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 第六十二章 回

第六十二章 回

  穆敬荑此时真想装作听不见,可惜说话之人已到了近前,正是刘府老寿星的嫡孙刘赟。

  “刘公子!”她一手扶着头发,又刻意用袖子挡了脸,这才低垂着头应了一声。

  “穆小姐这是怎么了?”刘赟示意丫鬟将他放下,停在穆敬荑面前。

  眼前女子发髻歪斜,饰物所剩无几,就连衣衫也失了之前光彩。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湖水,似是有感而发:“这水的确掩了不少罪恶……”

  “嗯?”穆敬荑闻言心中一寒,忍不住抬头看去,却发现男子清瘦的五官在远处灯笼的映衬下隐隐透着哀伤。“公子……”

  “穆小姐,你还是随我去换件衣服重新梳妆一下吧,宴席已经开始,其他人都去了主院,你不必担心会遇到旁人!”

  刘赟猛然回头,语调轻柔。

  穆敬荑诧异地看向对方:“可…可我是女子,公子那里怎会有女子的衣衫用物。”

  “不是我那里,是我妹妹出嫁之前的院落。”他面容和煦的解释道。

  “噢,那就多谢公子了!”穆敬荑暗暗松了口气。

  一走一坐,两人并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看得出来,穆小姐很得我祖母喜爱。”

  “是老妇人慈爱心善!”

  “听说小姐还开了铺子,不知那福禄寿是否也出自你手?”

  “公子也对这个感兴趣?”

  “嗯,总听人提起,如今昌隆县小到孩童,大到暮年老者,都很喜欢,可见小姐心思奇巧灵透。”

  “那公子有吗?”听他夸赞自己感兴趣的物件,穆敬荑立即放松了些,表情语气也愈加自然。

  “有福有禄,吉祥安康,谁会不喜爱呢!”

  “呃……公子若是真心喜欢,小女愿给个最佳优惠价,包您满意,而且样式还可定制!”

  “呵呵,好,那就为我做个珊瑚吧?!”

  “珊瑚?这不是十二生肖啊!”

  “不拘泥于此,珊瑚不动,与我类同。”刘赟轻轻叹了口气,修长瘦削的手掌无奈的抚着比之手臂还要细些的双腿。

  穆敬荑看着他那羸弱的两条腿,突然道:“公子有没有想过治好它们?”

  “想,当然想,可惜我早已请过太多郎中名医,试遍了药石针灸,所有人都说治不好了。”他的眼神似是看透了世间万物一般,飘忽的望着远方。

  穆敬荑默默的闭了嘴,秦湘只是提了一句,具体靠不靠谱或者说她师父愿不愿意出手都是两说。免得给了希望又兑现不了,那样还不如没有希望。

  不知不觉间,两人到了一处僻静的院落前,丫鬟上前轻叩了两下门扉,很快里面有了回应。

  “谁呀?”

  “是公子!”

  “哦......”轻微的吱呀声过后三尺多宽的木门缓缓打开,一个衣着素净的丫鬟探出头来。

  刘赟指了指一旁的穆敬荑,淡淡道:“带这位小姐进去换身衣裳,选套珞儿未上身的新衣便可。”

  “啊?不用不用,无需那样破费,有身旧衣足以!”穆敬荑慌忙摆手拒绝。

  刘赟没有接话,对着她挑了挑眉毛:“去吧!”

  “呃......这,这不大好......”穆敬荑还想再解释几句。

  门内的丫鬟却是个急性子,迈步出门槛扯着她便进了院。

  “咣当”院门在身后关上,骇得她身子一震。

  小丫鬟松开她,快步向屋内走去。“不用怕,这院里没有别人,只有我和一位老嬷嬷守着,嬷嬷正在睡觉,咱们小点声说话!”

  穆敬荑左右看了看,默默点了点头。院落不大,四周栽着些花木之类,打理得很齐整。

  进了堂屋,小丫鬟伸手示意她在那里稍等。

  不一会儿,找了身绯色配牙黄的裙衫出来,帮着她换上了,又手法娴熟的将她那一头乌发梳成了朝云近香髻,将仅剩的两件钗环插在了上面。

  “好了,小姐可以出去见公子了!”小丫鬟将她换下的衣襟裹了个包袱,递还给她。

  穆敬荑看了看铜镜中自己的影像,不好意思的笑笑,转头对着小丫鬟道了声谢。

  “小姐不用客气,难得您能合公子眼缘,以前只有我家小姐还能与公子说说话,可见您定也是个钟灵琉秀的。”

  “不......”

  “奴婢名唤雪柔!”小丫鬟莞尔一笑,推着她出了院落。

  门外刘公子的轿撵依旧在那里。见她出来,眉眼微弯,薄唇轻启:“如此甚好。”

  穆敬荑不自在的抻了抻衣角,双颊染上淡淡红霞,在灯笼的映衬下更显娇媚。

  “走吧!”

  “去哪?”她一愣。

  “将你送到老夫人处,此事得有个说法,怎能让你平白受辱!”

  穆敬荑不知他怎得突然就知晓了此事,自己从湖中泅水过来的事还不知该怎么与人解释呢,若是直接与凶手对质,难保不落下风。

  “可是公子,我并未看清凶手是谁啊?”

