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一帘风月九重天 > 第17回
  在接见阿玉一家的过程中,季叔的话似乎在打小主子的脸。一个前头承诺替阿玉出气,另一个马上解释做做样子。

  小郡主不知习惯了,抑或是年幼听不出来?

  在外人看来,季叔颇有奴大欺主之嫌。牛平是农夫,见识不多,却非愚笨。等离开将军府,坐上自家的平板驴车,他把心中的疑惑向妻子和岳母道出。

  母女俩听罢,不当回事地笑了笑,阿玉告知他:

  “府里一向如此,郡主年幼,虽然聪慧,阅历尚浅,考虑问题不够周全,将军让她一切听季管事的。”

  原来如此,牛平恍然点头。

  “你俩记住,”阿玉的母亲插了一嘴,“贵人们的事,我们要烂在肚子里,千万莫想攀附权贵。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在贵人们眼里,我等连蝼蚁都不如。

  今日主家全了宾主情分,你俩从此安分过日子,以前的事不可与人提起,免得遭祸。”

  “是,阿娘。”

  接下来,小两口兴致勃勃地讨论未来的生活安排,驾着驴车到街市看铺面去。

  ……

  送走阿玉一家,元昭在廊下打量空无一人的庭院,手里拿着阿玉赠的玉连环,恍然若失。自从离开皇宫,除家人会赠她礼物,再无外人送过她什么东西。

  阿玉是头一个,有点感触。

  哎,昔日热闹的府里少了阿爹和三哥,少了洛雁等人,阿玉母女也走了,刹时冷清了许多。

  低头瞅瞅手中的那块玉连环,质地一般,雕功粗糙,线条倒是磨得挺圆滑,把玩时不怕硌着手。以阿玉的家境,能找到这么一块玉委实不易,难为她了。

  “郡主,该回墨院抄书了。”旁边的季叔催促,“未时正要听公直道长讲学,时间仓促,耽误不得。”

  得知今早有客到访,乌先生准许她歇半天,只布置了抄书这一项课业。显然是有意放水,让学生趁机偷个懒。而他自己,则到坊间的棋社找人斗棋去了。

  学生聪慧,他这先生做得轻松惬意。

  未时正,相当于梦里的所谓下午。元昭抬头看看廊檐外的天空,嗯,晴空万里,云淡风轻,是抄书的好天气。

  “季叔,我阿爹让你找绣娘了吗?”她把玩着玉连环,漫不经心地问。

  “属下正在找,”季五如实道,“候爷让找绣功极好的绣娘,可南州这些小地方,绣娘遍地,好的却没几个,恐怕要费点工夫。”

  哈哈,表情严肃的小元昭瞬间变脸,回眸朝他嘻嘻一笑:

  “阿爹说得对,一定要找顶好顶好的!绣功不得逊于京城的绣娘,省得我回京被人笑话!”

  一地一风俗,南州城的绣娘技艺再好,若创意、风格与京城人的习惯有异,就算不得好。

  这样的绣娘,需回京城找最合适。

  哎,能拖一时算一时吧。

  “诺。”季五好笑地应下,“郡主若安心了,请速回墨院抄书练字,属下让人送些瓜果点心给您解闷。”

  “好,加一壶冰镇乳茶。”有小丸子那种,她和厨子研究着用藕粉和糯米粉做的。元昭小手拍拍衣物上不存在的灰尘,神清气爽转身正要走,忽又回头,

  “对了,洛雁她们呢?熊呢?”

  唷,小祖宗仍惦着呢,季五神色如常地回禀:

  “洛侍卫她们日前参与猎熊,学艺不精受了伤,已回侍卫营重新训练。”

  至于熊,确实猎了两头,一头让给那三位游侠带回燕塞城领赏,一头归将军府。和那头老虎一起找人处理,将来把肉和皮毛送回京城献给圣上。

  洛雁等人年少,初次与猛兽打游击难免受伤,不值多提。

  “没死人吧?”元昭关心一句。

  “没死。”

  其中一名少年身受重伤,险些丧命的,幸亏洛雁、武溪替他挡了,武溪因此受了轻伤。

  其余人等皆挂了彩,轻重不一。

  成年侍卫无一伤亡,三位游侠倒是也挂了彩,不重,飞快地跑回燕塞喊人来抬熊回去游街。

  燕蜀国土广阔,人口不算多,耕地开发的也不多。

  到处是深山密林,时常有野兽出没伤害附近的居民,糟蹋农作物。南州、燕塞虽与之相邻,但居住人口多,平时侵扰农作物的多半是狼和野猪、黄鼠狼等野物。

  但熊虎之类极少,不知为何,近日竟有三头猛兽出没在城村附近。

  今两座城人人自危,据悉,燕塞、南州的官员们积极招揽游侠,派他们和官兵分批进山搜寻。来一回名副其实的敲山震虎,把那等凶猛野兽撵回燕蜀去。

  “他们没找我将军府?”元昭一脸惊诧,有眼不识泰山哪!

  啊,泰山在哪里?哦,在梦里,但不可说。

  “南州官府找过属下商量此事,”对方不想惊动驻军,恳求候爷派亲兵帮忙,“驻军非外敌入侵与平乱不能动,亲兵负责保卫将军府,不参与官府的行动。”

  省得被人扣上纠合之众,收散乱之兵,伺机叛乱的罪名。

  这不,之前侍卫猎熊是悄悄的进山,不曾大张旗鼓,不曾通知两地官府,为的就是撇清嫌疑。

  此等要事,季五从来不瞒小郡主。身为候爷家的孩子,不容许单纯。

  “郡主,最近燕蜀、燕塞和南州各地不太平静,候爷和礼公子不能分心,您就别再偷偷溜出去了。”季五苦口婆心地劝,威胁都用上了,“除非您闲得慌……”

  闲啊?无妨,马上找绣娘。

  “……我又没说我闲。”真是的,元昭嫌弃地瞥他一眼,“我什么时候偷溜了?我是光明正大地溜……”

  一边嘀咕着,一边背负双手像乌先生那般老气横秋,踏进用作教学的墨院做功课。

  留下季五站在原地,无奈地叹了一下,叮嘱府中各位置的亲兵小心提防。尤其是盯着墨院,啊不,任何有小主子出没的院落必须给他盯紧喽!

  放心,府里没有狗洞,人口简单,躲在屋顶的话一目了然。

  这几天,元昭一直安分呆在府里。

  季五仍不放心,给她安排了两名成年女侍卫在院里日夜蹲守,寸步不离。无妨,她行得正坐得端,何须怕人跟前跟后,形影不离?

  既然不能出去,她一有空闲就与乌先生在府里折腾吃的,研究新食谱。

  至于师父公直道长,除了课时,一般时辰见不着人影。

看过《一帘风月九重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