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 第一章 真的穿越了

第一章 真的穿越了

  迷迷糊糊之间,穆敬荑赫然发现眼前有一道光,像是指引着方向一般,停留在不远处。她试探着走过去,光亮逐渐清晰,是个长方形的光晕,越来越大,越来越亮,直至幻化成了一扇窗户。

  她猛地睁开双眼,入目是苇箔铺就的顶棚,漆黑的粗木房驮悬在当中。阳光顺着不大的窗户照射进来,形成几道昏黄的光柱,里面的灰尘清晰可见,缓缓浮动舞蹈着。显然这里已不是她熟悉的家了。

  身下的席子硌的腰背发疼,穆敬荑郁闷的坐起身,动作带累的木床吱呀呀作响,看那木头的老旧程度估计也已传了几辈了,漆都快掉没了。十来平方的屋子里,靠着墙根儿处有个门扇歪斜的木头衣柜,旁边还有个黑乎乎的木箱子,床侧的地上倒着两个小板凳,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回想自己那柔软的床铺,干净整洁的小屋,就算是学校的宿舍也比这里好上千百倍了。没事儿玩玩手机游戏,打开电脑追追剧,怎么着都比在这里舒坦恣意呀。

  她越想越气,迅速抬起右手腕儿低声呼唤道:“凌霄仙子,凌霄仙子,赶紧把我送回去,谁让你自作主张的!凌霄仙子,凌霄仙子……”可惜她叫了半天也没有回应,这才发现白皙纤瘦的手腕上根本没有那只藤制手环。

  什么鬼?难道她是被丢在此处了?“凌霄仙子你这个坑爹的家伙,你哪里是在报恩啊,分明是来报仇的好嘛!”

  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了争吵声,惊得刚准备跳下床的她险些摔到地上。

  “谁让你同意退亲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敬荑有多欢喜能嫁进严家,这下倒好,闺女的前途都被你这不成事的给毁了!”女人尖利的声音传来,带着满满的不甘。

  低低的男声响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人家攀上了县令家,严公子又中了举,鸡蛋碰石头,咱们惹不起啊!”

  “惹不起,惹不起!你但凡有点本事,闺女也不至于被逼的想不开!我告诉你穆云山,咱闺女若是有什么好歹,我...我今儿也不活了......”女人越说越气,越说越急,末了忍不住竟哭了起来。

  “哎呀,彩儿,你别这样,刚刚郎中不是说了吗,咱丫头已将水吐出来了!”

  “吐出来了?那管什么用?人不醒过来说什么都是白搭!我看那个姓白的就是个庸医......”

  “嘘!这可不能乱说,小心被人听见,以后生病再请人家就不容易了!”

  两人又低声说了几句,里屋门帘便被掀开了,走进来一位中年男子,后面还跟着一位身材曼妙的美艳妇人。男子结发髻于顶,上面插了根没有任何雕花饰物的木簪。妇人头上盘着单螺髻,身着胭脂色薄衫,牙白色的交领袖口处绣着几朵碎花,搭配下身竹青色的襦裙,显得整个人肌肤赛雪,桃腮粉面。两人站在一处,活脱脱像对儿主仆。

  穆敬荑猜想着这两位应是这具身体的父母了,刚才那素白手腕完全不同于她常年打篮球的结实身材,由此推断如今的她定是个换了芯子的古人。

  果然不出所料,妇人一开口就印证了这个猜测。“敬荑,你醒啦?”她激动的扑过来,一把抱住女儿,一边痛哭一边斥骂:“你这死孩子,为那么个负心汉值得吗?你若是不在了,叫为娘可怎么活?啊?你个鬼迷了心窍的丫头,怎的如此不知轻重好歹......”说道痛心处,她忍不住捶打起来。

  “咳咳......”穆敬荑被拳头砸的忍不住咳嗽,可自己占了人家女儿的身体,心中有愧,也不好反抗,只得默默承受着。直到妇人哭累了,这才开口劝慰:“......娘,女儿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等“娘”这个字终于叫出口,她后边的话就顺当多了,毕竟刚见第一面,就管人家叫娘,实在需要勇气,否则还真张不开这口。

  “行啦,彩儿,丫头知道错了,人也醒过来了,你就别再伤心了!”仍站在门口处的中年男人满是疼惜的看着妇人,忍不住也开口劝慰。

  “哼,你但凡硬气点儿,日子也不至于过成这样!”妇人仍旧气愤,转头横了男人一眼。“该干嘛去干嘛去,别在这儿杵着!”

  男人表情讪讪的,低低应了一声,转头出去了。

  这两人的相处模式着实让穆敬荑开了眼,古代不都是男尊女卑吗?怎的这对儿夫妻不是如此?

  “敬荑,想什么呢?”妇人直起身,见她直愣愣的盯着门口发呆,疑惑问了一句,也不待她回应,转身就去翻屋里的衣柜。“你那衣服泡了水,浑身皱巴巴的,赶紧换下来,一会儿洗了,免得让人见了笑话!”

  “哦!”穆敬荑下意识应了一声,低头去看自己身上,鹅黄色衣裙,朱红色小衫,均是褶皱和脏污,边角处还有些水渍。“娘,我这是怎么了?”

