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 第十章 忽悠

第十章 忽悠

  可是秦栎拿着桃木剑走了大门,刚准备背起地上的箩筐,他又后悔了。

  “不行,不行,不行。”秦栎摇了摇头然后又回转了身子向里面走去。

  “你怎么又回来了?”坐着门槛上喝水吃东西的司藤抬起头好奇的问道。

  “司藤姑娘,我想了想,我还是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你又打不过那人,若是留在这里等那人回来少不得又是一顿打,既然老天让我遇到了这种事情,当然要一管到底。”秦栎大义凛然的说道。

  “可是?”

  司藤也没想到秦栎会回转,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活了这么久还没有几个人这么关心过她。

  “司藤姑娘我虽然不知道那人在你身体里下了什么禁制,但左右不过是些禁锢法力、和折磨你的手段,我就不相信,天下之大就没有其他人可以解掉这个禁制。”

  “你与其在这里忍受欺辱,还不如去别的地方寻找解决办法。”秦栎说道。

  “这是悬门的手段,只有悬门中人才知道怎么解,我身为苅族,他们恨不得杀了我又怎么会帮我解掉禁制。”司藤叹道。

  秦栎说道:“这样,司藤姑娘你先随我走,禁制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我又能去哪儿呢?”司藤起身叹息的说道。

  她自1910年异变,就被丘山所掌控,没有一个亲人,更没有什么认识的人,除了……

  “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我见姑娘年龄不大可做事情为何如此畏首畏尾。”秦栎一副很铁不成的样子。

  “姑娘身为苅族,寿命悠长,小道我羡慕都来不及,可是姑娘却在这里怨天尤人,真是大大的不该啊。”

  “你羡慕我?”

  司藤显然也是被秦栎的话给惊讶了,她怎么也没想到面前的男子会说出这句话。

  “哈哈哈!!!”

  “你羡慕我!”

  “你羡慕我!”

  “我恨不能生而为人,你却羡慕我,哈哈哈!”

  司藤突然神情大变,妖异的笑着,胸脯起伏不定,一会儿哭一会笑,看的秦栎一头雾水。

  秦栎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也非常诧异,“我干了什么?”

  “那你倒是说说,你羡慕我什么?”司藤停住了笑声,然后伸开双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然后又看向秦栎,似乎在说自己这副模样有什么地方可羡慕。

  “司藤姑娘,我当然不是羡慕姑娘的遭遇,而是你身为苅族,天生寿命悠长,而我道门弟子本就是为了得道长生而修练,当然羡慕你了。”秦栎说道。

  “你既然如此说,那我便随你走又何妨。”司藤看了秦栎良久然后说道。

  她随着丘山二十年,见过许多人,还是第一次遇到说羡慕苅族的人,她当然感到新奇,而且因为秦栎从来没有觉得高人一等,所以也得到了司藤的好感。

  不厌恶,不害怕,反而明目张胆的说羡慕苅族真乃奇人。

  “你身为道士,干的事情却与悬门南辕北辙,若是被那群人知道了,定会赶你出道门。”司藤天真烂漫的笑道。

  “他们是他们和我道门又有什么关系。”秦栎一副不知所谓的样子。

  “哈哈哈!!!”

  “你果然是个野道,连悬门就是道门也不知道。”司藤被秦栎说的哭笑不得。

  “你虽然不是悬师,但是也属于道门中人,若是让他们知道你包庇苅族,定赶你出道门。”

  “所以你既然敢冒着与整个悬门作对的风险与我相交,那我跟你走又何妨?”司藤满脸笑意显然是被秦栎逗的不轻。

  “道门是悬门吗?”秦栎也有些迷糊。

  “道门怎么会是悬门呢?”

  秦栎一脸的不相信,因为在他的记忆里,道门可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宗教,门中高人隐士无数,无不以求得无上大道、长生成仙为荣,怎么会不分善恶随意打杀生灵?

  想了很久秦栎也没有相想明白,按照这位姑娘的说法,那么就是这块大地上的道门也就是悬门,里面的悬师都以除掉天下苅族为己任,信奉非其族类,其心必异的说法。

  想了很久,秦栎只能想到一个解释,那就是这方世界的道门长歪了,不想着好好修仙,反而每天想着怎样清除异己,这不是本末倒置嘛。

  都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妖是有恶的,但是也有善怎么能一棒子打死。

  “司藤姑娘所说,小道不甚清楚,不管姑娘说的对与不对,至少我不这么认为,上天既然孕育了苅族,那么就有他的道理。”秦栎想了想然后如此说道。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  号【书友大本营】  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既然姑娘答应了跟我着,那就先帮着我去城里卖草药吧!”秦栎说道。

  司藤点头同意。

  “给,姑娘先擦擦脸,等进了城再给姑娘买身干净衣服。”秦栎递出一只灰色的手帕说道。

  司藤接过手帕,看了一眼秦栎然后便开始擦拭脸上的灰尘。

  几分钟后,一个容貌甚美,身材极佳的司藤站在了他的面前,虽然衣服依然破旧,但是以秦栎的目光,眼前的这位姑娘若是好生打扮,装饰一下绝对是一位大美女。

  “正式认识一下,我叫秦栎。”秦栎笑着伸出了手说道。

  司藤现在反而有点难为情了,轻声的说道:“我叫司藤。”

  握住司藤的手,秦栎笑着说道:“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以后江湖上谁欺负你,报我名号——青牛山秦栎,虽然现在可能还不太出名,但是我相信过不了几年这个名字一定会传遍大江南北。”

  “嗯。”司藤看着秦栎说道。

  “好了,我们走吧!”

  说罢两人走出了院子,背上箩筐一路向苍城走去。

  秦栎走在前面,表面虽然一脸平静,但是心里已经笑开了花。

  他之所以对那司藤说那么多,就是想把她骗着跟他走,作为一个有大志向的人和妖怪搞好关系非常重要,更何况他还想再这姑娘身上谋取利益。

  什么我叫秦栎,我叫司藤,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这些话说的他自己都起鸡皮疙瘩,可奈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江湖不是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啊!

  “我好难啊!”秦栎走在前面看着远处的山川面露难色。

  :。:

看过《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