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 第九十九章 圣胎

第九十九章 圣胎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秦栎翻开竹简,刚看到上面的字迹,耳边就传来了一阵宏大的诵读声。

  这卷道德经上面的道则气息非常浓郁,秦栎只是稍稍读了一句,立马就进入了一种神奇的悟道状态。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秦栎才从这种状态中脱离出来。

  秦栎看了看这卷道德经,有些吃惊,因为刚刚他的阴神被洗礼了一次,沉浸在道则气息的海洋里。

  普通的竹简因为承载了道教经典,数千年不腐,如今已经变成非金非玉非竹的材质,摸上去还莫名有一种温润感。

  因为上面的文字,竹简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清净的气息,这股气息对秦栎这种修道士大有脾益,若是常时间带在身边研读,不但能帮助他更快的进入悟道,还能增长修为。

  秦栎放下竹简。

  “金人。”

  秦栎把目光放到石桌上的一个差不多二十厘米的金人上。

  此金人表面刻着奇经八脉和人体的穴位,若是不仔细看很容易就把当作一个普通的用来练习针灸的人像。

  但是入手之手却有人体的温度,仿佛不是一个冰冷的死物,而是一个活着的人类。

  秦栎微微一惊,果然,这七件宝物就没有一件是随便拿来充数的。

  秦栎仔细观察着小金人,不但用眼睛看还把真气输入其中感受。

  金人其实是铜人,但是表面镀了一层黄金,因为年代久远,金人表面有很多黑色的污点。

  表面除了温度之外倒是没有其他怪异的地方,但是真气的探查却让秦栎吓了一条,这金人的内部就好似有一条生命,隐隐的的还有心跳。

  “这金人成精了。”秦栎看着金人惊讶道。

  看这金人的状态,一千年的时间应该是有的,因为本来就具有人形,奇经八脉穴位一样不差,每日听道观里的道士诵读经典,若是成精也能理解。

  只是,武当的宝物是一件要成精的金人,是不是有些不对。

  秦栎皱着眉头,越想越不对。

  随即运转体内的真气,全力向金人体内输去,他一定弄清楚其中的情况不可。

  武当山这么一个道教圣地,如何会把一个快要的成精的妖怪当做宝物。

  当大量真气持续进入金人,金人逐渐变换出它真正的样子。

  金人漂浮在空中,金光闪耀,金人逐渐变成了一个婴儿状的孩子,就如同西游记中的人参果一般。

  秦栎睁大了眼睛,看着漂浮在半空散发着洁白微光的婴儿。

  “这竟然是一具圣胎!”秦栎吃惊的说道。

  作为一个结丹境的修士,他如今的修行就是借先天真息(胎息)孕育圣胎。

  当内丹破碎,圣胎出,就把一丝阴神藏在其中,化阴为阳,倒时候就能反馈自身使阴神变化为阳神。

  此境界尽管不讲周天度数,然而神不离炁,炁不离神,相依相恋,龙虎**,金公木母,黄婆牵线,真铅真汞,婴儿姹女,五行攒簇,七日混沌,大药过关,五龙捧圣,圣胎圆润,十月胎圆,阳神出壳矣。

  奇怪的是这具圣胎已然圆满,但是却不见阳神,这具圣胎仿佛被遗忘在了这里。

  “也不知道是那位高人的圣胎?”秦栎好奇道。

  这具圣胎是活得,但是里面却没有“真神”,也就是说这具圣胎如今是无主之物。

  圣胎乃是修炼内丹术的修士一身精华所在,也是施展法术的根本所在。

  就算是肉身被毁,但只要阳神或者阴神存在,都不应该抛弃才是。

  因为只要圣胎还在,终有重塑肉身的那一天。

  阳神与阴神虽然可以在世间长存,但也不是绝对的不灭,而且没了圣胎就不可以使用只有肉身才能施展的力量,实力会大减,所以说圣胎是一具道果也不为过。

  这是练气化神达到巅峰,阴神转换为阳神,即将突破到练神还虚境界的表现。

  秦栎能感觉到这具圣胎已经数百年没有神入住其中了,这只能说明这具圣胎的主人,可能已经形神俱灭了,连一丝神魂都没有留下来。

  这可是成就阳神的高手,秦栎不知道这方世界还有什么东西能使他灭亡。

  秦栎看着漂浮在半空的圣胎,心中已经有了一些利用这圣胎的不成熟的想法,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秦栎收回了真气,圣胎又慢慢的变回满是黑色污点金人的模样,神物自晦。

  “难怪这么多年都没人发现过这金人的秘密。”秦栎看着变得丝毫不起眼的金人。

  一是因为金人的样子,二是没有结丹境的修为根本发现不了。

  秦栎压下心里的震惊放下金人,拿起那颗散发着蓝光的定风珠。

  定风珠顾名思义就是能定风止风,但是这颗定风珠能否有这种作用,秦栎不太抱希望。

  秦栎拿着定风珠实验了一番,站在空地上秦栎先是控制陨铜在秘境之中掀起了一阵风,然后再催动定风珠。

  几番实验之下,秦栎发现这定珠虽然能定风止风,但是效果很是有限,只能止息强风,再往上就很难有决定性的作用。

  强风也就是后世风级中的六级风,具体就是风吹过来的时候大树枝会摇动,电线有呼呼声,打雨伞行走有困难。

  秦栎没想到七件宝物里最珍贵的竟然是最不起眼的金人。

  秦栎收回所有的宝物,身影一闪出了秘境,回到了漆黑的房间。

  夜晚的武当又恢复了平静。

  秦栎推开房间的门,来到了院子里。

  夜空重新变得晴朗起来,万里无云,繁星闪烁的银河横跨整片天际,把世界分成两半。

  武当山的这种氛围很适合修道,站在院子里,来自山顶的微风缓缓吹来,很是凉爽。

  这种天像在如今这个时代很是平常,只要天气晴朗,晚上大部分时间都能看到,但是后世秦栎所生活的时代,他除了在很小的时候见到过,后来长大了就没再没看到,就算是在山村也是如此。

  :。:

看过《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