这个小冤家,经常不回来也就算了,一回来还就知道欺负我。”

  啪!

  唐宇拍了苏荃一巴掌,笑道:“之前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你可是说要让我好看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苏荃无力的翻了个白眼,心底还犹自有些不服气。

  她小嘴突然咬在了唐宇的肩膀上,来发泄她的不满。

  “哎,你怎么咬人呢!”唐宇赶紧压下了肉身的防护,不然以他肉身之力,怕不是能把苏荃的牙给蹦掉。

  接着,唐宇就感觉肩膀上一疼,看着肩膀上带有血丝的牙印,他不禁没好气的又一巴掌拍在了苏荃的身上。

  你还别说,很有弹性,手感很好。

  苏荃感觉但某个部位的异样,脸上刚升起的得意消失不见。

  不过,她心底的不满也早已散去。

  她可是知道唐宇肉身的厉害,知道刚才怕伤着她故意把肉身之力压制了下去。

  “好了,这次我回来就要要开始吞噬这个世界的本源。”

  唐宇手中把玩着一双饱满的玉山雪峰,安抚道:“等这件事情忙完了,你也就不用再操持这个皇朝,到时候,你也就能一直陪在我身边了。”

  “况且最近这段时间,我都会一直留在这里,定然会好好补偿你的。”

  “这还差不多。”苏荃朱唇轻启,吐气如兰道。

  不多时,苏荃躺在唐宇的怀里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唐宇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苏荃正紧紧的搂着自己,饱满修长的大腿搭在了她的身上。

  早晨醒来本就是精力旺盛的时候,更何况唐宇又是何等的血气方刚。

  再加上小唐硬气的不得了的脾气,一下子不可收拾。

  待两人起床时,都已经日上三竿了。

  苏荃服侍唐宇穿好衣服,没好气的拍了他胸膛两下。

  “都怪你。”

  她感觉自己有点发飘。

  “行了,你好好休息,今天上朝我来就行了。”唐宇道。

  苏荃撇了撇嘴:“这还差不多。”

  没办法,她感觉自己的双腿现在有点打颤,估计好好走路都是个问题。

  朝堂之上。

  诸位大臣看着上方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皇上。

  我的亲娘类,终于见到皇上的面了。

  简直是荒唐。

  从来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皇上,这个皇朝能够发展成这样,全靠我们这些臣子的努力。

  龙椅之上,看着下方那些大部分都只是能认得出来的面孔,没来由的,他很想来一句:“各位,好久不见啊!”

  但想到了他乃是当朝皇上,只得把这颗异世躁动的心给安抚下去。

  “诸位爱卿,朕今日有一事要宣布。”

  朝堂内鸦雀无声,各位大臣都很想知道这位突然出现的皇上要宣布什么事情。

  “朕最近闭关修行有所得,恐怕不日就要飞升上界。

  因此,在半月之后,朕准备在泰山举行祭祀大典,进行祭天事宜。”

  诸位大臣:“……”

  只感觉有一声惊雷在脑海中炸响。

  朝堂上,先是猛的一静,然后就变得吵闹起来。

  什么?皇上要飞升了?

  别啊皇上,这个皇朝没有你可不行啊!

  好吧,他们承认这个皇朝发展到现在他们出力甚多,但皇上是不可或缺的啊!

  要是没有皇上和皇后他们的武力,又怎么能镇压住周边的国家。

  而他们这些大臣只有治理的能力啊!

  但皇上要飞升,他们也没办法阻拦。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将要飞升上界,从此得享长生。”

  众位大臣一脸高兴的说道,但心里高兴不高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皇上,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

  “请问皇上,此次飞升,是皇上一人飞升,还是?”

  “朕将会携皇后和三位贵妃一同飞升。”

  众位大臣齐齐心凉了半截。

  皇上走了,但有皇后她们,这个皇朝照样无忧。

  这你们都走完了,还怎么得了?

  “皇上,你不能弃你的臣民于不顾啊!”

  “各位爱卿还请放心,朕走之前会做好安排。”

  本来他是可以一走了之的,但想了想,这好歹也是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皇朝,就这么不管不问也不太好。

  况且,有了两界颠倒碑,说不定什么时候他还能回来。

  因此,想了个借飞升脱身的理由。

  至于飞升,有没有人相信?

  这点倒不需要担心,毕竟皇朝之内早有他神仙降世,真龙天子等的传言。

  他走了以后,唐宇准备找九难师太来接替这个皇位,没办法,他也没有其他人的选择。

  而九难师太毕竟也是他的师父,更是前前朝的公主,当个皇上应该问题不大。

  况且还有鱼龙卫的存在,经过这些年的培养,每个鱼龙卫的实力都有不下于筑基三层的实力。

  其中实力强大的首领之类的更是有筑基四五层的实力,甚至更高的也不是没有。

  以不下万人的鱼龙卫,应该足以镇压得住整个皇朝。

  如此,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听闻唐宇会安排好,众位大臣虽然还有些担忧,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把各位大臣上奏的奏折收了起来,安排好各部官员做好准备之后,唐宇也就安排退朝了。

  没办法,他这个皇帝就是个摆设,再待下去也没什么用,况且他也待不下

看过《从鹿鼎记开始行走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