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一帘风月九重天 > 第15回
  说起打虎的经过,听得孙德成一惊一乍,直呼小郡主英勇,颇有乃父之风。

  把个小丫头逗得咯咯直笑。

  严格来讲,元昭也算孙德成看着长大的。

  从小小的、彻夜哭闹不止的一团,长到受人冷落的两岁小娃,再到人人避之不及的小煞星。几年不见,昔日那仗势欺人的小娃,长得像朵娇嫩的花芽儿了。

  可惜长在北月家,未来的人生早有旁人替她规划完整,偏离不得。就算孟二小公子不合适,余生这么长,总有适合她的人出现接了这口锅。

  “孙监……”

  正在感慨间,孙德成突然听到小丫头自编的称呼,忙笑道:

  “郡主,您可以称呼微臣孙大人。”

  “孙大人?好生疏的称呼,我们这么熟了,你可不能升了官就对我撒谎。”元昭边吃边瞅他一眼,满脸的认真。

  “不敢不敢,郡主有何吩咐?”

  “吩咐倒没有,就想问问,我长得跟阿爹阿娘像吗?”

  “……”没想到她问这个问题,孙德成不由愣了下,“当然像,郡主为何这般问?有人拿这个说事欺负您?”

  “嗯。”元昭郁闷地点点头,把点心啃得格格响。

  原来,定远候出征时,朝廷派了督军御史一路随行,监督军务。此人姓吴,乃皇家亲信。与监军不同,他有领军权,而监军只有监察权和上书的密旨权。

  既有领军权,自然拥有属于自己的将领和队伍。在朝中又有皇亲贵戚的照应,他们根本没把定远候放在眼里。

  平时危险的战役由他去,稳赢的由他们来,就等着将来扛一身军功回朝廷领封赏。他们针对定远候就算了,竟还拿小郡主的长相嘲笑定远候的子嗣不纯。

  说白了,就是暗指小郡主并非定远候亲生,污辱姜夫人的清誉。

  “这帮子该死的,”孙德成恨恨地骂了句,问,“候爷就这么算了?”

  “不算能咋滴?”元昭皱着小眉头,万般憋屈。

  那时的她才六岁多,经常在营中溜来钻去,无意间听到那些人扎堆闲话口无遮拦污辱自己爹娘。她年幼,打不过,那些又是糙人,自己骂赢了也不解气。

  一时怒火攻心,丧失理智,她溜到营外的山野林深处摘了一把断肠草……本想让对方一锅端的,不料被洛雁她们察觉及时制止恶行,把她拎到阿爹跟前。

  “敌众我寡,敌强我弱,奈何?当退让一时,静待时机反击,这叫让威。用兵和对敌一样,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若三者缺一,即使你赢了,也必定留有后患!”

  “傻孩子,你今天这把草扔进去,明天我们全家人头落地,这就是你的计划?”

  阿爹端坐高堂训斥她时,老脸上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神态,让小元昭羞愧难当。

  哎,她果然不是阿爹亲生的,太蠢了。

  之后,每到一处,阿爹总在附近的城里设临时将军府安置她,不让她有机会见到那些爱嚼舌根的坏蛋。

  当然,在孙内侍监的跟前,自己摘断肠草的事只字不能提。

  “阿爹说,被人讲几句又不会少块肉,耳不听心不烦,眼不见心不乱,就把我扔到这将军府里自生自灭。”元昭一脸妥协地啃着酥饼,“等我将来回京,去瞅瞅那位吴督军的孩儿有多像他……”

  如果不像,她就把“吴督军的儿子不是亲生的”告知那些在茶馆里说书的人知道。

  噗,小姑娘的坦诚相告让孙德成哭笑不得。

  “可不许这么做,若被陛下知道,定会重重罚你。”他不是吓唬她,这是事实。

  “哼,罚就罚。”元昭有些小赌气,“我知道,出了宫,一丈红对大家不起作用,那我也不能任人欺辱。姑父陛下说过,我是他封的郡主,不能给他丢脸。

  阿爹胆小,我才不怕那些人呢。”

  “对对对,郡主自然不用怕他们。”孙德成怕惹起她的性子,耽误自己的问话,连忙岔开话题,“好了,不愉快的事我们不要想它,喝碗汤顺顺,别噎着……”

  元昭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顺从他转移话题的心思,继续回答他其他问话。

  她快八岁了,年纪不小了,儿时在宫里的记忆和跟随阿爹这些年的经历,还有三哥偶尔得空对她的谆谆教诲,使她多少有些明白自己一家人所面临的处境。

  一直以来,父兄和母亲给她的印象总是顾虑重重,对任何人谨小慎微,生怕落人话柄。

  有用吗?换来别人的尊重与认可了吗?没有。

  她姓北月,注定一辈子仰人鼻息,对人俯首帖耳。正如阿爹所言,敌强我弱,该低头时要低头。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配让她低头的……

  就这样,孙德成陪了元昭一个时辰,问了许多事,也教了她一些规矩。比如猎到熊掌不能只说献给陛下和月娘娘,皇后是后宫之主,要排在月贵人之前。

  当然,定远候不提皇后是有原因的。对方占了他堂妹的皇后之位,还想让他在言语之间恭敬谄媚,那不可能。

  即使落魄,北月氏的傲气不能全丢喽。

  从元昭的口中得知,定远候父子/女三人在外边的处境不太好,孙德成的内心略有几分同情。

  临走前,对送行的定远候笑吟吟地感慨一番:

  “看到郡主活泼伶俐,虎头虎脑的,微臣很为她高兴。可是候爷,郡主终究是女儿家,舞刀弄枪的恐怕将来遭人非议……您和姜夫人需多花一些心思啊。”

  说罢,不等定远候回过神便上了马,与孟家人扬长而去。

  婚书已经换回来,日后各自婚嫁,互不干涉,孟家人是一刻不想多留。孙德成身份特殊,亦不敢强求孟家多留几天歇歇脚,只说尽快回去复命不敢耽误。

  来去匆匆,不排除他们去明查暗访。无妨,明人不做暗事,随便查。

  等他们走远了,季五才敢疑惑地说:

  “候爷,这位孙大人好像对小郡主颇为关心……”

  莫非,是小郡主在宫里住的那些年结下的忘年之交?人缘不错嘛。

  是啊,定远候深以为然地点头,目光深远。

  据说,娇养在宫中的八皇子今年大病小病没停过。若被有心之人看到阿昭活蹦乱跳地跑去猎熊打老虎,得多招人恨啊!

  孙德成这番话不知是有意无意,值得深思。

  “公直道长到了吗?”

  “到了,正在燕塞林郊的白云观歇息。”

  “今晚把他接到府里,从明天开始,给昭儿安排时段跟他学道,不许再出门!”他听孙德成的意思,孩子可能要回京了,抓紧时间让她多学一些本领。

  “诺。”

看过《一帘风月九重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