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 第二百二十章 道济

第二百二十章 道济

  离开地秦栎,并不知道他拿走东皇钟。

  他如今已经到了另一方世界。

  秦栎此时在一片山林中,站在小路上,看着附近地环境。

  天空下着漂泊大雨,山间吹着狂风,脚下已经泥泞不堪,杂草、芭茅散乱的倒在路边,看的出来这是一条经常有人走地路。

  因为来的突然,所以秦栎没有做任何防护,雨就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秦栎没有第一时间施展法术驱散身上的雨水。

  这是一个灵气稍足的时间,具体如何秦栎不知道,他只能看到这点。

  “哈哈哈!!!”

  还不等秦栎施法,山前突然传来了一阵嘶喊。

  这是极悲伤、心死的喊声,就如同遇到了什么打击后,心情极度悲伤的哭喊。

  既像疯子,又像傻子,从这一声声哭喊中,秦栎能够听出那人的情绪。

  秦栎本想进入秘境,但在听到这喊声后,他停了下来,他倒是想看看,这么的大的雨还在山中逛的人是谁。

  秦栎把神识放了出去,在距离他不远的山路看到了那人。

  “竟是一和尚?”秦栎睁开眼睛惊讶道。

  不过秦栎更来兴趣了,一个和尚在大雨之后撕心裂肺的哭喊,这很异常。

  和尚应该宠辱不惊,不悲不喜的才对,到底是什么事情才能让一个和尚伤心成这个样子。

  秦栎很是好奇,反正他也不急,准备见上一见,也好问问这个世界的基本情况。

  秦栎抬头看了一眼乌云和如细线一般的雨水,然后低头又看了一眼黄色的泥水,秦栎又看了看身上湿透了的道袍,颇觉的有些不妥。

  秦栎最终把目光放到了右手边的黑色石壁。

  秦栎施展法术抖去了身上的雨水,然后对着黑色石壁挥了一下手。

  “嘭~”

  石头崩碎,黑色石壁上出现了一个两尺深的长方形凹槽,秦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便轻轻一跳,坐在了里面。

  “滴滴滴!!!”

  外面的大雨、狂风、雷鸣依旧在持续,秦栎一身干燥舒服的道袍,坐在此处,看着外面,颇有一丝意境。

  秦栎因东皇钟而外掉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秦栎盘坐在山壁之后,看着距离头顶不远的草木,天空的急促的雨滴落到它们身上之后,速度骤降一点一点的滑落。

  这里的平静与外面的狂风暴雨截然相反。

  很快,大概是一刻钟后,

  一个穿着靛蓝色僧袍的年轻僧人,疯疯癫癫的走了过来。

  这年轻僧人抬着头,手脚并用,时而打转,时而左右晃动,张开嘴巴大肆哭喊。

  这年轻僧人狼狈至极,身上的僧袍都是破的,不知道被谁撕去了一截,前后不一样长。

  跌跌撞撞的踩在泥水之后,布鞋和裤袜抖已经变成黄色,年轻僧人全然不顾。

  年轻僧人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在各个地方,就像没看到秦栎似的,慢慢的向前走去。

  秦栎见此人真的没看见自己,便大喝了一声。

  这夹杂着法力的大喝,如清心咒一般,先是在僧人的心头猛地浇上一盆冷水。,然后又如当头一棒,把年轻僧人从悲伤之情中唤了出来。

  强大的声波从四面八方而来,然后又传入了僧人的耳中。

  僧人在听到秦栎的大喝后,直接愣在了当场,过了良久才慢慢反应过来。

  然后双手合十,对着秦栎微微弯腰行礼。

  “多谢法师!小僧感激不尽。”

  秦栎见年轻僧人,如此行事,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是哪里的和尚,为何在大雨中奔走,又如此的伤心?”秦栎问道。

  “小僧道济,自小在台州府长大,稍大之后在灵隐寺出家,如今家中突逢变故,亲人逝去,家产被夺,悲愤异常。”年轻僧人一一答道。

  “道济。”秦栎眼睛一亮。

  “你的俗家性命可是唤做李修缘?”

  “法师认识小僧!”道济也颇感惊讶。

  秦栎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贫道倒是听说过,台州府有过一位李姓人家,婚礼当晚逃婚出家,好像法号便是道济,所以才有此问。”

  “让法师见笑了。”道济答道。

  道济脸色有些落寞,如今的道济还不是那个法力无边,在人间有着极大民望的济癫法师。

  如今的他还只是一个弱冠之年,家中突逢大乱的年轻人,所以难免有着一些悲痛之心。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算是数十年后的济癫法师,在烧毁自己家房子的时候,还是会想起凄惨死去的父母,还是责怪自己。

  “你今后又何打算?”秦栎问道。

  道济双手合十看着秦栎,久久答不上来。

  “答不上来,贫道便不问你了,今日你我能在这山林中相逢,也算是有缘,贫道便送你一物权当纪念。”

  秦栎手一翻,拿出了一卷竹简,递给了道济。

  道济看到凭空飞过来的竹简,哪里还会不知道,竹简遇到了什么。

  “道济拜见法师。”

  说完,就要跪下去。

  秦栎大手一挥,用法力扶住了他说道:“不必如此,你我有缘,我才送你,你接着便是。”

  道济见如何也跪下去,然后便起了身,恭敬地接过了经书。

  “小僧谢过法师赐书。”道济接过竹简后行礼道。

  “嗯。”秦栎点了点头。

  如今这个时代,书籍都是写在纸上,竹简早已经弃用,如今看到了竹简,道济倒是有些没反应过来。

  道济在秦栎的注视下解开了绳子,打开了竹简,入眼的第一快便是《金刚经》三字。

  道济猛地抬起了头,惊讶的看着秦栎,仿佛在问你一个道士如何会随身带着一本佛经。

  “此经乃贫道日常所读之术,读了久了,便带了一丝佛性,你如今初学佛,对你应该有用,便送与你了。”秦栎说道。

  “佛性。”道济低头看着手中的竹简,若有所悟。

  难怪他自拿住竹简开启,寒意尽去,就算身在暴雨之中,也突显一股温暖之意。

  道济重新系好绳子,然后又看向了秦栎,眼中充满了疑惑。

  “法师说经卷之上有佛性小僧相信,只是法师明明是道门中人,身上如何会有如此浓厚的佛性,以至于日常所读之书,都已经发生蜕变。”道济问道。

  “你可是觉得贫道身上并无如此的浓厚佛性?”秦栎问道。

  道济点了点头。

  :。:

看过《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