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 第四十章 蛰龙睡丹功

第四十章 蛰龙睡丹功

  等拍卖会结束,秦栎拿到那本册子已是半个小时后,拍卖品由专人送到客房。

  “叨叨叨~”

  齐铁嘴起身从内屋走了出来打开房门。

  “你好,我是拍卖会的工作人员,专门来给你们送拍品,还有这是你们剩下的三百余万的银票。”一位管事模样地沉稳女子带着两位棍奴敲开了房门。

  齐铁嘴看了一眼,然后说道:“谢谢!”

  说罢便接过了托盘。

  “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下去了,几位先生好生休息。”

  “嗯。”齐铁嘴点了点头然后便关上了房门。

  “佛爷,锦盒。”齐铁嘴端着托盘来到大厅沙发上张启山河秦栎地面前说道。

  “道长你的册子,还有剩下的银票。”

  “嗯。”秦栎自然的接过银票揣进怀里,然后才仔细打量手中的册子。

  这是一本样式古朴的书籍,很薄只有寥寥几页,书面的字迹已经不能分辨,只能隐约的看到一个“丹”字。

  秦栎小心的翻开封面。

  第二页大部分的空间的都是留白,只有很少一部分写着数十个字。

  陈希夷《蛰龙法》

  “龙归元海,阳潜于阴。

  人曰蛰龙,我却蛰心。

  默藏其用,息之深深。

  白云高卧,世无知音。”

  秦栎缓缓读完,心中已是惊涛骇浪。

  因为这是陈希夷的蛰龙睡丹功,陈希夷是谁?他还有一个更加厉害的名字——陈抟老祖,道教历史上一个非常厉害的内丹大家。

  他出了名的能睡,经常一睡就是一百多天,但是他和普通人贪睡又不一样,他的这种睡其实是在修炼一门非常高明的功法。

  关于陈抟睡觉还有一个笑话,据说当年彭祖出生的时候,有红光映天的异象出现,陈抟看到了异象便知道了世间有了彭祖这么一个人,当时那个时候陈抟也该睡了……等陈抟一觉醒来再一打听,彭祖都已经死了两百多年了,陈抟随即感慨道:“就知道这孩儿养不活啊!”

  实则不知是其自己睡了一千余年。

  虽然陈抟与彭祖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但是从这个笑话可以看出陈抟多么能睡,人称睡仙,一睡千年。

  如果秦栎猜的不错,这封面原本写着的就是“蛰龙睡丹功”几个大字。

  秦栎忍住心中的喜悦继续往下看,越看越震惊,越看越喜爱。

  这功法也是一门修炼内丹的法门,而且比他之前的那个“练武入道之术”讲的更加详细,更加直指内丹术核心。

  “练武入道之术”更多的是讲如何以武入道,如何筑基,对于筑基之后如何进行具体的修炼内丹讲的比较粗略,从遣词造句上看更像是笔者的推演和对内丹境界的一种想象,而这本“蛰龙睡丹功”则不一样,它从筑基开始讲起,讲如何减少筑基的时间,讲内丹术的每个具体境界,讲达到什么境界有什么异像等等。

  总之这本“蛰龙睡丹功”较之前者更加的完整、高深,更加的成体系。

  秦栎一开始以为这本册子上写的会是一些实用的术法,可是没想到是这么一门通天的根本道法。

  正好他才刚开始筑基,并没有修练“练武入道之术”的后续功法,现在可以直接转修“蛰龙睡丹功”,相对于还比较粗略的“练武入道之术”,他当然选则这本更加好的功法。

  秦栎合拢册子,满脸喜色。

  然后看像张启山问道:“怎么样?这锦盒里可有两位所要的东西。”

  张启山合上锦盒盖,点了点头。

  “此次多亏了道长出手相助,张启山谢过,道长以后若是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只管说来,我必定不会推辞。”张启山说道。

  “算不得什么,张居士不必放在心里。”秦栎笑着说道。

  说罢,便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的纠缠。

  因为他们都知道,不管谁有事情,都会找对方就行了。

  “现在天色也不晚了,道长好好休息,明早我们便启程回长沙。”张启山随即说道。

  “嗯。”秦栎点了点头,然后便回了屋。

  他在这北平确实也没有什么事情,所以也准备跟着一起回长沙。

  新月饭店的三楼,尹新月来到他爹的房间。

  书房之中的尹老板正在整理着什么东西。

  尹老板带着一个金边眼镜,一身西装是一个看起来颇为精明的中年人。

  “爹爹。”尹新月跑到那人身边喊道。

  尹老板放下手里的钢笔,看向尹新月故作姿态的说道:“你怎么来了,你不是不愿意见我吗?”

  “爹爹,我听说,你今天收了一枚果子,给了那人足足一千万大洋。”尹新月问道,完全没有管自己父亲装出来的怒气。

  “你知道了。”

  尹新月重重地点了点头。

  “什么果子能值一千万大洋,我能看看吗?”

  “暂时不行。”尹老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

  秦栎静卧在床榻之上,开始修行蛰龙睡丹功。

  此法纲领是“心息相依,大定真空。”

  修练蛰龙睡丹功的第一口诀是“心息相依,神定虚空。”

  也就是放松身体,静卧在床上,将自己的心念和意识集中守住“身外虚空”之中——鼻孔外方圆径寸之地。

  此处是修炼上乘丹法的“玄关一窍”,又名“玄牝之门”。

  意内守“身外虚空”之虚境,目内照“身外虚空”中呼吸来往之气,耳内听“身外虚空”中呼吸之细声。意守、目照、耳听,三位一体,俱属于心;“身外虚空”中往来的呼吸,谓之息。心念与呼吸相依交抱,绵绵不绝,缠扭不断,故谓“心息相依”。

  根据蛰龙睡丹功上面的方法,秦栎开始了特殊地呼吸节奏,运动体内快要向真气转换的气,结果效果很明显很快秦栎就进入了睡眠。

  秦栎睡过去不久周身便开始被一股玄妙的气息环绕,体内的气不断地燃烧,后天精气不断地反后天为先天,不断地夯实着秦栎的基础。

  人体丹炉的形体愈加名显,秦栎进入了深层次的睡眠。

  秦栎这一睡,醒来便是第四天的下午。

  :。:

看过《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