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 第二章 转变

第二章 转变

  穆云山见女儿真的对制陶感兴趣,乐得教授起来。穆敬荑这才知晓原来制陶并不是简单的捏好了形状,晒干了放窑里一烧就好了,还有很多步骤和细节,否则烧出来的物件又粗糙又容易裂开。

  忙碌了一下午,也没见赵氏从屋里出来过。直到太阳将要落山,该做晚饭了,穆敬荑才想起这事。她跑进屋里寻了一圈儿,根本没有赵氏的影子,纳闷之余,便去问正要走进厨房的穆云山。

  “爹,我娘没在屋里......”

  “嗯?”穆云山闻言猛的回头,眉间立即皱成个川字,扔下手里的青菜,快步冲了出去。

  “爹,您要去哪啊?”穆敬荑不觉担心起来,抬腿就要追出去。可惜院门在穆云山身后“哐当”一声关上了,接着便是落锁的声音。“怎么了这是?”她脑中立即闪现出无数问号。

  站在那里怔愣了一会儿,她索性不再管了,走进厨房开始准备做饭。

  虽然家里看着很穷,但厨房里的米粮之类倒是不缺。幸亏前世穆敬荑家里是从农村迁到城市的,见过土灶怎么用,虽然实际操作没有什么经验,大致方向还是明了的。刷锅添水,将大米洗好,倒入里面。她打算熬粥,总觉得晚上喝些汤汤水水的好消化。

  点火的时候费了点儿劲儿,呛了一屋子的烟,所幸最终是成功的,她拿着手中的青菜卖力的一阵扇,总算将厨房里的烟气赶得差不多了,这才开始摘菜洗菜。

  烧火虽然不咋地,但做饭的水平她自认还过得去。眼见米粥熬得逐渐稠了,穆敬荑连忙将切好的青菜撒了进去,又熬了一会儿,撒些压碎的细盐,便熄了火。仔细闻了闻味道,感觉还不错,她满意地笑了。

  “你放开我,穆云山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是吧?”稀里哗啦一阵开锁的声音过后,院门被猛的打开,赵氏尖利的嗓音响了起来。

  “他不是好人!”穆云山低声吼道。

  “那也比你强!”赵氏愤愤的横了他一眼,快步向正房走来。

  穆敬荑听见声音,欢喜的跑出厨房:“爹娘,你们回来啦?那咱们吃饭吧!”

  “我不吃!”赵氏脚步没停,直接进了屋,然后咣当一下关了里屋门。

  穆敬荑看得一头雾水,站在厨房门口有些不知所措。见到穆云山走过来,小声问道:“娘这是咋了?”

  “唉!”穆云山无奈的叹了口气,眼睛有些发红,抬手使劲儿搓了下脸,进了厨房。

  “爹,我做了蔬菜粥,要不咱们先吃,一会儿我给娘送去一碗。”

  “哎!”穆云山应了一声,开始放桌子,掀锅盖盛饭。见到雪白的米粥里漂浮的翠绿青菜碎,眼里有了光,突然心情好了许多。他那个不懂事的女儿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如今竟学会了做饭。

  父女俩盛好粥,坐在饭桌旁默默的吃了起来。就在穆敬荑刚刚喝了小半碗儿粥的时候,就见自己老爹猛然站起,口中嘟囔道:“我还是先给她送过去吧,免得饿着!”

  不一会儿他就端着碗粥,快步去了正房。穆敬荑不无感慨的摇了摇头:真疼媳妇啊!

  很快屋里又传来了争吵声,当然多数都是赵氏在骂,听的穆敬荑暗自纳闷儿,自己这貌美如花的娘一下午都干什么去了?也没见她手中拿着针线活儿之类的物事,不像是寻人唠嗑,找个伴儿一起做活的样子啊!

  最终这碗粥赵氏吃没吃,穆敬荑也没得到答案。古代没有电灯,天一黑只能点油灯,可油灯里的油,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属于奢侈品,所以只能早些睡觉了。

  正房东屋是爹娘睡得,中间是堂屋,接待客人用的,西屋自然就是穆敬荑这个当女儿的房间了。无人理睬她,还是她自己大着胆子寻到西屋的。见到里面布置,果然是住人的,这才睡下。虽然比之前世条件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但现实所迫她也只能忍了。

  黑漆漆的夜里,偶尔传来几声犬吠或不知名的鸟叫,穆敬荑一时间总觉得自己睡在了田野里,这场穿越就像梦一样不真实。突然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恩...人......”跟叫魂的似的,灵异而恐怖,吓得睡梦中的她猛地一哆嗦。

  “恩...人......”清幽的语气,带着隐隐的急切。

  穆敬荑瞬间清醒,激动地开口:“凌霄仙子,是你吗?”

  “是...我......”

  果然得到肯定回答,她顿觉回家有望,欢喜问道:“你什么时候送我回去?”

  “对...不...起......”

  “嗯?你什么意思?凌霄,可不带这样玩儿的啊?我又没说让你带我过来,你凭啥自作主张?就算你自作主张了,那总该有来有回吧,把我扔在这么个落后的穷地方算怎么回事儿啊?”就像终于看到希望的人又被猛地踹入深渊一般,此时的穆敬荑简直要气得抓狂了。

  “我...的本体...遭遇台风...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是我残存的...意识在与你对...话,如果不能吸收能量,不久...过后...我将魂飞...魄散,不复存在!”它的话就像电话信号不好时听到的一般,断断续续,扭曲不实,很有些虚无缥缈之感。

  穆敬荑简单消化了一下,终于明白了对方话里的意思。原来凌霄仙子不是有意耍她,而是赶倒霉,遇到了千百年来都没有遇到过的台风,被大自然之力摧毁了本体,这才没有露面儿。想到此处,她不禁心软了下来,放柔了语气问道:“那我该怎么帮你?”

