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静尘老道

第一百二十一章 静尘老道

  翌日。

  秦栎说服了司藤,决定去一趟武当。

  本来秦栎是准备自己一个人去的,但是后来司藤不知怎么的,也决定去一趟。

  秦栎也没说什么,只当她是无聊,一个人在这里等着也无事干,想着出去走走也好。

  两人一早便出了门,然后在中午时分坐上了飞往武当山的飞机,到达武当地界的时候也不过才下午三点。

  下了飞机,两人简单的安排了一下食宿,找了一个酒店住下,准备明日一早再上山。

  ………………

  翌日,清晨。

  两人早早的起了床,来到了武当山脚下。

  按照白金给的指示,秦栎没有去前山而是来到了后山修道士居住的地方。

  爬上了一座高山,秦栎来到了一座道观前,这里很是幽静,不同景区的喧闹。

  秦栎正想敲门,观门却“嘎吱”一声自己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人。

  秦栎很是惊讶,因为眼前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两日前和他交谈的白金。

  “秦兄。”白金扇着小黑扇笑着喊道。

  “司藤小姐。”

  站在秦栎身旁的司藤见状微微的点了点头。

  “白先生为什么会在这里?”秦栎问道。

  “我两日前便已经到了这里,特意在这等你,刚才我感觉到观外的气息,想着你可能到了,出来一看,你果然到了。”白金说道。

  “原来如此。”秦栎说道。

  秦栎突然想到白金的妻子在武当,那么悬门聚会过后,回到这里也是理所当然。

  “秦兄,司藤小姐里面请,静尘道长已经等候多时了。”白金伸手说道。

  “静尘道长?”秦栎一脸迷惑,但是还是跟着白金走进了道观。

  穿过大门,来到走廊,白金带着秦栎两人一直往前走。

  “站住。”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大喝。

  秦栎一众纷纷回头,走廊的另一边走出一个手持拂尘的中年道士,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这边。

  白金见状立马行礼道:“玄悟道长。”

  秦栎见状也跟着行礼喊道:“玄悟道长。”

  中年道士看了三人一眼,然后才又把目光放到白金身上。

  “白居士为何又带来一位,掌门能容你在道观待下去,已经是法外开恩,你为何如此不知好歹。”中年道士说道,说罢还有意的看了一眼秦栎身旁的司藤,言下之意已经很是清楚。

  白金顺着玄悟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瞬间明悟,知道自己带一位苅族入观,怕是惹恼了这位爱憎分明的道长。

  “玄悟道长,你不要误会了,他们两位不是我私自带入,而是静尘道长的客人。”白金迂回说道。

  白金和这中年道士相处了一段日子,所以对于他还是有些了解,只要他搬出静尘,那大概就不会有事。

  “哼!”玄悟抚了一下衣袍然后愤然离去。

  他虽然觉得苅族出现在道观对他是一种侮辱,但是师傅的客人,那他也不好说什么。

  看着玄悟道长拂袖离去,白金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才回头对着秦栎和司藤说道:“我们走吧!”

  秦栎点了点头。

  “司藤小姐,你别生气,那玄悟道长就是太过固执,其他的还好。”白金一边走一边对司藤解释道。

  他怕司藤一时气不过,就打过去。

  司藤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还不至于和他这个小辈生气。”

  “那就好。”白金笑着说道。

  司藤虽然修为很高,但是不会天眼神通,所以没有看出白金也是苅族,她只是以为那道士纯粹是与他过不去,然后牵连他们这些被他带进来的人。

  几分钟后,白金带着秦栎与司藤来到了后院的一间房间。

  刚进房间,秦栎就感受到了一股极其浓郁的道则气息。

  很快,便看到了气息的源头,那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须发皆白,正坐在一蒲团上。

  秦栎看到那老道的时候,老道也看到了秦栎。

  老道显然是愣住了,看着秦栎打量了良久。

  “静尘道长,这位就是……”

  还没等白金把话说完,老道就已经从蒲团上站起,来到秦栎身前行礼道:“弟子静尘,见过师叔祖。”

  静尘老道这一拜,把秦栎和司藤都下了一跳,白金因为起先就知道秦栎的辈分,所以没有太惊讶。

  “道长你这是?”秦栎急忙扶起眼前的道长问道。

  这么一个看起来过百岁的老头,向他行弟子礼,还喊他师叔祖,他也有些不知所措。

  就算是把他那八十年的时间算起,如今应该也只是和这人差不多,怎么辈分会差这么多。

  “原先白居士,说师叔祖即将降临,弟子还不信,如今一看才知道师叔功参造化,竟然练就了身外化身。”老道如此说道。

  “我一时记忆缺失,也不知道你们说的是真是假,还请你们带我去见我的本体。”

  秦栎看着眼前的老道,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称呼,思考良久如此说道。

  秦栎身后的司藤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在青牛山,秦栎修为突然暴涨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了些猜测,如今看到武当掌门这一幕,她再无怀疑,此秦栎就是那个秦栎。

  “这是自然,师叔祖这边请。”静尘对秦栎这位老祖,很是恭敬。

  虽然秦栎的年龄只是长他几岁,但是修为却已经是不可同日而语。

  他不过才堪堪达到筑基巅峰,而秦栎却已经达到可以修身外化身的地步,可称之为仙神。

  他虽然对自己这位师叔祖只见过几面,但是佩服敬仰之情那是没得说的,毕竟这可是开派祖师都没有达到的境界。

  前日,白金与他聊秦栎的事的时候,他还不相信,直到去到五龙观,看到那具身体之后他才改变了观念。

  但是出于修为的限制,他还是不太相信白金所说的关于魂魄的事情,还有身外化身的事情。

  但是现在一见,便由不得他不信,一开始他认为秦栎之所以不醒,是因为在修练睡功,并不是白金所说的什么意识不在了,他这么想也不是没有依据,毕竟他自己也修练睡功,施展起来常常也是一睡就十天半月。

  眼前的师叔祖同样是修为高绝,但是气息和五龙观的那位有些不同,所以他知道这绝不是五龙观的师叔祖醒了,而是像白金说的那样,这是师叔祖的身外化身。

  :。:

看过《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