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门不正宗 > 第三百八十七章 仁皇之心

第三百八十七章 仁皇之心

  酸枣之役的结果,可谓是令天下震慑。

  关东联军号称百万之众,被大彭皇帝陆颀亲率三万人给打崩了……而且还是在野战之中堂堂正正地击溃的。

  这一战,可谓是将大彭朝廷的煌煌天威给打了出来,也令那关东各地心思不定者生出了惶恐之心。

  在少帝登基时,他们以为大彭国祚已经日薄西山。

  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少帝忽然崩殂,而后上来了一位强得令人恐惧的绝世君王。

  武皇帝的威慑在于起武功……可他的武功也是要靠将军打下来的。

  没了能打的将军,这武皇帝的晚年就是参照。

  可如今的陛下陆颀就不一样了……这位经历十分传奇的年轻皇帝能够凭借自己的实力亲自带兵打穿全国!

  那酸枣一役,其实也已经不亚于大彭的立国之战了。

  也的确是如此。

  在此一战之后,王弃直接班师回朝没有任何停留留恋。

  可是兖州、豫州、徐州乃至荆州的太守们都纷纷派遣使者来到京畿,纷纷解释自己先前不停号令的缘由,祈求朝廷的谅解并且愿意重归于朝廷治下……

  这些事情王弃都懒得理会了,他直接把已经嘴唇上长着绒毛的去疾给提溜了出来……太子继续监国。

  去疾对此无奈极了,他原本以为王弃御驾亲征结束了,他能休息一段时间呢。

  结果好家伙,他的这位亲叔父居然亲自下厨给他熬了一大碗的灵药粥……愣是令他精神百倍地通宵处理公务。

  骡子都没这么惨的吧?!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去疾的太子太傅丙纪入宫觐见,他才松了一口气地让自己的老师一起帮忙处理政务。

  而且因为是叔侄两的熟人,他忍不住就和丙纪吐槽起自己的那位亲叔叔来了……

  “叔父也真是的,御驾亲征一回来,居然就将所有事务都丢给我,而自己则和叔母去阿嬷那里玩……君濡都已经好几次埋怨我没时间陪她了!”

  丙纪慈爱地看着眼前这个可以说是他抚养长大的太子,有时候真是感慨世事之奇妙。

  当年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廷尉监,而这孩子也是出生在郡邸狱中……他只是本着心中的良善咬牙将着孩子抚养长大,却没想到遇到了时来运转。

  如今这孩子成为了太子,而他也因此成为了太子太傅。

  这一切,在他看来都是那位极具传奇色彩的皇帝的缘故。

  他慈祥地笑着说:“太子不必如此,陛下如此做的用意还不清楚吗?”

  去疾讶然问:“叔父不就是觉得这政务太过繁琐无趣,所以就随便丢给了我来处理吗?我估计,等他这皇帝当腻了,很快也会又丢给我吧……”

  这一脸的烦恼。

  丙纪无语,虽然和他所想不太一样,可是他的结论和去疾一模一样。

  稍稍停顿,他说:“是啊,外朝之人都说太子你只是过渡之选……可是我们这些真正了解陛下的人眼中,陛下早就在为太子铺路了!”

  “提前学习政务是其一,陛下无后却又始终不扩充后宫是其二……太子在陛下心中,可谓是唯一人选。”

  去疾听了也是沉默了下来。

  他听阿嬷说过的,王弃无后是因为他的叔母暂时无法生育……这一方面是王弃对冉姣的独宠,另一方面……

  因为时代的特殊性,几乎所有人都解读成了王弃对去疾保护。

  自从王弃在郡邸狱中看到十二岁的去疾,如今一晃差不多四年过去,去疾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郎了。

  因为年幼时期的经历,使得去疾分外珍惜每一点学习的机会,于是他就成为了群臣眼中‘敏而好学’的模范太子。

  如今处理朝政次数多了,他竟然也慢慢地有了自己一套的方式来。

  这是一个十分出色的太子,可群臣心中不免想起了武帝朝时那被迫造反如今连个谥号都没有的魏太子。

  忽然去疾收拾了心中事情,然后躬身将太子太傅丙纪引入座,再在其对面坐下一本正经地提问:“关于本次父皇亲征,弟子有许多不解之处想要向老师求教。”

