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 第一百零六章 阴神出窍

第一百零六章 阴神出窍

  看着倒在公路上昏迷不醒的秦栎,司藤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秦栎这个名字在司藤脑海里很是深刻,但那已经是八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若秦栎还活着绝对不可能是这个样子。

  毕竟在那个时候秦栎就已经三十岁了,若是还活着应该是一位一百一十多岁的老头才对,而不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三十左右的普通人。

  司藤虽然在苅族界和悬门有很大的威名,但是终究年岁不长,别看她如今已经一百多岁,但是她醒着的时间一共也不到三十年,在一些秘闻上并没有多大的见识。

  碍于这方世界的限制,在他的印象里人类修士就不可能做到长生久视,甚至连保持容貌都很难。

  司藤第一次怀疑此人接近自己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刚才那昙花一现的金色珠子,里面散发的力量甚至让她感受到了威胁,特别是他现在刚复活,实力大损,更不能不谨慎。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那珠子消失之后,这秦栎身上又变成了没有一丝修为的模样,这种状态很是奇特。

  司藤伸出玉手,输出妖力向秦栎的体内探去。

  绿色的妖气刚刚环绕秦栎,准备进入,就被一阵金光震出。

  隐入泥丸宫的天丹,再次出现悬浮于秦栎上空,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把昏迷的秦栎笼罩在其中。

  司藤看着这一幕,眼中的也闪过了一丝争强好胜之心。

  双手结印,然后用更大的妖力向秦栎探去。

  “嘭~”

  两种颜色的能量在空中对碰到了一起,掀起了一道极其绚烂的气浪。

  天丹里蕴含的力量虽然高,但是因为无人操控,只是尽着保护秦栎的职责,使妖气进不了他的身体。

  而司藤因为实力缺失大半,一时间还真的破不了天丹的防御。

  但是一向高傲的司藤哪里会承认自己不如一颗珠子,所以又加大了妖力输入。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司藤虽然实力不存但终究是拥有意识的,天丹的防御逐渐被击破,金色的光逐渐被绿色所侵染。

  就在妖力完全侵染掉天丹的时候,一股强大的气息突然从秦栎的泥丸宫冲出。

  “嘭~”

  那是一道身影,一身道士打扮,盘坐在半空,这是阴神,阴神一经出现,天丹便快速的入驻阴神之顶,爆发出于之前数十倍的威力,几乎把方圆百米范围都笼罩了进去。

  局势瞬间逆转,站在原地的司藤还没看清人影,就倒飞了出去。

  但是司藤终究还是司藤,虽然倒飞了出去,但是却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因为他在阴神出现的片刻便收回了妖力,所以虽然被反震,但是这股力道还在她承受的方围。

  司藤几个跳跃,然后落地站稳。

  看着半空那道身影,目瞪口呆起来。

  那道虚影竟然是秦栎的模样,盘坐在半空闭着眼睛,但是却又有着莫大的威能。

  天丹有了阴神不再是没有凭据,仿佛有了依靠,瞬间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如潮水般的真气从天丹发出经秦栎的手向司藤击打而来。

  司藤一惊,然后急速躲避,然后快速的收回自己的妖力。

  司藤虽然躲避的及时,但还是被真气的余波打到,一口绿色的妖血喷涌而出,散发了一地。

  本就虚弱的司藤,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司藤不顾伤势,紧张的看着秦栎所在的方向。

  但是这时,阴神因为感受到危险已去,所以又缩入秦栎的泥丸宫,紧随而去的还有天丹。

  就这样,秦栎恢复了原本普通的样子。

  天丹不济之后,阴神之所以出来,是因为若是秦栎没有破解掉胎中之谜,那他就只是秦放,但是一旦破解掉胎中之谜,那就变成了秦栎,作为秦栎的神魂他自然是要出来护着自己的肉身的。

  司藤抹掉嘴角的血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到了秦栎身边,看着昏迷不醒的秦栎沉思起来。

  他刚才看到的绝对不会错,那绝对是秦栎的模样,所以此人与秦栎到底是什么关系。

  司藤一时间想不明白,然后大手一挥卷着秦栎向三十公里外的民宿而去。

  ………………

  秦栎悠悠从大厅里醒来。

  秦栎一睁开眼看到是房顶,房梁,瓦砾。

  秦栎的头很晕,他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然后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穿着一双拖鞋和一身印花旗袍的司藤。

  秦栎揉了揉眼睛,觉得这是幻觉,因为他记得他已经坐车离开了,而这里一看便知道还是在民宿之中。

  “你过来。”司藤清脆的声音响起。

  揉了好几下,眼前的人影还没消失之后,秦栎才知道他又回到了民宿,他虽然好奇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但是这个时候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但是他也知道,他大概率是被司藤抓回来的。

  秦栎走了过去,坐在了司藤旁边。

  “你是谁?”司藤一脸的好奇。

  秦栎本以为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他都已经准备反抗了,但是那想到又是这个问题。

  秦栎迎着司藤目光,盯了她好久,仿佛你再说你没有问错吗?

  但是司藤丝毫没有改变问题的意思,这时秦栎才知道她确实是要这个问题。

  秦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应该也听到了,我不叫秦栎,我叫秦放。”

  听到秦栎的回答之后,司藤并没有什么变化,而是依旧看着秦栎问道:“那秦栎是谁?你和他有什么关系?”

  秦栎本以为司藤会大发雷霆,但哪知道她关注点却在这里。

  秦栎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他确实叫秦栎,但是这个名字是前世的,这世的名字叫秦放。

  秦栎看着司藤,她好像不是在开玩笑。

  秦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郑重说道:“秦栎,那是家父的名字。”

  “我一开始是怕司藤小姐,对我会有恶意,所以才没有以实相告,还请司藤小姐恕罪。”秦栎如此说道。

  “你说秦栎是你父亲。”

  秦栎郑重地点了点头。

  “他在哪儿?可还在世?”司藤问道。

  “家父已于八年前去世了。”秦栎颇有些失落的说道。

  司藤看着秦栎没有说话,而是沉思着什么。

  “难道,那道虚影是他给自己子孙保护的手段?”司藤这般想道。

  司藤因为年纪小,并不知道还有阴神这么一说法,只以为那道虚影是某种法器。

  “你的父亲可是这般模样?”

  司藤挥手,控制妖力在半空形成了一幅画,画中的正是一副道士模样的秦栎。

  “卧~”

  秦栎看到这幅画的瞬间,差点一句卧槽就这么吐出口。

  因为那道士正是他的模样,但是自己如今不是这副模样,她是怎么知道我的。

  “难道是这方世界也有一个人也长这样?”秦栎如此想道。

  而且还是道士的模样,他前世喜好道家文化,难道这方世界就实现了。

  秦栎压住了心中的好奇,看了几眼然后认真的说道:“除了这打扮不像外,此人正是家父的模样。”

  :。:

看过《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