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 第二十八章 夺名帖

第二十八章 夺名帖

  就这样,两天后,秦栎随着张启山等人踏上了去往北平的火车。

  随行的有启铁嘴、张启山、二月红和他的夫人。

  秦栎抱着去北平玩一趟的心情上了火车,因为在老九门里没有几人是他的对手,只有没有出现剧情外的人物,他就能横行无忌。

  山野间,一条长长的铁轨上,火车“高速”的行进着,针对彭三鞭的计划也缓缓展开。

  “算命咯!算命咯!不准不要钱!”

  一身算命先生打扮的齐铁嘴在车厢里卖力吆喝着。

  拄着一根横幅,带着一副圆形墨镜,挎着一个布袋,江湖感瞬间就出来了。

  齐铁嘴在车厢里走的很慢,时不时偏头问问坐在长凳上的乘客,要不要算上一卦,有些乘客还真的同意算,不过因为他本来就是算命的,所以也没有露馅,反而把那些乘客唬的一套一套的。

  样子是像了的,因为没有一个冒牌货能说的详尽,什么印堂发黑张嘴就来,因此邀请函还没拿到他倒是赚了不少算金。

  不过到了新月饭店他还是得全部吐出来,不但他现在赚的,以前赚的都得吐出来。

  “多谢先生,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好好好!”齐铁嘴又一次从一个中年男人手里接过银圆,笑得甚是开心,已经完全忘记了来时得不情愿。

  把银圆往腰间的布袋一扔,然后又向后面的车厢走去。

  “算命咯!算命咯!不准不要钱!”

  慢慢地齐铁嘴的身影就消失在秦栎等人的眼前,因为需要隐藏行踪,所以秦栎换掉了道袍,只是一头的飘逸长发,依旧把他衬托的鹤立鸡群,周身气质就如同世外之地走出来的一样。

  “他还真行,这样也能骗到钱!”秦栎感叹道。经过这么几天的相处,他对齐铁嘴的无耻再次深入了,以前看剧的时候,他还不这么觉得,但是现在一看,此人不但什么也不会,还特别无耻,要不是张启山罩着他,九门早就把他除名了,那还轮的到他占据一个位子。

  不是秦栎不信算命,而是不信齐铁嘴,命理之术哪那么容易掌握。他自己就是一个野道,对算数命理倒是有一定的了解,但是也只是了解,要真的算,十算九不准。

  命理之术受环境的影响,只要算卦人有一点变化,未来就会改变,所以真正掌握卜算之道的人,绝对是高人中人的高人,不会还像齐铁嘴这样为了几块大洋高兴的忘了自己是谁。

  “那当然!八爷他们家可是祖传的行骗,若没有两把刷子,在长沙怎么站得住!”对面的二月红接过秦栎的话打趣道。

  秦栎点了点头,确实,若是一点本事都没有,就算有佛爷的庇护,在长沙也混不下去,生命也许不会有危险,但是九门的位子肯定会丢掉。

  自古就是这样,德不配位和能力不足都不会有好下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秦栎、张启山、二月红三人有的没的聊着,经过几天的相处,秦栎与他们几人的关系倒是熟络了起来,不再是初见之时的那般生分,连称呼也有了细微的变化。

  主要张启山等人都是品德高尚之辈,与他们结交秦栎很舒服。

  在齐铁嘴没搞清楚彭三鞭的确切位置之前,他们就只能等。

  这辆车上只有他们四人,丫头也就是二月红的夫人,被他们安排到了另外一俩车上,而且正往这边开来。

  很快半个小时就过去了,但是车厢口还没有出现齐铁嘴的身影,二月红急了。

  “这怎么还不来?”二月红急切地说道,不行我去看一看。

  “二爷,不要急,八爷的江湖经验肯定不会有问题,再等一等。”张启山在一旁说道。

  “他肯定是给别人算命耽误了,再等一等!”秦栎也劝道。

  秦栎知道他急什么,二月红不是急齐铁嘴而是担心他的丫头,因为这是丫头第一次独自在火车上,而且还是另一辆上。

  其实他大可不必担心,因为有张家亲兵保护肯定不会有问题,他只是关心则乱罢了。

  就在他们说完不久,齐铁嘴迈着夸张的步伐走了过来。

  “这位先生算命吗?”齐铁嘴说了一句然后就顺势坐下。

  “怎么样?”张启山靠近轻声问道。

  “第八节车厢,顺数第五个包厢,邀请函在胸口,有十五个带刀打手。”齐铁嘴压低声音说道。

  “准确吗?”

  “准确,我亲眼看见的!”

  得到消息后,二月红与几人对了一眼。

  “小心。”秦栎与张启山同时说道。

  二月红神情肃穆的点了点头。

  然后便压低了帽檐起身向厕所走去,而秦栎、张启山两人在二月红离去不久,也起了身前走去,准备接应,如果二月红被发现就出手。

  而手无缚鸡之力的齐铁嘴则完成了任务,坐在长椅上休息,吃起了桌子上的瓜子,等待另一辆火车的到来。

  二月红来到厕所之后,先是把门反锁,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狭窄的厕所,伸手打开了窗户,爬上了车顶,然后顶着狂风飞速的在车厢之间跳跃。

  二月红的身手好到了极点,已是属于江湖上顶尖的那一批人,若是不用内力,正面对抗,秦栎在他的手里恐怕走不过二十招。

  毕竟这三年来,秦栎都是在闭门造车,对于拳脚上的功夫并没有专研,只是在剑术上稍稍有点成就。

  只是十个呼吸的时间,二月红便跨越了七八个车厢就来到了第八节车厢,伏下身子然后轻轻移开了逃生盖,往下望去只见一个长相粗狂的刀疤脸穿着貂皮大衣躺在长椅上。

  看着是睡着了。

  二月红轻声一跳便下了包厢,然后随手一掏便把邀请函拿到了手,就在他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躺在长椅上的彭三鞭毫无征兆的睁开了眼睛。

  他们俩就这么“冷静”地互相盯着对方,谁都没有说话,包厢中出现了短暂地真空,氛围变得奇怪起来。

  几个呼吸后,他们才动起手来,先是拳脚功夫,两人一时间你来我往,不分上下。

  彭三鞭掀开衣服准备拔枪,但是二月红的速度更快,一个转身便坐在了长椅上把刀对准了彭三鞭的腰。

  二月红本想说些什么。

  但是这时外面听到动静的带刀打手打开了包厢门,二月红准备捅下去的刀也停了下来,两人齐齐看着门口的众人。

  画风突变,两人互相寒暄起来,就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

  二月红想走,而彭三鞭以各种理由阻拦,局面就这样陷入了僵局,但是时间没有持续多久。

  带刀打手很快就读懂了彭三鞭的眼神,打斗一触即发!

  :。:

看过《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