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一帘风月九重天 > 第18回
  首秋清凉,昼暑炎炎。

  午后,庭院里的树荫挡不住炙人的烈阳,尊崇大道自然的师徒二人不得不暂避锋芒,回屋里纳凉。

  将军府的西侧院,被改成学堂的屋子四面通风,檐下垂帘摇曳。屋外竹林青茂,随轻风沙沙作响,倒使人平添几分沁爽的凉意。

  课堂上,元昭正襟危坐,一副认真听讲的好学生模样。

  实则双眸垂垂,时而眼皮惊乍一睁,还好,师父闭着双目念得声情并茂,勿扰。

  趁此秋日凉凉,正好眠,小小孩童坐如松,神思不知所踪。

  “……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取天下常以无事……”脱稿念诵的公直道长吟到这儿,略作停顿,左眼皮微睁,哼,“徒儿,说说你对本句的理解。”

  被骤然点名,正在打盹的某人一个激灵,清醒了。

  无妨,她是假寐,耳朵不聋,伴着师父的吟诵声入睡,啊不,入定的。

  “不还是无为而治吗?可学生不以为然。君主无为,却又无所不为,那到底是为不为?君王不理国事,光有臣子如何治国?”

  正如她家那位暴君叔公,他无为啊!这不,把江山玩脱了。

  “还有前边的‘曲则全,枉则直’,‘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元昭顿了下,道,“学生不敢苟同,我不争,别人自有办法逼我去争……”

  不期然间,翻出记忆深处从未与人提及的一桩旧事——

  当年,小小的她在宫里十分孤单。二娘于心不忍,抱来一只小狸奴与她解闷。

  那是她第一次懂得什么是开心,何谓心花怒放,它经常陪她四处转悠。有一天,她和小狸奴在后林苑的花丛中玩耍,六公主带着宫婢们笑吟吟地过来了:

  “你一个贱奴之女哪有资格拥有狸奴?来啊,把那只不识好歹的小畜生剥了……”

  脑海里重现当年的一幕,一股久违的泪意毫无预兆地涌出,无声地滑过她冷凝的脸庞,跌落地面。

  那是她第一次懂得什么叫恨,第一次看到血腥的一团肉哭得愤怒无比。后来,她被姑父陛下带去看宫婢们受罚一丈红的血腥场面,心生快意,没有怜悯。

  或许,当年的她最希望一丈红赏在那位公主阿姊的身上。可她知道不可能,对方是公主,是姑父陛下的亲生女。

  在所有人的眼里,小狸奴仅是一只畜生。

  公主只需佯装一哭,姑父陛下的心就软了,仅仅罚回宫里闭门思过。姑父陛下为了补偿小小的她,派人另寻一只新的小狸奴给她。

  她不要,哭着要原来那只。可惜,她的小狸奴再也回不来了。

  这份恨意,至今未消。

  脸上有泪,元昭举袖随意一抹,红着双眸继续反驳:

  “前文言,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我阿爹曾一心求道,道却让他金戈铁马,杀人如麻。师父,若他无欲无求,放下屠刀,天下肯放过我们吗?

  是天下自定,还是我全家成为待宰羔羊?

  通篇经文尽是劝落魄之人修身养性,委曲求全,保此一身罢了,甚是无趣。”

  “无知小儿,你才读过几年书?竟敢大放厥词?”不过,公直道长并未生气,斥责一通后,重新闭上双眼,慢悠悠道,“既如此,你与为师做个尝试……”

  尝试无为,什么都不做,顺其自然,看看师徒俩会不会死。

  多说无益,实践出真知,让小徒心服口服。

  做就做,元昭抿抿小嘴,不服气地趴在短足案前假寐,趁机偷懒。

  “没长骨头啊?腰挺直!盘膝坐好!提气……”

  一顿严厉喝斥猛如虎,使小徒彻底打消偷懒的念头,跟随师父在这炎热午后体会“大道无形”的清静。

  时光飞逝,日渐西斜,长长的垂帘影子映在师徒俩的身上。

  堂外的石径,一名女侍卫带着几名婢女捧着瓜果点心和蜜浆依次进来。在女侍卫的安排之下,井然有序地分案摆放妥当。

  女侍卫叫何春,见学堂里的一大一小正在打坐,本不想打扰,又怕饿着小郡主。

  季管事说了,郡主院里没有掌事的,杂务暂且由她打理。

  “道长,郡主,先吃些点心吧。”让婢女们安静退出,她低声禀道。

  点心已经被她和另一名侍卫仔细检查过,无毒,可放心食用。

  “不吃,你拿走。”元昭眼皮不睁一下,稚声道。

  啊?!何春微怔,刚要劝说,便听到堂前的道长开口了:

  “不吃,就是有为。”

  “不吃不动,哪里有为?”元昭不服,老道士惯会强词夺理。

  “上苍降雨,外边的竹林有水喝,能活。反之则亡,听凭自然的安排。”公直道长仍紧闭双目,道,“而你是人,却选择不吃不喝自寻死路,叫做有为。”

  有吃有喝成活,才叫顺应自然。自我毁灭有违大道,终酿恶果。

  “……”

  何春见状,知道师徒俩在斗法,连忙揖礼退出,安静地回到院外守着。

  学堂里,元昭心不甘情不愿地吃了点心。公直道长习惯一日两餐,后来见这里的点心精致可口,偶尔随意用一些。

  吃完了,他长袖一拂,大步踏出学堂:

  “走,跟为师出去逛逛。”

  “啊?”元昭皱眉,难得做个听话的好孩子,“阿爹给我下了禁足令。”

  “有为师在,怕什么?走。”

  嘻嘻,就等他这句话,原本蔫了吧叽的元昭顿时精神抖擞,箭步跟上。

  果然,何春二人得知道长要带她出去,赶紧知会季管事。约莫一柱香后,原本一身贵气的元昭换上平民的衣服,像个普通人家的小孩一蹦一跳地出了门。

  人靠衣装,加上她的长相平凡无奇,使家传的王霸之气无用武之地。走在大街上,连曾经打过架的小孩都认不出她是将军府的小霸王。

  人海茫茫,平民的长相都一样,某孩感慨着。

  “师父,我们不是出来逛逛吗?”元昭摸摸跟前的一堵墙,神情莫名地坐在墙根下,“为何要坐在这里?早说要讨饭,我换套乞丐装。”

  “何为乞丐?”公直道长怪异地瞅她一眼。

  “叫花子。”元昭纠正。

  一时不慎,把梦里的认知代入到眼前了。

  这孩子古灵精怪的,公直道长瞅她一眼,而后闭上双目,一派仙风道骨地说:

  “坐好,记住,一切顺其自然。”

  哼,浪费光阴,元昭依言坐好,没闭眼,眼睛睁得大大的左看右看。换个位置看人来人往,观察众生百态,别有一番滋味,新鲜感十足。

  静坐片刻,有位妇人挽着菜篮子过来,疑惑地打量二人一番,随后取出两块面饼和三枚小钱塞给元昭,低声道:

  “拿好。”

  道长在打坐,不好打扰。

  元昭:“……”

看过《一帘风月九重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