  “无妨,祖母会审出来的。”轿撵在刘赟的示意下,越走越快,穆敬荑不得不小跑着跟随。

  前方渐渐明亮起来,各色灯笼越来越多。循着声音望去,嘈杂之处正是今晚的主场,临近荷花最密集之处的水榭亭台。

  亭中,灯火闪烁,桌案笔墨一应俱全,男女分在两处,似是正在斗诗。

  “我祖母在那,咱们过去吧!”刘赟指了指一处帐幔悬垂的主亭,果然刘老夫人和其他几位妇人模样的女子正在里面说话。

  “嗯!”穆敬荑点头,随着他向那处亭子走去。

  “祖母!”刘赟被抬上主亭,来到刘老夫人面前。

  “赟儿,你不是累了要歇息吗?”刘老夫人不禁蹙眉。

  “祖母可知今日有人坠湖,遇了险?”

  刘老夫人立即沉了颜色,看向一旁的绿洢。

  绿洢一惊,慌忙摇头:“奴婢不知,未曾听人提起此事!”

  刘赟冷冷一笑:“看来咱们刘府的下人竟胆大包天到如此地步了,人命关天的大事都敢隐瞒!”

  绿洢紧张的瞄向刘老夫人,生怕她会因此着恼,气坏了身子。

  “哼,穆小姐是祖母亲自请进来的客人,如今在咱们府中出了事,难道就没一个人该为此担责吗?”

  刘老夫人沉默了会儿,总算听明白了大概意思,眼中立即现了怒意。“穆小姐,就是那个貌美又聪慧的丫头?”

  刘赟颔首:“正是!”

  “这还得了!绿洢,现在就派人给我查清此事,凡是知情者都给我带过来!”老夫人一挥衣袖,语气中隐隐透着不容置疑的威压。

  “是!”绿洢应声,快步出了亭子。

  家丁护院丫鬟婆子们接到吩咐,迅速飞跑着分散各处,查访去了。

  “赟儿怎晓得此事?”

  “因为孙儿遇到了穆小姐,此时她正站在外面,等着见祖母呢!”

  “胡闹,人没事你为何吓我?”老夫人嗔怒的瞪了一眼,身子向后靠了靠。

  “穆小姐本是来客,却在游湖时遭人暗害,若是传出去与我们刘府名声有损,也害的穆小姐受了委屈。于公于私,这都说不过去。

  孙儿还请祖母还穆小姐一个公道!”刘赟神色郑重,双手一揖。

  “唉!”刘老夫人瞥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抬头望向亭外:“请穆小姐进来吧。”

  穆敬荑闻言这才拾阶入了亭子。

  “老夫人!”

  “穆小姐受惊了,我听赟儿说你不小心落了水?”刘老夫人脸上堆着笑,语态慈爱的问道。

  穆敬荑偷眼瞄了下刘赟,见他神色如常,并未有任何喜怒,这才收敛心神,开了口。

  “回老夫人,小女在湖边与秦姐姐游玩,突然闯出个人径直向我撞来,这才脚下不稳跌入湖中。

  只是不知随我同来的秦姐姐是否已经得了信儿,小女恐她急坏了,还请老夫人派个人手知会一声。”

  刘赟肩膀缓缓放下,神色转为以往淡然模样。刘老夫人微一使眼色,立即有个小丫鬟悄声出了亭子。

  “敢问穆小姐如何脱险的,怎会与我孙儿一同前来?”

  “自然是我派人救得,连她身上的衣衫都是雪柔领着去珞儿院里换的。”刘赟撩了下眼皮,替她作了答。

  穆敬荑诧异的扫了他一眼,连忙顺着话头应道:“小女得幸还能活命,如今只求个真相,若只是不小心撞得我,倒也有情可原,但若是恶意为之还请老夫人还小女一个公道。”

  此话刚落,亭外正走上来的一对主仆立即住了足,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一旁的徐老夫人瞥见两人,立即无声的招招手,示意她们二人过去。

  年轻妇人犹豫了下,还是迈步进了亭子,眼神扫过穆敬荑毫发无损的模样,暗暗握紧了拳头。

  两人冲着刘老夫人无声一礼,走到了徐老夫人身后。

  刘老夫人静静地看了穆敬荑一会儿,缓缓点了点头。“穆小姐所言有理,此事出在我们刘家,刘家理应担责。”

  不一会儿,就有人领着秦湘过来了。

  “穆妹妹,穆妹妹......”秦湘的声音急切又疲惫,三两步冲进亭子,也顾不得与刘老夫人打招呼,直接一把揽住她哭了起来。

  “幸好你还活着...呜呜......幸好你还活着......”

  见她对自己如此真情实意,穆敬荑心中着实愧疚,抬手拍拍她的后背,低声道:“好了好了,没事了!”

  “嗯,下次咱们再不到水边玩了!”秦湘松开她,双眼上上下下将她扫视了一圈儿,疑惑道:“你换了衣服,是怎么得救的?我叫了熟悉水性的人,在湖里寻了那么久也没找到你。”

  穆敬荑抬手,用帕子帮她拭了泪,哽咽着挤出一抹笑:“水下有暗流,我被冲到了对岸,是刘公子的丫鬟救得我!”

  秦湘闻言,立即扭头看向坐着的那人:“多谢公子出手相救,秦湘定不忘公子大恩大德!”

  刘赟刚要说不必,却被她接下来的那句话惊住了。

  “我师父是江湖上有名的神医,若是有他在,公子的腿要想再次行走,应该不难!”

  一石激起千层浪,场中众人顿时震惊。

  刘家大公子幼时因为一场意外身患恶疾,多少所谓的名医大家都看过了,没有哪个敢言可以治愈的,眼前名不见经传的女子不是妄言就是真的大有来头。

  刘老夫人闻言顾不得丫鬟搀扶,直接从椅子上起身,冲到了秦湘面前,握住她的手颤着声音道:“姑娘所言当真?”

看过《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的书友还喜欢