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闹市中的济颠

第二百二十二章 闹市中的济颠

  本源之力与秘境的规则之力相互融合之后,逐渐脱去了原本世界的气息,变成了一个奇特的东西。

  “咕噜咕噜!!!”

  光团慢慢沉入水池底,散发着微光,就像在孕育什么东西。

  秦栎站在水池边的石头之上,看着池水底,没有说话,而是若有所思。

  大概过了几分钟。

  秦栎的身体里突然走出一个道人模样的人,秦栎的阳神和意识也随之转移到这具身体上。

  而罗汉化身,则盘坐了下来,依靠本能看着池底的光团。

  孕育天道乃是一件大事,而且也是一项大造化,目睹全过程对秦栎以后修练大有好处。

  先有世界然后才有世间万物,万物所有的运行法则都能在天道里找到。

  所以此次天道的孕育,他说什么也不想错过。

  但是他也不能一直待在这里,所以便留了一具化身在这里,观察全过程,等完成之后再融合便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秦栎见一切都准备妥当后,便出了这方空间。

  来到了下界,也就是那一片竹海。

  擎苍被他随意的埋在了一根竹子之下,然后大手一挥,恢复了那些被东皇钟砸坏的植物。

  不过看着像变,其实是他重新种植的一批,他虽然拥有让草木死而复生的手段,但是也不可能用到这里,因为代价实在过于巨大,为了恢复被炸死的植物使用不值得。

  秦栎把东皇钟的碎片找了一处地方随意掩埋,然后便回到了那座他经常休息的高山。

  这东皇钟的随便虽然也算是一方法器,但是完整的东皇钟秦栎都看不上,就更别说已经变成碎片的铜块了。

  这些铜块或许对那些中下层修士来说,是一方不可多得炼器材料,但是对栎来说实在用不上。

  他连仙器都还有几件,自然看不上这些。

  路过竹亭的时候,秦栎发现那可十几年前种下去的茶树已经长打了,并且开始有可堪一采,可堪一喝的茶叶了。

  不过秦栎并没有采,而是任由它生长。

  秦栎看了几眼茶树,然后便进了木亭,盘坐在了蒲团之上。

  大手一挥变出了一套喝茶的工具。

  秦栎先用材火烧水,然后才倒茶。

  大概过了一刻钟,秦栎喝到了第一杯今天的第一杯茶。

  茶依旧是铁拐李送他的茶,还是那般的香。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此功力?”秦栎再次喝了一口后,看着不远处那颗新茶说道。

  大概又过了一个时辰,秦栎终于觉得休息好了,随即大手一挥收了茶具。

  秦栎盘坐在蒲团上,伸手唤来了漂浮在半空的东皇钟虚影。

  秦栎操控虚影把自己笼罩在其中,然后闭上了眼睛,开始参悟虚影上面的纹路。

  因为喝了悟道茶,所以秦栎的头脑大开,敏感度快速提升,没了本源之力的保护,东皇钟就像一个脱了衣物的人,全然暴露在了秦栎面前,一切都在秦栎眼中看的清清楚楚。

  睡着时间的推移,秦栎对东皇钟的了解一层一层的加深。

  不过随着参悟的加深,秦栎陷入的也就越深,时间很速流逝,转眼便是三十年过去。

  秦栎还盘坐在竹亭之中,旁边还有小鸟在叽叽喳喳的叫。

  看他们的肆意态度,看来不是第一次在这里逛了,看来三十年没动,给这些寿命短暂的鸟类觉得秦栎不会动,是死物。

  不然他们不会如此丝意的在秦栎头顶拉屎。

  “吧唧~”

  又是一坨黑白相间的尿屎落下。

  拉完之后,小麻雀还堂皇的站在秦栎的头上,打量四周。

  不过这时秦栎却有了反应,麻雀被秦栎的轻微抖动吓的展翅高飞,但是还没等飞出半米。

  “呯~”

  那本已经融于虚空的东皇钟突然再次出现,麻雀直接撞死在了虚影上,“嘭”的一声后落地。

  秦栎睁开了眼睛,他终于弄明白东皇钟能够毁灭世界的原因了。

  东皇钟毁灭世界的核心依旧是本源之力,具体方法便是经过一定的特定方法,把本源之力与法器联合到一起,然后推动本源脱离他本来的位置,以此达到颠覆世界的地步。

  秦栎露出了笑容,因为时间没有白费,他终于算是弄明白了原理。

  也不枉他搭着再也进不了“三生三世”的世界,也要把东皇钟带走了。

  秦吏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撞死的麻雀,站起了身子,然后大手一挥,弄干净了仪容后,便又换了一件道袍,秦栎依旧还是那个仙风道骨的道人。

  做完这一切后秦栎走出了竹亭,来到了悬崖处,看着已经改天换地的秘境。

  如今的秘境生机勃勃,生物网非常丰富,动植物,但凡是外界有的,这里同样孕育了出来,不过秘境的特色,大片的竹林,也保存了下来,有很多地方依旧是竹海。

  秦栎能够感觉到,秘境已经大变。

  秦栎用心感受了一番,然后才知道这次参悟的时间长达三十年。

  “已经过了三十年了吗?”秦栎淡淡的说道。

  他虽然知道参悟东皇钟的秘密用了些时间,但是实在没有想到已经过了这么久,在他看来时间的流逝的不多,只是隐约觉得可能有几个月。

  “古人说,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诚不欺我。”秦栎叹道。

  感叹完时间流逝,秦栎身影一闪来到了“无限高空”,也就是那方无人能够触及到的禁地。

  秦栎来到了水池旁,三十年过去,水池中的光团已经大变,朦朦胧胧的,秦栎已经看不透了,时刻有造化规则之力环绕,玄奥非常。

  看到这一幕,秦栎知道天道快出来了。

  就算是这秘境的天道,也不是秦栎能够直面对抗的,若是硬刚起来容易两败俱伤。

  当然,秦栎作为这个世界的主人,他们是打不起来,他只是拿这个做一个对比,说明天道代表整个世界,就算是最初生的小世界,力量聚合到一起也是极其可怕的。

  ………………

  东南一角,杭州府。

  一个小镇上的集市上,一个衣着破烂的疯癫和尚,扇着一把烂蒲扇,穿街过巷,到处玩闹,时不时的用漆黑的脏手,抓一抓包子铺的包子,留下几道印子后,又要求老板把已经脏了的包子送给他,包子铺老板异常愤怒,不过想了想还是把已经脏了包子送给了道济。

  道济抓着包子走了之后,又会甩下几枚铜钱,引得老板改观。

  三十年来,道济就这样游戏着人间,增进着自己的修为。

  :。:

看过《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