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回转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回转

  湖南某地界。

  秦栎自然用的还是他在世俗的身份,依旧开车,用手机,并没有因为恢复了记忆就放弃这些。

  秦栎开车行驶在盘山公路上。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个苗寨外。

  秦栎看向坐在副驾的司藤说道:“我们到了。”

  恢复了记忆,自然也就没人理会司藤的那些坏习惯。

  司藤虽然坐在座位上看了秦栎一眼,但是秦栎装作看不见,停好车后,便自顾自的下了车。

  车内的司藤看着一身道袍模样的秦栎从车前走过,但是就是没有来开门的意思。

  秦栎站在村头向里面打量着,这寨内若有若无的蔓延着一股妖气,很淡,但还是没有逃过秦栎的神识。

  见司藤迟迟不来,秦栎便回头望了一眼。

  只见她还坐在车里,看着秦栎。

  看到这一幕秦栎不禁大笑,这司藤还真是优雅到孩子气,以前她可不这样。

  秦栎没有办法,只得靠近打开了车门说道:“司藤小姐,请下车吧!”

  说罢,又不禁大笑,因为参不透穿越的郁闷心情稍稍得到缓解。

  司藤脸一黑,对于秦栎的耻笑很是不快,瞥了秦栎一眼,然后便率先走到了入寨的路口。

  秦栎跟了上去笑着问道:“怎么八十年过去,你的变化这般大,我还记得你当年还嫁了一个人类的,如今怎样了?”

  司藤回过头来说道:“你记错了,我没有嫁人,也永远不会喜欢人。”

  “没有吗?”看着司藤一脸肯定的样子,秦栎倒是迷惑了起来。

  他记得当时,她是要嫁给一个叫做邵炎宽来着,为此还和自己的另一半反目,杀死了另一半。

  “难道没有嫁成?”秦栎这般想道。

  如今没有修练的事情烦心,他游戏人间的心态又回来了。

  “对了,嫁人的是另一个,这个是被杀的那个。”秦栎突然想了起来。

  “没错,如今她要找的就是嫁人的哪一个。”秦栎笑道。

  两人慢慢的进了寨子,还没有走多深就遇到了已经等在寨子里的一众悬师。

  “司藤小姐,你可算是来了。”颜福瑞走上前客套道。

  颜福瑞身后的一众悬师不管是否情愿还是规矩的喊了一声“司藤小姐。”

  “嗯。”司藤点了点头。

  “和我一般的人在哪里?”

  “司藤小姐舟车劳顿,还是先休息吧,这事情也不急于一时。”一位胖乎乎的悬师开口说道。

  秦栎的目光被一位女子吸引了去,那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子,一身少数民族服饰,长的很是漂亮,这是一只妖。

  秦栎感受的很清楚,这女子虽然在极力压制但还是被察觉到了。

  “又一个混入悬门的苅族,有趣!”

  秦栎倒没有出手拆穿她的身份,她是苅族还是人对秦栎不重要,只要不对自己露出歹意,就由他去。

  这悬门也是快完了,到了现代,悬门技法丢了大半不说,还被苅族乘虚而入,鸠占鹊巢,如此下去,悬门到底是谁的悬门,是人类还是苅族?

  “这位道长是?”

  之前的众人把目光全放到了司藤身上,毕竟与他们有着生死的关系,如今准备引司藤入寨才发现司藤身后不远的秦栎。

  他们之前虽然见过秦栎,但毕竟一个月过去了,之前他们与秦栎也只是在饭局上见过一面而已,再加上现在秦栎一身道士打扮,气质又大变,他们认不出也在情理之中。

  “你们叫我秦栎就好。”秦栎简单的说道。

  “哦。”一众悬师点头。

  ………………

  一座高脚阁楼上。

  “如此说,那苅族在黑背山。”司藤思虑了一二问道。

  “没错,我们查阅了资料,近几年出没的苅族就只有黑背山一处。”

  “这位是?”司藤盯着眼前说话的女子好奇的问道。

  “司藤小姐,这位叫沈银灯,正是悬剑洞如今的主事。”悬师中的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介绍道。

  “沈银灯。”司藤念道,好像想起了什么。

  秦栎没有在阁楼上多待,在得到了黑背上的具体位置后,他便下了楼。

  秦栎看着几公里外的那座黑背上,突然来了兴趣,找到了一个无人的位置后,便驾着云向黑背山飞去。

  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来到了山顶。

  这黑背山是一座岩石山,山上的石头多过黄土,而且山势陡峭,几成九十度,纯靠人力是如何也上不来的。

  这黑背山是方圆几公里内的最高山,站在山顶,周围地势一览无余。

  那群人所说的山洞在山腰,秦栎降了下去,走进了山洞。

  山洞里很是阴暗,而且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腐烂味,地上很多的枯叶。

  山洞的洞顶还倒立着许多的蝙蝠,时不时的还会掉下蝙蝠的粪便,这些夹杂到一起味道很是难闻。

  这山洞虽然阴暗,但是却没有妖气,这说明这洞里并没有苅族,至少一年内没有苅族住过。

  别说苅族,就是山间动物居住的痕迹秦栎都没有发现。

  若是苅族住过,一年之内那股气息都不会消散,但是在这里秦栎没有感受到。

  秦栎有些失望,在山洞里转了一圈,便下了山。

  回到了他们安排的屋子,秦栎简单的对司藤说了一遍黑背山的经历。

  司藤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多说,只是说了一句都在掌握之中。

  翌日。

  沈英灯一众悬师带着司藤和秦栎出发了,踏上了黑背山。

  这黑背山没有苅族,那么他们把司藤引到这里的目的也就显而易见了,肯定是为了诛杀司藤。

  一行人走进了山洞,没过多久就暴露出了他们的目的。

  秦栎与司藤刚走到山洞中央,那些穿着奇怪的悬师就拿着他们的法器把他们围了起来。

  然后便施展起在秦栎看来弱到爆的阵法。

  还没等阵法彻底完成,地面突然坍塌陷了下去,一众悬师全掉了下去。

  秦栎与司藤因为修为高绝,一个跳跃便脱离坍塌的地面。

  秦栎眉头一皱,随即运转法力,向着妖气的源头而去,一会儿的功夫,一个不男不女的苅族出现了,被秦栎的法力大手困在半空。

  这人头上长着一个恶心的肉蘑菇头,女相男声,一身的红袍,周身散发着一股致幻的红色颗粒,这人是沈银灯。

  “你到底是谁?如何会有这般深厚的修为?”半空中的沈银灯吼道。

  “贫道不去找你,你都是找上贫道了。”秦栎冷冷的说道。

  :。:

看过《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