  “水...水可以救我......”

  “水?我身上又没带手环,就是有了水,我又该怎么救呢?”她接连问了好几遍,都没有得到应答,显然这凌霄仙子又不在了。“唉!又不是玩《秘与迷》,干嘛老让人猜啊?”

  次日清晨,穆敬荑老早就被不知哪家的大公鸡吵醒了。她一边准备早饭,一边暗自腹诽着:“这公鸡也是个缺心眼儿,天还没亮就叫个不停,小心我哪天遇到你,杀了吃肉!”

  昨日的粥熬多了,还剩了不少,她直接烧火热了热就算熟饭了。

  红艳艳的日头渐渐升起,天空碧蓝万里无云,肯定又是个好天气!她绕着院子小跑了十多圈儿,接着又做波比跳,俯卧撑,一直忙活到赵氏起床,这才发现自家老爹早就出门了。

  “娘,我爹那么早干嘛去了?”

  “谁知道,砍柴去了吧!”赵氏扫了眼院子东南角堆木柴的棚子,淡淡回道。

  “娘,我想问您个事儿,咱们这里的人洗澡怎么洗啊?”穆敬荑扬手用帕子擦了下额角的汗珠子,不好意思的问道。

  赵氏蹙眉看向她因为出汗而粘在手臂上的衣衫,没好气的道:“女孩子家家学那么粗鲁干什么?小心嫁不出去!”

  她好笑的立即拉住赵氏的手,撒娇似的摇晃道:“娘,您还没有回答我,该到哪里去洗澡呢?”

  “去哪里?你还想出去洗啊?”

  “那要不然呢?咱家哪有洗澡的地方?您看我这身汗,不洗肯定会臭了!”说着,她还忍不住扥了扥被汗湿透的位置。

  “呕,别恶心人了,一会儿吃完饭我带你过去!”赵氏嫌恶的挥开她,迈步进了厨房。听她如此说,穆敬荑倍感惊奇,没想到这里真有专门儿洗澡的地方,看来这个朝代的发展很超前嘛,竟然有公共的澡堂子或者洗浴中心。

  可惜等她随着赵氏来到所谓的洗澡地方,才猛然发现自己还是太想当然了。那就是个被山石圈起来的小水坑,不远处就是碧绿的芦苇荡,一阵风吹过,哗哗作响。

  “娘,在这里洗澡,不会遇见人吧?”她有些犹豫。

  “你咋那么多事儿呢?赶紧洗完赶紧走!以前也没见你有这么多心思......”赵氏有些不耐烦,将手里的衣衫放到一旁的石头上,就打算离开。

  “哎,您要去哪儿啊?不给我看着点人,我怎么洗啊?”穆敬荑连忙抱上衣衫追了过去。

  赵氏顿住脚步,瞪眼看着她:“你到底洗不洗?不洗就回家!”

  “呃......您要是不等我,那我就回家!”

  赵氏闻言,嘟囔了一句:“真是转了性儿了!”转头大步往村里走去。

  此时的村人不管老幼,基本都起床了。有的扛着锄头去干农活,有的挑着担子去做买卖,还有的赶着牛车马车,均是忙忙碌碌。只有一些上了岁数的人围坐在树荫底下,相互聊着天儿,说些闲话。小孩子们聚在一堆儿,奔跑蹦跳,嘻嘻哈哈做着游戏。

  “呦,你们娘儿俩这一大早是干嘛去了?听说敬荑入秋就要嫁进举人家了是吗?”树荫下,一个高颧骨,尖下巴的中年妇人一脸戏谑的问道。

  赵氏白了她一眼,轻笑道:“我们啊,打长嘴巴鸟儿去了!你说气不气人,寻了一早晨,谁知人家竟落在树底下了,真是狡猾!”

  穆敬荑一时没听明白自家娘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想了一会儿,似乎懂了些,狐疑的回头去瞧那坐在树下的妇人,忍不住捂了嘴偷笑。

  快到家门口时,就见一个脸蛋儿圆圆,双颊带着些雀斑的小姑娘站在自家门口,犹豫着踱着步子。

  “娘,这人是谁呀?您认识吗?我认识吗?”

  赵氏没有回答,对着门口的小姑娘似笑非笑道:“桂花儿啊,你这是来找我家敬荑的?”

  小姑娘听到有人叫自己,立即转过身,见到来人有些拘谨的一笑:“婶子,我来找敬荑姐玩。”

  “哦!”赵氏点点头也没请她进去。

  “那进来吧!”穆敬荑倒没想那么多,难得遇到这个时空里第一个同龄人,保不齐这就是自己的闺蜜呢,多个玩伴儿总是好的嘛!

  谁知小姑娘惊愕之余却没打算进去,双手扯着衣衫下摆,有些扭捏的道:“我祥哥摘了好多桑葚回来,我们想请你一起吃!”

  “桑葚啊?那行,你等等我!”穆敬荑乐呵得跑进院子,将怀里的衣服放到西屋,很快回到门口。拉起满脸惊喜之色的桂花儿小姑娘,对着院子嚷了一声:“娘,我跟桂花儿玩去了啊?”

  “嗯!”赵氏隐隐地应了一声。

  两人得到准许,牵着手着走了。

  :。:

看过《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