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一帘风月九重天 > 第4回
  清晨十点,吃过早餐的齐霖坐在客厅里,眉头轻蹙,不时揉摸后腰。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挽在脑后,面容苍白,看起来相当憔悴,。

  难得有时间有心情,本想养好精神与小妹怼个天昏地暗的。

  谁知,她在补眠时又重复“死”了一回,周身疼痛,无力打嘴炮,只能听着小妹的聒噪声——

  “……离个婚而已,别的女人要死要活我能理解,你齐霖是什么人啊?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交友广阔,认识的不是权贵便是隐世富豪,你要什么有什么。

  连我孩子姓什么你都管了,多能耐啊!女人做到你这份上,离个婚算什么?俗话说得好,天涯何处无芳草,如今满街小鲜肉,你看上哪个告诉我,我立马给你送来……”

  “齐月,说什么呢你?”过分了啊,妹夫黎清听不下去了,“姐,别怪她,你知道她一向口硬心软……”

  “怪我什么?怪我说出事实吗?”齐月瞪丈夫一眼,继续讽刺亲姐,“就算我办不到,以你的本事,连个小鲜肉都搞不定?看看咱那姐夫……”

  啊,是前姐夫,喊习惯了,一时改不了口。

  “齐月!”黎清及时打断她,神色微恼。

  同床共枕多年,他知道妻子是担心大姐的。偏偏两人怼习惯了,说出来的话反而更扎心。

  “……再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齐月生硬地来个转折,保持幸灾乐祸,“今天没照镜子吧?难怪不敢回家见爸妈,为男人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哪有脸见人?”

  唉,黎清抹汗,本是同根生,何必呢?

  家里有钱了,他也想开了,不再试图创业败家,安分守己地在老家的一间大商场应聘部门经理,日子过得顺遂平淡,实在不愿再起波澜。

  大姨子为人强势,可她凡事讲道理,从不咄咄逼人,他一向很服气。

  偏偏妻子脾气犟,一直记恨大姐插手自家的事。

  为了让大姐眼红,为了给他争口气,她正在准备再生一个孩子,随他姓……

  老实讲,老婆那清奇的脑回路,有时连他也经常一脸懵。

  “别太过分了,阿月,我今天状态不好,不想跟你吵。”齐霖停下揉腰的手,叹气道,“如果你俩是来幸灾乐祸的,目的达到了,可以走了。”

  揉了大半天,身上的痛楚减轻了,她无精打采地拿过杯子,浅浅地抿了一口温开水。

  嗯,淡然无味,又缺之不可。

  “是我要吵吗?”看出她状态不好,齐月气哼哼地坐下,“你离就离了,这年头,离婚算什么?你倒好,又说立遗嘱。立就立,干嘛跟我讲?你跟爸妈讲啊!”

  仿佛在交代后事,吓死个人。

  有钱人立遗嘱很正常,大姐早提过立有遗嘱。不正常的是,这次大姐刚离婚不久,前不久还跟前姐夫闹了一场,最恐怖的是,她这次特意告知自己夫妻。

  这太不正常了!她齐霖做事,一向做好了才跟亲朋讲。有的甚至不用讲,在她眼里,旁人的想法不重要。

  吓得夫妻俩赶紧放下手头的工夫,匆忙赶来一问究竟。

  “大姐,”妹夫黎清瞅瞅她苍白的脸色,不安地建议,“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陪你去看医生?”

  “不用了,”齐霖歪在沙发里,有气无力地摆摆手,“我前天刚做检查,一切正常,没毛病。”

  见妹夫不信,她拿出体检报告给他看。

  黎清看不懂,可他有朋友是医生,用手机拍照发给对方瞅瞅。齐霖不理他,瞅了故作镇定的妹子一眼,微笑道:

  “阿月,记得小时候,你喜欢听我讲故事……”

  “拜托,你才四十出头,不要像个老太婆唠唠叨叨的好不好?我现在没心情听。”齐月没好气地打断她。

  哈哈,齐霖径自笑了笑,道:

  “以前你认为我是瞎编的,其实啊,那是我做过的梦。”

  她望向窗外,神情略迷茫。

  “改了结局而已……”

  那时妹子还小,睡前小故事必须有个开心的结局。

  “梦里的结局一点都不好,我早早就死了……”

  “啊呸!”听到死字,齐月特别的烦躁,“你再胡说八道,我要叫爸妈了!”

  大姐和她不同,特别的孝顺,从来不让父母操心。

  “好,我不说了,该说的话我已经录好……”招来妹子恼怒的一瞪,齐霖识趣地闭嘴,换个话题,“对了,听爸妈说,你准备再生一个?”

  “是呀,”提到这事,齐月的心情舒畅了些,“反正你有钱,养得起。”

  那倒是,齐霖笑了笑,没有反驳。齐月看她这副样子不顺眼,刚要怼,丈夫黎清面带惊喜走过来了。

  “姐,我朋友说你没事!很健康,放心!”

