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 第一百四十章 诡异的世界

第一百四十章 诡异的世界

  这么一个普通的世界是如何诞生像孙悟空、猪八戒、黄眉这等神仙人物的。

  既然这方世界没有天庭,没有西天灵山,那唐僧师徒还取什么真经,又到哪里取。

  秦栎站在半空,看着眼前的世界迷惑到了极点。

  他手一翻,拿出了黄眉的人种袋,看着上面沉浮的空间法则,这是真的佛家珍宝,可是这方世界为何如此。

  秦栎随即拿出了傻妞说道:“启动时空穿梭功能。”

  “请输入所要到达的时间和要穿越的人员。”秦栎手里的水晶娃娃说道。

  “唐朝初年,孙悟空出五指山的日子,地点五指山,人员秦栎。”秦栎想也不想的说道。

  秦栎的话音落下,水晶娃娃的身上随即发出了一道光,带着秦栎进入了时空隧道。

  ………………

  “师傅,你把它揭开,揭开俺老孙就能出来了。”

  五指山上,一位年轻的和尚上气不接下气的看着面前的黄色布条,听着山下传来的喊声。

  山下的一位一大半身子都在山里的猴子欣喜的喊着,虽然他只有一个头和一只手能活动,但是他现在却是开心到了极点。

  另一座山头,秦栎看着眼前的一切,这分明就是唐僧救悟空的故事。

  而且这方天空又重新变得高大起来,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天空之上有一个巨大的宫殿,九幽之下有一冥府存在。

  天地之间神秘力量忽然变得多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又从一个普通世界到了这里?”秦栎奇怪说道。

  经过他的察看,他脚下的这片土地好像是平的,不再是地球,世界分别为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南赡部洲,北俱芦洲四大部州。

  这是一个天圆地方的世界。

  这两个没有任何相同的地方世界怎么变成了一个世界,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明明前一刻还是星球,现在就变成了天圆地方。

  就在秦栎想这些的时候,远处的那座五指山炸开了,里面的孙悟空蹦了出来。

  秦栎看了一眼远处的唐僧和天上的孙悟空,然后便回头驾着云离开了,他现在并不像和他们扯上关系。

  这个时候绝对是诸天神佛都在关注的时候,他一个外来人如果凑上去容易被发现。

  秦栎驾着云一路向西南飞。

  从东晋到唐朝中间隔了两百多年了,司藤若是重新化妖也差不多了。

  秦栎需要考虑的是,他修的那座道观还在不在,毕竟这两个时间段相差的是如此大,就像是换了一个世界。

  十几分钟后,秦栎来到了建康城外。

  找到了他修道观的那座山,但是奇怪的是山上并没有道观,一点道观的影子都没发现。

  秦栎站在山巅,看着脚下的一草一木,眉间皱成了一个川字。

  这里的环境虽然有些变化,但是却大差不差,两百多年的时间虽然够草木枯荣几百次,但是石头却不是那么容易腐烂,他很确定这里就是那座山,但是这里却没有道观存在过的痕迹。

  秦栎闭上了眼睛,把神识放了出去,遍布山的每一处,每一株草木,甚至每一块石头。

  一个小时后,秦栎睁开了眼睛,他什么也没有发现。

  这里是如此的真实,但是他没有发现任何他存在过的印记。

  这个世界与之前的那个世界就像是两个世界,没有任何能挨上边的地方。

  秦栎皱着眉头,拿出了傻妞,然后开始了穿越。

  他开始一天一天的往时间的上游走,他要到开始变化的那一天去,他要知道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这样,秦栎站在同一个地方,消失,出现,然后又消失又出现。

  一天,两天,三天,十天,一个月……

  秦栎一直往上到了十多年。

  秦栎再一次站到了那座山的山巅,这时他建的那座道观出现了,世界的灵气又变得极度的稀少,天地又变成原本他应该的模样。

  秦栎打开了观门,走了进去,道观很是破旧,虽然还没有倒塌,但是房梁上的蛛网灰尘已经把梁包裹了,院子里也长起了杂草。

  秦栎来到了后院,来到了他平日里休息的地方。

  花盆还是那个花盆,虽然脏了一点,但是因为是瓷器,所以并没有损坏,但是里面的白藤已经不见了,院子里的那颗枣树倒是还在,而且越长越高,两百多年过去,它已经长到了十米。

  如今不是结果的季节,所以枣树上已经是一片枯黄,叶子一片一片的落下,树下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

  秦栎伸手摸摸了花盆,看了一眼里面黄土的沉积状态。

  “已经离开了吗?”

  看这个状态,司藤至少已经离开了一百年。

  他到不是担心司藤的安危,按照如今这个世界的强度,往上退一百年,应该就是南北朝时期,无人能伤到她。

  司藤如今应该是在这个世界的某处游荡,等他办完事了再去找她也不迟,反正她都已经等了一百多年了,也不差这么一会儿。

  秦栎只是好奇,司藤那么一个人,一个人在古代会变成什么样子,当初她只在上海待了一个月,就变了一副性格,如今在这里待上一百年,还不知道要变成什么样子。

  秦栎挥了挥手,去除了院子里的杂草,生物垃圾。

  道观再次变得干净起来,秦栎来到神像前盘坐了下来。

  他倒要看看今天到底会发生什么,为什么今天都还是这般普通,明天就会变成神话世界。

  到底是什么让仅仅只是一天之隔的同一个地方,会变得宛如两个世界。

  秦栎盘坐在神像前,纹丝不动,虽然闭上了眼睛,但是他的神识已经放了出去,只要这方天地发生变化,他就能感受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空的太阳缓缓西移。

  终于,太阳落山,玉兔升起。

  洁白的月光,穿过门户洒在了秦栎的蒲团前,道观里寂静到了极点。

  这不是现代,而是地广人稀的古代,同样的土地上,人数却只有寥寥五六千万人。

  秦栎同样没有动,月亮逐渐向中天移动,快到十二点了。

  :。:

看过《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