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 第三十章 新月饭店

第三十章 新月饭店

  北平站外,人来人往,车流不息,吆喝声不绝于耳,大都市之感扑面而来,比之长沙更加繁荣。

  绿衣丫鬟带着秦栎出了车站来到了站外的一辆汽车旁,汽车停在站外的大门口的街道上,汽车的旁边站着一位长相颇为秀气的男子,正是刚刚在站内准备戏耍秦栎一行人的那人。

  “小新!”

  “啊?”

  “到!”尹新月立马反应了过来,知道这是在叫自己。

  “这三位贵宾我就交给你了,你给我们好好招待,把他们带到新月饭店,听到了没有?”绿衣丫鬟表面一脸严肃,暗地里却对着尹新月不停的眨眼。

  “是”尹新月立刻低头答道。

  看着眼前司机熟悉的面容,秦栎这才想起,原剧中有这么一事。尹新月因为不满意父亲给她准备的婚事,提前在火车站等待,准备戏耍一番彭三鞭,后来因为看到张启山才作罢。

  “嗯。”绿衣丫鬟点了头,然后向秦栎三人微微行了一礼带着几名服务员向街上走去。

  张启山、齐铁嘴、秦栎三人因为与绿衣丫鬟站在同一边,所以并没有看到两人眉来眼去,所以他们只到是这司机是新来的业务不熟悉,所以才被训斥。

  看着远去的身影,秦栎几人也准备上车,可是就在这时那位被称作小新的司机上前抱拳说道。

  “三位爷辛苦啦,欢迎来到我们大北平,我是你们的司机小新,我们立刻开往新月饭店,在路途中几位爷可以稍作休息!”尹新月古灵精怪的说完,然后打开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

  张启山倒是没有说什么,坐了进去,作为长期处于高位的他来说,虽然奇怪一个小司机如此古怪,但是也并没有说什么。

  “哟!这北平的人就是不一样,说话都比我们那儿讲究!”齐铁嘴看了眼秦栎然后笑着调侃道。

  秦栎也不禁笑了笑,因为现在的尹新月着实好玩。

  说罢两人跟着上了车。

  尹新月见三人都上了车,随即便关了车门,然后在车前绕了一圈也在驾驶座上坐下。

  开动发动机,驾着车缓缓离开火车站。

  “几位爷,我还会唱曲儿呢!等着啊!我给你们……”

  “不用了,你专心开车。”秦栎说道。

  尹新月本来准备说出来的话,被秦栎这么一说不得已的又憋了回去,所以目光不由得往秦栎身上移动。

  黑色的古董轿车缓缓地在北京地面上行驶着,车内非常安静。

  坐在前面的尹新月不停的从后视镜打量三人,最终还是忍不住的开口了。

  “这位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怎么还留着长发。”尹新月好奇的问道。

  一开始尹新月因为先入为主,目光全放到张启山饰演得彭三鞭得身上,一位旁边的人都是张启山的随从,毕竟那是他名义上得未婚夫,但是现在一看,她发现这秦栎也是气质不凡,关键是留着一头长发,那个高高的发髻非常惹人眼,绝不会是一个随从那么简单。

  “我姓秦,单名一个栎字。”秦栎淡淡的回道。

  “留长发是因为个人喜好。”秦栎接着回答道。

  他对尹新月没什么恶意,相反还有不少好感,因为这个角色很讨喜,他当初还粉过一段时间。

  “哦。”尹新月摆出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

  “秦大哥是哪里人啊?”尹新月接着又问道。

  “我……”

  “我们是秦川人。”齐铁嘴抢先答道。

  说完还偏头对秦栎眨了眼,示意不要说漏了。

  秦栎哑然一笑,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就算都说出去也无妨,但是考虑到他们此行确实需要保密所以也就没有再说。

  “来新月饭店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参加拍卖会。”

  尹新月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过了一会儿他又再次问道,因为他本来就是为了彭三鞭而来,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当然要多了解一点。

  “我听说大西北天气恶劣,经常是飞沙走石,但是我着几位怎么都细皮嫩肉的?”尹新月另找了个话题说道。

  “你说的那是小门小户,像我们彭三爷这样的大富豪当然和他们不一样,自有保养之法。”齐铁嘴看了一眼张启山然后说道。

  “是小弟孤陋寡闻了,三位爷见谅。”

  “听说大西北,人杰地灵,风水绝佳,不知道都有什么名胜古迹?”尹新月再次问道。

  这话一说,车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别有意味的看着尹新月,一直观察车外的张启山突然把头转了回来,三人齐齐的盯着尹新月。

  因为一开始的话多还能看成闲聊,那现在就有可能是在套他们的话了,哪有人刚见面就一直盯着家世问的,又不是在查户口。

  秦栎倒是知道,但是为了配合几人,他也是一脸严肃看着尹新月。

  “你问这些做什么?”齐铁嘴一改嬉笑之色,冷静严肃的问道。

  正开车的尹新月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三人的神情。

  还以为是自己露出了什么破绽,所以马上说道:“这不,我听说西北风景绝美,想着什么时候也去哪儿逛一圈,这听几位大哥是西北人,所以打打前站。”

  齐铁嘴盯着尹新月看了好长一段时间。

  “好了,话也说了这么多了,我们爷累了,你好好开车。”齐铁嘴见此人没露出什么破绽,所以从怀里摸出一块大洋扔了过去。

  “谢大爷赏。”尹新月笑着接过大洋。

  就这样,车里安静了下来,张启山闭着眼睛养神,齐铁嘴把玩着手里的物件,秦栎靠着车门,打量着车外,心里思忖着此行能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他此行既是帮助张启山拍卖鹿活草,也是他自己的一次修行。

  ………………

  半个小时后。

  秦栎一行人来到了新月饭店,在饭店服务员的带领下,几人来到了休息的房间。

  “好了,休息一会儿,然后我们就下去了解情况,制定计划!”张启山过来说道。

  “我就不去了,两位居士去吧,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张居士若是需要帮助,和贫道说就是。”秦栎说道。

  “这是自然,道长是方外之人,这些小事不用麻烦道长。”张启山回道。

  秦栎点头。

  然后便进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豪华的房间,秦栎不禁觉得,古人所说修行之人需“法、侣、地、财”才可证得大道,此言不虚。

  他如今此四种,一种也无,所以修行之路任重道远。

  法“修真正法,正路诀窍,不顺邪道。”

  财“修行资财,衣食所属,行善根本。”

  侣“修关紧要,善人呵护,护法关键。”

  地“远离市井,闭关练静,不闻喧闹。”

  “法”即道教修炼的具体方法,而所谓“财”即道教修行所需要的资金,所谓“侣”即志同道合的伙伴,其作用是照料修行者的日常生活,使修行者不受外界干扰;所谓“地”即修行的场所,一般要求是空气清新、安静整洁。

  秦栎四处流浪,一种也无,但是考虑到他并不是真正的道士,这些东西如今还不是特别紧要。

  他如今最缺得是“法”,修道修道,没有具体的修练方法怎么修。

  这也是他为什么出来游历的原因,就是要找到一门功法供自己修行。

  :。:

看过《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