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 第三十九章 小册子

第三十九章 小册子

  “多少?”齐铁嘴惊掉了下巴。

  张启山接过担保单也是一脸的震惊。

  “道长这是?”

  “我看了一下拍卖单,里面有一件东西对我很有用,所以刚刚迟到的那半个小时,我去找了一趟饭店的老板,在他哪里抵押了一件东西。”秦栎说道。

  “什么东西,值一千万大洋?”齐铁嘴立马问道。

  这一千万大洋,他这一辈子也没见过。

  张启山还好,尽管这比他家产的两倍还多,但也只是脸部表情微变,毕竟他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他自己就是出自东北张家。

  “没什么,一枚果子而已。”秦栎轻轻的一言带过,他不想在这个上面过多地拉扯。

  “果子?什么果子能值一千万大洋?蟠桃吗?”齐铁嘴显然不信所以问道。

  秦栎想了想,然后迎着两人的目光说道:“差不多。”

  “差不多?蟠桃啊?”齐铁嘴问道。

  秦栎点了点头。

  “秦道长,这钱我们不能拿,你快拿着把那果子换回来,这种神物的价值如何能以钱财来衡量,锦盒的事情我们再想办法。”张启山想了想然后说道。

  “与你们无关,就算不给你们,我也会拿去抵押,最后的那件东西我是势在必得,好了,不要再推辞了,拿去用吧,钱财乃身外之物,用了再赚回来就是,再说你我不是朋友吗?朋友有难自当相助。”

  张启山见秦栎态度坚决,自知自己无法说动秦栎,所谓神情肃穆的对秦栎点了点头。

  然后便起身拨开珠帘来到了外面举着手里的担保单对着主持人霸气地说道:“主持人,这是你们新月饭店饭店的担保单,额度为一千万大洋,拍卖可以开始了。”

  说罢便把保单一扔,因为手法奇特,担保单如同石子一样,快速的落到了下面的服务员的手里。

  服务员立马把担保单拿给主持人察看。

  主持人听到张启山说出一千万大洋也是一惊,但是看到担保单上面的印章,还是点了点头,因为这是真的。

  主持人把保单放好然后把头再次看向全场笑着说道:“好的,现在拍卖继续。”

  “轰~”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全场发出了雷鸣般的惊讶声。

  一千万大洋,这比点天灯还要让他们惊奇。

  因为之前连点两盏天灯也不过是花费了两三百万而已,哪里有拿出一千万的担保来的惊人。

  这恐怕是在场所有人的资金总和了。

  毕竟不是谁都有勇气拿出全副身家来参加拍卖的。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有我新月饭店的担保单?”三楼正吃着苹果的尹新月也是一脸懵。

  “小姐,那是老爷刚刚签下的担保单。”尹新月身后的一位地位较高的管事回道。

  “什么时候?”尹新月一脸惊讶。

  “就几分钟前。”

  “彭三鞭拿了什么,我爹竟然给他做一千万的担保。”尹新月说道。

  因为就算是新月饭店这种生存了数百年的大饭店,一千万也不是想拿就拿的出来的,拿出这一千万,必定要出一次大血。

  “小姐,不是彭三爷,是那位道士打扮的贵宾。”

  “秦大哥!”尹新月惊呼。

  那人点了点头。

  “嘻嘻~”尹新月想到那个不久前还和他在一起的看起来非常穷困的道士不禁笑了出来。

  那个道袍都洗的泛白的人,竟然这么有钱,这是她没想到的事。

  “他在我爹哪里抵押了什么东西?”尹新月问道。

  她爹她是知道的,虽然说不上扣,但是也不大方,她不相信只是因为关系就给了他一千万大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利益在里面。

  就算是再铁的关系,要在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考虑好把一千万大洋借给一个外人,这是怎么也不可能的事情。

  “好像……是一枚果子。”管事模样的女子想了想然后说道。

  “果子,什么果子能值一千万大洋?”

  “不知道,老爷当时把我们都赶了出来,就只留他们两人在里面谈。”

  “渍渍~”尹新月拖着下巴笑着想着这件事情。

  就在尹新月思考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下面的拍卖已经进行到了快要结束的时候。

  因为一千万大洋的到账,张启山横扫整个拍卖场,直接点上了第三盏天灯,就算是对面的日本人也只是按了几次铃便作罢,更别说后来九爷计谋凑效,身后的日本商会断了他们的资金。

  所以这第三个锦盒,他们只花了不到五十万便拿了下来,因为那些自觉得叫不过的,中途便退了场,因为他们怎么叫也叫不到一千万,与其与张启山一行人交恶,还不如顺手卖一个人情。

  ………………

  “最后,让我们请出最后一件拍品,这是一本小册子,上面书写的东西据说与仙有关,是卖主在一处古迹里所得,底价一百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现在我宣布拍卖开始。”

  “还请张居士帮我叫价。”

  “这是自然。”张启山点头,然后便按响了电铃。

  秦栎猜的果然不错,二楼那些从来没有响过的贵宾室开始了加价。

  “铃铃铃~”

  秦栎猜测必然也是悬门中人。

  而刚才叫的欢快的人反而没了动静,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种东西就是假的。

  悬门比较排外,一般只在同道或者苅族面前显露神通,再加上如今处于末法时代,真正懂得悬门技法的也只是核心的那寥寥几人,所以世人少知也是正常。

  就是因为苅族和悬门在普通人面前大都隐瞒自己的身份,导致后来大家觉得这些只不过是前人编造的故事。

  就算是悬门中人,因为不通悬门技法的人太多,也觉得这些只是以讹传讹的传说。

  所以悬门內部都是这样,就更不要说外人了,再加上如今民主与科学盛行,这些神秘化地东西当然没有说说服力,人们当然也是觉得这些都是假的。

  当然新月饭店才不管假不假,只要有人要,他们就拍卖。

  裘德考是少数相信世间有长生的哪一类的人,但是他不相信法术这些东西,所以看到下面的拍卖只是微微一笑。

  而对于其他争先拍卖的人,他也只是抱着像看傻子一眼的目光。

  在他看来中国历史悠久,不管在什么时代都不缺乏希望得道成仙的人,而眼前的这些人就是如此。

  因为资金雄厚,这本小册子最终以六百万的高价被秦栎拍得。

  :。:

看过《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