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 第一百一九章 有事相求

第一百一九章 有事相求

  经过一番努力,白金总算是弄清楚了眼前的秦栎是怎么回事儿。

  此人是秦栎也不是秦栎,说他是秦栎是因为眼前此人拥有秦栎的面孔、意识和七魄,说不是秦栎是因为不完整,还有三魂留在武当修练。

  而且白金还发现,秦栎体内有一道封印,封印着他大部分的记忆,这就解释了秦栎如今为什么不认识他。

  白金还隐隐发现,秦栎的此副身躯中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不弱于武当的那肉身。

  “看样子,秦兄是在进行某种修练。”白金打量着秦栎在心中如此想道。

  他活了数百年,还没见过这样借体重生的人,所以他才会有刚才的那一番感叹。

  秦栎是他出生以来见到过的最具有天赋,和在修行一道上走的最远的修士,让他不得不服。

  “秦兄,你别紧张,我对你没有恶意,相反我们之前还是很好的朋友。”白金重新恢复到扇扇子的潇洒模样。

  “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那道绿光又是怎么回事儿?”秦栎谨慎的说道,并没有因为白金的一面之词就相信于他。

  “刚才,我不过是施展了一道术法,探查了一下秦兄的情况而已,那道绿光便是术法的媒介,它并不会对秦兄身体做什么,秦兄放宽心。”白金笑着安抚道。

  秦栎打量了一会儿然后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你为什么说我在武当,还有你为什么认识我。”

  对于一个突然上前攀关系的妖,秦栎最基本的防备还是有的,所以不管白金如何说,他终究还是没有完全的相信。

  “此次我是受当今悬门主事苍鸿道长所邀,来苍城商谈事情,我也正奇怪呢?秦兄为什么也会刚好在苍城,而且又正好出现在此处。”白金缓缓说道。

  “悬门?”

  “你是悬师!”秦栎略显惊讶的开口。

  没想到悬门也收妖怪当悬师,如此看这悬门还真是兼容并包,海纳百川,值得人尊重。

  “秦兄可是疑惑,我以苅族的身份如何加入的悬门。”白金见秦栎久久不说话便如此猜道。

  秦栎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听说悬门与苅族自数千年前起便是对头,互相扑杀,向来是有我无你,有你无我,他们又怎么会让你加入悬门。”

  “没错,他们是不会让一个苅族加入悬门,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我是一个苅族。”白金扇着小黑扇笑着说道。

  “难怪。”秦栎暗暗的点了点头。

  眼前此人道行很高,若是潜心隐藏一下,别人也很难发现。

  他知道的这些悬门与苅族的事情,自然是司藤告诉他的,但是他也只是了解一个大概。

  “秦兄莫非也是被邀请来参加此次宴席的。”白金突然问道。

  秦栎摇了摇头,然后正式的说道:“正好相反,你们正是被我邀请而来。”

  “秦兄这是?”

  “我如今正跟着司藤小姐做事。”秦栎如此说道。

  “原来如此。”来此之前,长鸣山的苍鸿道长简单的和他说了一下司藤的事情。

  说他们全都中了司藤的藤杀,请他来帮忙,白金因为无事可做也就来了。

  “好了,即使如此,那我们就快快进去吧!”白金收了黑扇说道。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恕我暂时不能相信我们之间的关系。”秦栎皱着眉头说道。

  “还请你告知我,你所知道的,关于我的一切。”

  听到秦栎这个请求,白金犹豫起来。

  从秦栎体内的封印来看,他自己明显不想让自己知道某些事情,他说倒是容易,但是要是因为这记忆毁了秦栎的修行,那就罪过大了,因为在他看来,秦栎做到现在这一步非常不容易。

  “此事说来话长,你容我再想想,怎么告诉你,现在我们先去参加宴席如何?”白净皱了一会儿眉头然后抬起头看着秦栎说道。

  “为何,可有什么难言之隐?”秦栎问道。

  “事关秦兄你的修行,我不得不慎重。”白金如此说道。

  看着白金一脸认真,不像说谎的样子,秦栎点了点头。

  “果然如此吗?”秦栎在心中如此想道,他本就猜测自己的失忆可能不是意外,而是自己的安排,现在一看很有可能是他投生之前的做的安排。

  说罢,两人一起向预定的包房走去。

  几分钟后,两人推开门走进了一间装修的富丽堂皇的包房。

  包房中央的旋转圆桌旁,已经坐满了人,加上司藤一起一共有十人。

  “秦栎,快过来坐。”颜福瑞喊道。

  因为帮忙照顾瓦房的原因,颜福瑞对他很是有好感,丝毫没有受到司藤的影响。

  秦栎对着颜福瑞点了点头,然后回头看了一眼白金,微微点头过后,向着颜福瑞、司藤的方向走去,然后在司藤旁边拉出一个椅子坐下。

  白金则是对着众位悬师点了点头,然后才找了个空位坐下。

  见人到齐之后,圆桌旁的一位须发皆白老人起身说道:“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我们就议一议吧!”

  “司藤小姐,不知你把我们都叫到苍城,有何事?”苍鸿环视了一眼众人然后盯着司藤开口道。

  “我把众位小悬师叫来,自然是有事相求。”司藤直起身子缓缓说道。

  “有你这么求人的吗?求人还下藤杀,不管你说什么,我是不会答应的,要杀要剐,你看着办吧!”众位悬师中的一位壮汉急忙就吼道。

  “我下藤杀自然有我的考量,还需要你同意吗?”

  “你!!!”壮汉猛地一拍桌子,起身指着司藤发怒。

  “坐下,你冷静一点。”那位壮汉身旁的几位悬师急忙拉住了他。

  “不知,司藤小姐,有何事相求。”一位带着眼睛的中年人开口问道。

  他们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悬门到了今天,早就不是以前的悬门了。

  他们这几个,还不够别人一只手招呼的,他们除了手里还有一两件祖上留下来的法器外,什么也没有。

  可以说几乎已经变成了普通人,别说打苅族,能不能打的赢普通人都是一个问题。

  :。:

看过《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