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 第一百章 悠悠五年

第一百章 悠悠五年

  秦栎在院子里站到了天明,直到朝阳初升一道紫气入体,才微微醒来。

  没错,秦栎站着入了道,体悟了一晚的武当天地。

  秦栎看着初升的太阳,耀眼的光芒照射在武当群山之上,特别是金顶,阳光的照射使得金殿变得更加地熠熠生辉。

  “时间已经到了现在了吗?”秦栎缓缓说道。

  秦栎手一翻,雷针出现,运转真气向着金顶聚睛看去,然后猛地一扔,被真气包裹着的雷针就如同一颗高速移动的子弹向着百米外的金顶而去。

  雷针在飞跃金殿上空的时候,突然一个转弯猛地向下插去,最后“铛”的一声平稳的插在金殿之上。

  秦栎看着已经安稳立在金殿之上的雷针,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既然说了要在天明,别人看到之前归还就一定会做到,他转身准备出门的时候。

  刚好看到从房门出来的唐云龙父女,他们正吃惊的看着金顶之上那根若隐若现的雷针,而那根雷针前几秒钟还在秦栎的手里。

  秦栎看到突然出现的两人,也没觉得有什么,毕竟昨晚他们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神通。

  “唐教授早,唐宁姑娘早!”秦栎笑着微微形礼。

  “秦道长早!”唐云龙与唐宁也弓着行礼。

  “秦道长,你就是那飞人,对不对,对不对!”唐宁跳起来问道。

  “宁儿,不得无礼!”

  唐云龙这么一说,唐宁安静了下来。

  行完礼,唐云龙走过来佩服的说道:“秦道长修为深不可测,我原以为练气士之流都是古代人想像,可现在见到道长才自觉孤陋寡闻。”

  秦栎笑了笑没有说话,因为唐云龙并不是修行中人,他不太好解释。

  “道长,这是准备出门?”

  秦栎点了点头说道:“出去走走。”

  “唐教授你们这是?”秦栎看着唐云龙父女身上的大包小包。

  “在山里也叨扰好些日子了,给武当带来了这么些烦恼,我们也不好在这里待下去,我们父女准备辞行了。”

  “谢道长知道吗?”

  “我们正准备向谢道长辞行。”

  秦栎点了点头,然后便一起出了院门。

  ………………

  唐云龙此次辞行并没有成功,因为天心姑娘在一旁的阻拦。唐云龙无奈只得在武当山住下来。

  白龙的处置办法也下来了,因为勾结山下的人导致武当一众弟子死亡,所以被废了武功修为,逐出了武当。

  这也就是武当这种道教门派,若是放在地方官府,就算白龙只是间接,动手的并不是他,但是凭借这个也能叛他一个死罪,毕竟死了二十余人。

  秦栎看着白龙一瘸一瘸的下山,白龙经脉已断就再无修为,连一身武艺也尽毁,下半生要在病痛中渡过,就是因此秦栎才没有出手。

  就算是白龙是反派,但是与他并没有仇恨,他不用赶尽杀绝,再说白龙这样子打不打得过一个普通人都很难说,对他也就再无威胁。

  只能怪白龙自己,若是他真是一位得道真修,而不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恶人,秦也许就会帮他一把,毕竟多一个结丹境修士,对日渐衰弱的修真界也是好的。

  “唉!”秦栎摇了摇头表示可惜,以白龙的的天赋若是走正道,可能比谢老道还更有希望结丹。

  但是白龙的下场也给他自己敲了一个警钟,不能一味的追求力量,若是没有相应的精神境界,只能沦为力量的奴隶,白龙就是如此。

  此间事了,武当便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念经,练功,接待香客。

  一周的时间转眼既逝。

  天心在唐云龙的劝阻之下,放弃了找秦栎要玄天神剑的想法。

  陷入爱情的女人,总是会变得不一样,天心与唐云龙之间有了一丝情愫,最后在唐宁的助攻下,虽然没有明确的说明,但是已经自然的在了一起。

  他们一家三口在武当山待了半月然后也离去了。

  从此山上只剩下秦栎一人,秦栎趁此向谢老道提出了想在武当山长住修行的想法,得到了谢老道的热烈欢迎。

  “多谢道长!”

  大殿之中,秦栎与谢老道两人对坐着。

  “道友,能长期在我武当山居住是我武当的福气。”谢老道笑着说道。

  “不敢,不敢。”秦栎连忙说道。

  ………………

  因为白龙下了山,所以五龙观无人,所以谢老道把五龙观送给了秦栎当在自己的道场。

  五龙观其实是一座剑冢,里面放的都是武当历代弟子的佩剑,很少有人去,一般只派一人看守,而白龙正是上一位看守者。

  武当山上有很多道观,但是因为弟子有限,有些道观年久失修,所以根本没人,五龙观是这些废弃的道观之中唯一还算好的,所以谢老道才把五龙观送于他,至于其他的废弃道观,他作为掌门有点拿不出手。

  五龙观近三十年来,来此的人屈指可数,一是因为偏僻,二是因为如今时代变了,没有什么会出山行走江湖,都巴不得躲在山上,而且外面如今都用火器,拿着刀剑在街上走不但没有用,而且还容易被巡逻的警察抓起来。

  久而久之,这里除了看守的人外,不会有第二个人。

  五龙观并不像剧里那样,只是一个山洞,山洞只是用来葬剑的地方,在剑冢不远处的一座道观才是五龙观,此观建在悬崖边占地不算广,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白龙那么一个人,当然不会让自己平常修行的地方脏乱差。

  就这样,秦栎在五龙观里住了下来。

  平日里体悟武当传承,琢磨得到的宝物,也不随意出观,他只会在每个月的月首出门和谢老道交流一番,交流完了之后就回观。

  若是他不提,也绝对不会有人来打扰他,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他长时间都是在睡眠悟道的状态,倒也乐得自在。

  武当很大,但是人很少,因为秦栎整月整月的不出观,就算出门也是和谢老道一聊一整天,逐渐的,武当的弟子都忘记了还有他这么一个人。

  因为静了下来,他对道的感悟越来越深,身上的气息也越来越玄妙。

  时间就这么悄悄地过去,寒来暑往,转眼就是五年。

  :。:

看过《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