  丙纪见状也是正色起来……这就是他对这个弟子的满意之处。

  聪明好学,并且还尊师重道。

  方才闲谈之中他可以称呼王弃为叔父,可这正式奏对一开始,就又称呼王弃为父皇……这便是‘礼’。

  “殿下试言之。”

  去疾道:“父皇御驾亲征,亲临阵前指挥若定,竟然一战而溃敌百万……此乃父皇之能,弟子是难望其项背。”

  “只是弟子有一疑问,为何父皇在班师回朝之后就明言如非必要便不再亲征?还提拔了许多部将出镇四方。”

  丙纪笑了起来道:“殿下一定觉得陛下偏好军旅之事,会想要亲自将这天下都收复吧?”

  去疾点头。

  丙纪正色道:“那殿下就误会陛下了,陛下此举乃是为了给殿下培养出一批可以堪用的统兵将领……同样这以三万击溃百万的绝世武勋在前,那些将领也完全可以不用担心‘功高震主’而放心地施展才华。”

  “此乃陛下之仁慈也!”

  去疾听得有些发懵,他觉得丙纪的解读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不过在他心里王弃的确足够伟大,这么解读也没错。

  随后他又问:“可是老师,父皇又为何要放那些人一马?”

  “听闻当时的情况,明明父皇可以将那些人直接一举击溃,可偏偏在大获全胜之际收束兵马停止追击,使得关东诸反王得意苟全性命。”

  去疾不解地问:“如此一来,不是太便宜了这些反王?我们再行攻略的时候又要多费许多手脚了。”

  丙纪摇摇头道:“一般情况来说是如此……可是殿下,您同样该看到最后那酸枣之盟在陛下的战鼓声中一日崩溃……此乃攻心伐谋,比什么都要强。”

  “臣敢打赌,这些关东反王此次虽然活着回去了,可此战将会成为他们的终生梦魇……此后天兵所致之处,应当都会很轻松吧。”

  去疾听了若有所思道:“老师的意思是,这些败军之将、败阵之兵会将父皇的英明神武传播到关东各地,从而彻底动摇这些反王的统治根基?”

  丙纪微微颔首,露出了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他说:“行了,今日陛下难得会去早朝,太子殿下也好好准备一下吧……如今陛下虽然早朝,但主要还是看殿下您的表现。”

  去疾略略紧张地点点头,便起身与丙纪告别。

  与丙纪一番话令他心有所得,也是对自己那亲叔叔的伐谋攻心之道感到钦佩极了。

  他一个人想到激动处就忍不住起身来回行走了一阵,恨不能自己也可以像王弃那样亲自提兵去攻略四方。

  不过他知道自己没有那种才华,他只能尽量做到让适合的人呆在适合的位置上……

  “去疾,你还在这里呢?正好,随我一同去早朝吧。”

  王弃路过了御书房,就看到了刚通宵处理完政务又和丙纪一番对答之后的去疾。

  去疾那年轻还显得青涩的面容上立刻闪过一丝苦涩……他为何还会在此,你心里就不能有点逼数吗?

  难怪那些外朝大臣们最喜欢皇帝当甩手掌柜让他这个太子来监国了……他现在也分外期待那种时刻,简直和放假一样。

  不过最近难得和王弃有这么同行的时候,去疾也是大着胆子问了刚才一样的问题:“叔父为何要放任关东反王收拾兵力安然撤回呢?”

  对于这个问题,王弃想也没想地就答道:“那是因为当时我们已经有了六万俘虏,若是再多来一些,光靠关中地区可就撑不下去了。”

  “干脆让那些反王把自己的人都带回去,别来我这蹭饭吃浪费军粮。”

  这答案着实是超出了去疾的预料,他压根就没想到王弃的想法竟然如此地‘接地气’……只是单纯的当时军粮不够吃……

  去疾略略有些无语地说:“可是叔父,就算这样你也可以将对方先击溃啊,只是少抓俘虏罢了……”

  王弃点点头道:“是啊,这是很简单,可我不想来年派兵来收复失地的时候,得到的只是一片被兵灾肆虐过后的焦土。”

  “原本我大彭,现在应当是要休养生息的时候啊。”

  去疾这才是被震慑住了……他忽然间领略到了什么一种真正的皇者之心。

  比起丙纪说的那种所谓攻心伐谋,其实王弃更在意的是地方百姓是否会被乱军所害!