  妇人动作一滞,微微蹙眉,将手中翻找出来的衣衫丢到床上,双手抓住她的肩膀,睁大一双桃花眼仔细盯着她看。许久,有些不确定的道:“闺女,你不会是得了离魂症吧?怎么懵懵噔噔的呢。”

  穆敬荑尴尬的的张了张嘴,眼神不自觉有些闪躲。

  妇人一见,心下了然,立即愤愤的道:“这姓严的一家也忒损了,竟害得你如此!”

  穆敬荑一见她又要发飙,连忙阻止道:“娘,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您先给我讲讲眼下是什么朝代,咱们住的是哪个村镇,家里靠什么营生?也许能帮我记起些事情也说不定!”

  妇人闻言,强忍下心头怒火,缓缓道:“咱们现在是晖朝,住的是昌隆县临江镇,你爹是个烧陶的,整日里瞎忙活,也挣不来几个钱。娘......娘以前在大户人家做过丫鬟,识得些字,绣工也还可以,平日里做些针线补贴家用。唉!一年到头也就勉强够个温饱。以前娘就盼着你能嫁个好人家,将来借着你的光也能享享清福......唉!”

  “娘,咱家几口人?我没有弟弟妹妹吗?”按照古时候男尊女卑的观点,家里若没个儿子都会遭旁人嘲笑欺辱的,难道这个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晖朝,社会风气与别处不同?

  “嗐,娘不想遭那罪,有你一个就够了!”妇人的回答险些让她惊掉了下巴。

  “那爹不跟你闹?”穆敬荑不敢置信的道。

  妇人不屑的瞥了瞥院子方向,嗤笑道:“他敢!能娶到我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我要说东,他哪敢往西!”

  呵,还挺霸气!能在古代活的如此恣意的女人估计也没谁了吧?穆敬荑暗想。

  母女俩又聊了些家常,忙活午饭的穆云山就到屋里喊人了:“彩儿,饭熟了,过来吃吧!”

  “哎,你先摆好碗筷,我们这就过去!”赵氏起身,笑吟吟拉起女儿,得意道:“走吧,你爹做的汤面最香了!”

  穆敬荑见她如此模样,脸上忍不住也带了笑,随着她去了位于西厢的厨房。

  厨房里略有些暗,幸好饭桌摆在了门口处。根据外面的温度,她推测应是春夏交接的时候,温暖又不炙热,刚刚好。

  桌上放了三碗面,一大两小。穆敬荑有些不好意思的随着赵氏坐下,接过她推过来的汤面,拿起筷子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哎呀,我这里有,不用你给!”赵氏没好气的嘟囔一句,引得穆敬荑偷眼去瞧,正见到她爹夹着自己碗里的鸡蛋往娘的碗里送。

  嘿,这虐狗情节,真是无语了!

  吃完饭,她主动收拾起碗筷,毕竟自己是晚辈,理应多干些活儿。既然一时半会走不了了,那就要学会适应。

  将厨房拾掇完,已经是两个时辰后了。在她这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眼里,厨房必须是干净整洁的。可一个糙汉子经常做饭的地方能有多干净?她又是扫又是擦又是刷洗的,总算忙活完,看着焕然一新的屋子,心里终于痛快了些。

  走出厨房,看着由青砖砌成的小院儿,穆敬荑长舒了一口气。不管咋样,她在这里还算是有家,有爹有娘可以依靠,倒也不算太可怜。

  人得往前看,那就好好利用自己的现代头脑,着手改变一下家里的现状吧。想想穿越大剧里那些经商做买卖,研究新事物的主角们,如今自己也成了其中一员,也该是她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望着靠近东墙处那两个土窑,以及旁边摆放在阴凉处,正晾晒着的那些坛子、罐子、盘碗之类的泥坯子,慕敬荑暗自握了握拳:对,就从这里开始!

  “丫头,你娘呢?”穆云山推着一辆独轮车,上面装了一车新泥,见到站在院里的穆敬荑开口问道。

  “娘...我也不知道,应该在屋里吧!爹,这些都是陶泥吗?”

  “哦,是,你感兴趣?”穆云山诧异的看了女儿一眼,这丫头往常可是死讨厌这些了,生怕脏了她的衣裙被同龄人瞧见。今日一反常态的主动拾掇碗筷已经够让他意外的了,如今竟然还对泥土感了兴趣,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他的疑惑并没有被穆敬荑注意到,此时她的脑海中正飞速思考着该做些什么新鲜样式的陶制品出来呢。暗自琢磨了一会儿,她便撸起袖子,从车上挖下一团泥,在老爹的目瞪口呆之下,专心致志蹲在制陶的案子旁捏了起来。

  穆云山一时也忘了手里该干什么,好奇的站在一旁看着她手里的动作。一炷香的时间过后,慕敬荑手里出现了一只歪歪扭扭憨态可掬的肥牛。大大的肚子,又扁又小的脑袋,弯弯的牛角贴在肥胖的身子上。一双牛眼笑的弯弯,嘴角微微上翘,完全不同于穆云山认知里牛的形象。

  “丫头,你这捏的是牛?”他忍不住想笑。

  “当然,可爱吧?这种叫卡通版的牛。还可以在它的肚子里塞上干草,做成空心儿的,这样在上面留个长方形的小洞,烧好了可以做储蓄罐,卖给小孩子,肯定会受欢迎!”穆敬荑得意的晃着手里的作品,讲解道。

  “储蓄罐?”

  “对,就是存钱用的。”

  “那我也试试!”穆云山也来了兴趣,随着她忙碌起来。

  :。:

看过《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