  “真的?”齐月乐了,迫不及待地抢过体检报告瞧了瞧,“我就知道祸害遗千年……咦?这小结节啥意思?”

  “没事,很小一点,我朋友说多喝水就行。哦对,每半年去医院检查一次……”

  “哦哦……”

  拿着报告,夫妻俩你一言我一语地研究讨论着。齐霖看着他俩,身子稍微爽利些了,脸颊逐渐恢复血色。

  以前经常做的梦,没有一个重复的。

  不知为何,最近半个月,她天天做那个坠崖的梦,有点反常,不得不防。

  所以,她一周前回老家探望了父母,接着躲回恢复单身之后的一栋安乐窝处。好听点说,她在静待后续;难听点说,她在等死,虽然不知死期何时来临。

  有备无患嘛。

  如果可能,她当然想活着。现在有钱有时间,等熬过一个月确定没事,她便带家人出国游玩去。

  出游计划都做好了,希望平安吧。

  ……

  当天晚上,妹妹和妹夫担心她想不开,坚决留下来陪她。齐霖同意了,小妹齐月更夸张,夜里非要和她一起睡。

  “行,咱俩好久没睡一块了,”齐霖好笑道,“以为你要恨我一辈子呢。”

  “嘁,有那闲功夫,我不如多生几个。”齐月冷嗤,拉被子盖好,“我可告诉你,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给我好好活着!就因为你,我才生那么多个……”

  听着妹子叽叽歪歪的牢骚声,齐霖的眼皮沉沉的,很快便陷入了沉睡。

  朦朦胧胧间,她又做梦了,这次的梦和白天的不一样。

  梦里,她飘在卧室的屋顶,看到小妹听不到她的回应,不安地碰了碰她。依旧得不到回应,她吓坏了,抖着手指伸到她的鼻子前。

  最后,小妹吓得连滚带爬跑出房间喊黎清。

  妹夫穿着睡衣,脸色惨白地来到床边,看到她侧躺在床上,一只手搭在床沿,神色安详,不禁热泪盈眶……

  很快,妹夫叫来了救护车,众人在齐霖的眼皮底下一阵忙乱。听到医生宣布她的死亡时,齐月跌在丈夫的怀里哭得死去活来。

  “姐!你不能这样!你不能丢下我和爸妈不管……”

  夫妻俩悲痛欲绝的表情,让齐霖心酸不已。

  还好,那不是真的。

  就算是真的,至少这次父母的身边有妹妹、妹夫和孩子们在,加上她的遗产,双亲不至于晚景凄凉。

  梦里的时光飞逝,眨眼之间,镜头来到她的葬礼上。

  即使被她摆了一道,前夫依旧来了,带着他那位挺着肚子的新欢。气得妹妹、妹夫以为他故意来显摆砸场子,差点把人轰出去。

  参加她葬礼的,除了生意上的朋友,对手也来了。

  那位买她股份的男人,去完葬礼,转身派人去调查她的死因。可惜什么也没查到,她就是突然死亡,没有痛苦,死得很安详。

  看到调查结果,他一脸的遗憾,独自在她以前的办公室里坐了许久。至于前夫,被她那招搞得措手不及,无力回天,最终撤资离开公司,另立门户去了。

  再看看父母,虽然伤心悲痛,幸好有孙儿、外孙们整天围着打转,妹妹和黎清也一直陪伴着二老。

  不久,齐月确定又怀上了。

  时间能冲淡一切,等到孩子出生,沉浸在丧女之痛里的父母终于有了一丝笑脸。如此看来,就算她日后真的早死,父母的日子也不会太糟糕。

  看到这里,恍如置身梦里的齐霖安心了。

  还好,这只是梦。

  她做过体检的,身体棒着呢。

  正在暗暗庆幸,一缕清风拂至,她身轻如燕地飘了几下,离开了房子。飘到一片朗朗晴空上,听着不知从哪儿飘来的一段男子调侃式的戏曲唱腔:

  “此生固短,无你何欢?阿霖,我不能没有你啊……”

  哈哈,这是前夫的声音,大学时代那纯纯的初恋啊!

  他知道她喜欢戏曲,为了逗她开心,在初次替她庆生时扮演伶人深情轻唱。哎,当年的她终究太年轻,为他的一片苦心感到好笑,又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婚后,每次出差,她总要趴在酒店房间的一扇窗户跟前,遥望明月呢喃:

  “一重山,两重山……”

  菊花开,菊花残。

  可惜,情会淡,人会变,留下她独对明月空窗,往事不复想念。

  啊,这个梦似乎太长了,快点醒吧。

  一念方生,她的身子猛然坠落,疾速沉没,眼前瞬间一片黑暗……

看过《一帘风月九重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