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一帘风月九重天 > 第6回
  暴君执政的第三年,趁北月彦率军镇压边境,抵抗外敌的进攻时,这昏君终于撕开最后一层人皮,丧心病狂地挥刀“自宫”,剑指宗室。

  他要趁侄儿北月彦回来之前,削减宗室的权利,让太后的娘家上位执掌军权。只有这样,娘俩才能安享人间的富贵,彻底摆脱北月氏的钳制,唯我独尊。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北月氏正式称王称霸仅有七百余年,却是经历过千万年岁月的上古大族。

  其子孙天性好战,打完外敌便内讧,从不间断。

  故而子孙的死亡率奇高,目前仅剩七百余口。平庸之辈虽多,北月晟生性残暴,人倒不蠢,在位期间早已在驻守各地的将领身边安插了眼线。

  反旗一举,他那边立马收到消息,以君王之尊力抗族人的反噬。

  这一战,双方都没讨到好处。

  北月氏的子弟死伤大半,而北月晟也到了无兵可用的地步。他眼见大势已去,面对反自己的宗亲们,一气之下,居然禅位于当时参与兵变的凤老将军。

  凤氏,原是北月王族最忠诚的武将,是世代良臣。

  为了抬举凤氏一族,老北帝还把自己的孙女下嫁凤氏的嫡子凤炎为正妻。

  且当时,凤炎和安平王北月彦既是手足,又是知交。但面对骤然得来的至高无上的王权,凤老将军仅懵了一下便果断接过金印,调头围剿北月氏的宗亲们。

  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

  深受北月晟毒害的众臣见状,认为北月王朝的气数到头了,纷纷变脸,极力拥护凤氏为帝。

  可怜的北月氏,在兵变的过程中损兵折将,元气大伤。

  最能打的安平王远在边境抵抗外敌,原本说好拥戴他的众臣又临时反水。当世第一大族北月氏,震慑九州的一代显赫王朝就这么被自家的不肖子孙断送了。

  “哈哈哈……”

  大齐的国君得知消息,笑得像个瞪眉竖眼的傻子,在大殿上手舞足蹈:

  “物极必反,寡人就知道它会自取灭亡!看吧,不费我们一兵一卒,他们就没了!哈哈,上苍佑我大齐!祖宗佑我大齐!”

  “大王,”有位老臣一脸慎重地出列,道,“切勿高兴得太早,北苍亡了,国土还在,凤氏也不好惹。咱们要好好商议如何将之彻底摧毁,纳入我国疆土才是。”

  若不能把北苍归入大齐,对方亡不亡的,于我何益啊?

  “丞相所言甚是,大王,北苍内乱之时,燕蜀和桑兰已经蠢蠢欲动。一旦北苍崩溃的消息传出,它们铁定要过来分一杯羹,不得不防。”

  “我呸!”齐王啐了一口,冷笑道,“那两个胆小鬼,北苍内乱前,本王派出使臣劝他们出兵牵制北月彦,他们不肯。如今眼看成事了又想占便宜,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

  来人啊,派人宣告诸国,谁敢越过寡人打北苍的主意,待一切安定,本王第一个要打的就是他们!”

  正好告谕天下,北苍亡了,大齐才是九州最强之国。

  “至于那凤氏,哼,”回到王座,齐王规规矩矩地袖手跽坐,面向众臣,“北月晟敢给,凤氏一介家臣居然敢接,简直不知死活!”

  接帝王金印很容易,能把江山坐稳了才是真本事。

  本来,凤氏乃家臣,接过金印就该马上交还到北月氏的手中。他倒好,自己趁机称帝,并找借口剿杀、流放北月族人。

  如此不忠不仁之徒,天下人皆可反之诛之。

  甭说邻国,光是北苍各地蠢蠢欲动的诸候王就够凤氏头痛了。

  稍有不慎,新王朝随时分崩离析。

  “等着看好了,凤氏肯定容不下北月彦。等他一死,我们立刻挥军北上,夺回属于我们的城池。”齐王冷冷一笑,“到时要多少,还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

  亡国之地,任人宰割,历来如此。

  然而,北帝正统不死,不敢乱动。他只能耐心点,静候佳音吧。

  ……

  再说那北月彦,惊闻噩耗时他远在边境,京中已经尘埃落定。距离太远了,通讯条件落后,注定他一败涂地。

  率兵返回京城奋起反抗,是不可能的。

  一来,军中与他交好的将领在京里折损一部分;凤氏接过金印,马上派人清除各地疑似和他一伙的党羽。另外,自己族人在和北月晟对抗时也死了大半。

  又遭凤氏打压,仅剩一批老弱妇孺被分别流放各郡,让当地官员监督其一言一行。

  稍有不慎,全族覆没。

  天下皆知凤氏这帝位是怎么来的,既是禅让,凤氏就不能明目张胆地诛杀前朝的王族后人。顶多找理由流放,等待时机一网打尽。

  北月彦远在边境,大可以逃离国土,到别国避难。

  可是,天下之大,谁敢收留北月氏?大国怕引狼入室,怕他图谋自家的江山行复国大计;小国则怕惹祸上身,救了他,分分钟成为众矢之的,招祸灭国。

  还有,凤氏若知道他叛国,铁定诛他全族。

  思前想后,他选择回京束手就擒。

  没办法,他虽非北苍的帝王,却是北月氏一致认可的家主。外人不知,北月氏有一道留传千古的祖训,一切以血脉为重。

  除了在去年阵亡的嫡长子,他的妻妾儿女均在京城,族人皆在凤氏的掌控中。

  只要他回去,就算凤氏杀了他全家,至少族人还在。给族人留一线生机,是他身为家主应尽的责任。

  未来的路,就靠他们自己走了。

  就这样,北苍亡了,北月晟母子迁出宫外,被秘密安排在一座不知名县城居住。帝位没了,娘俩小命还在,虽然不自由,至少过着锦衣玉食的奢侈生活。

  凤氏还搜罗了几位美女、美男给娘俩解闷,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不久,凤氏称帝,国号武楚,年号开元。

  武楚,楚地凤氏以武征伐天下之意;开元,昭示凤氏国运的开启。同时寄托着老武帝的一番心愿,望子孙们能让这份帝王之业长盛不衰,延续千秋万代。

  重要的是,必须比北月王族的存在更长久!

  话说得容易,实现起来颇有难度。

  老武帝在位一年半,正是改朝换代之际,各地诸候王闹得特别厉害,试图分裂自成一国。

  初登帝位的凤氏手忙脚乱,或安抚,或镇压。

  老武帝殚精竭虑之下,身子日渐衰弱,终染疾身亡,时年52岁。

看过《一帘风月九重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