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一帘风月九重天 > 第24回
  锵!清脆的武器相撞互击声。

  元昭毕竟是孩童,又非真心想杀人,扔出去的剑看似凌厉实则没什么力度,被一把小剑轻松撞开。

  “哎,你这小娃怎如此狠心?她又没惹你!”一位游侠模样的男子走来吆喝。

  整个过程他尽收眼底,并非欺负小孩子。

  他是上次进山打熊反被老虎所伤的游侠,为季五所救。虽仅匆匆一面,元昭一眼就认出他来。此人不知为何来到将军府又过门不入,反而在外边看热闹。

  这可不是对待恩人应有的态度。

  面对质问,元昭不理不睬,目光落在那名女子的脸上。对方惊诧地看着跑下来捡剑的何春,又疑惑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的女童,似乎不敢相信她要杀自己。

  “兄长救你,我杀你,扯平了。”元昭看着她,一脸漠然道,“我将军府与你再无恩情纠葛,你要为奴为婢报恩,就报给你身边这位壮士吧,是他救了你。”

  言毕转身,“关门。”与何春返回府里。

  随着沉重的关门声,府外一片静默,鸦雀无声。众人万万没有想到,原本挺棘手的事,被一名女童了结得如此干脆果断。

  女子:“……”

  游侠:“……?!!”他好像被利用了!

  “不愧是将军家的孩子,胆大心细,有决断力。”人群里,有识之士忍不住称赞。

  “虎父无犬子嘛。”有人感慨。

  “虎父无犬女,那是将军家的幼女,还是郡主呢。”有人及时纠正。

  “她有何功绩受封?”有人疑惑。

  “她没有,她爹有。”

  定远侯身份特殊,却屡获战功,封了侯,再赏就过了。不如赏给他的儿女,既堵了朝臣们的嘴,又不亏待功臣。

  “他儿子呢?”

  “你不知么,定远侯看重嫡子女……”一知半解的路人解释道。

  哦,旁听的群众一脸恍悟,同时为定远侯那位逝去多年的嫡长子感到惋惜。

  “哎,这女子,将军府与你的恩情已了,为何还跪在此?”有路人听八卦,也有路人记得这边的热闹,调侃道,“你如今的恩人是这位壮士……”

  “不不不不……”意识到自己被利用,正欲溜走的游侠被人群推了回来,尴尬地四下拱手,“路……路过,路过,顺手而已,顺手……”

  欲说路见不平,又想到自己可能上当了,顿时憋屈地改成路过。

  那女子也憋屈,顺应群众的谑笑,凄然地面向游侠叩首,随后身子一软晕倒在地。

  众人见状,一阵慌乱,有位农人推来自己的牛板车,让那名游侠和同伴把女子抬上车,速度赶往街头的医馆。

  ……

  府门紧闭,元昭不紧不忙地往自己的院里走,紧随其后的何春忍不住问:

  “郡主,您怎知那人会拔刀相助?他若不出手或者慢一步,那女子岂不性命休矣?”

  郡主突然拔刀,吓了她一跳。

  “不会,”元昭很有把握道,“我那点力度,就算砍中她也死不了,顶多受点罪。”

  除非对方一心求死,主动把头往她扔的剑上凑。至于那位游侠会不会出手相助,她不敢肯定,赌一把而已。

  看结果,她赌赢了,事情的发展如她所愿,足矣。

  “可管事想知道她什么来路。”何春担心小主人坏了管事的计划。

  “此时派人跟着也一样。”元昭吩咐道,“让跟踪的人小心点,对方若是别人派来的细作或者杀手,功夫肯定不差。”

  “属下明白。”何春领命。

  “等等,再派个谨慎的人查一查那位管闲事的游侠干嘛来了。”元昭补充道。

  干嘛蹲在她家门口?被官府收买了?若是,她定让对方好看。记得猎熊时,季叔说过让出一头熊给游侠们抬回去领赏交差的。

  若对方见利忘义,还当什么游侠?当游魂更合适。

  何春领命而去,留下锦娘护院……

  午时正,季管事回来了,得知事情因由,亲自来向小主子汇报。

  原来,那三名游侠自从领了赏钱,感念将军府的恩义,欲投靠侯爷建一番功业。事有凑巧,碰到一名女子跪求入府为奴为婢,以报答三公子的救命之恩。

  三人一看,哎,正好看看将军府如何处置。

  是仗势欺人把人轰走,还是把人迎进府里好生劝导送走?他们不畏生死,义无反顾地投向北月氏,是要投靠贤明之主的,而非为冷酷无情的权贵们卖命。

  为此,他们在外边蹲守一整天了。

  好不容易守到一位正经主子出来,正兴奋期待时,那小郡主眼睛不眨一下就把他们仨给卖了。

  “……此时三人在酒馆骂骂咧咧,犹豫着要不要来投靠……”季管事笑说。

  把晕倒的女子送到医馆,三人不敢久留,扔下一吊钱就跑了,生怕从此被女子缠上脱身不得,自找麻烦。

  尚未入府,就被小郡主摆了一道,三位游侠心有余悸,担心所投非人误了自己一生。

  “哦?”元昭听罢,蹙了眉,“那我岂非误事?”

  “郡主多虑了,”季管事微笑道,“那三人明知侯爷的处境,仍在众目睽睽之下登门拜访,有勇无谋,将来只怕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些人,还是留在外边的好。

  就在今早,他在府门口处理女子一事时,便已发现三人的身影。见他们止步不前,站在人墙外边围观,故懒得理会。

  他吩咐门卫,不管三人来意何为,一概拒之。

  盯着将军府的眼睛实在太多,若在众目睽睽之下迎三人进府,无论投靠成功与否,将来他们在外边闹出什么坏事,有心人总有办法将之扣到侯爷的头上。

  “侯爷是一族之长,有些麻烦能免则免。”季管事道,“郡主今日所为并无不妥,不必多虑。”

  就算有不妥,也是当下属的不妥。

  若早早解决此事,何须主子操心出面?

  听罢他的话,元昭心下略安,随后想起一事,“季叔,你认识顾将军的奶兄范召?”

  哈,小主子心思敏锐,难怪侯爷要请公直道长亲自教导。

  季管事微笑点头:

  “我们做管事的,需对各家各户的情况了如指掌才能更好地为主子办事,微末伎俩,不值一提。倒是郡主,将来回京务必提防六公主。”

  即便没有证据,也要小心为上。

  “她一向看我不顺眼,”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元昭不以为意道,“三哥知道今天的事吗?”

  “属下已派人给侯爷和三公子送信,应已收到。”

  “那就好。”元昭顿了顿,忽而问,“季叔,你老实告诉我,阿爹和三哥在外边这么些年……可有外室?”

  季管事诧异抬头:“……”啊?

看过《一帘风月九重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