  各方反王是逃得狼狈了一些,可是这样一来他们也会收束自己的军队加紧赶路,而不是留下来祸害地方。

  去疾忽然觉得眼前的叔父无比高大了起来,他在这一刻觉得自己学到了许多事情……

  叔侄两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们一同来到了上朝的前殿,先后落座之后让文武百官参拜。

  去疾渐渐地领悟了王弃的想法,也有了自己的成长,所以这一天在朝堂上与衮衮诸公讨论政务时,首先要确定的是这一条政令下去是否会扰民……

  开始对普通百姓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与耐心,这也是与他之前的作风完全不同的。

  他其实本就成长于民间,对于民间之事有很深刻的理解。

  只是先前他在衮衮诸公面前终究有所胆怯,不敢将自己的真实想法有所表现……但这一刻,他变了,也让朝堂上的诸位大臣们感受到了他的变化。

  丙纪见此情形忍不住含笑抚须,他认为这样的太子距离他理想中的圣君又更进了一步。

  而其他大臣则是纷纷对去疾刮目相看,因为他们注意到太子这是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政治立场……这很了不得,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政治上成熟的开始。

  “父皇,儿臣以为如今大彭的法令对于那些属吏来说太过苛刻了,稍有犯错便是要下狱处置……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去疾竟然还一咬牙,提出了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条建议。

  王弃一个恍惚,仿佛又看到了郡邸狱中那个被犯妇抚养、由罪吏教导的孩子……

  他不由得看向了丙纪,就发现丙纪也是一脸惊叹地看了过来。

  万一忽然‘哈哈’大笑道:“太子能有此见自然是极好的,既然这事是你提出来的,那朕便让你与廷尉一同重新制定这条律令如何?”

  去疾立刻答道:“多谢父皇成全。”

  众臣都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他们注意到,这是皇帝要让太子真正涉足核心政务了。

  这才多久?

  这种培养力度,怎么看都不像是对‘过渡品’的态度。

  他们这才意识到当今天子陆颀恐怕是认真的了……可是群臣再看太子身边的属官……好家伙,不声不响的,储君身边已经有了一个不起眼但很可靠的小团体了。

  王弃注意到这些官员们已经开始注意到了去疾身边的位置……他觉得可不能让他们这么闲下来了胡思乱想。

  所以他干脆利落地抛出了一条在当时绝对是属于惊雷的政令……

  开设科举,来年开春就开第一科,为国选良才!

  群臣直接惊呆了,这种开创性的政令让他们一时间毫无头绪。

  当时就有人要反对,可是还没等众臣说什么的,王弃就已经颁布了第二道政令……

  成立‘国书坊’,刊印石渠阁中经典藏书发布天下,天下学子皆可由此购买经史学习。

  而隐藏在这两道政令之后的,则是林触奉命以内库之银钱建立了多座造纸坊,直接批量制造物美价廉的白纸,以为这两道政令的执行提供物质基础……顺便也充实一下王弃的内库。

  这种突如其来的政令肯定是迎来了群臣的反对……主要是他们都没想明白这样的政令是否对朝廷有利,所以不想这么急着做决定,想要让皇帝暂且押后再说。

  可是吧……王弃将‘国书坊’的事务直接交给了陈昀去办。

  陈昀没有拒绝……士为知己者死,他已经不会再对王弃的指令有任何的迟疑了……甚至也因此,他以相国之尊替王弃抵挡掉了太多的反对意见,让这件事情得以被立刻执行了下去。

  很显然,陈昀已经成为了王弃掌控朝廷的一件绝佳工具……这么出色的工具人,他可不舍得随便丢弃。

  王弃当然知道科举改革会有多大阻力,可也正是因此他想要在给去疾先打好基础……而且当前的情况,还是实行科举制的绝佳机会呢。

看过《玄门不正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